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景未迟(一)

  • 来源:花火
  • 关键字:王妃,皇宫,长城
  • 发布时间:2015-11-12 16:57

  简介:

  新婚之夜没了丈夫的小女子,被婆婆算计改嫁,嫁给年过半百的老王爷,却不想被人算计,入错洞房,嫁给了风华正茂的世子爷。世子爷另有所爱,却被她害得鸳鸯难成双。侧妃排挤她,下人唾弃她,在世子府里,沈美景该怎么活下去?

  沈美景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满屋子红绸高挂,龙凤烛柔光盈盈,有人朝她走过来,带着满身的醇香酒气。

  “十年楼前江心月,今朝方可入怀中。”那人声音清朗,念的句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让人觉得好听。

  “你是谁?”恍惚间,她问了这么一句。

  来人低低一笑:“傻瓜,从今日开始,我便是你夫君。”

  夫君?沈美景愣了愣,她的夫君已经死了半年了啊……难不成因为她思念过度,阎王终于将他送回来与自己团聚了吗?

  正想着,她一阵眩晕,直接倒进了面前那人的怀里。

  男子低笑了一声,顺势吹灭了床边烛台上立着的龙凤烛,温柔地替她卸去满身的装饰。

  洞房花烛夜,自是有好一番缠绵,两个婆子站在外头,听着里头的动静,笑歪了嘴,一个转身就准备去报信,另一个伸手却拉住她:“你傻啊?跑去哪里?今天咱们燕王不是也成亲吗?你还能为了赏钱去打扰王爷的洞房花烛?”

  “对哦,我差点忘记了,瞧我这脑子!”想跑的婆子站住脚,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今儿不只世子爷成亲,咱们王爷也成亲呢。嗨,都赶在今天也好,一并热闹,也赶个吉日。”

  “可不是吗?这父子同婚,双喜临门……虽然听闻咱们王爷娶的是个二嫁之人,但是据说那女子长得倾国倾城,又是许家的干女儿,娶回来照顾王爷也算是可行。”

  说是这么说,两个婆子提起二嫁,脸上还是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女子二嫁是要被人吐口水的,也就是嫁的人好,她们不敢多嘴而已,要是在民间,肯定要被人丢石头打死!这新王妃算是幸运,只是以后大概也就能待在王府照顾照顾王爷,怕是不敢轻易露面才对!

  而这边的世子妃才是正经的飞上枝头,跟世子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总算修成正果。她那个做王府看门人的爹,怕是该升迁了吧!

  议论了一阵子,两个婆子就走回各自的住处休息了。

  婚房里依旧是一夜鱼龙舞,沈美景昏昏沉沉间醒了一次,瞧着外头已经是晨光熹微。身上的人吻了吻她的额头,终于在她旁边沉沉睡去了。

  这个梦好美,要是一直不会醒就好了。沈美景进入梦乡的时候还在想,有夫君在的感觉真好,虽然她的夫君凶猛得跟狮子一样,差点吃了她不吐骨头,但是只要他在,她就不会被许家人唾骂,不会被所有人看不起,她的弟弟也不用再跟着她受苦了……

  可惜,梦之所以为梦,是因为总有一天会醒的。

  她是被人一个耳光打醒的。

  “你这贱妇!”有人叫了一声,这尖锐的嗓音像极了指甲划在地板上的声音,吓得沈美景立马睁开了眼睛。

  来人一袭长裙,还没来得及让她看个脸呢,反手便又是一个耳光打过来:“你好毒的心肠,为了勾引世子,已经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了吗?”

  痛……沈美景皱眉,伸手扯回自己的头发,挡开那人的手,这才终于看清面前的景象。

  她眼前站着一个衣衫不是很整齐的女人,脸色苍白,脸上犹带着泪痕,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看着都叫人心疼。沈美景揉揉眼,又掏掏耳朵,简直不敢相信刚刚那一声声河东狮吼都是她发出来的。

  “你是谁?”

  小家碧玉瞪大了眼睛:“你还敢问我是谁……”

  迎面看见沈美景的脸,江心月的心颤了颤,话都接不上来了。

  好美的女人,明眸皓齿,长发及地,唇上没有朱丹,却是自然艳红,眼眸大而明亮,眼下还有一颗浅浅的泪痣,整个人就像一幅浓墨重彩的画,一眼就足以让人惊艳。

  竟然是这样的人与世子阴错阳差成亲了?

  江心月轻轻吸了口气,眼睛都红了,伸手就将她从床上扯了下来,怒道:“鹊巢鸠占,还蹬鼻子上脸?”

  被她扯得跌下床,沈美景赶紧裹了被子,颇有些狼狈地站稳脚,皱眉道:“这是我的房间,何来鹊巢鸠占之说?再者,我压根不认识你,你又何必一来就大打出手?”

  “你的房间?”江心月气得嘴唇直抖,伸手狠狠推她一把,“你这个不害臊的狐狸精,竟然敢说这是你的房间?”

  美景脚下还踩着被子,被江心月这么一推,没能站稳就往床边摔去,旁边的高脚烛台也被她碰倒,直接朝她砸了下来。

  “啊!”

  人倒霉了真是喝凉水都塞牙,这烛台红泪滴尽,尖尖的烛刺直接从她的侧脸划了过去。

  沈美景倒吸一口凉气,疼得眼泪直飙,立马就想把烛台移开。

  结果面前这姑娘,想也没想就一脚踩了上来,烛台往下一沉,沈美景又痛呼一声。

  脸上火辣辣地疼,想必划得极深。虽然她不是特别在意容貌,但是她无端被人伤到,叫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沈美景抬头瞪着这人,甩开烛台,扯着被子便站了起来,怒喝道:“你有病吧?什么话都没说清楚,上来就伤人!真当别人都该忍着你,不能还手是不是?”说着一把就将她推开,伸脚要踢。

  然而,还不等她踢出脚呢,只那轻轻一推,江心月就跟年糕捏的似的,啪地一下倒在地上,听声音摔得还挺结实,疼得那小脸更白了。

  “王妃!”两个丫鬟大惊,连忙上去扶她。

  王妃?什么东西?沈美景皱眉,许家势力又扩张了?大清早连王妃都没事出现在后院柴房了?

  沈美景转头看了看四周,愣住了。

  这地方可真华丽,锦绣玉器、珠帘红木的,什么都有,一看就不是她平时待的那个小柴房。

  沈美景拍拍脑袋,想起来了,许家精打细算的老太太觉得养着她费粮食,于是把她拾掇拾掇,整成了许家的干女儿,许给了据说年过半百的燕王殿下。

  她这许家的寡妇,在许家做了半年的粗活,终于能出来了。其实她挺乐意的,比起在许家受苦受难,嫁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怎么了?至少他还是个有封地的王爷呢!她没一点不高兴,真的。毕竟人都是要往前看的,她还有个弟弟呢,不可能给许家当一辈子下人。

  然而许老太太不这么想,生怕她半路跑了似的,特意给她下了迷药,一路从京城运到燕地,估计半路没少加药,害得她现在脑子不清醒,还把人家王妃给推了。

  平心静气下来,沈美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抿唇看着倒地不起的女子,道:“不好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情况我就不推你了,做什么一上来就伤我?”

  江心月咬牙看着她,正想还嘴,突然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身子一僵,接着就两眼翻白,晕了过去。

  摔了半天了现在才晕?这反应也是够快的嘿。

  沈美景挑眉,正觉得奇怪呢,外头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人,看见地上晕着的“小白菜”,怒喝一声:“怎么回事?!”

  扶着“小白菜”的两个丫鬟立刻告状:“世子爷,这女人不但将新娘子调换了,使得婚事错了位,还推得我家主子摔晕了过去!”

  沈美景茫然,抬眼就对上了一张十分好看的脸。

  “你推了心月?”宋凉臣火气十足,几乎想立刻将眼前的人给掐死,然而他定睛一看,也有点傻了。

  两个人就一起傻站着看着对方。

  沈美景傻了是因为觉得这人长得好看就算了,声音还很熟悉,就是更清醒了一些……

  而宋凉臣则是看着她脸上长长的伤口,半天之后皱眉道:“怎么这么丑?”

  沈美景嘴角抽了抽,活了十七年,这还是头一回有人说她丑。

  “我丑,还不都是拜地上这‘小白菜所赐?”沈美景忍不住还嘴,不自在地扯了扯身上裹着的被子。

  宋凉臣眯了眯眼,看着她身上的痕迹,想起昨天的洞房花烛,不知为何,身子竟然起了点反应。

  这人不是心月,这人不是心月!他弄错了!他深吸一口气,挥掉脑海里的画面,冷着声音道:“’小白菜‘是谁?”

  “就是你面前躺着的这个。”沈美景撇撇嘴,“长得跟清水白菜似的。”

  宋凉臣:“……”

  “她叫江心月,本来该是我的世子妃。”

  沈美景恍然大悟,拍手道:“十年楼前江心月,今日方可入怀中!”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顿了一下,沈美景觉得有点不对劲,笑着抬头,问面前黑着脸的男人:“她本该是你的世子妃?那你是她口中那个我勾引的世子啊?”

  宋凉臣冷笑一声:“这不都是你安排的吗?你中途将新娘子调包,嫁给我做世子妃,心月却……我真是杀了你都不足以泄愤!”

  宋凉臣眼里突然迸发的杀意跟箭似的,吓得沈美景后退了两步,她皱眉道:“凭什么就说是我安排的?我一觉睡到大天亮,什么都不知道就被人打醒了,一个说我勾引世子,一个说我调包新娘,我是有多大的能耐啊?”

  怎么不说她炸了京城,将皇宫里的金子都卷出来修了个长城?

  宋凉臣转身,轻柔地将地上的江心月抱在怀里,回头冷眼看着沈美景,道:“你穿上衣裳,跟我去燕王府。”说完就抱着人出去了。

  她脸上还有伤呢!沈美景见人走了,门关了,连忙跑到镜子前看了看。

  “小白菜”下手可真狠!这么长的口子,怪不得世子说她丑八怪,这要是留了疤,那估计她这一辈子真是完蛋了。

  她正愁眉苦脸,外头进来两个丫鬟,恭恭敬敬地上前道:

  “奴婢锦衣。”

  “奴婢玉食。”

  “来伺候世子妃更衣。”

  世子府上的丫鬟就是素质高,刚刚她都被世子那么吼了,而且这会儿衣衫不整、十分狼狈,两个丫鬟竟然也没拿异样的眼光看她,而是捧着衣裳上来,麻利地给她穿上了。

  崭新的锦缎襦裙,浅蓝的底子配着绿色的裹腰,长袖飘飘,好看极了。沈美景太长时间没穿过好衣裳了,一时还有点不习惯,忍不住在原地转了个圈圈。

  两个丫鬟瞧着她,表情终于有了点变化,一脸惊愕。

  沈美景不好意思地收住动作:“吓着你们了?”

  两个丫鬟摇头,锦衣忍不住开口道:“恕奴婢多嘴,奴婢只是觉得奇怪,等会儿等着主子您的一定是一场腥风血雨,您怎么还这样自在?”

  沈美景抿唇,严肃地说:“你们知道什么叫不知者无畏吗?”

  两个丫鬟茫然。

  “因为我从醒来到现在,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等着我的将是什么,所以我还能蹦蹦跳跳的。”沈美景沉重地道,“真摊上事儿的话,我比谁都害怕!”

  玉食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过立马就恢复了平静,替她梳好发髻。

  锦衣道:“世子妃,您脸上的伤……府里有祛痕膏,效果极好,只是不知道世子爷给不给。那东西有些珍贵,世子爷每年就得一小盒子。”

  祛痕膏?沈美景倒是有点心动。然而看那世子刚刚的表情,别说帮她祛疤痕了,不杀她可能都是她祖上积德了。等会她还是找机会去扯点芦荟来抹抹吧。

  “收拾好就出来,别磨蹭!”外头响起了一声怒喝。

  沈美景吓得一抖,忍不住想:这人是昨天晚上跟她洞房的那个人?声音是一样没有错,然而差别也太大了啊!昨天晚上还温柔得跟绵羊似的,今天就凶得跟老虎一样。

  锦衣给沈美景戴上了遮挡疤痕的面巾,沈美景提着裙子就出去了。

  沈美景一出门,就见宋凉臣还抱着“小白菜”呢,也不嫌重,瞧见她,眼里闪过一道奇怪的光,接着就扭身走了。

  锦衣和玉食跟在世子妃旁边,低声道:“虽然不知世子妃与奴婢们有多长时间相处的缘分,既然您是世子妃,去燕王府的路上,有什么想问的,都可以问奴婢们。”

  这么好?沈美景连忙点头,绕了半天出了世子府,看着外头的两辆马车,很自觉地就要往后头那辆钻。

  “站住。”宋凉臣又开口了。

  沈美景半个身子已经钻进车了,又硬生生退了出来,笑眯眯地看着他:“世子爷有何吩咐?”

  宋凉臣已经将“小白菜”放进了前面一辆马车,朝沈美景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冷冷地道:“人丑就别多作怪,戴面巾干什么?”话落一音,伸手就将她的面巾给扯了。

  依旧血淋淋的伤口横贯在那张绝艳的脸上,宋凉臣觉得解气多了,拿着面巾就回到前面的马车上。

  沈美景无语地看着他的背影,转头问锦衣和玉食:“你们世子脑子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她戴个面巾他也要管!

  锦衣摇头叹息:“是您当真惹怒了世子爷,他才会这样刻薄。平日里,世子爷对下人们都挺好的。”

  沈美景好笑地上了马车,看着这两个丫鬟道:“我到底做错什么得罪他了?”

  锦衣摇摇头,玉食示意她先别说话,等马车启程了才借着车轱辘声开口道:“世子妃,您还不明白吗?昨日燕地一场大婚盛典,本该是您与燕王爷成亲,江姑娘与世子成亲的,然而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这一觉醒来,您在世子的床上,江姑娘却在王爷的房里。”

  沈美景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我把世子本来想娶的人弄成他继母了?”

  玉食沉重地点头。

  沈美景捂了捂眼睛:“我可真冤,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怎么知道一觉醒来会在世子的床上?再说,你们家燕王爷没事吧,娶个续弦也弄得这么大张旗鼓,低调点不就不会出错了吗?”

  谁家续弦还穿喜服,将新娘这么隆重地迎进门的?

  “世子妃有所不知。”玉食道,“昨日是个特殊的日子。”

  昨日?不就是九月初八吗?沈美景好奇地看着玉食:“怎么个特殊法儿?”

  “咱们燕地这一带,有个会看天象的人,别人都管他叫星宿老人。”玉食道,“燕王爷最信他了,星宿老人说今年的九月初八是十年难得一遇的好日子,在这一天迎个正室回家可保家族百世昌盛。恰好世子想娶江家姑娘,王爷要迎许家姑娘,干脆就一并办了,礼也等同,正好来个双喜临门。”

  沈美景挑眉,这话听着都觉得玄乎。不管怎么说,现在父子同时娶妻,还把新娘子给搞错了,这要是传出去,燕王爷的脸要往哪里搁?

  她大概明白自己的处境了,眼下跟她成了夫妻的是世子爷,然而那人恨她得很,估计巴不得休了她。燕王爷这边呢?她已经是世子的人了,自然不可能把她要回去。也就是说,她现在处于两边都不想要的境地。而那“小白菜”恰好相反,看那模样也肯定已经是燕王爷的人了,但是世子明显还对她念念不忘,也放不开手。

  唉,可怜她一个二嫁之人,刚出了虎穴,又跳进了火坑,走一步看一步吧。

  世子府离燕王府比较远,一个在横城,一个在贯城,坐马车都得花上一个半时辰。

  在这一个半时辰里,锦衣和玉食就目瞪口呆地看着沈美景吃了两碟点心,末了还在马车上悠闲地压腿。

  若说最开始她是不知者无畏,那现在她知道情况了还这么轻松又是为什么?锦衣和玉食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忍不住嘀咕。

  燕王府到了。

  宋凉臣下车,小心翼翼地将车里的江心月抱了出来。

  “我不要……”江心月猛地摇头,抓着他的衣襟道,“我不要回这里,凉臣,我不要!”

  她眼里满满的都是惊恐,泪珠儿噼里啪啦地往下掉,看得宋凉臣瞬间就心软了,将她放在车辕上,温柔道:“你要是不跟我进去,怎么能跟父王说清楚?”

  江心月边哭边摇头,身子蜷成一团,浑身发抖地道:“我不想想起昨晚的事情,再也不想回这个地方了!凉臣,你带我走吧!”

  宋凉臣心里一紧,想起昨天晚上可能在心月身上发生的事情,怒火就直冲天灵盖,一拳打在了旁边的车厢上,“咚”的一声闷响,吓得刚刚下车的沈美景差点没站稳。

  宋凉臣回头,看见沈美景,更是咬紧了牙,俊朗的脸上写满了厌恶——这该死的女人!

  沈美景耸耸肩,硬着头皮站到他旁边。前头就是燕王府了,她一个人不好进去,只能等着面前这位爷发话。

  “临风,照顾好心月。”宋凉臣一把抓过沈美景的手腕,扯得她一个趔趄,“我带她进去就好。”

  “是。”旁边的蓝衣随从应了一声。

  沈美景就这么被他扯着,踉踉跄跄地一路被拖进燕王府。府里的气氛看起来不太好,丫鬟瞧见他们,都是直接跪下行礼:“世子爷,王爷在花厅等您。”

  宋凉臣沉着脸,走到花厅就毫不怜惜地将沈美景甩了进去。

  沈美景的裙子太长,绊得她一个趔趄,多年的舞蹈功底让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顺势一个侧翻,稳稳落地!裙摆飞扬,看得花厅里三个人都怔住了。

  宋凉臣顿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快。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他转身摔上门,抬头看着在主位上坐着的燕王爷,也就是他老爹宋世荣。

  “父王能解释解释吗?”他开口,语气一点也不客气,“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在我的床上?”

  燕王爷一脸凝重,闻言拍案而起,竟然比宋凉臣还激动:“你问本王,本王问谁去?堂堂的王妃竟然变成了门房的女儿,这让本王把脸往哪儿摆?!”

  宋凉臣被吼得一时忘记该说什么,皱眉看着自家父王。

  燕王爷继续怒道:“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两个新娘子,一个是”龙凤呈祥“的盖头,一个是”鸳鸯成双“的盖头,这也能弄错?等本王找到是谁干的,定然要取了那人的性命!”

  沈美景缩了缩脖子,觉得果然是什么样的儿子有什么样的爹,这燕王爷凶起来还真跟世子爷一样一样的。

  父子俩都生气,那气该撒在谁头上?

  沈美景正在思考这个问题,就感觉有两道毒针一样的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不是这么倒霉吧?她干笑两声。

  “既然父王不知此事,那捣鬼的人多半就是她了。”宋凉臣眯着眼睛看了看沈美景,又看了看自己的父王。

  燕王爷一贯是个会装腔作势的人,宋凉臣拿不准这发怒的模样是真的还是装的,也不知道换新娘子的事情到底跟燕王爷有关,还是这女人自己的主意,毕竟他父王反对他娶心月已经反对了五年。不过燕王爷一点破绽都没露出来,那就是说,多半是这个女人自己的主意!

  当天大喜,燕王府选了有缘客栈作为两个新娘子的临时落脚点,因为沈美景是远嫁,江心月又是一直住在下人房的,所以让两个人都暂时在客栈休息,把客栈当个出嫁的地方。

  江心月用的是“鸳鸯成双”的盖头,沈美景的却是“龙凤呈祥”的盖头。喜婆不认识人,却认识盖头啊,这迎人上轿总不会有错吧?

  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错的,但若是有人故意调换盖头,交换了新娘,那就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新娘换了,丢脸的是燕王爷和他,毁了一辈子的是江心月,唯一没有什么伤害,反而还有好处的,就是她沈美景!

  那这换盖头的人,除了她还有谁?!

  宋凉臣怒气冲天,看着沈美景,沉声问燕王爷:“这蛇蝎心肠的女人,父王觉得该如何处置?”

  燕王爷皱眉,看着沈美景道:“你抬起头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沈美景深吸一口气,憋得小脸通红,泪光盈盈地抬头。

  燕王爷怔了怔,先是惊于沈美景这张脸,接着就因为她脸上的疤痕皱了皱眉。这女子长得实在倾国倾城,然而脸上破了相,就像上好的瓷器碎了一块,跌价了。

  “你有什么话想说吗?”燕王爷问。

  沈美景一副可怜样儿,哽咽着道:“王爷,奴婢实在冤枉啊!奴婢初来乍到,对这地方一点也不熟悉,而且一路上都在昏迷,压根没怎么清醒过,怎么能捣鬼与江姑娘互换身份呢?”

  是啊,这里头最大的问题就是她是一路昏迷着的,根本不可能有小动作,而江心月也不可能傻站着让人把盖头换了吧?沈美景也有点想不通。

  “你怎么会一路昏迷?”燕王爷满脸不信地问。

  沈美景抿唇道:“奴婢半年前嫁的丈夫在新婚之夜不慎落水溺亡,奴婢是想过替他守节的,然而许家老太太有意让奴婢改嫁,怕奴婢不肯,便一路喂食迷药,直到昨晚洞房花烛,奴婢才清醒过来。”

  还有这样的事情?旁边坐着的两个侧妃相互看了一眼,望着沈美景的目光顿时温和了不少。原来她是被迫改嫁,而且丈夫在洞房之前就死了,还是个处子之身。这样说来,倒也不算辱没了世子爷。

  燕王爷沉默,眼神有些古怪,大概是没想到中间还有这么一茬。宋凉臣则是深深地看着沈美景,那目光跟钉子似的,想把她给穿透。

  沈美景没有说谎,目光里全是坦诚,一双美目泛起泪光来,比江心月还可怜些。

  宋凉臣被这眼神看得又疑惑了,微微皱眉,心想:不是她做的,又不是燕王爷做的,那是谁做的?难不成是心月自己?开什么玩笑?这两个人当中,一定有一个人在撒谎!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左边坐着的侧妃孟氏忍不住轻声开口道,“好端端的容貌,可惜了。”

  沈美景伸手摸了摸,脸上的伤口已经干了,还能摸着点儿血迹,却也没那么鲜血淋漓了。

  “这是在世子府,江姑娘划的。”她道,“所以奴婢就推了她一把,这才惹恼了世子爷。”

  “你胡说!”宋凉臣眯了眯眼,“心月才不会这么歹毒,怕是你自己畏罪,想以退为进吧?”

  沈美景悄悄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满满的都是委屈:“众目睽睽之下,我至于傻到去冤枉她吗?容貌对女子来说何其重要,世子竟然觉得我这是以退为进?”

  宋凉臣不说话了,皱眉想了想,道:“那也是因为你毁了她一辈子,她才会下这么狠的手。”

  得,反正“小白菜”做啥都是有道理的。她不想跟他争论,只心平气和地重复道:“世子爷,毁了她一辈子的人不是我,弄错新娘子这件事跟我没关系。”

  宋凉臣冷笑,正要开口再说,就听得燕王爷道:“好了,这件事本王会仔细查清楚,先说说现在怎么办吧。”错已经铸成,追究是一回事,想办法解决才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宋凉臣抿唇,平息了一下怒火,看着燕王爷道:“儿臣要休了这个女人,重新将心月迎进门。”

  燕王爷一巴掌差点把旁边的红木矮桌给拍碎了!

  “你放肆!昨日成亲,江心月已经是本王的人,就算她身份再低贱,那也算你继母!你这不肖子,竟然会有此等忤逆想法!”

  沈美景吓得趴在地上,整个人缩成一团。

  这世子可真是了不得,自己老爹的女人都敢抢!大错已成,就算他再怎么喜欢江心月,她也已经是燕王妃了,他竟然还想迎她进门!这是何等的情真意切,何等的不顾世俗,何等的不动脑子啊?燕王爷娶错人已经够丢脸了,要是再把自己的王妃给了世子,估计他家祖先都得从坟里跳出来,往坟上多盖两层土了——丢人啊……

  “王爷息怒。”侧妃文氏连忙打圆场,拉着燕王爷拍得发红的手,焦急地朝孟氏使了个眼色。

  孟氏了然,起身拉着宋凉臣到一边去,小声道:“世子怎么这样糊涂?那江心月已非完璧之身,又是与王爷拜了堂的,你哪里还迎得回去?”

  “我不管。”宋凉臣咬牙道,“先前我就说过,此生正室非心月不立!这场误会我可以不计较,但是不可能就让它这么错下去!”

  下节提示:

  世子爷冲冠一怒为红颜,处处容不得沈美景。沈美景会用什么法子令他刮目相看呢?人人骂她阴险歹毒,她又会做什么来让自己在世子府好好过下去呢?

  每一段缘分的开始都有它的原因,上天让我们有不一样的相遇,就定然会在我们的时光里埋下奇迹。

  文/白鹭成双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