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他们能成为“最年轻”的书记市长?

  • 来源:廉政瞭望
  • 关键字:年轻,书记,市长
  • 发布时间:2017-03-10 10:59

  去年11月29日,时任湖北咸宁市长的丁小强被任命为咸宁市委书记,1972年12月出生的他,此时还未满44周岁。于是,这个全国“最年轻的地级市党委书记”的称号让他备受瞩目。

  同样吸引舆论关注的是,目前在任最年轻的地级市市长也在湖北, 41岁的随州市长郄英才。

  如果把官场仕途晋升比作一场马拉松的话,那么这些屡创年轻纪录的官员无疑是自己所属年龄方阵的领跑者。人们不禁要问,顶着“最年轻”的光环,对实际工作的推动到底有什么好处?对个人的成长又有什么影响?

  除了年龄,实绩更是他们的优势

  干部年轻化是邓小平在上世纪80年代初提出的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重要原则,但一直以来人们对各地干部年轻化实践却认识不一。

  多名组工系统干部对廉政瞭望记者表示,不少人只把注意力放在中央大力推进干部年轻化这一战略上,喜欢盯着干部年龄,而不重视官员实绩。这是忽视了邓小平对于干部年轻化问题的一个重要论断,即“不是只讲年龄这一条,还要德才兼备”。

  随着党中央对干部队伍年轻化的把握更加科学,各种“最年轻”的称号都只是相对的。毕竟,江山代有人才出,长江后浪推前浪。

  以丁小强为例,他这个“最年轻”也只是在被任命为咸宁市委书记之时,创造的“时任最年轻”的“纪录”,而绝非创下最年轻出任地级市党委书记的纪录。

  其实,在这个级别上,比丁小强年轻的大有人在。他的同龄人孙爱军出任山东菏泽市委书记时还不满43岁,孙爱军曾是当时的“最年轻”;陈新出任浙江衢州市委书记时42岁;新疆哈密市委书记刘剑在2011年出任阿勒泰地委书记时,顶着“首个70后地(市)书记”的称号;而上海市政府副市长时光辉41岁时就出任了奉贤区委书记,在当时也创造过“最年轻”纪录,此外,他还曾是第一个70后的副省级官员。

  为什么屡创纪录的偏偏是他们?多岗锻炼、多地交流,并做出了实实在在的成绩,都是他们胜出的优势。

  有咸宁干部表示,丁小强出任市委书记,离不开在当地6年的历练。2010年8月,他由共青团湖北省委调任咸宁市委副书记,并兼任咸宁下辖的赤壁市委书记,2012年任咸宁市长,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湖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胡志强对丁小强评价时,特别提到“丁小强有开拓创新精神,在咸宁工作期间履职尽责,发展业绩、德才表现得到了广泛的认可”。

  时光辉则是一名典型的“上海牌”干部:从上海高校(同济大学)毕业、毕业即进入体制(上海市市政二公司)工作,更重要的是,在上海逐级历练,从施工员、助理工程师、质监科科长这些最基层的岗位干起。

  刘剑是十八届中央委员里唯一的70后,他到新疆前,有国家林业投资公司、北京市西城区外经贸委、共青团北京市委、北京市政府等多岗位经历。

  2010年6月,刘剑转任北京市政府副秘书长,同时他兼任着北京市对口支援和经济合作工作领导小组新疆和田指挥部指挥职务。援疆一年后,他彻底留了下来,出任阿勒泰地委书记。本身具备发达地区执政经验,对新疆也有了解、有感情,到这里任职自然是组织做出的合理选择。

  尊重成长规律,讲求实事求是

  “当前,人们看到有的年轻干部的任命公示,第一反应往往是到底是怎么提拔上来的,有什么背景?是谁的秘书?甚至有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意味,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现象。”山东一名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表示。

  去年的倒数第二天上午,出生于1964年的重庆市委副书记张国清成为代市长,即将成为最年轻的直辖市政府主官。十八大后,他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总经理任上“空降”重庆,至今已经3年多。如果说刚到重庆的他,还没有主政地方的经验,那么此番出任代市长,已有足够的视野和经验支撑他即将开展的工作。

  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从北京大学毕业后,主动扎根西藏二十年,常被人们津津乐道。数年后,与他同时进藏的400名大中专毕业生,仅仅留下了6个。

  但人民大学教授毛寿龙却愿意站在另一个角度看问题。他说,胡春华后来赴任河北省省长期间,北京奥运安保压力、三鹿奶粉事件等,都对其领导工作能力提出了很大考验。再到后来的内蒙古党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虽然多次创下年轻的纪录,但都是一个个台阶踏踏实实地拾级而上。

  邓小平早就说过,发现一个好苗子,让他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上来,是对干部真正的爱护。但同时,邓小平也说过,对于年轻干部中“特别优秀的,要给他们搭个比较轻便的梯子,使他们越级上来”。但在现实中,如何把握这个度,似乎很考“手艺”。

  内蒙古自治区原常务副主席潘逸阳34岁晋升正厅,40岁就当上副部级。然而,个人发展的顺遂,愈发助长了潘急功近利的思想,中央纪委点出他的问题就有“为谋求个人职务调整,送给他人财物”。

  当然,也有人被“抓早抓小”的。2011年8月中旬,年仅29岁的河北永年县广府生态文化园区管委会副主任闫宁被提拔为馆陶县县长。不过,到了该年12月26日,闫宁就“因病”要求辞去职务。当时这名教育和工作背景饱受争议的最年轻县长,上任前后总共才3个月。

  其实,中央早就给出了标准,“党管干部”和群众公认相结合一直是选拔干部的重要原则和途径,关键是一些时候没能执行到位,根子里则是缺乏那种意识。

  年轻干部的活力与低调

  去年,因为一个亿的“小目标”,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网络上的热度大增。不久后,一则关于王健林和娃娃脸样的政府官员现场“交锋”的视频又亮了,画风相当犀利。在视频中,“娃娃脸”与王健林洽谈一个扶贫项目时“针锋相对”,令人印象深刻。

  视频中的“娃娃脸”,就是贵州省当下最年轻县长——丹寨县长徐刘蔚。他2014年出任丹寨县长时,不到32岁,并且和全国优秀县委书记侯美传搭班子。在同事眼中,徐刘蔚是“晚上经常吃方便面加班”的人,春节不回家专门到最偏僻的乡镇调研的人。

  2014年,万达萌生了整县承包扶贫的想法,请国务院扶贫办物色扶贫对象。起初并没有考虑丹寨,丹寨县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通过相关程序,才得以“补录”。考察过后,徐刘蔚每两三天就要给万达打一次电话,了解情况。

  最终经过交锋和谈判,万达集团确定出资14亿元,其中3亿元捐建一所丹寨职业技术学院,6亿元捐建一座旅游小镇,还有5亿元成立一支丹寨扶贫专项基金。

  作为年纪轻轻就能主政一方的干部,自然要有两手。和徐刘蔚一样,他们通常善于适应新生事物和打破常规的官场话语体系,勤政亲民,而精准扶贫、招商引资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丁小强就经常和一些大企业家谈笑风生。2013年,他向董明珠等十几名企业家邀约:“咸宁在1800年前是赤壁之战发生的地方,是接东风的地方,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服务业的企业都可以到咸宁去试一试,我们愿意服务企业发展壮大。”

  邓小平说过,年轻人不但思维敏捷、精力旺盛,而且对知识、经验的积累和掌握也最为快捷,又最少包袱,敢想敢干,再加上其他有利条件,只要放到适当的位置,很快就能适应岗位需要。但是,更多的年轻干部还是选择了低调。

  2009年,不满30岁的“80后”周森锋出任湖北宜城市长(县级市),如今早已是神农架林区党委书记(副厅级)。虽然上级称周森锋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是责任心强,受到干部群众的一致好评。但他极少接受采访谈及自己。他曾说过,自己履新神农架时,是满怀着激情和不安开始的。

  同样,去年8月,新疆尉犁县任命了一名90后副县长方祎铭。当时外界分析,方祎铭可能会是全国最年轻的副县长,此前他在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产业转移工作办公室工作。

  针对网上对90后当上副县长的热议,方祎铭表示,自己是挂职,不是任职。“任职的副县长要执行行政职能,我们挂职更多是收集行业信息,向国家汇报情况。”说得如此含蓄,也让人觉得意犹未尽。

  其实,方祎铭这样名牌大学毕业,在北京办公室朝九晚五上班的年轻人,原意去尉犁县这个只有11万人的边疆参与技术扶贫,本身就值得鼓励。即使只是挂职,倘若能更大胆和自信一些,亦有何不可?

  文/本刊记者 舒炜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