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夫君II(一)

  • 来源:飞言情
  • 关键字:喵星人,桃花运,约会
  • 发布时间:2015-07-17 13:13

  内容简介:升入大学的姚萱萱人生目标很渺小--她只想找个不掀别人裙子的正常人类当男朋友!自从儿时的她收养了那只流浪黑猫成为喵星人的铲屎官后,仿佛所有的桃花运都被老天爷悄悄没收回去。和姚萱萱同样升入大学的肖隐也没有摆脱单身的命运,他潜伏在黑猫的身体里,孜孜不倦地破坏姚萱萱的约会,陷害那些胆敢和姚萱萱约会的男生,而一无所知的姚萱萱还在哀叹自己的命里缺爱。你问肖隐为什么这样做?很简单,自己养的白菜怎么能让猪拱了?!

  (一)

  又是一年开学的日子,在这个学长勾引学妹,学妹勾搭学长,学姐垂涎学弟,学弟攀附学姐的季节……

  学弟学妹们怀着好奇紧张的心情踏进校门,礼堂里学长学姐们也忙得焦头烂额。

  “条幅歪了,歪了!左边往上,对,再往上一点,好!别动,就是这里。”

  “IT社团的人都来了没?音响设备再调试一遍,我要试听。”

  “晓莹,你们迎新团的仪容仪表再检查一遍,服装务必保持整洁,腿不要露太多,替学妹们想想好吗。”

  “你们几个,帮广播台搬一下设备,他们太瘦弱搬不动。”

  “那边的!你们哪个社团的?不要偷偷挂招新广告,我又不瞎看得见!”

  身为学生会的副会长,姚萱萱忙碌地指挥着几十号人为开学典礼做准备,忙到一半,想起一个重要的人:“肖隐呢?肖隐哪儿去了?”

  “会长他……在那儿。”

  有人颤巍巍地给姚萱萱指了个方向,姚萱萱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肖隐正躺在几把椅子拼成的“床”上睡觉,脑袋下枕着迎新标语,对自己休息的舒适度一点都不疏忽。

  姚萱萱心中燃起愤怒,她一个副会长为迎新会“抛头颅洒热血”,身为会长的肖隐却悠闲地睡觉!

  姚萱萱跑过去,深吸了一口气,用吃奶的劲儿在肖隐耳朵边大喊:“着火啦!”

  肖隐猛然坐起身,四处张望:“哪里?火在哪里?”

  姚萱萱恶狠狠地俯视着肖隐,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处:“这里,有怒火。”

  肖隐站起来,搂住姚萱萱的肩膀:“好妹子,你的好,哥哥都记在心里,加油,我再睡会儿。对了,我的演讲稿忘写了,你帮我写一份放我秘书那里。”说完打着哈欠慢悠悠地走了。

  姚萱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距离开学典礼召开只有四个多小时的时间,他竟然还没写演讲稿!为什么这种家伙能当上学生会会长?就因为脸长得帅吗?

  姚萱萱大一刚入学便加入了学生会,一直兢兢业业,认真负责,赢得了学生会前辈们和广大师生的认可,之后,前任学生会会长和副会长因私人问题辞职,就在大家都以为下一任会长铁定是姚萱萱的时候,肖隐出现了,凭借在女生中有着压倒性的票数,抢走会长的位置,把姚萱萱挤成了副会长。

  这样的事,从小到大,发生了无数次。

  姚萱萱和肖隐的孽缘,从幼稚园开始,直到大学,从未间断,因为,姚萱萱从小就寄养在肖隐家中。

  从小到大,姚萱萱和肖隐都是班里的班长人选,不过姚萱萱永远都是副班长,正班长永远都是肖隐,小学、初中、高中,无一例外,仿佛姚萱萱命中注定只能当二把手。

  如果一把手是别人,姚萱萱也不会这么生气,关键是,肖隐他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班长或学生会长。除了重要场合,跟模特似的出来亮个相,平时的大小事宜,他一丁点都不管,全都是姚萱萱当牛做马地帮他处理。

  不过就算肖隐只是个学生会的“模特”,还是受到同学们的爱戴,尤其是女生的爱戴,对这个看脸的社会,姚萱萱无能为力。

  为了学生会的威严,为了不在学弟学妹们面前丢脸,姚萱萱咬着牙奋笔疾书为会长大人撰写演讲稿。

  总之,在学生会除了会长以外的所有人的努力下,开学典礼顺顺利利,看着礼堂里一排又一排的新鲜面孔,姚萱萱不禁感叹:“想当年,我也和他们一样稚嫩,如今我也是当学姐的人了。”

  “还是个没谈过恋爱的纯情学姐。”

  在一旁的齐晓莹冷不防放了个暗箭,正中姚萱萱心头伤疤,她捂住胸口:“晓莹,我被你伤得好痛。”

  “别贫了,快看你家会长大人上台讲话。”

  轮到学生会长讲话,肖隐走上台,高大帅气的他站在台上,恍然间有种这不是开学典礼而是一场晚会的错觉,果然,原本被校长讲话搞得昏昏欲睡的新生们,在肖隐上台之后顿时打起精神,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齐晓莹露出笑容:“我们会长大人那张脸总是这么拉风。”

  姚萱萱鄙夷地看她:“你的笑容好恶心……”

  肖隐有个外号叫“学生会的脸面”,这个外号原本是姚萱萱起的,用来讽刺肖隐当学生会长除了重要活动中露个面,其他什么也不干,后来外号传出去反而被曲解成肖隐是学生会里最帅的所以叫“学生会的脸面”,虽然姚萱萱常拿这个外号取笑肖隐,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肖隐不是个只靠脸吃饭的人。

  开学典礼开始前一小时,肖隐才拿到姚萱萱写的演讲稿,现在他上台却完全不用拿底稿,就好像把稿子直接扫描进了心里似的。

  如果说肖隐在学妹们面前风光了一把,齐晓莹的女生部则在学弟们心里留下深刻印象。女生部部员都打扮得花枝招展,个个跟参加选美似的,尤其是齐晓莹还特地选了几个身材好的去男寝指导学弟们安置寝具,姚萱萱只想说,你这样还让不让学弟们好好收拾屋子?学弟们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啊!

  出了风头的不只有肖隐,身为副会长,开学典礼刚结束,姚萱萱就被一群新生学妹围住,看着一堆围着自己叽叽喳喳的小脑袋,姚萱萱不禁有种“这些天的努力没有白费”的欣慰感。学妹们似乎有数不清的问题要问姚萱萱,关于学校,关于教室,关于社团,关于姚萱萱自己,姚萱萱拿出幼稚园老师般的耐心,一一地解答,但当她听到“学姐你有男朋友吗?”这个问题后,身体瞬间僵住。

  这个问题是姚萱萱最痛的伤,看在是可爱学妹提问的分儿上,姚萱萱咬着牙说:“没有。”

  “骗人,学姐这么漂亮,肯定有男朋友。”

  “对啊,对啊,还是追求者太多挑花眼了?”

  “还是学姐想把男朋友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

  姚萱萱也希望自己在骗人,可是:“我啊,好像是八字不好,注定孤独终老,也尝试过和男生交往,第一次约会都会搞得很糟糕,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和学妹们的谈话在一片伤感中结束,姚萱萱人生有两个死穴,一个是学生会正会长的职位,另一个就是谈恋爱。

  “好想谈一场恋爱啊啊啊!”姚萱萱心里在咆哮。

  也许老天爷也觉得自己亏欠姚萱萱太多桃花运,就在姚萱萱一个人可怜巴巴地回宿舍楼的时候,一个大一的男生叫住了她。

  男生看起来干净清秀,细碎的刘海挡在额前,低头不知所措的样子还有点腼腆的小可爱,他偷偷看了姚萱萱一眼,磕磕巴巴地说:“学姐,我听说你还没有男、男朋友……可以和我约、约会吗!”

  姚萱萱心里的战壕被人偷偷扔进一颗地雷,轰隆!在她完全没预料的时候突然爆炸,让她一时茫然无措。

  她是被告白了吧?被一个可爱的学弟告白了?她想起齐晓莹总会说的一个词“老树开花”,这一次她的桃花运会有好结果吗?

  男生期待的大眼睛让姚萱萱更加慌乱,最后,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呀呼!学姐答应了!”男生跳起来欢呼,“我有学姐的电话,我先回去收拾寝室,晚上再联系你!”

  姚萱萱又默默地点了点头,眼看着男生回寝室的路上蹦蹦跳跳,像只欢快的兔子,虽然年纪小了点,也很可爱不是吗。

  直到回了寝室,姚萱萱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有首歌唱得好:“幸福来得太突然,让我不知所措。”这就是姚萱萱此时此刻的心情。寝室里其他三位舍友都被她边换衣服边哼歌的举动震慑住。

  齐晓莹最先发话:“你是买刮刮乐中了十块钱吗?”

  “看她这么高兴,起码中了二十块。”王美丽附和。

  姚萱萱在原地转了一圈,神秘地说:“我要有男朋友了!啊哈哈哈,有个可爱的小学弟跟我告白。”

  齐晓莹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对戴诗雯说:“第几次了?”

  戴诗雯掏出计算器飞快地计算着,推了一下自己的金丝边眼镜:“报告,是十五次。”

  十五次,是姚萱萱恋爱失败的次数,更确切地说是她初次约会失败的次数,连恋爱发生都算不上,每次,第一次约会都会搞得乱七八糟,以失败告终。

  “你们不要乌鸦嘴!这次一定是我的真命天子!我觉得我跟他有一条红线在连着。”

  “是是是,我的公主殿下,祝你和白马王子进展顺利。”

  嘎吱,宿舍门开了,只开了一道小缝,一只琥珀色眼睛的黑猫迈着优雅的猫步走进来,细长的尾巴轻轻摆动,对着姚萱萱嗲嗲地叫了一声:“喵。”

  “黑蛋儿!”姚萱萱欢喜地叫它的名字,黑猫轻盈地蹿到姚萱萱怀里,毛茸茸的脑袋在她手心里蹭啊蹭,也不怕把自己蹭成秃头。

  “这只负心汉又来找你蹭饭吃?”齐晓莹对黑猫怀有成见。

  “你才负心汉!小心它听得懂,黑蛋儿是野猫,自由惯了,我理解。”姚萱萱说罢把黑猫举起来,在它毛茸茸的大脸上亲了一口,“饿不饿?妈妈给你拿牛板筋吃。”

  齐晓莹无奈地看着翻箱倒柜给黑猫找食物的姚萱萱:“真是只好命的野猫。”

  “毕竟是萱萱青梅竹马的猫呢。”戴诗雯捂着嘴偷笑。

  这只猫在姚萱萱心中地位非常崇高,因为它是一只很神奇的猫。小时候,妈妈刚把她寄养在肖隐家时,她半夜想起妈妈总是偷偷哭,有一次,她躲在滑梯下面哭时,这只黑猫迎面走过来在她面前蹲下,突然细长的尾巴弯成一个心形,逗得她挂着满脸的鼻涕眼泪笑了出来。

  黑猫是只野猫,总是来无影去无踪,姚萱萱想它大概是忙着抓耗子吧,但每次她伤心难过的时候,黑猫总是会出现在她身边,做出各种逗趣的动作让她忘掉烦恼。

  本来姚萱萱以为黑蛋儿是只被她用食物收买的普通野猫,以饲主的身份照顾了它几年,直到姚萱萱要来上大学,挥泪告别黑猫,没想到在大学校园里又遇见了这只黑猫,它竟从老家一路跟来这里。

  从此,姚萱萱固执地认为,这只黑猫一定是她死去的老爸派来陪伴她的天使,所以才千里迢迢陪她来上学。

  丁零零,咚咚咚。

  手机短信的声音,姚萱萱拿起手机看短信,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开头就看见“学姐”这个称呼,猛然想起刚才告白的小学弟说稍后要跟她联系,脸颊红红的。

  专注于看短信的姚萱萱没有看到,趴在桌子上的黑猫,眼睛也瞄着她的手机,琥珀色的大眼睛如宝石一般明亮。

  (二)

  肖隐有一个秘密,他是一只黑猫。

  这个说法容易让人误会,准确地说,他能附身在黑猫身上。从小,他就发现自己体质很奇怪,他的魂魄能轻易离开自己的身体。

  五岁那年,肖隐第一次成功附身在父亲书房的黑猫标本上,他首先想到刚住到他家的小妹妹,当他怀着炫耀的心态找到躲在公园滑梯下面的姚萱萱,却发现她不再是白天那个嘻嘻哈哈的小女孩,她满脸鼻涕眼泪哭得丑极了。

  从那以后,年幼的肖隐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只有披上黑猫皮的他才能看见的、不一样的姚萱萱。

  这天,肖隐又附身到黑猫标本身上,去姚萱萱的寝室找她玩,享用姚萱萱给他准备的零食,却发现姚萱萱脸红扑扑的,正跟别人热络地发短信。

  黑猫“喵”了一声,跳到姚萱萱怀里,把大猫脸伸到手机屏幕前,正大光明地看姚萱萱的短信。姚萱萱只当是猫都有爱看手机图标动来动去的癖好,揉了一把黑猫毛茸茸的大脸,接着和学弟发短信。

  刘迅:学姐,我是刘迅,刚才那个大一男生,你明天有空吗?:)

  姚萱萱:当然,明天上午学生会开例会,一般十点多就能结束吧。

  刘迅:我听学长说西门的香蕉屋很好吃,我们中午去吃吧。

  姚萱萱:……好!

  刘迅:例会开完了给我打电话吧,我会一直等你!

  姚萱萱:嗯嗯。

  姚萱萱翻了个身,把手机扣在自己胸前,心扑通扑通地跳。这一次,总能交到男朋友了吧?诅咒什么的都是开玩笑的,她一定一定能在大学里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比那个注定孤独终老的懒鬼肖隐更早找到自己的另一半,对吧?

  姚萱萱满脑子都是对明天的紧张憧憬,完全没注意到,黑猫跳上窗台,从窗户跑了出去。

  肖隐回到自己本来的身体,急匆匆跑回寝室,看见程凡正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一脸淫笑地盯着屏幕,不知道又在玩什么少儿不宜的游戏,肖隐走过去,哐当把他的笔记本电脑合上。

  程凡摘下耳机,十分不满:“别闹!兔女郎啦啦队马上就要出来了!”

  “帮我查一下大一有个叫‘刘迅’的男生住哪个寝室。”

  程凡挠挠头:“你怎么总让我查男生,你确定你正常吗?”

  肖隐拍了程凡后脑勺一巴掌:“别废话,快找。”

  “是,是,会长大人饶命……找到了,一年级体育系刘迅,J栋202,哎,你查他干……”程凡话还没说完,扭头发现肖隐已经走了,只剩下半开的寝室门晃来晃去,不知道他在搞什么名堂,经常莫名其妙让程凡查不认识的男生。

  “杨霄,刘迅,走,打热水去。”

  “你敢让刘迅打水?”

  “咋的?”

  “你不知道刘迅马上就是副会长的男人了?”

  “真的假的?”

  “去去去,还没成,不过也差不多吧,明天她答应跟我一起去西门香蕉屋。”

  “小伙厉害啊,怎么想起来追她呢?不好追吧?”

  “我这不是为咱寝考虑嘛,找个在学生会当会长的,万一以后犯点纪律什么的……对不对?”

  “哈哈哈,以后咱寝就靠迅哥罩着了!”

  四个男生在屋里拎着热水壶勾肩搭背,却没想到,窗外,一只黑猫趴在窗沿上侧耳偷听。这个叫刘迅的男生还不知道,他在黑猫心中已经被画上了一个×。

  学生会例会结束,姚萱萱紧张地看了一眼时间,正要走,被肖隐一把搂住脖子:“走,中午跟我吃饭去。”

  “我我我,中午约了戴诗雯一起吃!”姚萱萱慌慌张张随口胡诌,还好戴诗雯不在这里。

  “噢,这样……”肖隐放开姚萱萱,“好,你快去吧。”

  “我走了!”

  第一次约会不能迟到,姚萱萱急忙跑掉,没有看到肖隐意味深长的眼神。

  姚萱萱赶到香蕉屋的时候,刘迅已经在那里等她,作为著名的情侣餐馆,像秋千一样从棚顶挂下来的一个又一个小隔间里坐的都是情侣。刘迅朝姚萱萱招招手,只容得下两个人相对而坐的小桌子,处处都是甜蜜的气息,姚萱萱抚了抚自己快要到嗓子眼的小心脏,走到刘迅对面坐下。

  “昨晚一晚没睡,一直在想,学姐到底会不会来。”

  “我当然……会来。”

  “嗯,看到学姐,我好高兴!”

  “哪有那么夸张……”

  “真的!从我第一次见到学姐就……”

  餐厅里的小情侣都忙着谈情说爱,谁也没注意到一只黑猫偷偷溜进来。眼看着一个女生拿着饮料要从姚萱萱身旁走过,黑猫飞快地从女生脚边跑过,绊了她的左脚,女生身体失去平衡,直接撞在姚萱萱的椅背上,饮料掉在姚萱萱腿上,浅蓝色牛仔裤被苹果汁染出一块青绿色。

  “对不起!对不起!”女生连声道歉,一边回头看自己是被什么绊倒了,黑猫早已跑开,只留给女生满肚子疑惑。

  “没关系。”对方一直道歉,姚萱萱也不好说什么,只懊恼自己在刘迅面前出了丑,低着头小声说:“我去借抹布擦一下。”说完一路小跑去后厨。

  刘迅一个人坐了一会儿,觉得尴尬,又站起来,一直往后厨的方向张望。虽然弄脏裤子的是姚萱萱,但他也很烦闷,刚才气氛那么好,他要是趁机表白,姚萱萱十有八九会答应,这下可好,姚萱萱现在心情肯定一落千丈,不知道还会不会答应他。

  黑猫躲在收银台和酒柜之间的缝隙里,亮晶晶的猫眼一直注视着刘迅的一举一动,低伏着身子悄悄跑到刘迅的桌子下面。一个女生站在刘迅身后,正和朋友聊天,女生梳着高马尾,穿着小吊带和超短的百褶裙,浓妆艳抹,一看就不是好惹的,黑猫露出根本就不可能属于猫类的奸笑,敏捷地跳上旁边的椅子,猫尾巴卷起女生的裙边,用力掀起来,又迅速钻回桌子下面,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非常熟练。

  裙子被人从后面掀了一下,女生猛回头,只看见刘迅站在那里。

  啪!

  响亮的耳光扇在刘迅脸上,让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们身上,那女生是音乐系的,练的是女中音,浑厚嘹亮的声音在整个餐厅里回响:“掀老娘裙子,不想活了!”

  姚萱萱好不容易擦掉裤子上的果汁,正走出来,眼睁睁看见了女生甩巴掌的一幕,耳朵里充满了女生的咆哮。

  掀老娘裙子!

  老娘裙子!

  娘裙子!

  裙子!

  子!

  为什么喜欢她的男生全都是这个样子,为什么她的约会,每一次都是这个样子!每一个和她约会的男生,不是调戏女生就是骚扰男生,还有掀孕妇防辐射服的变态,甚至还有一个掀了年过七旬的老太太的大花布衫。她的命就这么苦?她不求追她的男生要多帅气、多聪明,只求他们能为人正直,不要掀女生裙子。为什么她遇到的都是臭流氓!

  “学姐,误会!我没掀她裙子啊!”刘迅的脑子转得还算快,知道马上跟姚萱萱解释。

  “放屁!我身边就你一个人,难不成我裙子是风刮起来的?!”

  “我做证,刚才就你一个男生在旁边,就是你掀的!不要脸!敢做不敢当是不是!”女生的朋友也加入了声讨的队伍。

  姚萱萱的脸像用了十年的铁锅底一样黑,挎上自己的包,扔了一张毛爷爷在桌上:“这顿饭学姐请你,以后没事别找我,学弟!”

  这绝对是诅咒!为什么她所有的追求者都喜欢掀别人裙子啊!

  看到姚萱萱提前回来,齐晓莹就知道她的约会又以失败告终,齐晓莹才不关心姚萱萱和素未谋面的大一小男生的感情进展,就在姚萱萱去约会的时候,齐晓莹和王美丽合谋计划出一个鬼点子。

  “萱萱哪,我可爱的小萱萱,你还记得去年万隆滑雪场给我们的代金券吗?”

  姚萱萱点点头,看着齐晓莹,不知道她又要提什么无理的要求。那些代金券还要归功于王美丽,王美丽来于体育系,就职于体育部,去年冬天,万隆滑雪场举行滑雪比赛,王美丽带领体育部部员勇夺团体赛桂冠,那一万块的代金券就是冠军奖品。本来学生会决定用那些代金券去万隆滑雪度假,犒劳大家一年来的辛劳。不料就在原定日期前夕,肖隐得了重感冒,为了不让姚萱萱一个人领着学生会去逍遥快活,他想尽办法硬是把这次度假搅黄了,姚萱萱至今还在为肖隐的行为感到羞耻。

  “万隆最近在滑雪场里又开了个温泉会馆,我和美丽打听过,代金券在温泉会馆也能用。”

  “你们的意思是……”

  “反正开学典礼已经搞定,不趁现在放松下,怎么对得起我们给学弟妹们当牛做马这些天。”

  姚萱萱私心里也很想去:“可那一万块代金券算是学生会资金,要用得会长批准,肖隐能答应吗?”

  “嘿嘿嘿……”

  “呵呵呵……”

  王美丽和齐晓莹一起发出老巫婆一样的笑声,眼睛都色眯眯地看着姚萱萱。

  “……我们真的是关系很好的舍友吗?”姚萱萱现在只有待宰羔羊的感觉。

  学校里的同学,大多只知道姚萱萱和肖隐是一个高中考上来的,是老乡,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姚萱萱从小就被寄养在肖隐家里。姚萱萱的妈妈和肖隐的爸爸妈妈是老同学,她一直在国外工作,爸爸去世后,姚萱萱就被妈妈送到肖隐家,一晃,就在那里住了十多年。

  十多年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朝夕相处,姚萱萱和肖隐的感情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可以说是兄友妹恭,不过姚萱萱自己说是姐妹情深--在姚萱萱眼里,她是可怜的灰姑娘,而肖隐是那个恶毒的继姐。

  拨通电话,马上传来肖隐懒洋洋的声音。

  肖隐:喂?

  姚萱萱:呃……姐……

  肖隐:……你管谁叫姐。

  姚萱萱:咳咳,肖隐哥哥。

  肖隐:别叫这么亲,准没好事儿,借钱?

  姚萱萱:从小到大只有你剥削我的零花钱吧!

  肖隐:被人欺负了?

  姚萱萱:只有你会欺负我!……是这样,去年体育部不是比赛赢了一万块的万隆滑雪场的代金券嘛。

  肖隐:好像有这回事,怎么了?

  姚萱萱:我听齐晓莹说,万隆又开了个温泉会馆,也能用代金券。

  肖隐:我不喜欢泡温泉。

  姚萱萱:你是会长啊!应该考虑全体成员的利益,怎么能全凭自己喜好……

  提到温泉,电话那头,肖隐寝室里传来了诸多杂音:“温泉啊那是温泉啊!女生都会脱衣服泡的温泉啊!”“就是就是!我们要去泡温泉!”“强烈要求泡温泉!”听了室友建议的肖隐马上转变态度。

  肖隐:好,这周末全体学生会成员去万隆温泉会馆开座谈会,通知你来写,就这么定了。

  嘟嘟嘟……

  手机里只剩一连串嘟嘟声,姚萱萱还呆愣愣地把手机握在手里,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男生都这么下流!

  不过总算是敲定了这笔福利,公款吃喝总是件很让人开心的事。

  周末出发当天,有几个学生会成员因事请假,但总人数并没有减少,因为肖隐把他整个寝室的人都带来了!姚萱萱首先揪出了最惹眼的李健仁,李健仁是个混血儿,个子高,五官又深邃,金发碧眼,很多人第一眼看见他都以为是男模,虽然他和肖隐共称“学生会双璧”,其实他并不是学生会成员。因为每次肖隐偷懒缺席学生会例会,总是他的舍友李健仁拎着纸笔来帮他记笔记,大家都笑称李健仁是肖隐的秘书。

  “李健仁是学生会秘书长,当然能来。”肖隐是这么狡辩的。

  “学生会什么时候有秘书长这个职位了!”

  “哎,萱萱,你就是太较真了才找不到男朋友,你看健仁多受欢迎。”

  虽然李健仁的性格有点缺陷,但是在这个看脸的社会,李健仁还是凭着脸蛋得到了一众学生会女生的环绕,女生们围着他有说有笑,一幅温馨的景象。

  “好吧,李健仁勉强能接受,就当给我们学生会辛苦的女生当福利,这个呢!这家伙也是你秘书?”姚萱萱又把试图躲藏在肖隐身后的程凡拎了出来。

  程凡是IT社团的社长,但和学生会是八竿子打不着。姚萱萱双臂环抱,气势汹汹地等着肖隐解释。肖隐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硬着头皮说:“我们学生会各项活动都少不了IT社团协助,萱萱,我不是常教你,做人要学会感恩,你看现在就是你报恩的时候。”

  这么不要脸的话亏他能说得理直气壮,但肖隐那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模样让姚萱萱一时无法反驳,目光凶狠地投射在肖隐带来的最后一个舍友--钟勤身上、钟勤吓得双手直摇:“我是货真价实的宣传部一分子。”

  论比歪理邪说,姚萱萱永远都不是肖隐的对手,只能气鼓鼓地对李健仁和程凡说:“要是让我看见你俩骚扰女生,我就把你们留在北山喂狼。”

  “Yes,sir!”两人一起朝姚萱萱敬了个军礼,又对着互相击掌:“耶!”

  “萱萱,晓莹喊你快上车。”戴诗雯跑过来,怯生生地对姚萱萱说。

  戴诗雯文文弱弱的模样马上就激起了李健仁的邪念,拉着戴诗雯搭讪:“这不是诗雯妹妹嘛,还记得我不?上学期期末补考还是你给我监考的。”

  戴诗雯本来就内向,被人高马大的李健仁一拉扯,吓得直往姚萱萱怀里钻。姚萱萱拍掉李健仁的大手,责怪肖隐:“姐姐,你能不能管好你家秘书?”

  “你再叫我姐姐,我也跟小诗雯搭讪。”

  姚萱萱无语,为什么,这帮男生都大三了,还这么不成熟!一个可怕的预感在姚萱萱心里升起,这次旅行,看样子不会省心。

  下期预告:社团的温泉活动开始了,姚萱萱和肖隐一路斗嘴,欢乐不已。但姚萱萱的室友王美丽这时候却出了意外,与此同时,姚萱萱却发现了肖隐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文/小姑子 图/竹子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