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1)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生活设计,夏令营,建筑师
  • 发布时间:2015-11-19 14:11

  孙冉,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13班。

  从茫然到热爱——这个文理兼容、艺术与科技并存的学科。

  对望芦苇荡

  建筑师之家的地段处于北京的西北,长城以外,目前开发程度不大,还保留了一种郊外的风光。相比城市内部,这里是一片安静而优美的地方,在这里设计一个建筑师之家,必然有更加开放的环境和建筑师不一样的生活设计。地块处于妫河创意园区,周围有艺术家工作室,创意产业较多,还有一些艺术类的院校,考虑到以后这里的艺术交流机会很多,需要为建筑师营造一个与外界交流的条件,同时享受地段的景观和新鲜空气。

  功能定位于举行建筑师夏令营,集合了居住、工作、交流等功能为一体,将展览交流等人流引向容易到达的区域,促成建筑师对外交流的同时,给建筑师创造更大的活跃度和自由空间。另外,夏令营对空间的使用具有时段性,建筑师可以到室外感受延庆地段的景观,近距离的接触景色,这就要求室内对景观的利用要与室外有所不同,对景观加以组织后呈献给室内的使用者。这些功能的实现需要可对望、可联通的空间,同时不失去空间的独立性,区分室内外景观。

  地块为不规则形状,西北方向有园区内的一条主要道路,使地块靠近路的一面开放性较强,另外一面因处于产业园区边缘,因此人车流量不大,形成了从西北到东南的开放性逐渐降低,私密性逐渐提高的特点。另外东南侧良好的景观朝向和日照使得东南侧的居住休闲舒适程度较高,因此,将地块划分为三条,分别放置三个功能体块,分别对应交流、工作和居住。三块功能之间需要很好的联系,因此二层用横向走廊将体块连为一体,使得整个二层空间活跃起来,成为一个很大的交流平台,也同样与最南向的观景结合为一体。横向的通道吸引着人朝向交流空间和观景平台,在工作和生活空间之中营造出一片建筑师与外界的交流空间。

  调研地段时正值春季之初,地段南侧的河流两岸满是歪歪斜斜、浓浓密密的土黄色芦苇,行走在芦苇杆之间的栈桥上,透过芦苇杆看到河水、岸边的树影,都有一种朦胧的感觉,因此我决定用芦苇杆来作为主要建筑的表皮。这样的建筑空间之间既可以对望,又不失独立性,同时就地取材很利于节约成本和资源,促进材料的合理利用,保护生态环境。但是芦苇杆的耐久性较差,所以每年可以定期从河边采集新的芦苇杆,更换表皮。

  导师评语

  孙冉同学是我们课程设计组一位给人印象很深的女同学,她在设计课中表现出女生特有的认真严谨的学习态度。每次课前都做大量的资料收集研究工作,因此课上可以与老师有深入的讨论。她的设计构思来自对建筑基地现场的观察,基地旁的水岸边存在大量芦苇杆,因此想到用这种天然的材料来构建未来的建筑。孙冉的方案通过三个成不同角度排列的长方形盒子自由的布置建筑功能,建筑表皮饰以芦苇杆构成的肌理,用“对望芦苇荡”的概念来表达设计师工作营设计构想。这种从建筑的技术建构着手深化设计是一种理性的方法,建筑专业的学生应该掌握这种技巧来发展和丰富自己的建筑构想。虽然芦苇杆技术构造的研究并不成熟,但这种回归建筑本质的技术态度是值得鼓励的,也对孙冉同学未来的建筑学业十分有帮助。

  设计过程中有重要的突破点或转折点吗?请描述一下前后过程。

  中期评图的时候,几位老师虽然评述简单,但是都一语中的地提出方案中“死板”的这一缺点。从大一以来,做方案时的拘谨一直都是我设计道路上的一道障碍,中期评图之后,我痛定思痛,推翻平面,从根本上做了一些改变了。相比原方案,后期深化过程中调动了我的积极性,也更加喜欢这个方案了。虽然最终还是存在“体块太硬”的缺陷,没有做到完全放开,但让方案更活跃的这一步,我做到了。

  后来加入的芦苇表皮元素,也成了设计中一个让我兴奋的点。从研究芦苇这种材料,到调研木、竹、柴等其他表皮的建筑,到最后确定芦苇的排布方式和整个表皮的组成,学到了很多知识,也尝试了从未体验过的一种立面材料,得到了一种很细腻的立面表现。

  这次设计课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和改变?

  大二时候学过的一门课程叫做“CAAD”,从那时候我开始对参数化设计有一个了解,但是仅仅局限在“参数化是生成一个或多个非线的几何体形成空间”的层面上。通过设计课上与老师的交流,加上“执业建筑师”这门课上的案例讲解,我发现参数化应用在建筑表皮的探索上能够得到很多更让人兴奋的设计,包括审美、生态、材料都能因为参数化而得到很多的进步。从中期评图之后的发散,还有一个方向就是模拟当地的生态生成参数化的表皮,从而可以让“三条”的概念灵动起来,但因为时间、软件等原因,没有能够探索下去,希望还能有机会让方案往那个方向发展一下。

  通过与导师们的接触,对建筑师这个职业有什么新认识?

  通过与邵总和两位助教的接触,加之课程中到凤凰中心参观,发现建筑设计不仅仅是像我们之前对着任务书的照本宣科,更有建筑师为甲方的考虑、在主体之外附加的功能和建筑师的兴奋点。而设计的亮点往往就体现在这些功能上,例如凤凰中心里两座主体建筑之外的公共空间等。

  马逸东,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12班。

  见笑见笑。

  PLASMA_建筑师工作营

  邵总这次设计课着重于训练“实现创意”。设计不满足于只是提出一个惊人的概念更重要的是创意提出之后漫长的实现过程,涵盖了从功能策划、平面排布、结构选型、细部设计等多个角度,全面地实现自己的设计创意。在实现最初创意的过程中可能会有新想法融入、重新发现最初概念甚至颠覆原有逻辑,但这并不妨碍实现的过程是一个理性和严密的过程。秩序与逻辑不仅贯彻在形式上,也贯彻在工程的整个设计流程中,这也是职业建筑师需要掌控的整个流程。

  第一,我的设计开始于对任务书的策划。提出了建筑师工作营这种行为模式,两个设计小组像封闭集训一样工作与生活在这座建筑里进行方案突击,这种特殊的行为模式是对当下快速设计行为的极端体现和反思。崇尚工作而摒弃休息,内部密切交流而与外部隔绝,两个小组间的竞争关系,这种极端对立的情景成为建筑设计的概念。

  接下来,研究这种特定行为模式并结合场地分析设计,剖面与平面,布置功能块。例如将开放无柱的工作空间放于上层,而狭小拥挤的居住功能位于下层,这种特殊的排布方式适应了这种极端设计情景。第三,造型需要体现这种极端的情景,让人直接感受到激烈和挣扎的情感。功能到造型的转译受到了Cocoon Art(茧艺术)的启发,使得功能块看上去如同在一个紧绷的网中挣扎。模型中使用力学找形模拟了这样的表皮。最后,结构选择了钢梁排架满足大跨的需求,还设计了墙身细部大样以及室内布置实现开始的设想。

  导师评语

  马逸东同学是学校推荐的课程设计组学生召集人,在设计课中一直表现出良好的专业状态。马逸东对任务书进行了深入的解析,通过对设计师工作与生活规律的分析与研究,用等离子体紧张、冲突、矛盾的概念来比喻设计师创作状态,用蚕茧的概念来表现建筑,因而方案创作走向非线性方向。在设计中他没有仅仅停留在形式塑造上,对建筑的设计逻辑、结构体系,维护材料都有完整的应对。作为大三年级的学生能够根据自己的思考,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如此复杂的课程作业实在难能可贵。当然由于受课程时间和经验的局限,作业中有些内容还不够完善是可以接受的,希望马逸东同学保持良好的学习状态,取得更大的专业进步。

  设计过程中有重要的突破点或转折点吗?请描述一下前后过程。

  设计的过程较为顺利,这也是我反思不够的原因。只是邵总自始至终认为我的造型不够优雅,虽然造型概念一直没变,但是优化造型的过程比较纠结,一直在尝试突破,遗憾的是直到最后也没有突破这点。

  这次设计课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和改变?

  让我认识到建筑是理工与人文的结合。

  通过与导师们的接触,对建筑师这个职业有什么新认识?

  建筑师有很多种,工作方式也各不相同。大型建筑工程需要建筑师严密和科学的组织和管理。

  有什么想吐槽或者点赞的?

  感谢三位老师的指导。圈子间各说各话,圈子内互相吹捧,看看就罢。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