全球化背景下的经济正义

  • 来源:金融博览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7-03-05 09:54

  如果一种状态既是平等的,又具有帕累托效率,那它就被描述为“经济正义”的。早在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正义的本质与起源被解释为:人们根据一致同意的契约而订立法律以避免相互的伤害。守法践约即为正义。显然,正义作为社会德性的性质就是不偏不倚,公正不阿。正义是不同利益群体之间的行为准则和暗示,它意味着既不牺牲自己而成全他人,也不损害他人而致力于自己的一种德性张扬。

  在全球市场竞争的大海里,经济正义何以偏斜?从经济理性的维度反思经济正义的范畴,应当有着时代大背景的考量。在深度金融化的世界里,首先需要我们由未加反思状态进入反思状态。21世纪全球资本金融体系的发展,已经深陷四大二律背反:一是公平与效率的矛盾冲突,二是技术向度和人本向度的矛盾冲突,三是私向化与社会化的矛盾冲突,四是经济理性与政治理性的矛盾冲突。世界如何实现全球经济正义,最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把最大化地追求资本收益率的分配逻辑,转向具有全球经济正义原则的分配逻辑;如何把“让富人更富”的金融理性逻辑,转向服务大众、服务社会的正义逻辑;如何把高度私向化的个人主义财富积累逻辑,转向具有利他主义价值观的财富共享逻辑。

  哲学家休谟一语破的地告诫我们,正义这一德性完全从其对人类的交往和社会状态的必须用途而派生出其实存,这乃是一个真理。应当看到,经济全球化的发展带来的国际间以经济、科技、军事实力和民族凝聚力为主要内容的综合国力的竞争日趋激烈;原有的区域经济、民族经济发展的相对平衡态被打破,国际市场和世界经济运行规则一体化,对发展中国家经济的积极推动以及牵制和挤压程度明显加剧。传统的工业化时代经济正义问题的讨论,主要涉及自由竞争的经济制度和计划经济的经济制度在“效率与公平”上的争论。说到底,这是个制度伦理与制度效率问题。在经济全球化时代,人们所讨论的中心话题似乎是:如何解决经济利益目标的多样性与经济正义价值尺度的差异性矛盾问题。一体化旨在消除不同国家经济单位之间的歧视,而经济正义是一种价值判断,推崇什么、反对什么,直接受不同国家文化习俗、政治倾向和宗教信仰的影响,它具有相对性。国别之间在理解经济正义价值内涵方面有着很大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自觉维护经济正义原则正面临着严峻的困难:其一,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着信息的不对称性。这样就很难做到相互之间交易行为的自由和平等。其二,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着讨价还价能力的不平衡性。其三,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之间存在着解释或修改国际经济组织所制定的各种条约和规则的权利的不平等性。

  上述困难的存在,需要发展中国家拿出相应的对策。首先,自觉维护经济正义原则需要有一种学习态度,熟悉国际商务和经贸活动的游戏规则,熟悉国际经济法和经济伦理原则是十分必要的。其次,经济正义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抽象概念,它本质上是一个具体的、历史的博弈过程,客观上需要发展中国家为维护自身合法的权益,不间断地与发达国家在各种既定的国际经济规则或条约方面进行谈判。每个经济行为者在市场交易活动中都应当维护自己受法律保护的权利要素和空间范围。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