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夫茶是潮人精神的一种寄存方式

  • 来源:时代潮人
  • 关键字:工夫茶,潮人精神
  • 发布时间:2014-11-15 13:05

  “非物质”文化生活

  对茶的耳濡目染,最深刻的还是儿时跟随奶奶在乡下生活的记忆。上世纪70年代初,傍晚的河边,饭后洗漱完毕的三两人群,闲散地踱步看着田园风光,家家户户再次燃起噼噼啪啪的炉火,不过这次不是厨房,而是客厅里的小炭炉,小泥壶盖“嗒吧嗒吧”的起跳,掌茶的长者就大声吆喝:水滚啰!来食茶啦!于是忙碌的妇女赶快收拾手中的活,河边和灰埕里散步的人们就慢悠悠地踱回自家或他人的茶间,一通优美洗练的暖壶烫杯、洗茶淋壶、高斟低酌,等到壶中最后一滴茶汤凝重地落杯,三小盅酽茶色泽均匀,托起了满屋茶香,再经过一通礼敬谦让之后,按照长尊幼卑,次序轮流品尝。通常,喝茶的人会对主人的茶和冲茶功夫略作评价,多是赞美,平辈或长辈则可以交流茶艺心得,碰到差的茶叶或茶艺,则以“我不渴”拒喝或以“这杯茶够热”调侃之。偶尔有谁家的扬琴或者二胡笛子之类的乐声闯过,那就平添了几分“高级浪漫”了。

  我奶奶是我印象中的“老茶客”,饭足茶饱之后,夜稍深,尽管年轻人还在躁动,她就上床睡觉了。我跟她同住一个房间,朦胧中,经常被她的茶炉的炭烟或者茶香熏醒,有时睡眼惺忪地喝上一两口,只觉得苦浓艰涩,肚里撩搅,饥饿难耐,并不觉得有什么好。那时辰,也就四五点钟的样子,赶快翻头再睡,醒来倒是有喉咙甘甜的感觉。幸福的时刻是有机会做她的小跟班,去拜访她的老姐妹们,路上,我被规定走在她身后一侧,离她三四步的距离,到了对方家里,两位老太太在大客厅的大香案下八仙桌两边的太师椅坐下,我就站在奶奶身边,他们开聊,我被规定“有耳无嘴(听得说不得)”。主人家的茶熟了,偶尔我被允许喝一杯半杯,各色糖果茶点,我也只能“有鼻无嘴(闻得吃不得)”地摆手说不,主要是怕吃相不雅或杂音汁屑坏了端庄洁净的氛围。好在,主人奶奶或她家的婶婶姆姆都很“懂事”,临走的时候都会给我的口袋里塞上些刚才没吃的茶点糖果,通常比现场能吃的量要多,嘿嘿,后来,再做“随从”,我就换穿有兜的裤子了。如今,见到有人冲茶时茶杯摆的不整齐或者茶壶乱逛茶汤乱甩,脑子里就会浮现奶奶在我们再犯这类不规范动作时拍在后脑勺的蒲扇。

  中学时期在北方生活,父亲是喝茶的,大概是没有环境和条件坚守潮汕工夫茶传统吧,已经退化为喝茉莉花茶。茉莉花茶,上面一层厚厚的花香气,下面一层厚厚的绿茶甘,就像东北人炕上的被子和褥子,上下分离却也热络一气。那些日子,物质是匮乏的,茶,是物非物,是潮汕人“非物质文化”的精神寄存方式。

  有表有里品三味

  真正对深厚的工夫茶有所亲近和体验,是前些年在韩师任教的日子,由于工作关系,和社会上旅游、文化界接触较多,尝到各种茶的机会就比较多。偶获雅赠,便不敢怠慢,细心珍藏品赏。

  坐饮卧思,偶有所得,竟然也充当起工夫茶文化的传播者。一次,对门宿舍新来了一位安徽籍博士,刚好我有一盒清香型的当年春茶,便兴冲冲邀请他过来品尝,并得意地告诉他,此茶专为他泡,因为此茶“有表有里”,听者愕然,我问道:你闻之香否?答曰:香,很像我们家乡的绿茶。我说,这就对了,正因为香气清高,你比较习惯而好接受。这个香气叫“表”,我把喉咙以上部位接受到的茶信息都称之为表,包括看到、闻到、嘴唇舌头牙齿喉咙尝到的都是。何谓“里”?里是茶汤及其精魂在胸腔里、肠胃里、经络气脉里荡涤贯通,直至手脚末梢豁然开朗的酣畅淋漓痛快之感,大概就像人们说的“韵”吧。他深吸香气,细呷茶汤,连称神奇,说他喝的第一泡工夫茶又浓又苦,要是跟我喝“启蒙工夫茶”就好了,其实,我的本意也是如此,只是我和他都没运气碰上。

  和外地人推介工夫茶,和本地人也要分享推广品尝凤凰单枞工夫茶的经验,潮州人非凤凰单枞不喝,每喝必品论,大体可以归纳并称之谓“单枞三味”。

  第一味,种茶人的用心。茶过三巡之后,茶客们就要开始对壶中茶品头论足,通常议论茶树的物质形态,从茶的香型(著名的品种有通天香、东方红、玉兰香、杏仁香、鸭屎香、雷劈柴、锯剁仔等十多样)、茶树的年龄(老中青)、茶树所在的山门(正与偏决定阳光精华的足与缺)、茶树所在的海拔高度(决定气韵的高低,800米到1200米为尚)、茶树下的土壤(所釆养份的优劣,依次为黄土、红土、砾石土、田土等)、还有供养茶树的“那条水”(茶韵的清浊决定于水脉的质量)等等不一而足。韩师的陈新伟老师有一肚子“茶古”,他讲过一个家有宋种树的茶农送茶到城里的茶铺,收茶的人试过茶之后拒收,称此茶“不对”,茶农以为城里人讹他,争的面红耳赤,去找懂茶的“茶中”(经纪人)鉴定,鉴定者也认为茶有问题,询问再三,从树头问到树脚,从虫害问到霜冻,都查不出原因,最后问到树根,茶农说开春下了场大雨,冲崩了茶树的土,他就把一些含着炉灰等垃圾的杂土堆在树下,大家听后拍腿大叫:这不就对了吗!茶农做梦也想不到他胡乱培上的土,害了他的茶和银子。

  第二味,做茶人的功夫。如果品茶能够“溯源”得出茶树的种种,还不够,知茶者无需冲泡饮尝即可洞悉制茶人的个性修养,茶叶专家郑惠丰多年前在凤凰山看到一个小伙子在卖茶,茶品不错,就上前询价,答曰每斤若干元,郑说不值,小伙子说父亲交待这个价没得商量。郑说,论茶质,本来值,但是,此茶非乃父制作,故不值。年轻人问“你怎知?”郑调侃他:我不仅知道此茶是你所炒,还知道你炒茶时在偷想你的意中人!年轻人脸红入内告之其父,下面的事情就没有悬念了,其父和郑惠丰成了好友。品茶时,潮州茶客还喜欢就茶的杀青、火功、复火时间和程度以及年份等滋滋有味地展开探讨。

  第三味,冲茶人的感悟。但凡潮汕孩子,大都有到同学家做客喝茶的经历,只要是家中嗜茶的长者在场,他必定拿出珍藏的爱茶,坚定地亲自冲茶给小客人喝,无论年轻人如何客气礼貌地争着要冲茶给长辈喝,他都绝不肯放手。何故?表面的看,他认为别人的生手会冲坏了他的茶,至少是不能像他自己那样完美地演绎诠释他的爱茶的美妙。其实,这是他在透过他的茶道和你分享他的人生,对话他的灵魂。但凡对茶有追求有原则的人,都不会轻易交出“冲茶权”,大概这茶就像默契的舞伴、心心相印的爱人,都是他的命根子一样的挚爱,别人碰不得。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