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多喜欢

  • 来源:花火
  • 关键字:闺密,暗恋,婚讯
  • 发布时间:2014-11-14 13:51

  故事简介:

  订婚前夕闺密跑去照顾前男友,于是事情诡异地演变成暗恋十一年的学长给乔唯一分钟时间考虑他的求婚。虽然你是我的男神,但我也是有权利拒绝的。我们要无理取闹地吵架、和好、决裂,再吵架、再和好,这样我才能答应你,所以学长,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办婚礼?

  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看蠢萌少女乔唯如何斗过流言阻拦,赢得神助攻,抱得男神归。

  第一章:和我结婚,你答不答应

  “一句话,乔唯,和我结婚,你答不答应?”祝良辰眼睛半合,目光清远地看向窗外。

  雨后的街头湿漉漉的,地面聚集的小水洼支离破碎地倒映着流光溢彩的街景。

  乔唯局促地握着手里的奶茶杯,带着可可香的暖意直达全身,她微微低着头,直直地盯着空调风口,犹豫片刻后开口:“祝学长,我们还是再等一等佳倪的消息吧,现在联系不上也许是一时的,你知道佳倪用的是三星Note系列,5.7寸的屏幕快要和我的脸差不多大了,肯定很费电,玩着玩着没电了,又刚好找不到充电器,所以没有办法联系你。”

  祝良辰没接话。

  乔唯自己也意识到,用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去解释一个大活人失踪了半个月,确实有些太过牵强。她叹了口气,用指尖挠了挠自己的额头:“算了,她不是说过在哪家医院吗?我直接飞去,替她照顾前任,让她回来结婚。”祝良辰偏过头,沿街店铺五光十色的招牌灯光照进来,将他墨色的眼睛铺上一层动感的流光,他很认真地看了乔唯半晌,语气非常坚定地回答:“不需要,我不会和她结婚了。”

  “可是,你们的婚讯已经对外宣布了,全城皆知。”

  “所以要和你结婚。”

  乔唯因为质疑而把像小乌龟一样伸长的纤细脖颈收回来,无辜地眨着眼,看着车前斑马线上行色匆匆的路人,继续说:“可是,你们定制的婚纱和钻戒都已经送到了,价值不菲。”

  祝良辰不为所动,继续淡漠地陈述:“所以要和你结婚。”

  “可是,我不是和你门当户对的家庭,我没有显赫的背景。”

  “所以……”他再一次严肃地强调,“要和你结婚。”绿灯亮起,斑马线上的行人消失得干干净净,他并没有开车的打算,后面的鸣笛声此起彼伏,这个路段有实线拍照,没人敢轻易超车。

  “学长,绿灯了,该走了。”乔唯看了一眼后视镜,提醒他。

  祝良辰的手指还放在方向盘上,丝毫没有伸向排挡头的意思。

  车内的温度降到了冰点,在彼此的沉默中乔唯熬过了两个红灯,后面的司机终于咆哮了,下车走过来扣响祝良辰的车窗。

  “哥们儿,你车停这干吗呢?后面都让你给堵着了,你倒是往前开啊!”

  祝良辰的表情冷冷清清的,好像事不关己,十分淡定地回答:“我在求婚。”

  “不是,你求婚关我们什么事啊?你过了红绿灯求不了婚怎么着啊?”

  祝良辰不再理他,升上车窗,顺便将车门反锁,继续冷眼看着前方,等待乔唯的答案。

  乔唯默默地掏出手机,找到佳倪的电话,再一次打过去,得到的回应依旧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祝良辰伸手拿走她的手机,不容反驳,直接扔到后座:

  “最后再给你一分钟考虑。”

  “一分钟?”乔唯有些惊讶,没听说过哪个姑娘被一个认识十一年却话都没说过十一句的男人求婚只用一分钟来考虑。

  “五十秒。”

  “等等!”乔唯按住他的腕表,制止了他的倒计时,

  “祝学长,万一我不答应,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吗?”

  祝良辰漠然地看着她,笃定道:“你一定会答应的。”乔唯不能否认,她的内心已然激动澎湃外加骚动不安,她想嫁给祝良辰,这个毋庸置疑,不是十分想,是十万万分想。

  乔唯喜欢祝良辰整整十一年,十一年有多久你知道吗?那是一双手十个手指头都不够用的那么多年,十一年可以改变很多,能改变一个女孩的容貌,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她看上祝良辰那一年,电视里在放《还珠格格》,而十一年后的今天,《还珠格格》依旧风靡。

  那年乔唯情窦初开,祝良辰八成也正值知慕少艾,乔唯被他那份惊为天人的孤傲的俊美震撼了,在她有限的文化知识里,对祝良辰的容貌只找到了一句话来形容——帅得掉渣。

  一见倾情芳心许君,遗憾的是,掉渣美少年的身边永远围绕着各色莺燕,她们有权利叫他一声“良辰哥哥”,她却不是能配得上王子的公主。她乔唯是个彻彻底底的小透明,小透明顾名思义,又小,又透明,一个王子看不到的人,注定无法被爱上。

  乔唯并没有灰心沮丧,反而过得乐在其中,哪个小姑娘心中没有一个在现实中无从靠近、在理想中可以令她们忍不住幻想的对象呢?

  她也很想,可问题在于,如果抢了闺密的老公,真的不会被一声巨雷外加一道闪电劈成骨灰吗?

  乔唯觉得自己有点怂,不敢去看祝良辰黑白分明的眼睛:“学长,话不能这么说,虽然我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是,但我也没有一个因为支撑不起企业而需要卖我换资金的爸爸,也没有一个需要紧急开刀把心肝脾胃肾全部换个新鲜的妈妈,更没有脑残智障杀人躲债的哥哥或弟弟,我其实……嗯。”她暗自给自己鼓了一把劲,手掌紧紧握成拳头,规规矩矩地放在自己腿上,“也是有权利拒绝你的。”

  “可你没有拒绝。”祝良辰不咸不淡地一语道破。“……”

  乔唯立刻觉得自己的“怂”上升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她肩膀松垮垮地塌下去,低着头,特别无奈地叹了口气,又转头在车窗上狠狠地磕了两下:“学长,你别这样,你怎么这么自信,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答应你?”

  “因为你读大学时候曾经不下二十次,坐一个半小时的短途巴士来看我,包括现在,你和宋佳倪成为闺密的主要原因是觉得只有这样才可以合情合理光明正大地继续看着我。”他说话的语速不徐不疾,声音凉薄清淡,和外面被大雨冲刷过的冷空气一样。

  乔唯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高中的时候是因为你们的红白校服太丑了,就算在眼角的余光里也很难忽略,这几年的话……”他顿了一下,神情有些淡漠,“你总是用你现在这种眼神看着我。”

  “这种眼神?”乔唯不解,那是什么眼神?她从包包里摸出自己淘宝三十元钱买两面还包邮的优质安娜苏小镜,把脸转到车窗的那一面,借着窗外的流光溢彩照起了镜子,“我的眼神不正常吗?我明明装得很好……”

  光线不够清晰,她收起自己的小镜,打开面前的遮阳板,改装过的LED照明灯瞬间亮起,散发出扎眼的白光,将她的眉眼照得格外清晰。

  左看右看,她都看不出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这眼神也没什么特殊之处,她看萝卜、土豆、大白菜也是这样的眼神。

  “学长,说到底你想娶我,是因为你觉得我很喜欢你?”

  “原因之一而已,刚刚我说的那些,都可以作为娶你的理由。”

  乔唯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那……你喜欢我吗?”她的话一出口,真叫一个追悔莫及。

  乔唯恨不得立马咬舌自尽,死在祝良辰面前,见过没有自知之明的,没见过像她这么没有自知之明的。祝良辰如果喜欢她,还会和宋佳倪青梅竹马十几年而对她各种刷存在感的花痴行为置若罔闻吗?

  她得找点什么来缓解这种尴尬的气氛,于是开始整理自己的包包,拎起来又放下,哗啦啦地一兜子镜子、唇膏、粉底、隔离霜、充电宝撞在一起叮当作响。

  气氛好像变得更加不美好了。

  遮光板上LED灯还在尽职尽责地亮着,把她的小脸照得煞白,好在她还算眉清目秀,五官经得起推敲和旁敲,没有长成歪瓜裂枣真是要谢谢她那个机电厂一枝花的亲妈,不然这惨白惨白的一张脸,真叫人看不下去。乔唯扭头朝他笑了笑,顺便转移了话题:“学长,你顺路送我回家吗?你要不顺路,我去前面搭公交车了。”别用不现实的幻想束缚自己了,乔唯,你不是公主,撑不起皇冠。

  祝良辰注定是娶宋佳倪的,那是命中注定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而已,祝良辰也只是在说气话,气佳倪临阵逃婚,还逃得悄无声息。乔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鼓着腮帮子吐出来,马尾一甩,用巴掌给自己滚烫的脸颊扇风。

  祝良辰让她独自在车里折腾了一会儿,沉默地等待着,但他的手指随着音响里的慢摇舞曲的节拍轻轻叩着方向盘,便已经出卖了他的情绪,他的耐心正在流失。

  乔唯见他不说话,手指摸上门锁,正准备开门离开时,突然被他重重地拉回。

  “我确实不喜欢你。”

  乔唯顿时就红了眼眶,还有什么比被自己暗恋了那么多年的男生这般直白地拒绝更令她难过的?

  她还是少女,从来没有恋爱过的少女,少女的心根本连玻璃都不是,只是洗衣粉的泡泡,特别不耐戳。他的语气和目光一样淡,淡得好像这人从来不吃盐:“以前不喜欢,因为以前不觉得你会是我喜欢的人,如果你答应和我结婚并且最终嫁给我,以后,我会学着去喜欢你。”

  她大脑飞快地运转起来,觉得自己一定要说一些配得上此情此景的浪漫对白,可是话一出口,她又忍不住想咬舌自尽了。

  “你要喜欢不了,我们岂不是要离婚?你和初恋和好如初,然后我悲惨地带着腹中的宝宝净身出户?”

  祝良辰的表情有一瞬间的茫然。

  “你很急着要宝宝吗?”他问。

  “啊?”乔唯一怔,眨了眨眼,“我不着急,况且我才大学毕业没多久,肚子里揣着个宝宝去学校旁听好像我占学校便宜似的,交一个人的学费,一下子两个人毕业……”

  “你话挺多的。”祝良辰言简意赅地总结。

  “哦,那我少说两句。”乔唯乖巧地点了点头。乔唯的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毕竟这是她暗恋了好些年的男人,很多时候她期待的就是这样一场惊喜的意外。

  “你想象到的那些事,在我这里永远不会发生。”

  “带着儿子上大学?”她没头脑兼没记性地反问。祝良辰有条不紊地重复了她刚刚的话:“离婚,我和初恋和好如初,然后你悲惨地带着腹中的宝宝净身出户,这些全部不会发生,还有……”他稍稍正色,视线又飘向窗外,“如果你不愿意过早要宝宝,我们可以延后几年,反正你还年轻。”

  乔唯彻底无话可说了,祝良辰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他说话的语气清淡至极,似乎不怎么走心,可是听起来,非常有说服力。

  他若讨厌谁,会彻底地闭嘴。

  “可是学长,我和佳倪是闺密,我如果和你在一起,那真的很不道德。我和佳倪的那些朋友都会排斥我,会孤立我,我会失去很多东西。比如大群朋友,比如我健康向上的社会形象,从此以后我会被定义为一个成功挤掉原配、无耻的第三者,这可能导致我的父母和我还在读高中的弟弟一起遭受流言蜚语,就算我可以接受那些指责,可我的家人不能。我不想他们因为我受到半点委屈,我们只是小老百姓。我爸妈从小就教育我,要做一个遵纪守法兼顾五讲四美的好公民,当然,也要做一个懂得道德礼仪的好姑娘,只有这样,才不会饱受良心的煎熬,每一天都能活得坦坦荡荡,睡得踏踏实实。”

  乔唯在内心给自己暗自点了个赞,多么完美而又深度的剖析,顺便又将自己的道德品质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学长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的,她等学长对她刮目相看这一天等得花儿都谢了,可谓千年等一回。

  “哦。”祝良辰淡然地点了点头,松开了乔唯的手,

  “好吧,很遗憾。”

  乔唯先是手心一凉,接着心里一凉,内心旁白山呼海啸千呼万唤:学长,故事不该是这样的结局,你应该再坚挺一下,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持久呢?只要你再说一句,就一句,半句也好啊……祝良辰沉默地和她对视半晌,好似听到她内心的喧嚣一般,不近人情的冷峻容颜终于有了一丝松动,淡淡地说:“最后一遍,和我结婚,你答不答……”

  “答应!”乔唯的高声回应显得非常当机立断以及迅敏果敢,她身体紧绷绷的,就差两腿一夹,屁股一收,胸脯一挺,再敬上一个军礼。

  嫁!必须嫁!傻子才不嫁!

  祝良辰脸上的表情仍旧波澜不惊,似乎这世上没有任何事能惊扰他的万年面瘫。

  “送你回家。”

  简洁到不能再简洁的话,这算他们爱情的开始吗?确切地说,这应该是祝良辰接受她的爱情的开始。车子启动,在红灯的最后两秒,瞬间飞跃斑马线……两人一路无话,乔唯不知道祝良辰现在在想什么,或许是自己,或许还在惦记失踪的宋佳倪。

  而她除了多年来愿望达成的满足感之外,还有一丝忐忑,内心已经自刎一万遍,对佳倪以死谢罪,自己跪着向佳倪忏悔的画面时不时地从脑海里飘过,真是欣喜如潮交织着心如刀割。

  “从这里拐进去吗?”

  “不用,不用,停在这儿就行,那里面路不好,上次一辆本田进去过,出来的时候一直喊着这破路要把他的底盘刮漏了,我从这儿走五六分钟就到了。”

  祝良辰没有给她停车,打了转向灯驶进黑漆漆的逼仄小巷,这段路有些跌宕起伏得过分。乔唯时不时地会听到车子的底部发出咔咔的声音,听得她心惊胆战,眼皮、肉皮和钱包一起乱颤。

  乔唯住的地方是本市最落后的城中村,没有之一,是绝对的倒数,但这个城中村有一个非常戏剧化以及大气磅礴的名字,叫大唐。

  这导致了乔唯从小到大每每放学后,踩着饭香归家时,都会忍不住在这条巷子里扯开喉咙高唱:我愿用那充满着纯情的心愿,深深地把你把你爱怜爱怜,哦沙哦沙哦沙里瓦沙里瓦,哦沙哦沙哦沙里瓦沙里瓦。当然她偶尔心情豪迈的时候也会唱一唱:你挑着担,我牵着马。嘿!李大叔你大儿子和二儿子又被教导主任抓走啦!

  巷子两边的民宅门口十分没有规矩和秩序地停放着电瓶车、自行车以及一些孩子们缺胳膊少腿的迷你小三轮,乔唯回来的时间有些晚了,街坊邻居该睡的都睡了,不该睡的,也都在星期六的晚上如约相守《快乐大本营》了。乔唯有些紧张祝良辰会因为底盘被碰无数次而悔婚,于是想开口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她张嘴傻乎乎地干笑了两声,便没了下文。

  好在祝良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

  “前面红色的电瓶车那里停车就好。”她伸着手指告知他停车地点。车子稳稳地停在电瓶车的后面,乔唯乖巧地说了一声

  “谢谢学长”,紧接着一愣,疑惑地看向祝良辰:“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我刚才没报地址。”

  祝良辰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他解开自己的安全带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捡起刚才被他扔到后座上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私人号码,然后从车尾绕行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弯身钻进车里。

  叮的一声,他打开了她安全带的按扣,退出车厢,把手机递到她的手上:“刚刚存好的号码是我的私人电话,以后打这个号码找我。”

  乔唯点点头:“那我什么时候找你?”

  “你需要我的任何时候。”

  月光如水,不加任何重量轻盈地落在两人身上,乔唯的大包仍是稍稍一动就像流动小贩一样哗啦啦地直响,有些破坏这片刻静谧安好的气氛。

  “周一早上我来接你。”

  “周一我不能约会,我周一上午有课,要回学校上课。”乔唯觉得有些可惜,第一次约会就要这么错过,“我周一下午就两节课,不如换下午?”

  祝良辰盯着她看了半晌,毫不留情地泼了她一盆冷水:

  “周一早上我是打算送你去学校,不是约会。”乔唯感觉到自己的脸皮瞬间石化并且碎裂脱落:“哦,我那个,也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说,我那个……”“不过。”祝良辰打断了她的支支吾吾,“我会考虑你的提议,尽量在周一下午三点以后为你空出时间。”人站在地面,心脏好像在坐过山车般忽上忽下。

  乔唯害羞地点了点头:“那我明天和我爸妈说一下结婚的事。”如果他们不打折我的腿,我就一定会出现在和你的婚礼上。

  “下周我会抽时间过来登门看望,婚姻不是儿戏,我还是有必要和你的父母建立良好的关系。”

  乔唯继续点头,长长的马尾在背后一坠一坠:“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很欣慰。”

  又是一阵沉默,祝良辰微微偏头,示意她赶快上楼,等她上去他再离开。

  他长臂伸过来,轻轻地揽住乔唯的肩膀,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声音淡漠却温良:“晚安。”

  “晚安。”乔唯腼腆地笑了笑,脚下踩着软绵绵的云朵,转身钻进漆黑的楼道。她重重地拍了一巴掌,老旧楼道里的声控灯亮起来,她背脊笔直,成功地以缠绕栏杆式龟速爬上三楼。靠在自家门边,她摸了摸发烫的脸颊。她娇羞地捧着自己的脸蛋在走廊里扭捏地摆动身体。

  “姐?”乔一背着书包出现在二楼半的拐角,“干吗呢?扭来扭去的好恶心。”

  第二章:约会之难,难于上青天

  乔唯险些把自己一尺八的小蛮腰给闪了,她掏出手机按亮屏幕,看了一眼时间,叉着腰立马横刀堵在三楼的楼梯口:“乔一同学,作为一个面临千军万马独木桥的高三考生,你的晚自习下得比一般学生早了一点吧?学校十点钟下晚自习,你十点零五分就到家了,你就是骑上小火箭给你点火的小伙伴也还没来得及挤出你们高三五楼的教室呢。”

  乔一将掉下肩膀的书包甩到背后,和乔唯面对面站立着,明明脚下比她矮一个台阶,视线却高于乔唯一小截,不知道爸妈给乔一吃了什么牌子的“化肥”,这孩子蹿得这么猛:“没事,咱们家的表快了十分钟,我现在到家正好是十点十五。”

  “这是咱们家表的问题吗?这是你逃课的问题。我们家的表要是调到2046年你还穿越了呢!你知道逃课的严重性吗?一年以后你的朋友们都上了名牌大学,这个本科、那个本硕连读,就你家里蹲,你不寒碜吗?你以为长得帅能加分五百吗?”

  “不会的,我怎么也能考上个专科,现在一两百分就能上大学,我期中考试得了三百多分呢,你笨成这样都没家里蹲,我怎么可能家里蹲。”

  乔唯狠狠地咬了一下牙:“我那是勤能补拙!”

  “你能躲开点吗?我手机没电了,要回家充电。”乔一往旁边挪了半步,想要从她身边过去。

  别看乔唯学习成绩全靠寒窗苦读,但是身手敏捷全是天生,体育一向满分。她长腿一劈,直接把高跟鞋拍在墙上,大劈叉的姿势十分霸气,也充分证明了她的牛仔裤弹力异常好。

  “要想过此路,留下身上的烟。”她老早就闻到乔一身上的烟味。

  乔一拍了拍校服口袋:“我那点零花钱够买烟吗?吃个煎饼果子都买不了一瓶可乐,还买烟,况且我怎么会抽烟?”

  “这个时候装什么好好学生?赶快给我掏出来,要不我就告诉爸妈。”乔唯不依不饶,一边劈着叉,一边伸手在他的衬衣、毛衣、校服,还有校服裤子口袋里摸烟。什么都没摸到,她又开始拉过乔一的书包翻,乔一被她翻火了,怒道:“你不知道男的最讨厌女人翻包吗?”

  “你是男人吗?”乔唯又一把抢过他的书包。

  “我不是男人你是!”乔一捏着她的手腕没怎么用力就将她掰开,十八岁的少年已经初具男人的模样,骨骼和力量都是不容小觑的。

  “你要造反,敢和你姐姐动手?”乔唯朝着他的手背就是一巴掌,拍出一声巨响,乔一的手背瞬间红了起来,

  “你不给我烟,我明天就把你小时候光屁股的照片发给你那几个小弟。”

  “喂!乔唯!我就在赵大叔的破书店待了会儿,赵大叔爱抽烟你不是不知道,染上烟味也没什么奇怪吧!”乔被她弄得抓狂了,又不能直接扛着人从楼上扔下去,只好抓住她胡乱挥舞的手臂僵持在空中,“陈叔叔家只有一米五的小地瓜有男朋友了,李大爷家满脸痘痘的小三胖有男朋友,连陶婶婶家那个体重一百八的陶大壮都有男朋友,你还没有,你不检讨一下什么原因吗?你这么讨人厌,就算长得漂亮也没男人喜欢你!只能当老姑娘了!”

  乔唯忽然灵巧地向上一跳,一口咬在乔一的手腕上,

  待他疼时疏忽,她则顺势把手挣脱开,腰板笔直,非常不

  服气:“你怎么知道我嫁不出去?我明天就能嫁出去!”

  文/原城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