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别将就(一)

  • 来源:花火
  • 关键字:饭局,情书,医院
  • 发布时间:2015-07-23 11:44

  内容简介:

  二十四岁的糖糖意外变成了六岁的模样,恰好又被她暗恋的男神庄伟凡“捡”回了家。一大一小在同一屋檐下相处,撞出许多小温暖。而糖糖唯一变回来成人的办法,竟然是看庄伟凡的腹肌,这么奇葩的变身方式,完全hold不住啊!

  初冬的清晨,雪花密密麻麻如柳絮一般在窗外织成了一张白网。凛冽的寒风越吹越猛,昨夜唐糖忘记关窗,大把的雪沫子蓬飞进了她的卧室,冷得她裹着被子打了个喷嚏。

  唐妈妈的电话来的正是时候,将她的美梦硬生生给掐断。

  她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等清醒过来,她揉了揉红彤彤的脸蛋回味着刚才在梦里跟庄伟凡接吻的情景,她沉浸在其中,现在甜得跟吃了蜜糖似得。

  这个“春梦”大概跟她昨夜的事情有关联。

  昨晚A大精英校友聚会搞的唐糖很不愉快,饭局上她的同学钟思思,语言犀利,用刻薄的言语方式一直拿她单身开玩笑,还拿她曾经倒追庄伟凡未果的事情大做文章。

  钟同学语言拿捏的恰好,在饭桌上,既打击了唐糖,又捧高了如今地位不俗的庄伟凡。

  庄伟凡在饭桌上一直没说话,跟他不相干的事,他从不会插半句嘴。

  然而作为直接当事人的唐糖,表现的也算得体,并没有发火,而是大大方方的跟着桌上的人笑,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

  只是饭局进行到一半,她便借着上厕所为由离开了。

  之后她一个人独自在楼梯口打电话,她对着电话里不断重复发牢骚,一直“吐槽”在饭局上被人嘲笑的种种。

  她这句话重复念叨十几次,被上厕所归来的庄伟凡听见。

  庄伟凡看见她一个人坐在楼梯里的发牢骚,站在她身后以开玩笑的方式劝慰她,“人与人之间交往恰恰如此,不是你忍,便是对方忍。她今天对你言语刻薄,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生活难免不如意,你要想逃离这些不如意太不现实,除非,你变成小孩。”

  也是因为庄伟凡这一句话,她的心结就彻底打开了。

  她从美的冒泡的梦境里彻底走出来,这才懒洋洋拿起电话,对着电话里喂了一声,“可乐妈妈。”因为刚睡醒,她的声音还带着懒懒的鼻音。

  听见她懒洋洋的声音,唐妈妈刻意将声音放粗,“糖糖!你是打算气死我么?这次相亲你要是再搞砸,我就带上你爸爸离家出走!”

  “……”听见老妈雄浑的声音,唐糖立马翻身起床,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又花了两分钟洗漱、梳头,等穿戴整齐,她才又拿起电话说:“出门了,我现在就出门!”

  唐糖相亲地点定在A市南山上一个高档餐馆,她在去的路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发痴,满脑子都是昨晚的事情,还有安慰她的庄伟凡。

  在A大时,她给庄伟凡写过情书表过白,只不过对方连话也懒得跟她说,直接拒绝了她。

  唐糖不否认,其实她现在对庄伟凡的好感也还在。加上昨晚他那番安慰的话,她对他的好感又深了一层。

  当年她对他一见倾心的悸动,再一次翻腾而出。

  就在她思绪翻飞的时候,司机紧急刹车,出租车“吱呀”一声停了。她的身子受惯性朝前一倾,一头撞在车窗上,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她揉着脑袋问司机,“怎么了?”

  他们的车停在山坡上,不上不下,相当危险。司机尝试发车无果后,让唐糖先下车,他打电话叫人来修理。

  唐糖下车后看了一眼时间,又估摸了一下路程,最后打定注意步行上山。

  她穿着六公分高跟鞋上山本就吃力,又加上走的太急,在十字交叉路口摔了一跤。随后她的身体便不受控制,跟皮球似得从山坡上往下滚,她的身子在地上摩擦,以致于她细嫩的皮肉被擦破,火辣辣的疼。

  这一跤摔得可疼,她趴在地上好半晌动不了,她尝试的抬了抬腿,浑身就跟针扎似得。她撑起身体动了动,身上的骨头如碎裂一般,疼痛难忍。

  唐糖强撑着身体爬起来,她发现身上的衣服变得无比巨大,毛衣领口也变得松松垮垮,连着她的裤子也长了一大截。

  她望着自己空空荡荡的半截裤子,下意识以为自己两条腿摔断了。她伸出手拍了拍那半截裤管,一双白嫩的小手映入眼帘,她惊讶的咦了一声,不免疑惑:这双小手……是她的?

  她将手放在眼前打量,发现手不仅变小了,还变得肉嘟嘟的,指关节处还有几个小窝窝,看起来又软又可爱。

  “啊?”唐糖惊呼出声。

  等等……怎么她的声音变成小奶音了?她的手怎么变小了?她这是返老还童了吗?她被自己身体突然变小吓坏了,惊悚的半晌说不出话。

  与此同时,十字路口突然拐进一辆黑色轿车。眼看着那辆黑色迈巴赫朝自己逼近,唐糖起身想跑,奈何她站起来一双小肥腿刚迈开,就被宽大的成人衣服给再一次绊倒。

  唐糖这会儿真是急的快哭了,趴在地上绝望的闭上了眼。她以为……自己死定了。

  而那辆黑色迈巴赫的主人,正是唐糖想了一早上的庄伟凡。庄伟凡刚谈完一笔生意从山上下来,他的车子快开到十字路口时,倏忽间看见前方路中坐了一个小女孩。

  他急忙刹车,奈何山路太陡,刹车后车身依旧往下滑了一截,小女孩的身体被车头淹没,在他的视觉范围内消失。庄伟凡吓了一跳,赶紧下车查看状况,下车前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绕过车头后,发现小女孩完好无损的躺在他的车下,且眨着一双水汪汪黑漆漆的眸子盯着他。

  那天真无邪的小眼神,将庄伟凡心头的冰雪一点点融化。这小姑娘,白白胖胖真是可爱,就跟动物园里爱抱工作人员的肥胖大熊猫似得。

  小女孩张了张嘴,眼睛瞪得很圆,看见他似乎很惊讶。

  随后,小女孩白眼一翻,眼睛一闭,晕了。

  一天后,唐糖在医院醒来。

  她是被医院的药水味给刺激醒的,她醒的时候护士正在给她打针。白衣护士望着她,见她打针也不哭,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夸她,“小妹妹真乖,阿姨好佩服你哦……”

  唐糖躺在病床上心情有点复杂。虽然她长得比较年轻,但也不至于叫这位年轻护士为阿姨吧?

  与此同时,一直在病房外等消息的庄伟凡得知她醒了,忙走进来看她。庄伟凡一走进病房,就看见唐糖那张粉嫩嫩的脸蛋。

  小女孩正噘着樱桃小嘴,拿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呆呆望着他。庄伟凡从没见过如此可爱的小孩,他平时冰冷的语气变得十分温和,“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你怎么穿着大人的衣服坐在路中间呢,你知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啊,叔叔差点撞到你。”他的声音就像是春日里一抹淡而薄稀的暖阳,听起来很温润。

  “……”唐糖差点没被庄伟凡的声音给吓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一向说话高冷的男神,说话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呆呆的盯着庄伟凡,眼前这位依旧是身姿颀长,英伟不凡的庄伟凡。他身上的黑色西服被熨帖的整整齐齐,一身打扮商务沉稳的一丝不苟。知识高冷男神原本严肃的眉眼这会却变得温如和煦,这样的反差感让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唐糖坐在床上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等等——叔叔什么鬼?唐糖打了个颤栗,突然如梦初醒。她抬起手正对着庄伟凡,发现自己胖嘟嘟的小手跟他的脸形成一个很鲜明的对比。

  她的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唐糖腾一声坐起身,病床对面的玻璃里倒映出她胖墩墩的轮廓。

  她挥挥手,玻璃里的小孩也挥挥手。

  她晃脑袋,玻璃里的小孩也晃脑袋。

  她为了证明是自己的幻觉,忙跳下了床。她跳下床后发现,自己的脑袋竟然只到庄伟凡的大腿。

  妈呀,庄伟凡怎么变成巨人了!

  她发现自己的身高变得只到庄伟凡膝盖的时候,真真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她现在的心情完全可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

  她趴在玻璃上,掐了掐自己的脸,真实的触痛感逼迫她接受现实。

  一瞬间,她有点小崩溃。她心里似有狂风怒吼,巨浪咆哮:做梦做梦……一定是做梦啊啊啊啊!

  她靠着电视柜缓缓蹲下身,脑袋埋在一双短小的肥腿里平静了大概五分钟才抬起头,一脸可怜的望着庄伟凡。

  庄伟凡被她一系列奇怪的动作给吓住,以为这孩子被他给撞傻了。

  唐糖看着庄伟凡那副惊讶的表情,为了不让他觉得自己是傻了,她忙起身冲着他笑了笑,脸颊上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

  小姑娘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温馨又可爱。

  她将双手背在身后,腆着西瓜肚,声音软糯糯的,“叔叔我没事!我只是看看我的脸有没有被叔叔撞花,妈妈说,脸是女孩子最重要的东西呢。”

  她挺着肚子,圆滚滚的肚皮从薄秋衣里露出来,像个小西瓜,可爱极了。

  庄伟凡低头望着面前肉嘟嘟的小女孩,小女孩一双黑瞳清澈湛亮,端而厚的齐刘海挨着她两条弯弯的眉毛。小姑娘的脸就像是个大西瓜,然后脑袋上面盖了一层黑色的瀑布,看起来十分滑稽。尤其是小姑娘笑的时候,脸颊露出的那两个小酒窝,把庄伟凡萌得心肝荡漾。

  加上小唐糖声音很软很黏,就像是端午甜甜的大粽子,他顿时像是被灌了糖,那种感觉就像是在动物园里看见一只抱着工作人员大腿竭力卖萌撒娇的大熊猫。

  他很喜欢小动物,尤其是圆滚滚的小动物。

  “那小朋友,告诉叔叔你爸爸妈妈的电话好不好啊?”庄伟凡声音很轻,他从未尝试过用这么轻柔的声音跟人说话。

  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咳咳,奇怪。

  唐糖表示快要被这个“叔叔”虐哭了。她爸妈去了米兰度假,得过几个月才回国。她现在能怎么办呢?

  思虑间,她撇过头看见自己的成人衣服散落在病房的沙发上。她想起手机在还在衣兜里,于是两条小肥腿一迈,跟踩了风火轮似得,跑了过去。

  看见她四肢灵活,庄伟凡不由感叹:真是个灵活的小胖子啊……

  唐糖跑过去翻了翻自己原先的衣服,拎起外套从里面抖落出一个粉色的brA,她正要伸手去捡,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于是她肥壮的胳膊僵在了空中。

  很快,庄伟凡在身后轻声教育她,“小朋友,偷穿大人的衣服是不对的哦。”他想起自己小时候也偷偷穿过父亲的西装、皮鞋,此时看见糖糖得举动,不由笑出声来。

  这个小胖妞,勾起了他儿时那些美好的回忆。

  他温和的笑容落在变成小孩的唐糖眼里,她好无奈的抽了抽嘴角,心里一阵咆哮:不好你妹啊!

  唐糖要气炸了,一张小圆脸憋得通红。她心里暗想,以前待她冷酷的学长哪里去了?素来高冷如冰山雪莲的庄伟凡哪里去了?

  唐糖顿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随后灵机一动蹲下身,捂着肚子“哎呦”一声叫唤起来。

  庄伟凡见她难受,赶紧将她抱坐在沙发上,摸了摸她的额头,声音无比温柔,“哪里不舒服?”

  唐糖蹙着眉头,咬着唇,艰难抬手指了指自己西瓜一样的肚子,“肚子……肚子疼……”

  小孩子肚子疼可不是小事,庄伟凡片刻不敢耽搁。恰好这会儿临近中午,护士医生都去吃饭了。情急之下他扯过沙发上的毛毯,给她盖在肚皮上,“先躺着,我去叫医生。”话音刚落,他人已经消失在了门口,雷厉风行,速度之快。

  唐糖躺在沙发上听见庄伟凡脚步声渐远,赶紧拿羽绒服裹在身上,抱着自己的手机迈开小肥腿跑出了病房。她趿拉着医院的白色棉拖鞋,拖着如裙子一般的羽绒服,带着一身肥肉奔上了医院顶层天台。

  她的身子肥胖似球,等她爬上顶层露天阳台时,已经……累瘫痪了。

  她见顶层天台没有人,踮起脚伸手将天台的门给拴住。拴住门后她才有了些许安全感,她靠在门背后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拿出手机开始捣鼓。

  发生这种事,她肯定是要告诉家里人的,她总不能依靠庄伟凡吧?

  在米兰度假的唐妈接到唐糖的电话,喂了半晌没听见声音。她嘟嘟囔囔唠叨女儿摁错了电话,正准备挂断,电话里便传来唐糖稚嫩的声音,“可乐妈妈!”

  “……”电话那头顿了一会,听筒里传来唐妈欢快的声音,“哈哈哈哈,糖糖,你这变声器用的不错啊?我是你老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你做了什么忤逆之事!说,昨天安排的相亲,你是不是没去?”

  “……可乐妈妈,咱先不说相亲好嘛?”她顿了顿,声音很沉重,“我告诉你啊,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我返老还童了,变成了六岁的小孩子!”

  “扯,继续扯!”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很是轻快,“我告诉你啊糖糖,在我和你糖水爸爸回来之前,你必须找个男朋友。”

  “可乐妈妈,我真的——”她还没说话,对方把电话给挂了。

  唐糖靠在铁门上,无奈地望着湛蓝的天空,突然好绝望。她抱着腿蜷缩成一个球,靠着门坐了十五分钟,最后实在无计可施了,才又乖乖回到病房。

  她回去的时候医院乱成了一团,庄伟凡、护士、医生满医院找她。庄伟凡找到她的时候,她正站在楼梯口,天真无邪的脸上有几分阴沉。

  他还没问她去哪儿了,小女孩就先开口,可怜兮兮地说:“大哥,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我成了孤儿。大哥,你行行好,送我去福利院吧。”她将两只胖胖的小手合在一起,做祈祷状、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可怜巴巴望着他,小嘴一瘪,“大哥,拜托拜托。”

  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只能先依靠庄伟凡了。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敢回家,她只能先去福利院,之后的事情,再做打算吧!

  “傻孩子。”庄伟凡叹了声气,拉着她往病房走,“叔叔会帮你好好安排以后的事。”

  糖糖抬头看着庄伟凡,突然就想起昨晚他对她说的话。

  “变成小孩,你就能逃避这些烦恼——”想起他这句话,糖糖突然就打了个颤栗,脑中灵光一闪:会不会就是因为这句话?她才变成了小孩?

  糖糖扶额,她上辈子一定是轰炸了银河系,才换来今生被庄伟凡一语成谶啊!

  回到病房后,庄伟凡拿着手机出去打电话,留了护士在病房给唐糖换衣服。

  护士听说她是个孤儿,好一阵子伤感,她坐在病床边安慰她,“丫丫乖,庄先生会帮你找爸爸妈妈的。”

  “我不叫丫丫,我叫糖糖。”唐糖一脸委屈看着护士。

  与此同时,打完报警电话的庄伟凡走了进来,他听见小朋友在自我介绍,“糖果的糖,两颗糖,糖糖。”

  庄伟凡将小朋友的名字在嘴里细细念叨,似乎想起什么,他昨天在聚会上的那个学妹,跟这小女孩的名字同音。

  他走过去摸摸唐糖的脑袋,安慰她,“别怕,叔叔不会让你去福利院。”庄伟凡另有打算。

  半个小时后,警察赶到。庄伟凡跟老友汪队长打了招呼,开始给糖糖做笔录。

  老汪问了许多关于糖糖父母的事情,糖糖不能说真实情况,发挥母亲遗传的编故事才能,捏造了一个凄惨的身世。

  做完笔录,庄伟凡拍拍汪队长的肩膀,“老汪,糖糖就先住我家。帮她找父母的事,就拜托你了。”

  老汪瞪了他一眼,将他拉至走廊,“你疯了?这种遗弃子女事件在A市一年得有好几十宗。若不是家里困难,谁愿意把孩子丢掉?八成是找不到了那孩子父母了,你也别揽这些麻烦,送她去福利院。除非——你想让她在你家住一辈子?”

  庄伟凡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我倒是求之不得,我要是有个‘女儿’,老爷子也就不会逼我相亲了。”

  目前庄伟凡的状况跟糖糖一样,都面对家里的逼亲。

  老汪瞪大眼睛看着他,“我的庄少爷,求您别再放荡不羁了好么?你领一个拖油瓶回家,你脑子没病吧?”

  庄伟凡嘴角一挑,“老汪,我有我的想法。我想靠这个孩子做我的挡箭牌,以此拒绝老爷子介绍的相亲的对象。再者,这孩子被我撞上,说明我俩有缘,指不定她就是老天派来解救我脱离困境的呢?”

  老汪,“庄少爷,您说您到底怎么想的?有女人送上门不要,您非得拒人于千里之外?知道的你是禁欲,不知道的以为你被美国佬掰弯了。别说你家老爷子,我这个做兄弟的都看不过去了!”

  “一句话,帮不帮?”庄伟凡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翘,沉着脸看着他。

  老汪最害怕庄伟凡这眼神,怎么看怎么寒,索性什么也不说了,仍由他去吧。

  庄伟凡回病房的时候,糖糖正坐在床上发呆。6岁的孩子不算小,也不算大,什么都似懂非懂,被父母抛弃,心里一定不开心吧?

  他想了想,走过去给她削了一个苹果,“糖糖,在找你爸妈这段时间,你就住叔叔家。”

  糖糖表示很忧伤,拿过苹果啃了一口,汁水香甜可口,苹果的鲜芳溢满唇齿。

  她点点头,双下巴叠了叠,很爽快的答应了。

  下午庄伟凡带她出了医院,开车带她回了自己家。

  车子开进南郊别墅群,糖糖趴在车窗上看着道路两旁欧式风格的建筑,心里十分怅然。玻璃里不时映出她那张胖胖的脸,她心里的滋味儿相当复杂。

  黑色轿车在在一栋别墅前停下,徐徐开进别墅的宽敞大院里。糖糖跳下车,在庄伟凡家的院子里荡了一圈儿,他家庭院清幽别致,几个砖砌的小花园里种植着不知品种的植物。

  她跟着庄伟凡走进屋内,看着装饰漂亮又宽大的客厅,不由感叹庄伟凡会享受生活啊!庄伟凡家里是纯欧式的装修风格,洁白的天花板上没有多余的吊顶装饰,简单的欧美石膏线条贴着乳白色的墙壁走了一圈。

  玄关处吊着工艺射灯,客厅天花板中央是一盏设计大气精致的水晶灯,还是法国知名灯具的限量款!这款灯国内限量两款,有一款在糖糖家,没想到另一款,竟然在这里。

  见糖糖愣在玄关处,庄伟凡忙招呼她进客厅坐着。糖糖按着他的指示乖乖坐在沙发上,她挺直脊背,然后眼巴巴看着他,等着他做下一步指示。

  其实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庄伟凡也有点不习惯,然而对于带小孩他更是一窍不通。他带糖糖回家有两个原因:一是如果真找不到糖糖父母,他就自己领养,便于摆脱老爷子的束缚。二是糖糖差点被他撞死,他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

  安静的客厅里一大一小相互望着,莫名生了几分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庄伟凡打开电视给她调了一个少儿频道,电视里刚好在播“熊出没”,他又从抽屉里拿了些巧克力给糖糖,这才松了口气。

  他想,小孩子应该比较喜欢这些吧?

  他的做法在体小而灵魂成熟的糖糖眼里,变得十分幼稚。糖糖看了一眼电视,又看了一眼庄伟凡,眉目一蹙,暗想,庄伟凡怎么这么幼稚?还看熊出没?

  下期预告:

  庄伟凡以为做一个称职的爸爸很容易,结果却出乎意料。给糖糖买玩具,惨遭嫌弃;给糖糖把尿,尴尬不已;最让他闹心的是这小孩智商如此高是怎么回事?

  文/萱草妖花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