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基金:“雷雨”第二幕

  同一家基金公司旗下的多只基金同时入驻某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抱团取暖的迹象非常明显。

  继顾地科技(002694.SZ)之后,富国系基金又一只重仓股上演高台跳水式暴跌。

  5月29日,台海核电(002366.SZ)开盘五分钟即跌停,当日报收17.97元,成交2.96亿元,换手率为3.36%。至此,已连续两日以跌停收官。

  引发跌停的主要原因是,有媒体质疑该公司“涉嫌伪造12.56亿元关联交易虚增业绩”,其以现金收购大股东资产的合理性也存在疑点。

  2017年12月6日,台海核电发布重大重组公告,并于即日起停牌。至5月7日复牌,停牌时间正好半年。复牌当日,公司股价下跌5.75%。换句话说,至5月29日,台海核电市值已较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缩水32.06%,由229.34亿元降至155.81亿元,蒸发73.53亿元。

  对这家公司的2.86万户股东而言,市值大幅缩水无疑是一场灾难,尤其在流动性收紧的当下。而对持股机构而言,直接受损的可能并非管理费或通道费,甚至并非理财收入本身,而是机构的形象,以及委托者的信心与信任。

  定期报告显示,截至第一季度末,在台海核电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有三席来自富国系的权益类基金,一席是全国社保基金114组合,还有一席是华润深国投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

  其中,三个富国系股东合计持有4093万股,占台海核电总股本的4.72%、流通股本的8.37%。全国社保基金114组合及华润深国投信托公司分别持有1204万股和790万股,占总股本的比例分别为1.39%和0.91%。

  或未清仓

  上述三位富国系股东是富国改革动力(001349.OF)、富国天惠精选成长(161005.OF)及富国天益价值(100020.OF),分别是台海核电的第三、第四及第七大流通股股东。

  另据天天基金网提供的数据,截至第一季度末,持有台海核电的富国系基金共计14只(仅指主基金),合计持有6299万股,占到总股本的7.26%、流通股本的12.88%。

  而从富国基金公布的单位净值来看,自台海核电复牌,至5月29日,上述三只重仓基金的单位净值都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其中,富国改革动力由0.5650元降至0.5450元,跌幅为3.54%;富国天惠精选成长由2.0535元降至2.0534元,跌幅不到0.01%;富国天益价值由1.3183元降至1.2899元,跌幅为2.15%。

  截至第一季度末,富国改革动力所持台海核电的公允价值占基金资产净值的13.06%,富国天惠精选成长与富国天益价值则分别为5.68%和8.89%。台海核电是前两只基金的第一大重仓股,是第三只基金的第二大重仓股。同期,该三只基金的资产净值分别为32.68亿元、66.70亿元及34.14亿元。

  从数据上看,该三只基金资产净值的下跌与台海核电复牌后的走势应有一定程度上的关联。

  另一项数据是,在台海核电跌停的5月28日及29日,富国改革动力单位净值涨幅分别为-1.24%和-2.50%,富国天惠精选成长分别为0.12%和-2.58%,富国天益价值分别为-0.99%和-2.17%。

  因此,有一定数据支撑的结论是,截至5月29日,富国改革动力及富国天益价值的持仓变动可能不大,富国天惠精选成长则可能在5月28日前已有所减持。至于具体情况,投资者则要待第二季度报告发布之后才能知晓。

  追逐重组概念

  富国系基金第一次出现在台海核电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是2015年第一季报。

  定期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富国天益价值持仓330万股,占台海核电总股本的2.47%、流通股本的3.10%,是公司第二大流通股股东。

  富国天益价值成立于2004年6月,是富国成立的第三只基金,同时是其第一只偏股型基金及第二只混合型基金。2005年4月,第一任基金经理张晖离职,后来去了汇添富,并在十年之后成为这家基金公司的总经理。

  2014年4月,李晓铭受聘成为富国天益价值的第三任基金经理。而他之所以在2015年第一季度建仓台海核电,是因为这家公司正在重组。台海核电的前身是丹甫股份,2014年第二季度,台海核电与丹甫股份达成重组意向,并于2015年第三季度成功借壳上市;同年11月,上市公司更名为“台海核电”。

  事实上,富国天益价值并非第一只闻风而动的基金。

  早在2014年第三季度,即有三只华商系基金同时登上丹甫股份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合计持有701万股,占总股本的5.25%、流通股本的6.69%。到了同年第四季度,嘉实及银华旗下也有基金挤入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

  有意思的是,到了2015年第一季度,嘉实及银华见好就收,不再恋战,富国、大成、南方、广发旗下基金则成为丹甫股份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册上的新贵;到了第二季度末,在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富国、华商各占三席,南方占一席;到了第三季度末,富国占到五席,华商仍是三席;至第四季度,富国四席、华商两席。此后,直至2017年第二季度,富国基本保持四席,华商则在2017年第一季度退出榜单。

  从席位的变化不难看出,相对于其他基金公司,富国对台海核电的未来最为看好。公开数据同时显示,自2015年第二季度末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富国系基金所持台海核电仓位在所有基金公司中一直保持遥遥领先。

  在此期间,因重组叠加牛市行情及大调整,上市公司的股价也大起大落。

  根据Wind资讯,自2014年第二季度末至2015年第二季度末,上市公司涨幅达到355.21%,是同期深证成指涨幅(96.07%)的3.70倍。自2015年第一季度末至2015年第三季度末(在此期间,富国系基金所持股份占流通股本的比例由3.10%升至23.79%),台海核电涨幅为13.53%,同期深证成指涨幅为-24.29%。

  从数据上看,2016年第一季度末,富国系基金所持股份达到历史最高位,即2765万股,占流通股本的25.67%。其后,自当年第二季度至2018年第一季度,在共计8个季度的季度末,富国系基金所持股份占台海核电流通股本的比例依次是21.78%、10.53%、16.47%、14.59%、16.47%、13.16%、13.44%及12.88%。

  由于公募基金无需在第一及第三季报上披露所有持仓股票的明细,因此,上述8个数据中,第二、第四、第六、第八个的数据是偏低的;但是,就总体而言(尤其基于半年报及年报数据),富国系基金的持仓比例呈下降趋势。

  “雷雨”下一幕?

  至于富国系基金对台海核电的投资收益问题,由于交易及持仓数据不足,目前难下定论。下面以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持仓最多的富国改革动力为例。

  2015年至2017年,富国改革动力各年累计买入台海核电的金额依次是6.83亿元、2.90亿元、0.78亿元;卖出金额方面,2015年及2016年没有数据(该只基金只记录累计卖出金额超过期初资产净值2%或在前20名的股票),2017年为3.87亿元,净买入额为6.64亿元。截至2018年第一季度末,该基金所持台海核电股份为1575万股,若所持股份保持不变,则截至5月29日持股市值为2.83亿元。也就是说,只要该基金2015年及2016年的卖出金额合计高于3.81亿元,则其对台海核电的投资(截至5月29日)仍可能处于浮盈状态,反之则可能处于浮亏状态。

  不过,相对于在某一只股票上的投资成败,基金公司投资团队的投资逻辑是否成立、投资风格是否稳健,可能对基金投资者更加重要。例如,持有富国城镇发展(000471.OF)和富国改革动力等基金的投资者可能更关心这样一个问题,即为何基金管理人对顾地科技、台海核电这样的公司情有独钟?是因为好公司太少,还是有其他原因?

  这些公司在表面上的共同点是,不断抛出重大重组概念,然后长时间停牌,然后复牌,或者宣布重组仍在进行,但具有某种不确定性,或者因重组方案本身备受质疑,最后不得不放弃,甚至又被爆出其他问题,然后股价暴跌。

  投资者需要注意的是,截至第一季度末,在富国城镇发展和富国改革动力的十大重仓股名单上,除了台海核电,还有金力泰(300225.SZ)、广博股份(002103.SZ)及*ST德奥(002260.SZ)等3只股票处于停牌状态。

  截至5月30日,金力泰与*ST德奥仍未复牌;从目前的情况看,其复牌后会否步台海核电的后尘仍是未知数。广博股份于5月7日复牌后,连续两个跌停,然后股价持续下挫,至5月30日以5.25元报收,较复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9.41元)下跌44.21%。

  至于顾地科技——富国城镇发展和富国改革动力2017年年底的第一大重仓股,在其于3月初复牌之后,已被大幅减持,不再是该两只基金的重仓股。即便从3月底算起,截至5月30日,顾地科技股价已缩水46.49%。

  本刊记者 易强/文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