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之魔童降世》: 映射当代家庭关系

  • 来源:综艺报
  • 关键字:国产动画片,高度紧张,友谊
  • 发布时间:2019-08-27 18:13

  

  国产动画《哪吒之魔童降世》将道家的阴阳哲学铺展得淋漓尽致,色彩饱满、角色热血沸腾、精神怡然自得,在一定意义上超越了《大圣归来》,尤其是对于《山河社稷图》的展现,跌宕起伏、妙笔生花,如神笔马良般再現。本片的喜剧表达和暴力美学,不影响主题的深度思索,创造了国漫不断摸高的纪录。

  《哪吒之魔童降世》取自观众耳熟能详的旧故事,注入新酒发挥出带劲的迷醉来。本片的核心内容,就是如何应对人生的宿命感——接受还是反抗,如何在命运的罗盘上找到自己的方向。哪吒的故事横跨《封神榜》与《西游记》,在民间还有诸多异彩纷呈的传说:这是桀骜不驯,与其父托塔天王李靖处于高度紧张关系的“顽童”;与孙悟空一样是反抗压迫的代表人物,他们秉持的信念是“我命由我不由天”。

  回溯1979年的动画电影《哪吒闹海》,哪吒是坚定的革命者。哪吒采取暴力手段痛打不按时降雨的龙王,对龙子抽筋剥皮,是革命的正义行为。其最终慷慨就义则是报答人民,宣布与三教合一的礼教家庭割裂。

  《哪吒之魔童降世》则忽略了阶级属性,采取了合家欢模式。哪吒从革命浪漫主义的反抗封建家庭到享受严父慈母的“封闭式关照”;龙子敖丙从恶人到向善的少年,与哪吒成为彼此唯一的好朋友,开启相亲相杀的宿命,一同承受天劫;哪吒与李靖、太乙真人甚至敖丙,达成了广泛共识,在战斗中形成了友谊与互信。

  片中哪吒的造型,高度还原了《封神演义》所描写的“面如蓝靛,发似朱砂,甚是凶恶”,而其性格则与《西游记》中的红孩儿相仿,都是闹腾欢快的顽童。哪吒本来是佛教故事,在《封神演义》中又被道教“截和”,本片则又将李靖夫妇渲染为当代城市的中产风范。哪吒的情商大幅提高,他只是羞于在人前表现出与父母撒娇卖萌的品相,实则内地里还是对父母和街坊的态度看得很重,他的成长就是与父母、街坊的和解。即便是龙王、敖丙和申公豹,他们的焦虑本源也是身份的认同——龙族试图从炼狱般的公务员生涯中挣脱,敖丙希望成为真正的“人”,申公豹则迫切想成为真正的仙班成员。

  哪吒与精卫、盘古、刑天等属于中国浪漫神话谱系,本片和原著故事及旧版动画中“割肉还母,剔骨还父,还了父精母血”的壮怀激烈大不相同。原著小说讲的就是“商周革命史”,1979年动画版是革命年代叙述传统,哪吒要反抗父权。如今的创作,太乙真人从瘦子变成猪八戒一般的胖子,严父变为慈父。父爱如山的李靖,上天入地寻找解救哪吒的方法,甚至不惜代替儿子牺牲。为给哪吒庆生,向其担保哪怕是一家家请求也要找街坊来热闹热闹,这分明就是当前社会上退居为家庭二线的父亲形象。李靖成为英雄,母亲殷夫人更是慈爱,这在相当程度上削弱了哪吒的造反精神,却也更接近当前中国城市家庭的现实——那就是“一切为了孩子”,以下一代的幸福为奋斗方向。敖丙在利令智昏时,试图以从天而降的海冰来谋杀全体,极度残酷地描写了拥有巨大力量的神仙的破坏力。哪吒和敖丙在宿命中觉醒,如何改写命运和拯救自我,则是未来的故事了。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