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穿越火线

  • 来源:博客天下
  • 关键字:展厅,华为,运营商
  • 发布时间:2019-05-16 23:01

  

  2019年3月29日,全球数十位记者聚集在华为深圳总部的一个展厅里,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向外界公布了华为2018年财报。尽管不是上市公司,但华为一直保持着披露财报的传统。

  根据华为2018年的财报显示,华为的全年营收为7212亿人民币(约为1052亿美元),历史上首次突破千亿美金,同比增长19.5%;净利润为593亿元,同比增长25.1%。

  华为公布的财报和对未来的解读是有底气的。在华为财报中出现了诸多个“首次”。譬如消费者业务第一次超过了历史悠久的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收入增长的“扛把子”;华为企业业务营收首次突破了百亿美元;而华为的研发投入首次突破1000亿元人民币,占到了销售收入的14.1%。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数据,华为在2018年提交了5405份专利申请,超过了高通和英特尔,首次位居全球第一。

  从整体情况来看,华为目前似乎并没有受到美国围堵的太大影响,依然在以正常的速度稳步增长。但仔细分析历年的数据,对比国际巨头,华为也有不少挑战要去逾越。

  收入增长来自哪里

  华为发展到现在已经走过了31个年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华为都是一家完完全全的toB公司。但自从2011年华为消费者业务成立之后,华为已经成长为一家既有to B业务和能力,也有toC业务和能力的巨头。

  2018年是消费者业务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名副其实的收入增长火车头。

  余承东曾在2016年豪言“三年赶超苹果,五年赶超三星”。从结果来看,华为在2018年前三季度,已经成为全球出货量第二的智能手机品牌,仅次于三星。但根据年底公布的最终数据显示,华为还是以相差不到300万台的数量排在三星和苹果之后,位居第三。但从增长势头来看,2019年华为将在销量上很快超越苹果,不过距离三星依然有不小的差距,目前这个差距从量上来看是近1亿部。

  与消费者业务蒸蒸日上形成反差的是,运营商业务在最近十年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去年降幅为1.3%。这种迹象在2017年已初露端倪,当时运营商业务只有2.5%的增长,进入低速增长期。当然,这是受到整个行业周期性的影响,中兴通讯在2018年运营商业务的营收为570亿元,也同比下降10.5%。

  通讯市场4G大规模建设已经完成,而5G的规模商用还没有到来。尽管华为宣布已经获得了30多个5G商用合同,但大规模的商用和出货将发生在今年。郭平透露,2019年头两个月华为收入增长超过30%,运营商、消费者和企业业务这三驾马车都有两位数的成长。不难想象,随着运营商5G投资驱动的到来,运营商业务将在2019年有不错的表现。

  华为的企业业务在2018财年也突破百亿美元,这是该业务的一个里程碑。不过,郭平也坦承,华为还有很大差异,例如在数据通信领域,主要竞争对手是华为的13倍,华为需要更努力。

  华为VS国际巨头

  最近六年,华为的营业利润率走出了一条微笑曲线。2014年和2015年的利润率分别为11.9%和11.6%,而2016年下滑到了9.1%,进入低谷期,到2017年有所回升达到9.3%,2018年则重新回到两位数,营业利润达到10.2%。

  利润一直是华为非常关心的话题,也是衡量一家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指标。

  余承东曾在2017年初对媒体透露,任正非批评了消费者业务盈利能力不足,利润增长太慢。任正非当时在内部说,苹果每年推两三款手机,盈利达到了千亿美金。华为尽管在手机销量上已经超过了苹果,但利润上远不如苹果。华为内部给消费者业务定的小目标是,三年内服务水平赶上苹果,利润率赶上OV。

  任正非的担忧不无道理。尽管营收已突破了千亿美元大关,但华为在利润上距离一些国际高科技公司还有差距。

  从毛利率来看:华为最近5年的平均毛利率为40.86%,这与韩国三星非常接近,三星过去10年的平均销售毛利率为40.42%。但华为与思科、微软、苹果等高科技企业仍有差距。根据AI财经社的统计,思科、微软和苹果最近5年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为61.4%、65.1%和38.7%。

  从净利润来看:华为最近5年平均净利润率为8.4%,而微软、苹果最近5年平均净利润率分别为20%和22.1%。不过,华为的净利润率远高于愛立信2.17%的水平,与韩国三星9.87%比较接近。

  虽然这样的比较非常粗略,各家企业的业务有所不同,“轻公司”和“重公司”在成本上也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我们仍能大致看出差距。

  华为的薪酬竞争力

  从财报看,华为在2018年雇员费用上的支出总额达到1465亿元,而华为的员工总数为18.8万人,算下来人均年薪接近78万元。这在国内科技公司里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数字。

  与同处深圳的互联网公司腾讯相比,华为的薪酬也很有优势。腾讯2018年有员工54309名,总薪酬成本为421.53亿元人民币,折合人均年薪77.6万元。

  但华为作为一家有工厂的实业公司,在员工人均产值上比“轻公司”要低。腾讯5万名员工贡献了3126亿元的营收,而华为18万员工贡献了7212亿元的营收。简单计算可得知,腾讯的人均产值为625万元,华为的人均产值为400万元。

  如果把视野放宽到国际巨头上,苹果在2018财年的总营收为2656亿美元(约18209亿人民币),苹果的员工总数为13.2万人,人均产值为1379万元;微软在2018财年营收为1103亿美元(约7562亿人民币),员工总数超过12万人,人均产值为630万元。

  上述两家巨头的人均产值都要高于华为。

  这一方面说明,华为在科技实力和人员效率上有进一步挖潜的空间。另一方面也说明,华为干的还是偏苦偏累的活。这也是为什么华为一直强调“以奋斗者为本”的文化。从消费者业务的产品研发、销售,到运营商业务的项目交付和落地,都是靠着18万华为人在背后的付出。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

  这也由行业特性所决定,通信行业是一个重资产、低毛利的成熟市场,高通等美国企业站在了食物链顶端,靠卖芯片和收专利费获得了超高利润。华为尽管自己研发芯片,并且获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但华为的底子还是在电信设备的生产与项目的交付上,这又回归到了苦活累活。当然,这些工作本身非常有意义,就像所有人都在互联网飘着时,总得有人来建基础设施。

  资金效率的挑战

  从财报中还能看到,华为的资金使用效率在降低。2018年,华为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70天,较2017年的63天增加7天 ;而存货周转天数为77天,较2017年的71天增加6天。这些数据都意味着华为的资金周转效率在降低,需要占用更多的资金,造成现金流紧张。

  一个侧面能证实这一点的是,华为增加了借款项目,在2018年底的长短期借款总共699亿元,较2017年底的399亿元增加了75.2%,主要用于保障5G、云、人工智能和智能终端以及面向未来研究与创新、品牌与渠道建设等的持续加大投入。

  据此前媒体的报道,华为在2019年1月通过商业贷了一笔140亿元人民币的5年期贷款,2018年9月则在离岸市场签署了一笔15亿美元的5年期贷款。

  不得不承认,华为依然是一家管理杰出的企业。华为在2018年共产生销售和管理费用为1052亿元,占销售毛利的37.8%,比2017年的38.92%和2016年度的41.14%均有所下降。这是企业在管理和效率上提升的表现,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华为这么多年来在管理上一直被其他企业奉为圭臬。

  挑战与机遇并存的2019

  从财报会上看,2019年的华为是祸福相倚。

  去年,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已经令人对华为的前景感到担忧。任正非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了业绩预警,“2019年对于华为来说也许是最困难的一年,可能会在国际市场面临挑战和困难。”他把华为2019年的收入目标定为1250亿美元,增速将低于20%。

  这是任正非的一个保守估计,侧面反映出美国的打压确实给华为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然而祸福相倚,美国屡次对华为的狙击开始产生了正面效应。不久前,任正非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说:“华为公司本来就是一个小公司,也不是很出名,但美国这么多高官在全世界游说,告诉全世界‘华为这个公司很重要,它有问题,结果让全世界人关注華为。”

  郭平在财报会议上透露,华为在2019年1、2月的营收增速都超过了30%,“感谢美国政府到处为我们做广告”。谁也没想到,华为不仅没有重蹈中兴的覆辙,业务反而得到进一步发展。

  在财报中,轮值董事长郭平提到了“堡垒很容易从内部攻破,堡垒也最容易从外部加强”。经过30年高速发展,华为内部出现了大公司病,出现了拖沓推诿没效率的情况。“要感谢外部的压力,内部的惰怠因为外部的压力而团结起来。”

  过去一年的风风雨雨,让这家公司有了更多“隐形”的变化。在2018财报中,多处提及合规、网络安全和隐私保护。财报中提到,华为已经在加大对安全性和合规上的投入。2018年底,华为董事会作出决议,初始投入20亿美元的专项预算,在整个公司范围内开展软件工程能力变革,用面向未来的标准对历史上所有代码进行重构。华为希望通过这项庞大的工程达到从以前的结果可信到之后的过程可信。

  华为财报里还有两页专门谈合规举措。其中包括任命首席合规官统一管理公司对外合规,直接向董事会汇报,在各业务部门、全球各子公司设置合规官并成立合规组织,负责本领域的合规工作;针对贸易合规、网络安全与用户隐私保护、反商业贿赂等关键领域,华为还分别成立了专项合规管理组织,实行跨区域、跨业务领域的体系化管理。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华为在国内的营收占比近几年都在稳步上升。国内的庞大市场给华为提供了稳定增长的坚强后盾,这是中国企业所具备的得天独厚的优势。但华为作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企业,需要更加多元化的收入。华为正在努力与各国客户沟通,在海外市场找寻更多突破口。

  综上,华为在如此复杂的宏观背景下依然保持快速增长实属不易。随着5G大规模商用,华为的运营商业务将回暖,消费者业务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但华为也面临提升技术实力、改善利润率、应对国际市场不确定性的种种挑战。

  周路平 郑亚红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