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强人”戴备军堕落记

  • 来源:博客天下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0-01-13 14:08
  11月23日,被“双规”近一年后,戴备军再次站在杭州市中级法院一号审判大厅刑事被告席时,除了言语表达方式偶尔固执外,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强人”形象。

  “‘59岁现象’是考验吧?很多人清廉了一辈子,到了五十八九岁,最后伸手了,想在退休以前捞一把养老,结果犯错误了,戴了手铐,进了监狱!”在一次机关民主生活会上,戴备军对同僚说。

  话犹在耳,一语成谶。2008年12月,就在临近60岁的门槛上,时任浙江省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主任的戴备军被浙江省纪委“双规”。时隔将近一年,11月23日,患有严重糖尿病和其它并发症、不久前刚做了胆囊切除手术的戴备军,穿着病号服,站在了被告席上。

  我们看到,旁听人员除了杭州市检察院邀请的部分人大代表、人民监督员、特约监督员外,多半是戴备军的亲友和昔日的同事。

  杭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刘诚民作为此案的第一公诉人宣读了近五千字的起诉书,指控戴备军在1996年至2008年担任浙江省计经委企业处处长、副主任,浙江省技术监督局局长,浙江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浙江省环境保护局局长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贿赂共计价值人民币402万余元,其中20万元系与他女婿涉嫌共同受贿所得。

  戴备军在法庭上忏悔说,自己的堕落是从1999年开始的……

  -------------------?-------------------

  “强人”的致命转折点

  戴备军1949年10月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1970年入伍,历任浙江生产建设兵团一师战士、副班长、营部书记、师部参谋。正是部队的历练让戴备军养成了硬朗、强势的工作作风。转到地方工作后,戴备军曾在浙江省经委、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和省环保局担任领导职务,在国有企业改革、铁腕治劣和治理环境污染时,被认为是一个“有能力又非常有个性”的官员。

  但身体健康状况也成了戴备军的致命弱点。早在1984年,他就发现自己患上了糖尿病,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也变得越来越严重。

  “我的人生变化是从1999年开始的。”戴备军说,在这之前他积极要求进步,而且严于律己。1999年,他看到妹妹、妹夫双双下岗失业,而自己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加上再过几年也就要退休,家人的生活状况也没有明显改善,看到和自己打交道的老板很多都发大财,“有种看破红尘的感觉”。

  起诉材料显示,在戴备军被指控收受的402万余元贿赂款中,1999年之前只有两笔数额,不到3万元。

  -------------------?-------------------

  投怀送抱加贿赂

  为人强势的戴备军颇有作为,但其半公开地为“特定关系人”谋利,广受诟病,而这个“特定关系人”正是张琰。

  坊间传言,戴张两人的交集出现在2004年前后。戴备军患有糖尿病,在杭州医院治疗期间,经人介绍,结识了张琰。

  资料显示,34岁的张琰是浙江建德人,1997年毕业于杭州大学经管学院。2000年1月,张琰成立浙江众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进入IT业。2002年,张琰成为一家软件公司的副总,曾被称为“杭州IT美女”。

  2004年11月,戴备军被任命为省环保局局长、党组书记。次年,张琰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由省环保局下属企业引进,并与省环科院联合成立了浙江弘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申公司”,张琰占49%的股份),张琰任弘申公司董事长。此外,她还担任浙江环茂自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茂公司”)总经理。

  张琰在证词中承认,自己是戴备军的情人,并想利用与戴备军的关系,插手环保项目。

  2006年至2007年戴备军在任浙江省环保局局长期间,在全省推广污染源在线自动监控项目。除了财政拨款的环境监测设备需要招标之外,企业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可以由环保部门推荐。2006年11月,一份名为《关于推荐全省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名录(第一批)的通知》上,“推荐”企业中只有弘申公司一家,其他产品则是张琰控制的环茂公司在浙江的独家代理产品。

  通知规定,浙江省各地市必须统一购置安装弘申公司和环茂公司的设备。对于有地市环保官员反对并要求推荐其他公司的产品设备,戴备军不但在年底环评时“一票否决”,还要求浙江省环保局纪检和审计部门去查背后是否有腐败和其他不正当交易。

  张琰不仅对戴备军投怀送抱,还重金贿赂他。2006年8月,为其买了一个车库,2007年下半年,又送给戴5万元。此外,张琰还先后送给戴的女婿裘俊华79万元,戴对此心知肚明。东窗事发后,戴将79万元还给了张琰。但是,张琰没有白白付出:全省1452家污染源企业,大都安装并使用其控制的相关公司销售的自动监控系统主要仪器设备。同时,还成为了浙江企业界的风云人物。2007年,张琰作为中国企业界的唯一代表,参加由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派遣的中国青年代表团访问日本。

  -------------------?-------------------

  这个情妇有来头

  另外,张琰控制的企业能得到戴备军“关照”,除其本人与戴的特殊关系外,亦离不开张琰丈夫家族的特殊背景。与出身建德普通家庭的张琰不同,张琰的丈夫郑杰,有着在浙江极为显赫的家庭,其父母都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其中郑杰的母亲李兰娟,长期在浙江担任厅级干部。

  公开资料显示,李兰娟1947年出生,1998年出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党组书记,直到2008年卸任,现为浙江省科协主席。郑杰的父亲郑树森,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博士生导师。作为国内鲜有的“夫妻院士”,郑树森、李兰娟在浙江医疗卫生系统声名显赫。目前李兰娟为浙江省医师协会会长,郑树森为9位副会长之一。

  事实上,戴备军正是在治疗糖尿病期间,认识了郑树森夫妇,进而认识了张琰。戴备军对张琰的企业格外关照,起初乃是为了自身治疗的需要。其后,围绕浙江弘申等企业,两个家庭才有了更多的利益纠葛。

  有知情者透露,李兰娟、郑树森利用在浙江卫生系统的特殊身份,对浙江弘申的壮大亦贡献颇多。与在环保领域如鱼得水形成呼应,浙江弘申在医疗卫生系统的招投标中,亦颇有斩获。

  -------------------?-------------------

  堕落源于丧失理想

  庭审从上午10点,一直延续到下午4点半,中间只有短暂的吃饭时间。法院经过审理后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和戴备军一起出庭受审的还有他的女婿裘俊华。检方的起诉材料中提到,2006年底,宁波某企业申请进口废五金电器等定点加工利用单位资质,找到戴备军要求提供帮助,双方商量戴备军的女婿裘俊华以企业副总的名义,做申请资质的协调工作,企业支付工资每月一万元,不用去宁波上班。从2007年1月至2008年12月,裘俊华先后从该公司收受工资名义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而这也成了裘俊华涉嫌与戴备军共同受贿的证据,戴备军在法庭上把事情全部往自己身上揽,称裘俊华只是被动接受。

  在最后陈述时,戴备军当庭忏悔:

  “1999年以后,我觉得仕途无望,就开始丧失了理想,腐化堕落,心里开始动摇,开始受贿了。法制观念的淡薄,滥用了党和人民赋予我的权力,我不讲原则,滥讲江湖义气,也被某些人抓住了软肋,希望大家都要以我为鉴。”

  谈到自己身患重疾,戴备军声音哽咽,“我1984年得了糖尿病,现在肾病到了三期,身上有多个血管瘤,前不久刚刚做了胆囊切除,刚被‘双规’的时候,我曾想一死了之,后来领导找我谈了话,我想通了,我把我自己交给组织了。”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