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立体雕切建筑学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设计师,现代主义,图书馆
  • 发布时间:2015-07-06 09:07

  戈特弗里德·森佩尔[1]将建筑工艺分为轻质框架的建构和重型土方的立体雕切两大类[2],SOM最具开创性的工作无疑属于前者。公司率先提出了成套构件的施工方法,并创造了模数化、开放式、以及透明且娴熟的建筑语言。格温多林·赖特在她关于20世纪美国建筑史的著述中写道:“幕墙和开放的、基于网格的室内空间,已成为SOM以及纽约利华大厦(1949~1952)的标签,并奠定了其作为知名设计企业的声誉。”[3]

  然而,经过75年的实践,SOM设计师们的探索已经超越了公司现代主义的界限,并对北美文脉之外多样化的设计需求或项目场地进行了回应。多年来,SOM的作品常常被狭隘地置于密斯式的现代主义语言范畴之内,而借用森佩尔关于建筑工艺的两分法,本文和本期杂志所选案例则试图将立体雕切对位法引入到既有的历史叙述中。

  麦克梅斯皮尔斯望远镜观测台(1962年建成),用地景策略解决了一个独特的设计问题。望远镜的使用需要一个没有外部干扰的特殊环境。SOM的建筑师和工程师将其埋入山体中,使太阳的热干扰降到最低,并能控制由于阵风引起的横向运动。地面之上,望远镜观测台由覆盖着铜板的构造框架组成。建筑形式来源于深埋山中光的隧道的地上运行轨迹。

  拜内克古籍善本图书馆(1963年建成)与拉吉哈盒子(2004年建成)概念十分相似,它们已经远远超了欧几里德巨型棱柱体所强力界定的建筑表达。这两个项目都提供了环境庇护,以营造出温和的内部空间。然而,实现庇护的建造方式是有所差别的。

  拜内克古籍善本图书馆的外部是钢框架,表面覆盖花岗岩,中间填充半透明的大理石板;而拉吉哈盒子的外部则被设计成厚实的夯土结构。

  多哈办公综合体(2009年设计)将环境庇护的概念推向一个更新的水平。项目不是将宝贵的空间局限在一个清晰的边界之内,而是通过园区的巨石墙体创造出一个迷宫般空间质感的场域条件。园区设计最初的组织原则就来自于对其所处的文化和环境背景的回应。另一个可以与之相提并论的设计方法和设计哲学来自沃尔特·纳什(1920~2008),作为SOM的前设计合伙人,他的项目中广泛地应用了场域理论。

  国家商业银行(1983年建成)和拉吉哈银行总部大楼(2005年设计),强调了在北美文脉之外对新的塔楼类型学的探索。两个项目都偏爱厚重体量的立体雕切,以创造出一个可以抵御严酷沙漠气候的环境庇护所。两者的核心筒都是偏心的,以营造出内向的空间组织,这是受到了中东建筑庭院类型学的启发。切割体块和建构性框架之间的差别在两个项目中都得以呈现。内院的墙体上覆盖着轻质幕墙、核心筒和环境庇护所则覆盖着石材。

  阿尔哈姆拉塔(2011年建成)将中东摩天大楼概念的探索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凭借412米的高度,它成为世界上最高的石材立面塔楼。与国家商业银行和拉吉哈银行总部大楼的去中心化概念相似,阿尔哈姆拉塔的主轴也是偏心的,以此实现塔楼景观视线的最大化和阳光直射面积的最小化。混凝土实墙的切割和轻质围护幕墙之间的对话是该塔楼的建筑表达。

  减法是立体雕切建筑体块所固有的方法,它植根于切割石头的艺术。除了以巨石体量来定义这些项目,生成它们的设计过程还要遵循特定的减法法则,通常是从一个单一的体块出发,再进行一系列的减切操作。例如,国家商业银行就是从简单的三棱柱体块中挖空,创造出内部庭院。科威特中央银行(2003年竞赛入围)采用了一个类似的设计方法,从一个四棱柱中挖出庭院。同样,四季吉达多功能综合体(2014年设计)从一个正立方体中切割出交叉的庭院。这些建筑的表达是设计过程的直接体现,根据减去的体量很容易追溯到它们的完整形态。

  与悬挂于结构框架板材之外的围护幕墙不同,窗户是切割体块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拉吉哈盒子厚实的夯土墙,以及拉吉哈银行总部大楼和阿尔哈姆拉塔的混凝土剪力墙都经过多重投影进行挖切,并将对外较小的开口和对内较大的开口联系在一起。这种投影塑形的做法减少了太阳热负荷,同时在封闭空间内营造出诗意的光影效果。

  巨石的操作不一定仅仅局限于单体建筑的尺度上,还可以扩展到大尺度的园区中。例如,多哈办公综合体的早期研究中就曾试图探索创造出“旱谷”的理念,使之成为整个园区的内部绿洲。通过对地形的细致切割,设计者对如何定义“旱谷”的墙体进行了多种尝试。人们可以看到在设计策略和形式的整体表达之间的直接关系。

  然而,设计过程并不能总是通过简单地观察最终形态所洞悉。例如,从美国人口普查局总部(2007年建成)的最终形式中很难察觉其巨石的起源。除非从空中观看,否则很难透过普查局总部线性体块的演变回到其原点—一个简单的矩形棱柱。然而,这些延伸到周边景观中的建筑体量,都是通过严格的切割程序从最初的体块演变而来的。

  从哥特教堂到菲利克斯·坎德拉[4]的双曲率混凝土壳,对几何学的理解在界定立体雕切建筑时发挥了关键作用。特征萃取(Traits),是法国工匠发明的绘图方法,用以帮助在石头上精确的切割出复杂的形状。在当今立体雕切建筑的实践中,复杂的计算图纸采用的仍然是特征萃取法。阿尔哈姆拉塔大厅的薄片拱墙结构和双曲抛面剪力墙的施工图就是这方面的优秀案例。应该指出的是,从早期的概念过程到文本,再到最终的建造,几何精确性对立体雕切建筑都是至关重要的。

  或许罗宾·埃文斯的话最能表达阿尔哈姆拉塔在设计和施工上的复杂性,他写道:“立体雕切在建筑学中处于极其边缘的地位。同时,它也是数学几何、技术图纸和结构理论等领域的边缘内容……”[5]

  立体雕切建筑为设计者提供了两种不同的重要路径,一种是空间的,另一种是环境的。从附加边界条件定义建筑到从巨石中挖切出建筑,这一概念转变引发了对“空间”这一建筑存在理由的更强烈关注。如此以来,关于建筑要素的任何讨论,例如围护结构,就总要考虑清楚它们与减切程序之间的关系。因此,这些要素与其所界定的空间也有了内在的关联。立体雕切建筑的第二个方面是它与生俱来的内在环境效益,特别是在恶劣气候之下尤其突出。巨石通过它的蓄热体、热迷宫和自遮阳等固有特征,为设计提供了低技环境解决方案,而无需对附加技术过度依赖。

  参考文献:

  [1]戈特弗里德·森佩尔,建筑四要素及其他著述,哈利·帕尔格雷夫、沃尔夫冈·赫尔曼译,剑桥大学出版社,1989.

  [2]肯尼斯·弗兰姆普敦,建构文化研究,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1996.P.86

  [3]格温多林·赖特,美国:现代建筑史,雷克逊出版社,2008.P.159

  [5]罗宾·埃文斯,投影塑形:建筑及其三种几何学,麻省理工学院出版社,1995.P.179

  注释

  [4]菲利克斯·坎德拉(1910~1997),一位西班牙出生的建筑大师,在墨西哥设计并建造了创新的薄壳混凝土屋顶结构。

  盖里·哈尼,艾巴尔斯·阿希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