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的启示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建筑设计,金融危机,决策机制
  • 发布时间:2014-01-07 10:44

  《建筑创作》杂志社准备就“日建设计”的两个工程实例做较详细的深度报道。我想对于这家设计公司和案例的深入分析对于我国建筑设计界还是有许多参考意义的。

  众所周知,日建设计是日本最大的建筑设计事务所之一,是有着113年历史的老牌事务所。从1950年改名为日建设计以来也有63年的历史了,据称至今为止已在40多个国家中建成了两万多个工程项目。像所有的事务所都要跟随经济状况的起伏而惨淡经营一样,日本的设计事务所在二战以后,既赶上了经济恢复和高速发展的景气,也遇到世界性和地域性的经济危机和冲击。诸如两次石油冲击,泡沫经济的破灭及经济长期低迷以至近年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因此事务所必须在经营方针上不断地调整、适应,以保持组织的活力和创作上的竞争力,所以评论认为:“(日建设计)其组织、活动及作品内容,不仅和西洋而且也和日本的其它设计组织有很大的区别。”

  日建设计不是那种以建筑师的名字为招牌的设计事务所。早期曾以长谷部竹腰二人的名字称之,但战后其设计体制马上有了变化。它强调的是其“会社”组织,通过组织和集团的智力,通过内部的综合,内部的调整,虽然内部有明确的组织系统但其决策体系是更多的依靠集体的合议,吸取众多人员的意见,而最后实现对业主的服务。

  日建设计是亚洲的建筑事务所,自然也有日本公司按照年功序列的惯例和特色,公司的成员终身雇用。据说公司成员在连续工作5年以后,就自动成为公司的股东,因此就比较容易吸引优秀的设计师。年青的设计师在设计团队中,在现场经过工程的实践,不断扩大自己的视野,使每个人的创造力能够迅速的融入集体之中。另外由于公司配备有结构、设备、电气、土木工程、规划、环境等专业的人才,所以其组成也是随工程而变化,需要每一个成员都有良好的沟通能力和适应能力。

  日建设计的一个重要经验是,公司和组织的发展和进步与个人的进步相比更为重要,而这种进步和发展更不是少数人的事情而是全体成员所关心的,即所谓“一个人前进百步不如一百人同时前进一步更重要。”所以我曾多次强调对于我国的设计事务所,尤其是大型或超大型的设计公司或事务所,认真研究日建设计的案例是十分有价值的。长期以来从上到下许多人认为我们建筑设计水平不高是缺少“明星建筑师”的缘故。这可能是事物的一个方面,但如果没有强有力的集团或组织的支持,没有敬业而善于沟通和变通的专业配合,没有一整套完善的激励机制和决策机制,其创造力和竞争力是不能持久的,是不可持续的。

  从深度介绍日建设计的案例中也可以看出,日建设计虽然和日本那些大施工公司附属的设计部门不同,但在激烈的竞争中仍能保持自己的活力,在业主方面有充分的信任度,被认为是“把业主的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公司。”涩谷“未来之光”文化中心(HIKARIE)项目就是其中一例。

  这个工程是在原东急文化会馆的用地上新建的综合设施,涩谷车站和新宿、池袋一样,是东京都市区对外联系的重要交通枢纽,这里包括城铁和地铁有8条线路在此交汇,周围原本就有东急广场,西武百货等众多商业、文化、办公设施。这次的改建,不仅是原文化会馆和相邻地区的再开发,把一些老旧建筑拆除重建,而是涩谷地区2009年启动的周边基础设施大改造计划的重要一环,或可称为是作为车站地区再开发的先行样板建筑。从城市角度看,它要为地面和平台上的步行者前往车站提供直接的通路,要在城市灾害发生时为回家困难的人们提供收容场所,还要为城市膨胀以后功能的改善发挥作用。

  在建筑个体设计上更具挑战性,用地964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44545平方米,是原有建筑面积的3倍以上,总高182.5米,地下四层,地上三十四层,当中包含了众多复杂的功能:地下三层到地上七层为商业店层,八层为画廊等创意空间,九层为展览厅,十一层到十七层为空中大厅和2000座的剧场,十七层为屋顶的广场,其上为标准层面积3038平方米的办公室。这是一个供涩谷区市民使用的各种设施和办公建筑合一的综合体建筑,商业、娱乐、文化、交通、办公等用途极不相同的内容重叠在一起,力图开发出一种全新的城市文化和城市生活的模式,这还只是使用功能上的挑战。

  在建筑技术上的挑战就更加严峻。结构、抗震、防灾、节能、环保、装修等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在建筑结构中设置的抗震支撑,制震支撑,文化设施处的超级巨梁的设计及现场提升等。又如建筑在地下与几条地铁线路连接,设计了一个从地下三层到地上四层的城市核,这一个七层的空间就成为了地下车站自然通风的主要通路,减少了冷冻机房的负荷,预计一年间可以减少1000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引入LED照明,屋顶绿化等措施也可以削减21%的建筑物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些都是日建设计在设计技术上不断研究和开发的领域,此处不再详述。

  由此笔者也想起此前国内一些杂志已介绍过的日建设计的另一个作品—天空树,这就是在去年5月投入使用的高634米的东京电视塔,从建成时间看比2009年竣工的600米高的广州电视塔晚,国内介绍都比较简单,但最近从日本杂志看到些深度内容,尤其是建筑技术方面的内容,觉得对我们也还有启发。

  天空树是由株式会社日建设计设计,大林组施工的技术上挑战性很高的项目。工期由2008年到2012年,总造价650亿日元,在地上约350米处有称之为“望天平台”的第一瞭望台和地上450米处称之为“望天回廊”的第二瞭望台,日本已是多强震的国家,从资料看他们总结了多条技术上的创新和改进。

  地下的抗拔连续墙。用地十分狭窄,塔基是边长68米的三角形,为减少对周围的影响、缩短工期,SRC(钢骨钢筋混凝土)的地下连续墙上有点状如竹节般弧状的突起,与普通的连续墙相比,可以节省30%的混凝土量。

  顶部桅杆塔的抗风装置。在地面497米上是137米高的桅杆塔,里面放置是数字播送的天线。为解决风力的问题,在最顶端设置了两台同调质量的阻尼器。

  抗震功能的“心柱”。在日本古建筑的结构研究中,认为日本的塔与中国的塔在结构上的区别是其塔心有一根心柱。天空树也是如此,地面上375米以下就是RC(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心柱,从而解决抗震和抗风的问题。它和钢结构的外部塔体在结构上是分离的,心柱的直径约8米,内设疏散楼梯。由于内外结构分别应对地震波,因此可以控制结构体的摇摆,最大可以减少50%的地震力加速度。

  施工中塔吊的抗震问题。除天空树本身的抗震外,施工时的塔吊同样也有抗震问题,大林组除了提高支柱25%的强度外,还在塔吊上设置了制震阻尼器,可以减少1/3~2/3的塔吊摇动。日本2012年3·11大地震时,塔吊正在提升顶部重3000吨的桅杆塔,距最高点还差9米,但现场接收到了日本气象厅的紧急地震速报,并立即在地震波到达前1分钟现场发布了警报,这样马上停止了作业,当地震波到达时水平位移达到70厘米,但主结构均未受到影响,只有提升和防止移动的千斤顶受损。

  望天平台和回廊处的玻璃安装。由于平台位置已在高空300米~450米处,所以必须考虑玻璃的安装和更换。设计者首先考虑玻璃的分块大小定为可供2~3个工人可搬动的25公斤以下,同时玻璃的压条设于平台内侧,这样在玻璃破损时,十分有利于玻璃的安装。

  天平式的脚手架。由于天空树的两个瞭望平台从剖面上看都是倒锥形,一般的吊装脚手架由于平台上部的突出无法靠近锥体的下部,为此专门设计了天平式的吊装组合型脚手架,天平一端是挑出的施工脚手架可以接近倒锥形的下部,而另一端是平衡重,这样可以保证倒锥体下部的施工。

  关于天空树的照明也有两项革新。在塔上安装了1995台投光灯,但在塔上安装时由于灯的数量多及条件限制,无法在现场逐一决定灯具的设置位置和角度,因此使用了三维的计算机技术。除了灯具的位置调整外,还可研究照明的亮度和色彩。而由松下公司开发的LED投光灯具,除了容量大外,其配光曲线也十分狭窄。与一般投光灯的6度相比,这里只有两度,利用新的反射板使光很难外漏。

  关于钢骨架安装则利用BIM技术。由于角度和形状的复杂,同时钢结构又是由三家公司加工,因此施工单位在设计图纸的基础上,使用各种BIM软件使之模式化,从而实现了附有脚手架,照明器具等内容的信息管理一元化。

  另外利用全球定位系统(GPS)进行钢结构的精度控制。使用光波的计测站形成三维测量管理系统,确定到测量点的距离和角度,由GPS来确定基准点的精度。由于钢结构断面为圆形,所以测量设置安装的位置有一定难度。但最后的施工误差和634米的总高度相比,仅有2厘米左右。

  为了缩短工期,在施工中也有两项重要措施。一是137米高桅杆塔的提升施工。利用钢结构塔体的中心空间,在地面组装桅杆,然后用钢索和油压千斤顶同时提升,同时也在桅杆塔上安装天线,避免了高空作业时的强风干扰。另一方面在桅杆塔起吊到一定高度后,开始了电视塔中心直径8米RC结构心柱的施工,采用了上个世纪应用过的滑模工法,在塔中心的空间里安放了吊车和作业平面,绑扎钢筋和浇筑混凝土陆续进行,保证了一天中可以完成3米的作业面。

  另外由于天空树下还有许多商业娱乐和办公楼等设施,利用地热,引进地区性的能源站,利用基础桩外安装的热交换管。通过精确的计测系统掌握能源用量,利用互联网使能源信息能够互相利用分析,从而提高效率,大幅度消减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据统计,预计可消减32%的排放量。

  以上的简要介绍也是通过技术上的深度分析才使我们有所了解。从这十几项创新和革新技术来看,有的偏于设计、有的专于施工,但归根结底,必须有设计、施工的全面综合的技术合作和支持;有设计和施工的互相配合;有先进数字和计算机技术的协调才能实现。而且这里面还没有涉及到设计方在最初对电视塔造型所做的100多个比较方案的筛选上。

  结合《建筑创作》本次的深度报道,我也想进一步提示:我们在和国外同行的交流学习过程中,固然要注意一些理论和思潮的分析和评论;要注重城市和建筑在空间组合和个体造型上所表现的新奇感和冲击力;要注重建筑师在功能布置和空间变化上的手法和技巧;但还要注重建筑作品由最初的设计方案而转换为物质实体过程中的再创造,严格说这一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丝毫不逊于方案创意阶段的创造。我们可以看到众多的实例,在方案阶段有新意,深得好评,但作品的最后完成度差强人意,做工粗糙简陋,完全失去了方案时给人的光鲜感。而也有的项目在方案阶段看似平凡,但在后面的再创造阶段注重技术方案的选择,专业的密切配合,施工的精准,而最后成为完成度很高的传世精品。日建设计在此积累了许多成熟的经验,相信通过本期两个实例的深度报道能对我们有所启发。同时也呼吁建筑师在作品创作中对设计后期制作和监理阶段的再创造给予更多的重视。

  马国馨Ma Guoxin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