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顾南浔(二)

  • 来源:飞言情
  • 关键字:顾南浔,分手费,结婚
  • 发布时间:2015-10-21 11:46

  上期回顾:和顾南浔离完婚的林阡陌,心情大好,豪掷千金准备办一场离婚宴,却没想到钱没带够,恰好这时顾南浔闪亮登场,她一看钱包来了,立刻跑去找支援,却被顾南浔这个贱男当作了索要“分手费”。

  林阡陌换好睡衣小心翼翼地躺在里侧的位置捧着一本杂志看,半个小时后她连第一行都没看进去,脑子里想的都是接下来的事情,正想着,浴室的门被推开了,她整个人都慌了一下,然后又立刻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继续看杂志。柏非在那里用毛巾擦头发,视线穿过微湿的凌乱发丝看了她一眼,走了过来。

  林阡陌赶紧往里面缩了缩,顿然觉得所有的脉络都在涌动着奋勇前行的鲜血。她悄悄地进行深呼吸来调节自己紊乱的心率,然后闭上眼睛的时候,柏非已经躺在了身边。忽然,她睁开眼就扑了过去,一把扯开柏非的睡衣,他的半个胸膛顿时被她一览无余。他惊恐地往后一缩,扯过自己的睡衣扣好扣子,道:“你干什么?”

  这话问得……她都主动了……还能干啥?该干啥干啥啊!

  她这脸反正早就在他面前都丢光了,也不怕这一会儿了,她干脆道:“我做好心理准备了!来吧!”

  柏非古怪地看了她一眼,往旁边缩了缩:“可我还没有做好啊……你……等几天,我没有经验……怕弄疼你……让我钻研几天……”

  说着,他的脸竟然微微泛起了红晕。

  完了!这回丢人丢大了,她赶忙撒开他,钻进被窝里倒头就睡。

  后来的几天,他俩没人再提这事儿,都觉得尴尬得不行。林阡陌也不知道柏非钻研得怎么样了……需不需要她帮他一块钻研……

  然后她苦苦地每天一边经营她爸爸留下的影楼,一边等着盼着柏非钻研成功的日子……

  结果就是,也不知道是柏非天性领悟慢,还是她太猴急,一个月后柏非还没钻研成功,她这还寻思着要不要从网上找些素材帮助他练就造人大法,他就在婚后第一次彻夜没回家。

  林阡陌给他打过电话,电话却一直关机,那一夜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睡过去的。转天再醒过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睛发现他好看的侧脸就在眼前,均匀的呼吸就在耳畔,她觉得莫名地心安,扬起嘴角想要俯身偷偷吻他。也许是天意弄人,就在这时床头柜上他的手机传来一条短信,名字是陶陶:昨晚,谢谢……

  苏陶回来了。

  她顿时僵在那里,转过头近距离俯视他的嘴唇,浅色,很好看的唇形。她终究还是自嘲地一笑,没有亲下去,然后起身换好衣服去影楼上班。

  她失去了这辈子唯一一次吻他的机会。

  林阡陌就本着做人要懂得成人之美的原则正式跟柏非提出了离婚。柏非依旧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她,直到现在她都读不懂他每次看她的眼神到底在透露着什么信息。他眼底的光愈发黯淡,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问了句:“原因?”

  林阡陌叹了口气,佯装无奈地道:“我昨儿给我妈打电话了,她说我三岁那年请的神婆又给我算了一卦,说我的劫应该是过去了,不用办婚礼冲喜了,我们……可以各自重新找自己的生活了……”

  柏非深深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再说,然后点了头。

  她的第一段婚姻,为期一个月,终结。

  和柏非办理了离婚手续以后,林阡陌拿着一本离婚证瞬间感慨万千,她才二十二啊,这小绿本来得也太快了!然后,柏非看了看她,似是千言万语酝酿在心间,最后却只化作了一句:“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我跟我爸妈和好了。”

  ……

  她……她还能说些什么,注定穷苦一世……那神婆电话多少,能再算算她的财运吗?

  之后柏非象征性地以一个前夫的身份对林阡陌说:“以后如果有用钱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气。”

  最后她什么都没要,只是抬头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的眼睛道:“钱就不用了,你能把咱俩当时买的那对情侣玻璃杯送给我吗?包括你的那个。”

  柏非又用古怪的眼神盯着她,然后他微微蹙眉,郑重地点头。

  之后林阡陌没有想到的是,柏非给她家的地址寄过来一个小纸盒子,她兴高采烈地接收,签下自己的名字。一开始,她以为是她和他的那对情侣玻璃杯,可是打开纸箱的时候,她忽然就笑了,躺在眼前的是一对镶钻的水晶杯。

  林阡陌觉得自己的自尊被他瞬间一脚踩得粉碎,那些碎片直直扎进心间。然后第一次她对他发了火,她一个电话打了过去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他默默不语,最后才扯出几个字:“我只是怕你过得不好。”

  她冷笑:“不必担心了,柏大少爷!”

  然后她狠狠挂断了电话,他没有再打来,她也没有再打过去,他们之间忽然间就因为这件小事永远画上了句号。

  之后,林阡陌把他高贵的奢华的镶钻水晶杯原封不动地寄回了他公寓的地址。之后没几天,她又收到了一个快递。她拆开包装看到是那对一开始她想要的情侣玻璃杯,她拿起男款的那个,自嘲地一笑,然后把它丢进了纸箱里。

  之后的一个月,她承认她过得非常消沉,好几次梁好约她出去逛街,她都兴致索然。有个别大学同学现在还有联系的曾经给她打过电话,问起她和昔日校草柏非的婚后感情生活,她淡淡扯出一个笑容,明明知道对方看不见,还是让自己尽力笑了起来:“挺好啊,就是离婚了。”

  林阡陌本打算按照琼瑶剧本继续消沉一个月的,可是现实还是将她内心的计划彻底冲散了。星空影楼近一个月亏损了几十万资金,公司本来就不大,再加上亏损几十万,一下子她就没有精力再去伤感她第一段失败的婚姻了,全身心地开始投入进工作中。她发现最根本的原因是,周围的黄金地段新增了很多同行产业,写真行业在马路上已经随处可见,甚至有的明目张胆地就把店面开到了星空影楼的对面,这感觉就跟麦当劳的对面开了家肯德基,做足疗的对面开了个按摩店似的,别提有多膈应人了。她赶忙集合了手底下的几个公司骨干开会,怎么才能解决公司赤字,亏损问题,几个人在底下讨论了半天都没什么结果。她又不能回家跟韩冬美哭诉,梁好也是半个脑残,毫无经商头脑,一时间她觉得生活压力如灭顶的灰色云层直直向她压了下来,令她呼吸困难。

  之后,外联部部长布晓鸥同志,也就是布偶,帮她在最短的时间内联系了几家投资商,其中一个人就是顾南浔。

  她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见顾南浔时的场景。

  在前往约定好的咖啡厅之前,布偶用了极其华丽的辞藻来形容顾南浔的长相,尽管布偶是个雄性动物。那时,林阡陌的感情疗伤期还未度过,布偶却在她耳边用比喻、排比、夸张、对偶、借代等各种修辞手法来赞美顾南浔长得帅。听着听着,她的脑洞就越来越大,本来好好的一副人脸都让她想成了蜡像馆的蜡人。

  然后在咖啡厅,她找到了那尊“蜡人”,她穿着一身纯白色女式西装,拎着公文包迈步进去,只听见靠近门口的位置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一杯拿铁,不加糖,谢谢。”

  很好听的声音,带着磁性,仿佛能穿透咖啡厅里淡淡回旋着的蓝调音乐。

  他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正襟危坐,低垂眉眼看着面前的电脑。林阡陌尽量压低高跟鞋敲在地板上的清脆响声,慢慢靠近他,直觉告诉她,他是顾南浔,没有理由。

  然后她先是看到了他的侧脸,完美的轮廓像是雕刻出来的艺术品,以至于后来她不停地重复地问顾南浔却遭来他厌烦的一个问题:“你到底有没有整过容?”他挑着眉毛抬头看她,目光犀利,语气毫不温柔:“你再问这个问题,我立刻把你从二楼扔出去。”考虑到他真有可能趁她睡着的时候把她丢出窗外,她决定不再问了,反正这年头整容的人都不承认自己整容……

  顾南浔的目光始终保持平静,看到了她今天靓丽干练的装扮后,并没有露出一丝男人在看到异性后该有的特殊反应。稍后,她坐在他对面开始介绍公司的情况,然后把准备了三个晚上的公司前景资料给他看。结果他紧锁双眉看了一会儿她准备的资料之后,快速合上档案袋,抬起头。她看到他剑眉星目,瞳孔的最深处有笃定的光泽。他说:“林小姐,抱歉,我不打算投资你们公司,没有意义。”

  她的心瞬时凉了一大截,但还是很镇定地保持高傲姿态地对他说了很多利润点。他倒是很有礼貌耐心地听完,但是这都是他表现出来的习惯姿态,他听只是代表礼貌,实则根本看不上星空影楼。

  之后林阡陌又尝试和布偶一起找了很多投资公司都没有结果,有的甚至根本不愿意出来跟她谈,顾南浔还是少数的愿意出来面谈的其中一个。

  林阡陌在公司里急得焦头烂额时,布偶跑进来跟她说:“林总,再试试顾先生吧!我觉得他还是有可能注资的,他是自由独立投资人,不像投资公司那样程序麻烦,还要关系一层层请示。我觉得你只要拿下他这个人,他的钱就不成问题了!”

  她愣了,扭头看他:“你的意思是,我把自己绑成个粽子直接邮寄到他家床上吗?”

  布偶异常严肃地对她臭不要脸地点了一下头,她问他:“你是不想干了吗?”

  布偶仗着她好欺负,立刻跟她吹胡子瞪眼道:“我这不是为了公司长远利益考虑嘛!这年头什么地方没有潜规则?林总你长得也不错,我相信顾先生会对你动心的!”

  她抬头看了眼财务科的小李:“小李,给布晓鸥算下工钱。”

  布偶赶紧凑过来:“好了好了!尽管我不是跟林总你开玩笑,不过这是下策中的下策,林总,你也是可以考虑下的。对了,关于这些投资商巨头的消息我都是一手掌握的,当然跑不了顾先生!”

  她来了兴致,觉得可以听一下,找找突破口。

  只听布偶滔滔不绝地道:“我听小道消息说,顾家现在着急家产继承人的事情,所以上一辈的希望顾先生赶快结婚生子,现在正满世界给顾先生找媳妇儿呢!据说这几天顾家大门口各色千金挤破了脑袋都想进去让顾先生看一眼,可是到目前为止顾家还没选出合适的人选,我觉得林总你可以……”

  她赶紧抬头对着财务科喊:“还是给他算下工钱吧!”

  她放着柏非这块大肥肉都没动,那天眼看着她都能亲上他了,她都极力克制住自己的色欲之心了,现在跑过去跟千金抢,最后进的还是顾家大门,这不是有病吗?

  然后接连好几天,布偶在林阡陌面前都极力推荐顾南浔,她感觉铁石心肠都要被他的勤劳所感化了,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投资商,索性她决定再去试一试。

  也不知道是林阡陌太单纯还是布偶太有心计,他跟她念叨直接去顾家蹲点儿等人会显得她比较有诚意,既然第一次洽谈失败,第二次就不能再把人家约在咖啡厅了。然后她就信了,当时什么都没想,带着满腔热血和自信就去了……

  在坐出租车的时候,林阡陌发现马路上有好多辆出租车里坐着一身白领打扮的女性,脑子一想,她立刻又有了一种在麦当劳对面开了间肯德基的感觉,有人要跟她抢生意!她当下就让司机快点往前开,说不准这些女人都是找顾南浔投资的,不同领域的还好,万一这白领当中有一个是开影楼的,她这希望更是变得渺茫了!

  也不知道是老天故意让她和钱过不去还是怎么着,前面的绿灯马上就要变红灯的节骨眼,忽然来了个拄着拐杖的大爷横穿马路,瞬间后面一片喇叭声响起。大爷身形倒还健硕,拄着拐杖慢悠悠地往前走。这年头开车的都怕走路的,这明显是个碰瓷的专业演员啊!她心里都快野火燎原了,等了半天,也没见那大爷走过一半的马路。没想到这时,旁边一辆被迫停下来的出租车上下来个白领,两步走过去带着愤恨一把把大爷推倒在地上。嘿!这年头碰瓷的不找你,你还主动过去把人家推倒了啊!傻啊?林阡陌都看呆了。

  大爷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林阡陌当时一时冲动,当下就开了车门跑过去把大爷扶起来,然后抬头冲那个女的瞪了一眼:“你是不是有病啊?”

  那女的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我赶着去办急事,这死老头子偏偏这个时候拦我道儿!你知不知道竞争多激烈!竞争者数都数不清!行,不就是碰瓷儿吗?给你!”

  说完,她立刻从钱包里翻出一张一百块扔在大爷身上,林阡陌天生受不了这种自以为自己有点钱了不起的人,还是一百块,有本事你扔张支票啊!

  林阡陌把钱捡起来摔在她脸上,瞪了她一眼,赶紧扶着大爷上了自己那辆出租车。

  上了车她才平复了一下情绪,冷静回想她这么生气,对钱那么敏感很可能是因为想起了柏非。她正愣神,大爷倒是精神矍铄的样子扭过头来看着她,笑容可掬:“姑娘,这是去哪啊?”

  林阡陌回过神来,对大爷笑笑道:“办点公事,您家住哪啊?我先送您回家吧。”

  大爷笑笑:“不影响你工作吗?”

  她摇头:“算了,反正我跟钱无缘,我先送您回家吧,您把地址告诉我。”

  大爷说了个地址后她越想越觉得耳熟。几分钟后,她猛地翻出布偶发给她的短信,上面写着顾南浔家的地址。她再抬头,出租车在一片豪华别墅区停了下来,大门自动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水儿穿着制服的保镖、警卫、保姆等,然后人群之中一个高大的身影急切地向她这边走了过来。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顾南浔,依旧西装革履,完美得不像话。

  顾南浔没看到坐在车里的她,他两步跑过来急得额头都在冒汗,对着那个大爷一开口,差点没把她震晕。

  “爷爷!您没事吗?”

  她脑子还来不及转悠,旁边几乎同一时间各种高档车、出租车停在了顾南浔家门口,然后几乎同一时间,车门打开,下来一水儿千金小姐,居然还有几个是她刚刚在马路上看到的坐在出租车里的白领。她眼尖,一下子就发现了刚才把大爷推到的那个白领。她算是明白了……千金打扮的是正式来顾家提亲或者“应聘”顾太太一职的;白领打扮的,包括她在内是借着公司合作等商业机会来顾家攀龙附凤,企图让顾家人相中成为顾太太的。不对啊!她是被冤枉的啊!她是真的来求顾南浔注资的啊!都跟她打扮得一样,岂不是栽赃陷害她啊!这年头还让不让老实人活了啊!

  林阡陌气得立刻给布偶发了条短信过去:你敢陷害我!怎么这么多女的穿职业装来顾家?

  布偶回道:林总,我都是为了你好,为了公司好,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一次!

  ……

  “你可把我害死了!”林阡陌干脆用语音发了条微信过去。

  她正等着布偶回复呢,大爷早下了车,站在车窗门口看着她,依旧笑容满面:“姑娘,进来吧。”

  这时,顾南浔才随着他爷爷的目光看向她,然后看到她时,表情明显一怔。

  这回,她真是长一万张嘴都解释不清她来这里的真正目的了。

  她跟古代选秀女一样,跟着一群搔首弄姿的女人一起在保镖和保姆的护送下进入了顾家的别墅里。

  开门的那一瞬间,她都听到回声了……这是有多大啊?是不是光厕所就三十来间?找不到咋办啊?尿裤子了咋办啊?

  她正胡乱想着,就看见顾南浔在最前面扶着他爷爷慢慢往前走,还焦虑地道:“爷爷,您以后别随便出去,外面不安全。”

  “你小子,现在把我管得越来越严了,你爷爷我还健康着很呢。反正我告诉你,给你的最后期限是下个月,再不结婚,我……喀喀……”说着,他爷爷开始剧烈地咳嗽。

  林阡陌在后面看见顾南浔瞬间紧绷着脸让旁边一个保姆赶快扶着他爷爷回卧室休息去了。

  然后她和那群千金坐在客厅里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顾南浔和他爷爷从房里出来。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从二楼下来,对她们道:“请各位千金小姐按顺序一个个随我上楼面试。”

  她愣了,这面试……是面工作的,还是面对象的?能选吗?

  她赶紧举手,冲着那个看起来应该是顾南浔助理的男人道:“不好意思,问一下,是面试什么的?”

  助理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当然是顾家少奶奶。”

  她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弃权,先走了。”

  这好事还是让给别人吧!

  她刚转身,就听见二楼卧房里传来脚步声。顾南浔扶着他爷爷走了下来,他爷爷一看见她就道:“那个姑娘,你进来。”

  她心想不妙,头都不回撒腿就冲大门口跑,谁知道半路被两个保镖截住。他们一下子把她拉了回去,还恶狠狠地道:“顾老的话,最好服从。”

  眼看着门口还站着三个保镖呢,她顿时在心里把布偶他们家族谱背诵了一遍。

  这时她就听顾南浔在上面道:“按顺序来吧,她放在最后。”

  这个人是不是说话矛盾,她坐在中间,他又要按顺序来,又要她最后一个去面试!

  林阡陌是真的不知道顾家选媳妇的形式如此浩然,中途面试别人的时候,她刚好上厕所回来,经过二楼就听里面顾南浔问对面面试的人:“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我什么?”

  够直接……

  那姑娘脆声道:“你的一切我都喜欢。”

  更直接……

  她简直无语了,坐在那跑也跑不了,生意也谈不成,还耽误了一天时间。她本来还打算用闲余的时间来继续缅怀她上一段失败的婚姻呢,这下也缅怀不成了。

  一会儿,助理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那喊她。她愣了一下赶紧匆匆上楼,进了面试屋,就看见顾南浔正在低头看手里的资料。她伸头看过去,吓了一跳,不知道有钱人的线索和信息是怎么在第一时间弄到手的,他在看她的个人信息。

  然后顾南浔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挑眉问她:“你干什么来的?”

  “如果我说我是单纯来找你谈注资的事情的,你会信吗?”

  “当然不信。”

  “那你问个屁啊!”

  她就说顾南浔是个傻子,为什么至今没有人相信她说的话?

  顾南浔明显没想到林阡陌会爆粗口,微微皱了皱眉,之后问道:“就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我什么?”

  这下林阡陌是真的怒了,猛然站起来对他瞪眼道:“我都说了,我是找你谈注资的事情的。我家影楼一个月内亏了几十万,现在是十万火急、火烧眉毛的时候了,我没时间陪你们顾家在这里选秀女好吗?我也就问你一个问题,你是跟我谈注资还是谈结婚,你自己选吧!”

  顾南浔沉默了五秒后,淡淡吐出四个字:“谈结婚吧。”

  ……

  她当下夺门而出。当然,此时的她,在外人眼中,是被顾南浔拒绝,然后自暴自弃的人。

  这时,顾南浔的爷爷又在上面叫住了她:“姑娘。”

  声音听上去很怆然,她心一软,扭过头就看见顾南浔正站在他爷爷旁边。他道:“今天我爷爷在外面遇到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是谁把他推倒在马路上的我也不想再追究责任。麻烦各位请回吧,以后顾家跟你们只有合作关系,没有联姻关系。”

  她刚松了口气,末了,顾南浔道:“林阡陌,你留下。”

  完了,当时她第一个想法就是她就这么被布偶坑进顾家豪门里了。

  她这一脚刚从柏家豪门迈出来,还没站稳,又一脚进了顾家豪门里。

  房间里只剩下了林阡陌、顾南浔、他爷爷三个人,林阡陌坐在那一言不发,大概知道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哪种地步,事实证明他爷爷的确是个碰瓷儿的,不过不要钱,要人!

  顾南浔小声说了些什么,他爷爷就被保姆扶到其他卧房里休息去了。他爷爷刚一走,他们就觉得房间里冷空气袭来,林阡陌沉默,顾南浔也没说话。

  大概一分钟后,顾南浔开口道:“结果你知道了吧。”

  她点头随即道:“嗯,我拒绝。”

  他明显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表情很不自然地一僵,然后挑起眉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问:“你真是来谈工作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来谈工作的,不是谈联姻的。”

  “好,那我现在把情况再跟你明示一下。”顾南浔道,“首先,很感谢你今天救了我爷爷,这也是我爷爷相中你的原因。我爷爷叫顾中天,你刚刚看到的只是他平时没发病的状态。其实他前段时间被查出患了阿尔兹海默病,也就是老年痴呆症,这种症状会时不时地出现,比如无法认清亲人,不知道自己是谁等等。今天由于看护的失职让我爷爷跑了出去,才正好被你撞见,他清醒的时候最大的愿望是四世同堂,这个词语用我解释吗?”

  她冷冷一哼,抬头翻白眼:“别拿我当白痴,谢谢。”

  “很好,那我继续……”

  她忽然愣了一下:“等等……四世同堂!”

  顾南浔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一脸嫌弃:“你刚说不让我拿你当白痴。”

  “对不起,我反应慢了,嗯,我继续拒绝。”

  顾南浔没理会她,继续自说自话:“现在最首要的任务是我必须要结婚。我刚才说了我爷爷身体很不好,经不起刺激,所以我希望你能配合我暂时当一阵子我太太。”

  跟她想的基本上出入不大,她起身就要走,刚扭头顾南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愿意注资给星空影楼,前提是你答应我的要求。”

  然后她的脚却沉重得怎么也抬不起来了,她进行了一次深呼吸,却没有回头,低声问:“注资多少?”

  也许是错觉,她感觉顾南浔轻轻笑了一声:“你缺多少,我注多少。”

  她终于还是扭过头去,看着他的眼睛:“这段关系需要维持多久?”

  顾南浔忽然垂下眼皮,声音低沉:“我爷爷……没多久了……”

  好像有什么轻柔的东西碾过心间,她开始犹豫。

  她和顾南浔又彼此沉默了一会儿,顾南浔忽然从手边再度拿起她的资料边看边道:“为何你的婚姻状况上写着个‘离异’?”

  “因为离过婚啊!”她爽快道。

  她说过很多遍了,顾南浔是个傻子,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问吗?

  他抬起眼皮看她:“你今年才二十二岁,离异?你什么时候结的婚?”

  “上个月,刚离。”她淡定回答。

  然后顾南浔用看变态一样的眼神看着她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顾南浔啊!”

  他笑了:“我觉得你很可能是个白痴。”

  很好,她觉得顾南浔是个傻子,顾南浔觉得她是个白痴,他们之间是没有未来的,长时间在一起一定会彼此感染成重度脑瘫的。

  “我的意思是,以我的身份和你一个离异的女人结婚,你是占便宜的,我是吃亏的,我希望你能分清楚现状。”他自顾自地说着,样子傲慢。

  这回换她笑了:“那你别娶啊,我求你啦?”

  顾南浔皱眉:“谁让你去扶我爷爷的?我爷爷就相中你了。”

  “我也没想过这一扶把我自己扶进豪门了啊!我要知道这个结果,我……我可能还会扶你爷爷的。”说完,她自己都愣了。

  顾南浔也是面容一怔,随即露出好看的笑容看着她,道:“放心吧,不是让你真跟我结婚,这种亏打死我我也不吃。你只要时不时地陪我在顾家出入,装装样子,让我爷爷觉得你已经嫁过来了就好。”

  她心想:又不是真结婚,还能解决星空影楼的亏损问题,顺便还能让老人家在最后的时光里完成心愿,安详度过。她当下就点了点头:“那可以。”

  她父亲当时在病房里沉沉地闭着眼睛离世的时候,一定有很多很多在这世上没有完成的心愿,只是她再也来不及听了而已。

  “那你是答应了?”顾南浔问她。

  林阡陌点了点头。这时,顾南浔把一份合约递到她面前道:“这是我刚刚让我的私人律师拟的一份协议书,上面明确表明了,如果你答应我的请求,我便注资星空。为了彼此作证,你我各一份,签字,盖章。”

  弄得还挺正式,她当下便跟他签字盖章。

  刚落笔她就后悔了,赶忙问他:“不对啊,四世同堂的事儿怎么办,我上哪给你偷个小孩来?我可不跟你生啊!”

  顾南浔鄙视地看了她一眼:“不可能,你想得美。孩子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刚才你们等面试的时候,爷爷发过一次病,他问我你为什么还没怀孕,我随口说你已经怀上了。不知道他下次清醒的时候会不会问起你相关事宜,你回家做好功课。”

  ……

  他顾南浔一句话,她觉得她这辈子都可以过完了。

  下期预告:在顾太太大选中勇夺‘桂冠’的林阡陌陪着新任假老公顾南浔开始完成他爷爷顾中天四世同堂的心愿,顾南浔不仅谎称和她在普吉岛已完婚,还说她已经怀了顾家的骨肉,甚至忽然向她提出真结婚的要求......

  文/左瞳 图/竹子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