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补仓”, 竟打起诈骗银行的主意

  • 来源:方圆
  • 关键字:生意火爆,接连被套,巨额贷款
  • 发布时间:2019-09-07 11:21

  股市亏空怎么办?赖阿强想起了补仓,然而补仓需要大量资金,此时,赖阿强心里打起了歪主意——何不伪造购销合同骗取银行贷款呢

  浙江商人赖阿强炒股亏损后,竟然通过伪造虚假购销合同,从银行骗取850万元巨款,最终在股市赔得血本无归。这听起来难以置信,确是发生在山东省招远市的真实案例。

  生意火爆的皮草生意

  浙江省乐清市地处浙南丘陵地区沿海小平原,是中国市场经济发育最早、经济发展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也是我国知名的皮草生产加工基地,当地商人有家族式经营皮货生意的传统。2010年,乐清皮草商人赖阿强揣着一个“淘金梦”,来到山东省招远市考察服装零售市场。当看到当地的“招远皮革城”已经具备一定知名度,以及招远良好的营商环境后,赖阿强当即决定在这里经营裘皮生意。2011年9月,有一定商业头脑的赖阿强注册成立了招远市振天皮草行,正式开始了他的“北上创业之旅”。

  招远市濒临黄渤海,以盛产黄金闻名于世,被誉为“中国金都”。招远当地的金矿较多,金矿老板实力很强,消费水平很高,加之招远冬季时间比较长,购买皮草服装成为当地人的一种生活时尚。因此,招远市整个皮草零售市场都比较兴盛。赖阿强的皮草行开业后,效益也相当不错,尤其到了秋冬季节,皮革城内人来人往,简直可以用“火爆”来形容。为了将生意做大,2012年,赖阿强直接把小女儿赖晓华从老家叫来招远,帮助其打理皮草生意。

  2013年8月,在赖阿强的安排下,赖晓华以自己的名字注册成立了招远市名兰皇后皮草行,并进行日常的销售和店员管理,赖阿强作为两个皮草行的实际控制人,负责两个皮草行的进货、管理,每天忙忙碌碌。

  但由于皮草本身属于奢侈品,涉及日常流水较大,两个皮草行在运作过程中经常遇到资金不足的问题。作为商人,赖阿强自然想到向当地银行贷款。

  银行贷款历来被认为是优质低成本资金,比起被贴上“高利贷”标签的民间借贷,银行就是贷款人眼中的“香饽饽”。2012年开始,赖阿强多次提出贷款请求和提供相应的手续资料,由银行审查后向其发放贷款。在银行政策的扶持下,赖阿强的皮草行资金流一直很充裕,生意也是稳步推进。

  股市小白后接连被套

  2015年,皮草行业进入了周期性的调整期,很多皮草商人的生意大不如前,聪明的赖阿强也未能幸免。为了寻找新的挣钱门路,赖阿强无心经营皮草,转而投身当时火爆的股票市场捞金,皮草老手变身股市小白后,赖阿强的两个皮草行的生意开始每况愈下。

  股票市场是资本市场的一种形式,瞬息万变,早上可能大涨,下午还可能变绿、亏空,不是很稳当。赖阿强进入股票市场后,整天研究股票K线,关注股票信息。每天开盘后,聚精会神地盯盘,连喝水、接电话的时候都不放过看盘,丝毫不放过一丁点机会。大额度的投入、高强度的关注,导致赖阿强身心疲惫,根本無心打理皮草生意,仅有的一点生意也变得更加悄无声息了。有时,赖阿强会为了股票的一点点的上涨欣喜万分;有时,赖阿强会因为股票下跌变绿而惶惶不可终日,吃不好睡不好。回想那段时间的炒股境遇,赖阿强到案后坦言:“当时,我家里人都不同意我炒股,我和妻子也因为炒股吵过很多次,孩子们也一直反对我炒股。”但已经对股市入迷的赖阿强,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了。然而,由于缺乏专业的知识和理性的思维,赖阿强经常亏多赚少,心情也格外复杂。时至今日,已告别股市很久的赖阿强仍显得格外后悔与愧疚。

  由于是股市小白,当时的赖阿强总是赚少亏多。股市亏空怎么办?赖阿强想起了补仓。然而补仓需要大量资金,缺钱的他依旧想起了银行,准备再从银行里弄出些钱来。因为赖阿强在之前数次的贷款中,早已摸清了银行贷款流程,其中贷前审查中最重要的一项资料就是提供能证实贷款用途的《购销合同》,但赖阿强也发现银行有时对申请贷款材料的真实性并不能精准鉴别。此时,赖阿强心里打起了歪主意——何不伪造购销合同骗取银行贷款呢?用此款帮助自己在股市翻身,挣大钱多好啊。

  心生邪念骗巨额贷款

  “贷款合同”从哪里来?赖阿强想到了自己的“发小”谷国友。谷国友在浙江省余姚市做皮草生意,俩人自小熟识,老家是邻村。赖阿强开始经营皮草后,时常从谷国友的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订货。2015年7月,赖阿强经过一番盘算后,草拟了一份金额为1046万元的《购销合同》,发给了谷国友,请他在销售合同上加盖“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的公章。

  面对这份天价合同,谷国友的心里不禁犯起了嘀咕:虽说两人有过业务往来,但赖阿强每次购买裘皮服装的数量都不多,而这次实际购买的货物价值在70万——80万元,为何要把购销合同金额写得如此大?面对谷国友的质疑,赖阿强则轻描淡写地表示说,是为了贷款需要,并嘱咐谷国友不要过问此事。

  既是发小又是生意上的顾客,谷国友虽然有很多疑惑,但碍于情面,在赖阿强的催促下,也没再过问什么,很快盖上了单位的公章,发给了赖阿强。

  有了这份“购销合同”,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2015年7月,赖阿强以向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购进皮草为由,顺利从烟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招远支行申请到流动资金借款490万元。但由于银行规定借款人不得擅自改变借款用途或将借款挪作他用,这490万元贷款不得不打到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的账面上。后来,在赖阿强的周旋下,这笔钱打了个转,才辗转到了赖阿强的账户上。取得贷款后的赖阿强并未专心经营皮草生意,除了将一部分资金归还之前的借款外,反而将剩余的钱孤注一掷地投进股市。

  屋漏偏逢连夜雨,盼望上涨却下跌。2015年5月,股市行情急转直下,连续下跌,赖阿强的股票账户天天亏损,有的股票还断崖式下跌,有时一天就亏损6位数。那段时间,赖阿强天天焦虑万分,不敢打开股票账户,但每天又不得不打开。根据赖阿强在证券公司的股票账户显示,从2015年1月份,赖阿强转入第一笔资金30万元开始,到2016年10月该账户结束交易期间,该账户转入、转出的资金流水合计980多万元,亏损却高达124多万元。

  面对父亲因为炒股亏损而严重影响商铺正常经营的情况,赖晓华也曾通过电话短信进行劝阻:“爸爸,别再炒股了,我们都知道你赔了很多,觉得亏欠这个家,一心想要赚回来,可是行情就这样了……再这么下去,这个家就快散了!家庭和睦,不是您最大的期望吗?”但此时,女儿的情真意切已经无法挽回近似“赌徒”般疯狂的赖阿强了。

  为了能尽快把股票市场上赔的钱赚回来,在尝到第一次骗取银行贷款的甜头后,赖阿强又如法炮制,于2015年10月联系到浙江老乡蔡福宝,与其经营的海宁市海洲街道福宝皮革服装厂签订了金额496万元的虚假合同,并顺利从民生银行招远支行骗取贷款180万元。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面对到期将还的银行贷款和股市的巨额亏损,赖阿强焦头烂额。由于之前的贷款尚未还清,赖阿强已经无法以其个人名义再从银行贷款。2016年2月,为了捞回股市上的损失,赖阿强决定背水一战,他让女儿赖晓华以“招远市名兰皇后皮草行”的名义,在没有真实业务发生的情况下,与余姚市圣诺尔皮草厂签订了货值金额960万元的虚假合同。之后,赖晓华向银行提交了申请并办理了相关手续,再次从烟台银行招远支行骗取贷款240万元,而这240万元也经过层层转账,再次转到了其父亲赖阿强的银行账户中。之后,大部分钱款被赖阿强用于投入股票市场中。

  随着时间的推移,赖阿强骗取的银行贷款也先后到期。除归还银行少部分的贷款本金外,此时的赖阿强已累计有850万元的贷款本金未能归还银行。面对这天大的窟窿,赖阿强有些害怕了。

  东躲西藏大逃亡

  一个人若要自取灭亡,必先始于疯狂。面对日渐临近的还贷日期和银行工作人员的不停催缴,从2015年4月份开始,赖阿强陆续关停了其经营的两个皮草行,并在关停之前有计划地把商铺内未售完的货品打包发走了。

  2016年4月,赖阿强悄悄离开招远,返回浙江乐清老家,并用乐清当地朋友的身份证更换了手机号码。

  为了逃避银行的催收,赖阿强可谓绞尽脑汁,花样百出:一直保持贷款时预留的手机号码的开机状态,但是在银行工作人员催收贷款时却故意不接听电话;银行来信或快递来的催收通知书,一律不打开并拒绝接受,造成查无此人、邮件退回的结果……

  招远银行工作人员经多次催缴无果,并发现赖阿强与赖晓华皮草店铺内的商品已全部搬走后,马上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烟台银行和民生银行于2016年11月和2017年3月,分别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016年12月,赖阿强接到公安机关电话,让其马上到公安机关说明情况,赖阿强知道大事不妙,不仅未按规定到公安机关接受调查处理,反而和妻子踏上长达一年多的“逃亡之路”:当月下旬,赖阿强便驾驶一辆奥迪车和妻子一起奔赴位于新疆的大女儿家中,并躲藏在一处民房里。3个月后,大女婿告诉赖阿强,新疆当地派出所民警到大女儿经营的商铺内打听过他的情况,赖阿强隐约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被警方列为网上逃犯,新疆警方有可能要追查他……

  此时的赖阿强俨如惊弓之鸟,深感新疆已经不是长待之地了。为了避免出疆被查,赖阿强不敢乘坐飞机、高铁等交通工具出门。为了离开新疆,2017年4月,赖阿强安排亲戚驾车载着妻子和小儿子一起走。随后在高速公路上拦了一辆外省拉煤的大货车,给司机塞了点钱,偷偷离开了新疆,并和妻儿在位于长江边的湖北省宜昌市汇合。

  越逃亡,越疯狂。在宜昌剛躲藏了一个多星期,内心惶恐不安的赖阿强又携妻子逃到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在当地一个做工艺品的小厂子干活,以计件工资潦倒度日。

  在逃亡期间,赖阿强除了不断地变更住所,还不断用不同人的身份证更换手机号码,妄图逃避警方通缉。为了确保小女儿的安全,赖阿强嘱咐赖晓华不要使用银行卡,尽量使用微信转账、支付宝红包支付,尤其要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删除。而此时的赖晓华也惶惶不可终日,她不知道父亲具体躲在哪里,也不知道父亲何时会联系自己,更不敢用真实姓名称谓存储父母手机号,只能以“父巴”“老板”等代号代替。面对办案人时,赖阿强回忆道:“我小女儿也出面贷了一笔款,因为我担心女儿被查获,所以经常嘱咐小女儿小心一点。”

  父女两人受审

  随着时间的推移,赖阿强每天越来越担心。2017年8月15日,赖阿强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一天,赖晓华准备与朋友一起乘坐动车去杭州办事,在乐清火车站检票时被铁路派出所民警抓获并刑事拘留。到案后,赖晓华对其骗取银行贷款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彼时,正藏匿在浙江台州的赖阿强在得知女儿赖晓华归案后,内心的最后一丝防线终于彻底崩溃。9月4日,赖阿强赶往湖北宜昌向前来办案的山东省招远市公安局民警投案自首,交代了自己通过伪造购销合同骗取银行贷款,并多次变更联系方式和住址妄图逃避银行还贷和公安机关追查的犯罪事实。

  很快,招远警方将案卷移送到检察机关。2018年1月10日,招远市检察院经严格审查后,决定将该案依法向法院提起公诉。

  2018年2月1日,招远市法院对该案进行了开庭审理。赖阿强、赖晓华父女怎么也想不到,分别一年多以后,二人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再次相见。

  庭审现场,招远市检察院宣读起诉书,并出具了与本案相关的证人证言及相关证据材料,指控赖阿强、赖晓华以购买皮草为由,向银行提供虚假购销合同,骗取银行贷款,到期未能归还,且数额达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二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其行为构成骗取贷款罪。经过示证、质证,被告席上的赖阿强、赖晓华当庭表示认罪服法。

  招远市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赖阿强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850万元到期不能归还,被告人赖晓华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240万元到期不能偿还,其二人的行为均构成骗取贷款罪。赖阿强在共同犯罪过程中起主要作用,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赖晓华在被告人赖阿强的授意下实施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可对其从轻处罚。同时责令二被告人退赔涉案赃款。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2019年1月31日,由招远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赖阿强、赖晓华骗取贷款罪一案,经招远市法院依法审理,一审以骗取贷款罪判处被告人赖阿强有期徒刑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判处被告人赖晓华1年1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万元;责令被告人赖阿强退赔850万元赃款,被告人赖晓华对其中的240万元承担连带责任。至此,这对父女骗贷案终于暂时画上了句号。

  从皮草商到银行骗贷犯,浙江商人赖阿强一步步让自己深陷囹圄,也拉着自己刚成年不久的女儿一起跌入犯罪的深渊,这其中的教训引人深思。采访中,该案办案检察官王鹏飞分析说:“对个体经营者而言,只有专心经营、心无旁骛,才能让企业步入良性发展的轨道;对于股民朋友来说,只有摈弃‘赌徒心理‘投机心理,树立正确的理财观念,保持健康的心理状态,才不至陷入‘追涨杀跌的窘境。而对于银行等金融机构而言,如何在为企业培育良好发展土壤的同时,又能有效防范金融风险,引导企业良性发展,也成为摆在面前一道不容回避的课题。”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常洪波 高志岩 马朝晖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