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工夫茶的产业化探索

  • 来源:时代潮人
  • 关键字:潮州工夫茶,产业化
  • 发布时间:2014-11-15 13:09

  有着“中国茶艺活化石”美誉的潮州工夫茶,在2008年被列为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前,从民俗文化、饮食文化等角度记载和讨论潮州工夫茶的文章较多,但是从与现代工商业接轨,进行传承创新的产业化发展方面探讨的甚少。笔者结合十五年财经记者和潮汕文化研究者的感悟,分别从生产、销售、饮用环节试述一二,求教于方家。

  茶园:生产环节产业化

  位居“全国重点产茶县”榜首的福建省安溪县,是中国乌龙茶之乡,名茶铁观音、黄金桂的发源地,其生产环节的产业化较有代表性,非常值得潮汕茶业借鉴。

  安溪县茶产业近十几年来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茶园总面积、年产量等多项指标跃居全国重点产茶县首位,现有茶园60万亩,年产茶叶6.5万吨,2011年涉茶行业总产值92亿元,茶业受益人口80多万人。据了解,其茶叶生产已经从原来的小农生产、家庭作坊向专业化分工、社会化生产转变,出现“公司+基地+农户”的新组织形式;加工技术从传统的纯手工发展到现在的半机械化、智能化、数控化。看到其有利可图,不少台湾商人开始介入,大面积承包茶园,赋予了茶园旅游观光、体验休闲的新价值,形成了跨产业链条。

  在潮州工夫茶产业化的设想上,广东省政协委员陈伟忠曾在政协会议上提出“建设广东千里茶叶产业带”的提案,主要内容是,从潮州到梅州、河源、韶关、清远、云浮、肇庆、湛江,沿粤东、粤北、粤西山区建成一条总面积可达300万至500万亩的茶叶产业带,专门种植优良品种单丛茶(以前按产地分有凤凰单丛茶和岭头单丛茶)。该产业带建成后年总产量可达到30万至50万吨,总产值200亿至400亿元。

  目前,潮州单丛茶种植面积仅15万亩,年产量约3万吨,产量不到安溪的一半。这样的产量水平不要说参与国际外贸出口竞争,就是国内市场竞争,也难以拔得头筹。从这个角度而言,笔者赞成应该成倍提高单丛茶的种植面积,以“公司+基地+农户”的组织形式,快速推进潮州工夫茶的产业化,甚至以“千里茶叶带”的思路力促粤东西北山区的茶业联营,是一种颇具可行性和想象力的选择。

  茶企:销售环节品牌化

  论茶的历史,福建安溪仅300多年;而潮州凤凰乌岽茶(宋种)的生产种植,至少已有900多年的历史。民间传说,凤凰山那棵最珍稀的宋种茶树,产下来的茶都直供京都,其茶品之高,不言自明。但是这种高度稀缺性并没有较好地转化为现代的商业价值,每年春茶拍卖,茶王一斤都能卖出5万、10万元的高价,可是并没有明显提升整个单丛茶的市场价,这值得深思。

  笔者采访过深圳研成控股老总姚研成(半金先生),他是一个非常擅长品牌运作的企业家。最著名的营销策划就是用了10年时间搞出了极其昂贵的红岁系列(彩云红、红岁、BEAUTYSKY、一顶天红、贵辣、菲凡、贵喜等)。红岁从研究西方人的口味入手,一反中国此前较为普遍的低价倾销路径,而是花巨资聘请与世界接轨的国际同业来定价,据悉其看家产品黄金宝黄茶由法国著名定价师定价,光定这个价钱的数字和理由,彩云红公司就花了100万欧元。在市场营销方面也不惜血本,据报道,其2003年到2007年之间,红岁系列的推广费用达20亿元。于是,一盒红岁6号(祁门红茶)卖到2.6666万元,一盒较普通的红岁茶系列-罗汉红,零售价也要2698元。

  反观潮汕地区,特别是潮州,有多少著名茶叶企业,有多少年产值、年销售额能超过1亿元的企业?福建安溪在培养龙头茶企、整体开拓市场方面都比潮汕地区要强。安溪县为打造“安溪铁观音”品牌,每年投入3000~4000万元,开展多层次、多地域、多形式的宣传促销活动。自2000年以来,该县通过在本县和走出去兴办茶王赛、拍卖会、交流会、论坛等重大茶事活动,特别是2005~2006年开展了横跨7个省市的“安溪铁观音神州行”系列交流活动,极大地提高了安溪铁观音的品牌影响力和竞争力。10年时间,安溪培育了“铁观音集团”、“八马茶业”、“魏荫茶业”、“华祥茶业”、“三和茶业”、“日春茶业”等一批销售额超亿元的龙头企业,其中全国百强茶叶企业10家,成为支撑安溪县茶叶产业发展的中坚力量。如今,在北上广深的大型超市,市民经常可以看到“八马茶业”之类的品牌店,笔者不禁慨叹,假如潮汕商人能够像经营潮州菜一样努力打造“潮州工夫茶”的集体品牌,潮州工夫茶还会是今天的局面吗?

  茶道:饮用环节商业化

  潮州工夫茶秉承唐代以来传统的中国工夫茶道,宋元之后不断改进,“烹治之法,本诸陆羽《茶经》,而器具更为精致”(俞蛟),明清代以来风行潮汕各地,并随着潮人经商或移民广泛传播,在国内外均享有盛誉。历经年代的变革和潮汕各地民俗的演化,潮州工夫茶在茶具、茶叶、用水、冲法、品味等方面推陈出新,至今潮州工夫茶茶道在茶文化交流会、商务会展、商务接待、茶道表演、文艺演出等方面均能呈现出独特价值。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潮州工夫茶确实都应该是中国茶道的继承者和发展者,但是在与现代商业接轨方面,还是大有提升的空间。

  饮用环节的体验,如果冠以“文化”概念,便可以大大提升商品的价值,古今中外都是如此。一盒雀巢咖啡(559g条装,促销包装里有38+5小条),零售价约40元,平均1条不到1元钱,但是在星巴克,一杯“拿铁”卖27元,价值涨了二十几倍,为什么?人家说,在星巴克里喝的不仅是咖啡,更是一种文化。

  不知道以善于经商著称的潮籍商人,提起星巴克是个什么感觉?这家成立于1971年,起初规模毫不起眼的小咖啡公司,1987年被霍华德·舒尔茨收购的企业,从咖啡连锁店起步,主营各式名牌咖啡豆、手工磨制的浓缩咖啡、糕点及其咖啡机、咖啡杯等相关产品,主要面向白领阶层,其价格定位为所谓的“大多数人承担得起的奢侈品”,历经40多年的发展,目前在全球大约有12000间分店,分布在北美、南美洲、欧洲、中东和太平洋地区,名列世界500强,缔造了一个咖啡产业神话。

  潮州菜、潮州工夫茶伴随着3000万海外潮人的迁移、扎根和发展,是完全具备与“潮州会馆”一样成为文化标志物的资格的,甚至完全可以开在“孔子学院”旁边以助推“中国概念”,但现实中却未成型。为什么?是潮人太低调,把饮茶作为闲居自品或待客之道,还是商业意识、产业抱负不够,没有思考过做一家全球连锁经营的著名的潮州工夫茶馆?笔者期待着有识之士拿出行动,给出答案。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