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未婚夫

  • 来源:飞言情
  • 关键字:未婚夫
  • 发布时间:2014-04-21 14:50

  内容简介:她为逃避逼婚,无意中选择了个小他九岁的未婚夫。可这未婚夫不只要她陪玩陪读陪打架,还要她当僚机帮他追心上人……然而,当看见他为别的女人买醉的时候,心里的酸意是怎么回事?

  【一】

  沈嘉映牺牲了一只Dior的高跟鞋才把陆子默从小巷子里拖出来。

  陆子默眼角已经青了一大块,校服被扯成布条,书包也不见了,沈嘉映一松手他就直接倒在地上,好像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沈嘉映低头看了他一眼,满脸都是嫌弃。

  今天上午她正在开例会,接到陆子默的电话,声音虚弱,语气吞吐,沈嘉映急急忙忙地赶来,以为是遇到歹徒绑架,没想到只是跟五个小流氓打架。

  沈嘉映冷笑着说:“为女人惹了事,还好意思把我叫出来,你长本事了。”抬起脚想踹他,“还能走路吗?”

  陆子默死死地咬着嘴唇,伸手想去扶墙,但在沈嘉映眼里看来却是宁死不屈。

  既然孩子不听话,她就不能不再主动一些,所以沈嘉映用没断的那只高跟鞋踢中了陆子默的膝盖骨,在一声惨叫之后,沈嘉映长吁了一口气:“这回你不能走了吧。”

  一直到把陆子默拖上车拉回家看着他躺在地板上彻底不能动弹了,沈嘉映才放下心来。

  陆子默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够狠……”

  沈嘉映对这句评价很满意,回答:“二十八岁的老女人经不起你们青春期的折腾,你要是半路跑了我没法交代,我已经给你爸说了你在我家看电影呢。”

  “你……你已经帮我……”

  “谁说是帮你了。”沈嘉映把包扔在地上,自己边脱外套边往卧室走,“我接到你电话的时候也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觉得吧,明天娱乐报纸的头条要是我沈嘉映的小未婚夫跟流氓打架,重要的是还打输了,或者严重点被打死了,我还不得被全公司笑死,我们公司那群人,想起来就可怕。”

  沈嘉映说完就上了楼,陆子默一愣,觉得心里万分委屈,忍不住还是喊了出来:“你倒是把我给挪到沙发上啊!”

  【二】

  沈嘉映从小学习认真,努力进取,研究生毕业那年就接手了沈家集团旗下最赚钱的子公司,一年之内包揽全部对外业务,人称“商界一枝花,一枝嫁不出去的霸王花”。

  两年前的圣诞节她被叫去父亲的朋友家中吃饭,老沈又提及她的婚事,言辞之间尽是“我老沈英俊潇洒在你这个年龄早已万花丛中过,你怎么到现在也谈不上一个对象”这等鄙视之情,气得沈嘉映一扔勺子:“我嫁人又不是你嫁人,既然你那么着急咱们说定就定。”说完拿起勺子环绕桌子一圈,突然指定坐在西南角身穿校服稚气未脱正挖了一口米饭要放进嘴里的男人:“你,愿不愿意跟我?”

  可怜当时的陆子默只知道是陪着父亲招待生意伙伴,没想到会如此危险,恐怖程度直指班主任每学期一次的家访!他下巴往桌面上一磕想装死,被陆太太在大腿上一拧从凳子上滚到地上,捂着大腿在地上哀号:“……我愿意!”

  陆子默每每回忆起那顿晚饭总会捂着脸说:“我长得如此祸国殃民见女人的时候就应该隐藏起我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我总算是知道我小学同桌为什么看我不顺眼了,嫉妒是藏不住的。好吧,我原谅他。”

  一个星期之后陆子默去沈家玩,他特地跟沈嘉映解释,那天他答应这门婚事完全是因为陆太太的指使,陆太太同意也是因为陆家正有笔生意需要沈氏的技术支持。沈嘉映只是冷笑着抬头反问他:“你知道炮灰什么意思吗?”

  他当然知道炮灰是什么意思,他就是炮灰。

  那抹冷笑中含着三分无奈七分不屑,停留在愣住的炮灰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之后两年的相安无事是因为他从这抹笑里惊奇的发现沈嘉映不只是一个挂名未婚妻,还是一个十分强大的作弊器,考试能当外挂,校外能陪打架,随时可以给零花钱,逃课还能帮忙给家里打电话。

  沈嘉映这个年纪本来还能代开家长会,那次他和她刚到校门口就被一个女同学给打招呼:“陆子默你妈可真年轻。”

  这个功能从此被扼杀在摇篮里。

  有一次陆子默又逃课到沈嘉映家里打游戏,她去厨房拿饮料回来看到陆子默正在翻她的日记本,一瓶饮料直接扔到陆子默头上。

  偏偏陆子默还看不懂眼色,把头高高地扬起来:“我看我未婚妻的日记本怎么了!怎么了!”

  沈嘉映总是念在他还小,平常他做错事也不曾真的怪过他,可这层未婚关系就是一层发霉的保鲜膜,别人看着是亲密,自己却心知肚明。于是这次落到陆子默头上的,是个玻璃质看着就疼的烟灰缸。

  沈嘉映到现在也无法理解,当时陆子默脑袋上明明哗哗地流着血,他怎么有勇气掏出打火机把她的日记本给点燃?

  自作孽不可活,陆子默额头上缝了三针,留下一块疤,从此怎么换发型都必须有刘海。

  沈嘉映坐在陆子默病床边瞪他时,陆子默讪笑着道:“你应该感谢我烧的不是你放在书柜第二格的财务报表。”

  他很清楚的知道沈嘉映家中的构造,就连上个星期邻居来借的《大学英语》复习书都是他从杂物室里翻出来的。可是沈嘉映不喜欢他,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有时候陆子默的近况甚至要从沈父无意的提起中才知道。陆子默写了十几封道歉信送到公司,沈嘉映一并扔到了废报纸堆里。

  陆子默额头上的一块疤,成为了沈嘉映心里的一块疤。

  【三】

  沈嘉映觉得自己跟陆子默在一起就是跟照顾小孩子一样,偏偏她长这么大也不曾有过照顾孩子的经历,只能奉行说不听就打的原则,打多了就让陆子默养成了跟别人打架也叫她来帮忙的习惯。

  她现在还得听陆子默嚼着薯片在她耳边叨叨:“我们青瑶就是长得漂亮,才会惹这么多人觊觎她的美貌,我作为她将来的老公,有义务打走他们。”

  他是在解释刚才巷子里的那场架,沈嘉映觉得如果他不解释还男人一些。

  陆子默今年十九,追了林青瑶两年半,人家高一的时候他高三,现在人家高三了他还高三,沈嘉映都不得不佩服他的脸皮厚。

  “你就知道林青瑶以后一定会嫁给你?”沈嘉映拿着遥控器一边换台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

  陆子默把脑袋一抬,双眼放光地回答:“我目前还没看见比我更有耐心的追求者,明年高考完等我知道她考哪个大学,我就陪她一起去……”

  “不切实际的中二计划。”没等陆子默说完,沈嘉映一把抢过他的薯片:“老老实实地去读你爸安排的学校,然后接管公司,这就是你人生的唯一出路。追姑娘什么的请等你以后能养活自己再考虑,而且你在你未婚妻面前说这些真的大丈夫?”

  “这是包办婚姻!”陆子默抗议,“我们早就达成共识,谁也不干预对方生活的!”

  沈嘉映脸色不愉地挑起陆子默的下巴:“长得难看,学习失败,没有目标没有动力,活在你爸安排的人生里还磕磕绊绊,连未婚妻都不能选择被当成商场上的牺牲品。陆子默,林青瑶是瞎了才会喜欢你。”

  距离陆子默一瘸一拐进了房间甩手关门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没有吵着要吃宵夜,没有抱着枕头来找她打牌,也没有来借游戏机的遥控器。

  她可不是为了让他来借才每次都把遥控器放在自己房间的,嗯,那他在房间能干什么?

  沈嘉映不得不仔细地思考她的话是否有伤人成分,如果是这样,那公司里平时被她稍加批评的员工们心理素质真是好。

  她还是敲响了陆子默的房门。

  里面没动静。

  “你为什么不能怀着积极的态度去看待这番话呢……”沈嘉映努力组织语言。

  依然没动静。

  “你要知道我是有钥匙的。”

  门开了。

  “我睡马路。”陆子默板着一张多年不见的冰山脸往外走去,“不用担心我,你一定有办法向我爸交代的,沈总。”

  她当然没法向陆伯父交待,暂且不说冻死了这算谁头上,腿伤呢,开始明明说好的在她家里看电视呢。

  “你都十九了能不能别这么威胁我。”沈嘉映穿着拖鞋走不快,索性光着脚追,眼见陆子默就到门口要开门了,她扶着楼梯喊:“我帮你追林青瑶!”大大地喘了口气,“二十天,货到付款,包你满意。”

  良久,陆子默的肩膀抖了一下,回头冲沈嘉映展颜一笑:“我就说你最好了嘛。”

  沈嘉映这才明白,她被算计了。

  【四】

  沈嘉映踩着九厘米的高跟鞋站在林青瑶面前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不仅很高,还很老。

  林青瑶的装备是T恤热裤,浑身都是青春范儿,沈嘉映刚见到她的时差点被亮得睁不开眼。

  小青春一开口就暴露了:“阿姨我见过您,上次来给陆子默开家长会的。”

  沈嘉映脸一黑,怪不得看着林青瑶眼熟。

  “我……”沈嘉映努力平复心情,“我不是他妈。”

  林青瑶捂着嘴:“对不起,那您是他小姨?”

  “也不是……”她觉得交流不下去了,从手包里拿出墨镜戴上,“我觉得,我们需要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聊聊。”

  沈嘉映发现,想通过自己三寸不烂之舌来改变陆子默多年树立的恶劣形象的想法是多么天真。

  林青瑶言语之间全是对陆子默从学长到同学的不屑与鄙视。关于这份看法,她观点之明确,理由之充足,所述之详尽,沈嘉映听着都快要和她志同道合。但她本着是陆子默请来的助攻只能不断地从侧面夸奖他:“子默十七岁那年打网游还拿了个全国第三呢。”

  沈嘉映认识陆子默两年半,这是最能数出来他最大的优点。

  林青瑶接嘴就讽刺了一句:“您怎么不说他小学和初中能顺利毕业也是天纵奇才呢。”

  她思考了一会儿又反问:“他初中毕业了吗?”

  林青瑶从咖啡馆走出去的时候顺便带走了沈嘉映一副墨镜。

  陆子默从背后那桌走出来坐到沈嘉映对面。

  “我都听到了。”陆子默表情凝重。

  沈嘉映敲了一下杯子:“先赔我墨镜,限量版,羊毛得出在羊身上,这钱你出。”

  陆子默不乐意了:“又不是我让你给她的。”

  “长辈见晚辈得拿见面礼,她说她喜欢我还能不给吗。”

  “死要面子活受罪,青瑶是我同学,你是我未婚妻,这么算来你们是平辈。”

  沈嘉映冷笑一声,一个浓妆艳抹名牌全身,一个几乎素颜活力青春,年龄摆在那,任谁看也看不出来她们是平辈。

  陆子默很惆怅,他没把自己是陆氏唯一的继承人这身份告诉林青瑶,这机会不是小了一大半吗?沈嘉映一巴掌拍上他的肩膀:“要相信你是有人格魅力的,软的不行可以来硬的。”

  陆子默连连摇手:“违法的事儿我可不干。”

  沈嘉映笑着抿了一口咖啡:“没让你违法,我是让你演戏。”

  林青瑶下晚自习回家有一条必经的小路,路上有个煎饼摊,煎饼摊的大爷跟青瑶熟识,总会给她拿手电筒照着路。

  “你去那煎饼摊上帮大爷义务洗碗,林青瑶看见就会觉得你心地善良,浑身都发光。”沈嘉映站在街口指给陆子默看,“这大爷的手电筒已经被我派过去吃煎饼的熊孩子玩得没电了,到时候更深露重,伸手不见五指,你还能送林青瑶回家,一举两得。”

  陆子默整了一下领子,扬起一个势在必得的笑。

  前半场都进行得无比顺利,林青瑶还夸陆子默照顾老人是个好孩子,就是为什么要穿一身高仿名牌出来洗碗呢,那布料也不便宜吧。

  陆子默多想说这一身衣服够你一年生活费呢,抿了一下嘴还是顺着她:“对,高仿的,好几百呢。”

  快走到街口的时候眼前突然蹿出几个小混混,陆子默一把搂住林青瑶躲了过去。他们是抢了一个女人的手包正在逃跑,陆子默眼尖,一眼就看见那是沈嘉映的包,他知道沈嘉映习惯把手机和公司一些重要数据放在手包里,把林青瑶推开拔腿就跑上去追,那几个人手里有棍子,陆子默回到街口的时候脸上又挂了彩。

  沈嘉映站在煎饼摊昏暗的灯光下,像是在等什么人,妆容精致,身形姣好,陆子默刚走到跟前就愣住了,她像一场美丽的梦,在视线相接时戛然而止。

  “你的包。”陆子默的声音在寂静的小路上格外突兀,他笑了一下,席地坐了下来。

  沈嘉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可以不去追的,你刚才推了林青瑶一下,你们再也没机会了。”

  “没就没吧,”陆子默安慰自己,“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林青瑶。你快看看包里东西丢没丢。”

  他是用兜里的七百块钱和一张卡才换回来这个包,要是有闪失他就亏大了。

  沈嘉映把包丢在他怀里:“我没去追,是因为这个包里什么重要东西也没有,只有几包卫生纸,上午之前还有个墨镜,他们会抢这包只是因为它还是个限量版,就算是二手的也能卖个好价钱。”

  陆子默抬头,看见沈嘉映还在微笑,只是这次没有讽刺也没有嘲笑,她是真的在笑。

  他拼死拼活要回来的东西竟然是个空包,还有点不甘心:“我记得你有把资料放在包里的习惯。”

  “半年前被竞争对手偷过一次包,之后就改了。”

  说完这句话沈嘉映和陆子默同时愣了一下,自从上次他看了日记本,她砸了烟灰缸,她再也没把陆子默当成毫无忌惮的孩子与其分享心事和习惯,而陆子默也没再试图了解她的一切。

  直到陆子默叫她去巷子里救他,她才能给自己一个借口把他带回家。

  她害怕看到陆子默,就像看到自己失手砸到他额头上留下的那块疤。

  不过现在,陆子默很好看,他有副好模样,尤其是为了她被打挂彩的时候。

  沈嘉映始终没告诉陆子默,林青瑶不能和他在一起的原因不是被他推了了一下,而是她走的时候对沈嘉映说:“我自身条件很不错,可以找到更好的,已经有男人要供我上大学了,我不能跟着没有前途的人去过苦日子。陆子默其实挺好的,可他没有钱。”

  【五】

  陆子默的高考成绩和大家预想的一样惨不忍睹,但他还是顺利通过陆家的关系上了私立大学,也要逐渐接手家里的业务。

  沈嘉映和陆子默分别五个月再见到他所说的话不是“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而是“今天的案子怎么是你负责?”

  沈氏和陆氏的最后一笔订单合同她准备了一个月,办公室里的资料都有一米五高,陆子默的出现让她觉得这像在过家家。

  “我闭关五个月就是为了今天能光明正大见你一面,我不再是逃课躲在你家打游戏的孩子了。”陆子默整了一下领带坐得板正。

  沈嘉映习惯性地敲了敲桌子:“那你这小半年都准备什么了,说给我我听听。”

  陆子默笑着把外套一脱,指着自己胳膊上的肌肉说:“怎么样,我在健身房锻炼的有效果吧?八块腹肌什么的再过不久我也练出来,以后你出门就不用亲自动手,我能保护你。”

  沈嘉映嘴角抽了一下,把面前的文案合住站起来:“我不能跟你谈,换人吧。”

  陆子默赶紧绕过桌子小跑过来拉住她的手:“别……别啊,我怎么不能跟你谈了?如果我们还要合作,我爸没什么私生子跑出来,迟早,必须,所有的生意都应该是我来跟你谈。”

  “放手。”沈嘉映的目光像刀子一样甩到陆子默身上,他说消失就消失,五个月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她一直以为他是生气自己没帮他追到林青瑶,怕打扰他高考复习,又拉不下脸面登门去找他。如今他却说这半年闭关努力是为了见她,让她尴尬地觉得这期间所有想法都属于胡思乱想无理取闹,这就怨不得她生气。

  陆子默直愣愣地盯着她,半点没有放手的意思。

  “这是最后一笔订单,我们谈拢了,你就再也不用来了。”沈嘉映把桌子上的文案摊开,指着尾款那两个字跟陆子默说,“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陆沈两家的生意到此为止了,当然也不排除今后还会合作,而且我们的婚约也已经到了可以拆散的地步。”

  陆子默沉默,他松开沈嘉映的手,拿起文案认真地读上面的条例,有几条虽然还没怎么看透彻,但大致意思也明白,至少沈嘉映所说的句句属实。

  他没有借口继续留在她身边了。

  “我们一开始就不是因为生意才订婚的。”陆子默极力地找措辞,“你拿我当防火墙,两年来也算百毒不侵,我正好也没追到林青瑶,不介意再把自己借给你用一阵子。”

  “我不需要。”沈嘉映的一句话堵住他所有的后路。

  陆子默低下头,大脑运转速度超前,思考完无数个“我不需要”背后的含义,最后总结出一句:“你有喜欢的人了?”

  “我明天就去相亲。”

  “吁--”陆子默长吁一口气。

  谈妥了大部分事宜后沈嘉映给陆子默爸爸打了个电话确认最后尾款金额就算完成了,她不相信陆子默,非让他拿着合同回去给他爸签。

  “这怎么像家庭作业还要家长签字啊,我不。”陆子默把合同放在桌子上,一脚踹开了旁边的凳子。

  沈嘉映站起来往前一倾身子,一巴掌就落在陆子默头上:“就是要家长签字,我不放心你。”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

  “你跟我比就是孩子。”

  陆子默说不过沈嘉映,为了显示自己长大了约她去刷名品街。他还欠沈嘉映一副墨镜,非要今天还给她。

  沈嘉映冷笑,这都过去小半年了他也有脸提。

  陆子默这些天勤于锻炼,身材挺拔了许多,也看不出比沈嘉映小九岁,但他穿上西服还是跟穿别人衣服似的,沈嘉映给他买了一套运动服换上才顺眼一些。

  陆子默为了找话题,满商场乱指:“你那墨镜什么样啊,是不是那人戴的那个,或者那个……”指着指着他突然僵住了,沈嘉映觉得没礼貌要把他的手放下来,顺着他指的视线一看,也僵住了。

  那确实是她的墨镜,戴墨镜那人她也认识,可不就是林青瑶吗?挽着一个大龄优质的男青年,手里至少提了七八个纸袋子,一身名牌把她衬得一点不像刚成年的小姑娘,跟五个月前见她相差甚远。

  陆子默反应过来推了沈嘉映一把:“喀喀……我愣就算了你愣什么啊?”

  沈嘉映满脸尴尬地把头一低转身要走,陆子默抓住她的手以十指相扣式向林青瑶那一对走去,沈嘉映根本拽不过陆子默,高跟鞋也不听话只能跟着他往前走。

  陆子默刻意地去抓林青瑶正抓着的那件衣服,两人同时抬头,四目相接,陆子默嘲讽一笑:“哎呦这么巧啊,你跟你叔叔来逛街?”

  林青瑶的脸唰的一下就黑了,松开那件衣服转身对男青年说:“别理他,不逛了我们回家吧。”

  男青年不算特大龄,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也确实没理陆子默,他双眼一眯,盯着的却是陆子默旁边的沈嘉映。

  感觉头顶上有一道目光,沈嘉映机械地抬头,生硬地笑:“真……真巧哈。”

  男青年哽咽了一下,顶着韩剧悲情男主角的忧伤脸:“三年了,你过得还好吗?”

  【六】

  陆子默已经醉倒在啤酒摊上了,满面通红,一身酒气,沈嘉映还要听他胡言乱语。

  “青瑶怎么能找那么一个男的,那么老怎么就有脸找小姑娘呢?有钱了不起啊,我也有钱,怎么没小姑娘跟我呢?”

  听到这里沈嘉映的两只手已经捏得咯咯响:“你是说我老?”

  陆子默立马闭嘴。

  刚才那场奇葩的见面在林青瑶和男青年不同句式的“你眼光怎么这么差了”中结束,陆子默在默默对比完自己和男青年的条件之后果断地打算来这里借酒消愁,因为他发现除了年轻这一点没有任何比得过人家。

  男青年叫魏天然,近几年来金融界冉冉升起的一颗企业家新星,貌美钱多不乱搞男女关系,已经被列进业界钻石王老五前十名,最重要的一点,他是沈嘉映前男友。

  “三年前我研究生毕业,接手了家族公司,嫌他没出息只能在公司当个经理,我爸觉得他耽误我,给了他十万块钱让他离我远点。我当时那个心疼,我不是心疼那十万块钱,我是觉得我甩他没问题,他拿了钱就走让我很不高兴。”沈嘉映回忆起那段往事依然心酸,“谁知道他这几年突然就发奋有钱了,还把你梦中情人给拐走了,这可真是一盆狗血泼头上浇了个透心凉。”

  “你还喜欢他?”陆子默迷迷糊糊地问。

  沈嘉映吸了一口凉气,想了一下:“应该不喜欢吧,下午见了面就觉得尴尬,没什么别的。”

  陆子默安心地睡着了。

  桌子上已经满满摆了十几个啤酒瓶,沈嘉映一口没喝,现在看着陆子默心里突然不好受,觉得买醉这回事是为了爱人做的,而陆子默买醉是为另一个女人,这样更不好受。

  她把外套脱下来轻轻盖在陆子默身上,也没惊动他,叫了几盘烤串,吃着等天亮。

  陆子默今天也很奇怪,他本来想气林青瑶,后来知道魏天然的身份感情就不一样了,他站在那里像个局外人看着自己未婚妻和魏天然聊他闻所未闻的当年事,一阵心酸泛起来,泛到喝了个八分醉还惦记着。要是沈嘉映跟他就这么跑了怎么办?偏偏他还要嘴硬,喊着林青瑶,就是不让沈嘉映知道。

  这不是第一次他们互相隐瞒,上一次是日记本事件。

  陆子默偷看日记是因为本子落在地上,他想捡起来,无意中瞥见男人的名字,他知道沈嘉映谈过几次恋爱,抑制不住的想知道那是谁,他把日记本烧了是不想给沈嘉映留下任何回忆,关于别的男人的回忆。

  沈嘉映那天会恼羞成怒砸中他,是因为她怕陆子默已经看见日记最后一页的话--

  陆子默这个人,其实也不错,如果我没有比他多走九年的路,他没有比我少看九年的春天。

  【七】

  陆子默来公司说要还沈嘉映衣服的时候,女职员们都看着他捂嘴笑。

  他也不想的,天知道一觉醒来孤身一人被披了一件衣服兜里还有几百块钱就像被霸王硬上弓了一样。

  沈嘉映上班从不迟到,于是选择在七点五十分抛弃了宿醉没醒的陆子默,现在她倒宁愿自己没那么选,坐在对面的魏天然可不像怀着什么好意。

  “我们和陆氏的合作还有最后一笔款项,你这个案子,等以后再说吧。”沈嘉映把合同推回去。

  魏天然笑得无懈可击:“这没问题,反正迟早你也会答应我的。”他点了意根烟,“不会有人比我出的价格高。”

  他给的价格已经超过了市场价,如果对方不是他,沈嘉映还真会以为遇见一个傻子。

  “会议室不准抽烟。”

  沈嘉映起身就走,不给魏天然留一丝说话的机会,出门看见浑身散发着怨妇气的陆子默,她一把抱了上去:“默默,你是来还我衣服的吧,我昨天忘了穿走。哎呀,真粗心!”

  陆子默一脸被雷劈的表情,被沈嘉映在腰上捏了一把才看见魏天然从会议室出来,赶紧反手抱住了沈嘉映。

  “小男孩就现在好玩,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腻的。”魏天然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得像宣判。

  沈嘉映松开陆子默朝他喊:“当年是你拿钱走人的。”

  魏天然回头,嘴角翘起一抹笑:“沈嘉映,你一直以为我不知道,是你让你爸拿钱赶我走的,自己躲在后面假装依依不舍,我只是不想承认,为什么你要来逼我呢?”

  直到魏天然的身影消失在电梯里,沈嘉映也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三年前的沈嘉映刚接手公司,工作量大得惊人,已经抽不出多余的时间去抚慰魏天然被她冷落的心,沈氏上下似乎都无法容忍她有一个没前途的男朋友。她曾经问他,如果有朝一日全世界反对他们怎么办,魏天然答应得十分痛快,他会对她不离不弃。所以沈老再次逼沈嘉映分手的时候,她轻飘飘地甩出一句:“您要是能让他主动离开,我马上分手绝不纠缠。”

  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一句话都没有问拿了钱就离开,那时候她甚至恨过他。

  她不是故意要赶他走,原来他那时候听到了那句话,所以他们放弃了对方,从此背道而驰,越来越远。

  沈嘉映转过头等着陆子默安慰两句,谁知道陆子默顿了一下,没心没肺地拍了她一下:“没看出来,招挺多啊。”

  林青瑶在公司拦住陆子默是三天后的事,沈嘉映端着咖啡在旁边看着,听女职员议论。

  “沈总未婚夫出轨,小姑娘找上门来了。”

  “年龄真是问题,但人家那皮肤水嫩的,这人老了用再多化妆品也不行了。”

  沈嘉映插了句嘴:“二十八很老吗?”

  女职员没听出来,还在继续说:“鱼尾纹看见了吗?沈总为什么那么喜欢戴墨镜,是因为遮丑。”

  “我戴墨镜是因为讨厌见太阳。”

  “又没说你……沈,沈总……”

  把陆子默绑公司里当保安是怕魏天然上门找碴,在今天看来这个决定真是错误,林青瑶把琼瑶的词都搬出来,听得前台小姐都要拿手绢抹眼泪了,可那是擦桌子的抹布啊。

  不知道闹了多久,沈嘉映把这个季度的财务报表都做完了才看见陆子默回来。

  “我的身份是你告诉她的?”陆子默表情不愉。

  沈嘉映晃脖子活动筋骨:“你那天醉得不省人事,我就给她打电话了。陆氏继承人,谁听谁动心,我这是为你好,不过她那天还说只钟情魏天然,不知道怎么转了性呢。”

  陆子默翻了一个白眼往凳子上一坐:“她被魏天然甩了呗,自然就回头来找我,你说的没错,我这么一个备胎,人傻钱多,谁听谁动心。”

  沈嘉映为他有自知之明点个赞:“那你不应该热情迎接她投怀送抱吗?”

  “我真傻啊?”

  “这应该是陈述句。”

  陆子默看见林青瑶来找他的时候,并没有以前看见她的欣喜,第一反应却是看沈嘉映,她会不会吃醋,会不会伤心,可是他竟然看见她在跟女职员聊八卦!所以他转身十分认真地听林青瑶念完了台词,甚至在这期间很温柔地安抚她那受伤的小心灵,就在对方要扑过来的时候,陆子默低下了头。

  “我不喜欢你了。”陆子默眼里应有黯然,但在抬起头时又扬起了微笑,“林青瑶,我没能在喜欢你的时候把你追到手,是我的错,所以对不起,在你喜欢我的时候改变了心意。”

  林青瑶在离他一步的地方放下了手:“你早就不喜欢我了,你喜欢坐在里面那个,我以前就该知道的。”

  陆子默苦笑:“怎么你都知道,她自己反而还不知道呢。我可能是喜欢聪明的受了伤,所以换口味喜欢傻女人了。”

  傻女人正坐在对面整理新的文案,看到不合理的地方用红笔圈起来,认真的模样让人心疼。陆子默在心里呐喊,我喜欢你啊,沈嘉映,你在逃避什么?

  【八】

  陆子默一个月没见人影,他躲在公司的办公室里疯狂补习业务,晚上不回家,白天不露面,直到他陆老来看看他抽什么疯的时候,那扇门终于开了。

  “我不想让她觉得我还小,明明我也是成年人了,我想有资格去喜欢她,就是这样。”陆子默坐在地上,抬头看陆老:“爸,你儿子还是很有魅力对不对?”

  陆老眼角抽了一下,心想养了儿子十九年也没认真学习,为了女人就要把自己累成鬼,一盆冷水泼下去:“人家当初就只是拿你堵沈老的嘴,看不上你。”

  陆子默受了打击,决定去找沈嘉映告白,他就不信她一点都没有喜欢自己。拿着一束玫瑰花走到沈氏大楼门口,还没推门就看见前台一路小跑过来,一边指着楼上一边喘气,陆子默只听到几个字--总监出事了。

  魏天然公司偷税漏税被查处,连夜跑到沈氏逼沈嘉映跟他走,沈嘉映不从就被他挟持到顶楼,警察还没到,正在上面僵持着。

  陆子默从通风管道窜上来的时候,场面十分狼狈,魏天然蓬头乱发,手中举着一把水果刀,沈嘉映高跟鞋没了,席地而坐,嘴里喊着:“你爱跳你就跳,我目送你走。”

  看见魏天然只是比划,并没真的伤到沈嘉映,陆子默松了一口气,这一出声,魏天然的刀子就指向他:“是他对不对,因为他你才不跟我走?”

  “不是他。”沈嘉映否认,然后又看向陆子默:“赶紧下去吧。”

  陆子默把玫瑰花往她怀里一抛:“这给你的,还有……以后我来保护你。”

  魏天然可不是让他们来这里秀恩爱的,刀横在了沈嘉映脖子:“我为了你背水一战,努力三年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也是为了你才走到这步田地,你怎么能喜欢上别人……”

  “跟她没关系!”陆子默眼睛血红着,慢慢地向魏天然走过去,“是我缠着她,放了她,应该我跟你解决,你冲着我来啊!”

  沈嘉映吸了一口冷气大喊:“陆子默你干什么!我不怕他!”

  “我怕!”

  沈嘉映愣住。

  陆子默弯着腰站在那里,头发被风吹斜了方向:“我怕你受伤,你不能受伤。沈嘉映,你就这么不懂你对我有多重要吗?”

  “你闭嘴!”魏天然的刀子更贴向沈嘉映,话却是对陆子默说的,“你有什么资格喜欢她?”

  “如果我跳下去,你能不能放了她……”陆子默声音喑哑,却透着无比的温柔,“我们一命……换一命,这样的资格够吗?”

  魏天然转头看他,不知道是说给谁听:“你不敢,你不敢的……”

  “我有什么不敢的,”陆子默笑了出来,“反正你也下不去手,我死了你还赚一个呢,她怕疼,你赶紧决定。”

  魏天然把刀子脱离沈嘉映脖子的一刹那,陆子默跳了下去。

  沈嘉映的眼泪夺眶而出,因为陆子默说的最后一句话,随着风飘进了她的耳朵里,那么轻,好像随时就会消失,他说:“沈嘉映,我喜欢你,你可要记住了。”

  她当然能记住,她如果不喜欢他,怎么会生气他喜欢别人;如果不是心疼他买醉,怎么会告诉林青瑶他的身份;如果不是害怕他受到伤害,受人指指点点,怎么会一直逃避他的喜欢!

  “陆子默!”

  距离陆子默跳楼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他终于转醒。她是后来才知道,陆子默那天会和魏天然交易是看到楼下已经准备好了气垫,而魏天然也因为心理受到巨大刺激神经失常,立即被追上来的警察抓走。

  她喜欢的人,也不笨啊。

  陆子默断了两根肋骨,能说话,却不能动弹。

  “我要是醒不来了,你怎么办啊?”陆子默问她。

  沈嘉映沉默了一会儿,笑着道:“那我就把你杀了,卖给黑店做成人肉包子。”

  “你好狠心。”陆子默也笑了起来,笑得伤口都疼。

  “陆子默,我们结婚吧。”沈嘉映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眼里好像有泪涌出,却压抑着露出笑来:“我好像已经不能忍受你不在的日子了,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好啊……你不要出去上班,不要见别的男人,哪儿也别去,夏天秋天冬天才能出门,我陪在你身边,寸步不离,你答应我,我就答应你。”

  沈嘉映满脸疑惑。

  陆子默伸手摸到她的脸,粲然一笑:“这样,你就不会比我多走九年的路,我也不会比你少看九年的春天了。”

  文/颜无色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