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刀砍小学生”事件嫌犯

  • 来源:杂文选刊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8-09-09 10:28

  6月28日,上海最好的小学之一--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下称“世外”)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当天上午11时许,黄一川在离校门口一百三十米左右处持刀砍向三名学生和一名家长,后被制服。两名学生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现场视频中,黄一川趴在地上,面部朝下。很多围观者打他、踢他,他被束缚着没有反抗,只是偶尔惨叫。而当愤怒的路人纷纷质问他为什么要杀孩子,一位在现场的保安只记得他淡淡地回答一句:“因为心里不平衡。”他初步交代,因在多地长期就业不顺,今年6月初来沪找工作无着,产生厌世情绪,转而萌发行凶报复社会念头。

  被托举的人生

  黄一川现年二十九岁,老家在湖南省邵阳市绥宁县,2012年毕业于湖南科技大学建筑系。他的父母均在当地政府机关工作。在黄一川十一岁时,父母两人离婚。在黄母的叙述中,黄父爱喝酒,酒醉后时有言语肢体冲突甚至家庭暴力。

  父母离婚后,黄一川随母亲生活。黄母从小就很重视黄一川学习,他成绩也较好,从小学到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在黄母眼里,黄一川从小性格随父,内向少言,骄傲要强。虽成绩很好,但父母离异对黄一川影响很大。后来黄一川更加少言,初中时一度沉迷游戏,母亲经常去网吧找他回家,但拦不住他屡次前往,“有时星期六上半天课,中午饭都没吃就到网吧去了。”

  好在,黄一川基础牢固,成绩一直不错。高二时,黄一川也曾想去外地更好的学校读书,但被黄母劝阻。除了她觉得黄一川在绥宁也能考上大学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在黄母的悉心包办下,黄一川缺乏生活自理能力。

  “他从小到大,至少生活上没受过什么苦。”黄母平日生活节俭,但衣食住行上从不亏待儿子,甚至有些娇惯溺爱。一个佐证是,黄一川偏食,不爱吃学校食堂,黄母就亲手给他准备饭菜,黄一川则“基本没怎么进过厨房”。

  另立家庭后,黄父未再生育,黄一川为其独子。黄父同事形容黄父,沉默少言。事发后,他“完全不能接受,目前还处于惊恐之中”。

  真实世界里的屡屡碰壁

  黄母对记者评价黄一川的性格:要强,但不坚强,“意志力不行,经不起打击”。

  至少进入大学后,黄一川曾一度尝试着展示自己的能力。据报道,事发后,他隔壁班的一位王姓同学认出了他。该同学称,刚进大学时,黄一川曾竞选班干部落选,整个大学四年“一直都觉得他们班同学在针对他”,也不跟其班上同学来往。而他也很少和父母提及大学生活,黄母对大学期间儿子的一个印象是“每次回家,身上都是脏兮兮的。”

  黄一川对湖南科技大学的文凭并不满意,想继续深造。大三时,黄一川就开始准备考研,自己乘火车去了南京的东南大学--那里有全国最好的建筑系之一。黄一川在东南大学逛了校园、买了教材备战考研。

  在同学的视角里,黄一川除了孤僻,还有些过激,“有点反社会那种感觉”。毕业后,黄一川也和多数同学断了联系,没有人知道他毕业后在做什么。

  黄母不知道黄一川在外做些什么--从2012年8月毕业后离开家门,到2015年11月,整整三年多时间,黄一川一直漂泊在外,连春节都没有回过家门。黄母只知道,期间黄一川曾两次考研东南大学建筑系,均以失败告终。“他都是考了才给我说的,他说都是过了线,但面试没过,这个对他打击挺大。”黄母说。

  让黄母感到欣慰的是,三年里,黄一川没有找她要过一分钱。黄母曾问过黄一川,在外立足需要买房,自己是否可以帮他每个月存钱买房。黄一川说,自己在帮导师做事,设计图纸能有分成,有钱不愁。“我好高兴的。”黄母感到放心,一度以为黄一川要读研究生了。

  异常

  异常始于2015年11月。黄一川三年多来第一次回家,在家待了二十天左右又出去了,后在大年初五返家。此后,黄一川开始频繁回家了,从2015年11月到事发前,总共回了有七八次,每次都会待上近一个月左右。

  而每次回家,黄一川都“闷闷不乐的”,黄母、黄父会问他工作近况,他也不愿意多谈。此时,黄母发觉,黄一川的心理与精神开始变得压抑甚至异常。黄母趁他上厕所、洗澡的间隙,悄悄翻看他的包和手机。从手机记录里,黄母发现,黄一川常收到广州、深圳、上海等设计院的面试通知。

  另一个异常是,从黄一川毕业后首次回家起,他开始花黄母的钱了。从2015年11月到事发前,黄母一共为黄一川汇出四五万元。这些钱多数是黄母主动汇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黄一川对母亲说自己在外买房了。起初他说在无锡买了一栋别墅。2018年过年,黄一川又说在外谈了女友,将这个别墅卖掉,在上海徐家汇买了房,要搞装修,在银行有贷款,也欠了朋友钱。黄母怕儿子缺钱用,就主动汇钱。

  时至今日,这位母亲仍不知黄一川是否真的在上海徐家汇买房。然而,黄一川似乎确在进入2018年后陷入了某种危机,手头并不宽裕。网上流传的黄一川个人信息图显示,6月7日,他从广州乘坐T170前往上海,车厢为硬座,耗时十八小时。到达上海后,他入住一家廉价旅馆。而在此之前,他曾辗转珠海、广州等地,还在银行有过两次信贷业务记录。

  这些,黄母都不知道。当黄母再一次听到黄一川消息时,她震惊了。6月28日,在离之前所说的上海购房地点徐家汇六公里外,对自己有过精英预设的黄一川,挥刀砍向了这座大都市里的未来精英。

  【原载《三联生活周刊》】

  ○黄子懿 张从志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