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经验·个体记忆+居住畅想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橡木地板,建筑师,建造技术
  • 发布时间:2015-11-19 14:55

  设计一定有超越专业理性、创作私欲的更高目的。它实际上来源于隐秘微妙、不为人说的日常经验和个体记忆……

  这些记忆是《追忆似水年华》里下午茶玛德莲点心的味道;是家乡旧居橡木地板的温润光泽;是彼得·卒姆托通往姑妈花园的别致的门把手;是蔡确“手倦抛书午梦长”时旁边的“纸屏石枕竹方床”。

  在这些真实而具体的时空交点,似曾相识的空间、材料、光线以不同的方式组合,共同作用,将内心与头脑中的主观感受,平静、自信、亲切、优雅地通过建筑空间展现出来,把我们和使用者共同的经验与记忆唤醒,令我们鼓舞和感动。这就是驱动我们设计的动力,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

  日常经验与个体记忆

  在成为建筑师之前,我们对建筑的喜好来自日常经验和个体记忆。童年玩耍的地方、亲人的房间、密林、宠物、山川、田原、村舍、街巷,乃至印象深刻的电影、庙会、集市、明信片、文学作品、音乐,以及弥漫场所周围的气味、光线、声音、材料等等。它们紧紧包围着我们的真实生活,不知不觉中成为头脑中的一部分。我们开始抒发、评论、勾画、模仿、重构头脑中的经验和记忆─一幅画、一幅窗帘、房间布置、街头留影、对旅途中的建筑评头品足……这些汇集而成超越个体的地方经验、集体记忆。

  进入建筑学教室后,我们开始接触世界各地的建筑案例、理论、历史、建造技术、材料。现代化的教育理论强大而有说服力,日常经验和个体记忆退缩到大脑隐秘的角落,我们对建筑、空间、材料的判断不再单纯依赖直觉。大师的光环、老师的说教、经典的案例让日常生活中的建筑都显得平淡无奇,我们向往像先锋派大师那样,“发明”崭新的空间,做出“原创”的设计。与此对照的另一面,我们用建筑功能组织、样式、材料、规范、建造技术知识将自己变成专业官僚,怀揣创作欲望,提供专业的解决方案。我们以为这就是理性与情感的结合。

  我们学会了怎样去设计,但却不一定明白设计究竟是为了什么。这既不是回答任务书的理性抽象,也不是超越前人、发明新样式。我们设计一定有超越专业理性、创作私欲的更高目的。它实际上来源于我们方案设计过程中隐秘微妙、不为人说的日常经验和个体记忆,以及它所赋予我们的设计灵感,并延伸到实际建筑中打动人心的部分。它是《追忆似水年华》里下午茶玛德莲(Madeleines)点心的味道[3];是家乡旧居橡木地板的温润光泽;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通往姑妈花园的别致的门把手[4];是蔡确“手倦抛书午梦长”时旁边的“纸屏石枕竹方床”[5]。在这些真实而具体的时空交点,似曾相识的空间、材料、光线以不同的方式组合,共同作用,将内心与头脑中的主观感受,平静、自信、亲切、优雅地通过建筑空间展现出来,把我们和使用者共同的经验与记忆唤醒,令我们鼓舞和感动。这就是驱动我们设计的动力,孜孜不倦追求的目标。

  居住畅想

  矶崎新在《我们失去了日本当代建筑的基点》[7]这篇纪念筱原一男的文章中披露了80年代几位建筑师聚会上的一次酒后争论。矶崎新坚持认为住宅设计算不上是建筑,让筱原一男愤怒,同时遭到几位当时追随他的年轻建筑师,如伊东丰雄等的激烈反对。几十年过去了,许多日本建筑师在住宅设计中展示设计才能,大量住宅设计作品成为日本建筑的代表。住宅到底算不算建筑的争论也早有事实作为答案。

  矶崎新认为住宅设计中,对基本功能的侧重与权衡有时会以牺牲建筑学价值为代价。自人类社会最早出现建筑物─庇护所以来,人类生理条件、地球自然环境并无重大改变,居住问题被无数建筑师反复研究过,以至于没有什么设计中的“新”想法不曾在过去出现过。居住的功能的满足并不能构成建筑价值。这就是矶崎新对住宅设计的判断基础。但从另一个角度看,筱原一男认为住宅是艺术。建筑物有超越功能之外的情感力量,因此可以把它和另一个古老艺术门类─音乐─进行比较。譬如我们观察情歌,作为传递感情的一种音乐形式,历史上累积创作无数,应该说总有一首现成的作品可以描绘大同小异的各种情感。可还是有大量情歌被创作。我们由此可以发现,音乐创作、演奏、传唱的意义就是要不断重复、并充分表达人类情感,而不在于音乐功能(抒情)以及形式或内容的革新。建筑师的“情歌”就是住宅。我们用住宅来抒发对日常经验、个体记忆、未来生活的情感。是情感的真实性而不是独特性决定了住宅的艺术性、建筑性。

  住宅设计可以简单质朴,适合建筑师刚刚入行时的工作,也可以老道圆润,成为经验丰富阅历人生的建筑师巅峰之作。有些建筑师一辈子从事住宅设计,诞生于不同人生阶段的作品,反映出不同阶段的人生领悟。居住空间是我们最熟悉的空间体验,直通个人情感。但因为熟悉,也容易被忽视。居住空间的设计就是要探索居住与个人关联的那部分细腻而丰富的情感,并把它通过建筑语言表达出来。设计的重点在于如何运用个人经验、主观感受,发现及表达居住空间中所蕴含的精神力量,而不是关注如何在有限条件下实现居住功能的设计技巧(这部分内容将在三年级下学期“居住区设计”课程中重点讨论)。因此,我们将利用对个人经验的观察和理解,而不是其他建筑师案例,充分探讨主观性在建筑设计中的运用与表达,并初步学习如何利用建筑语言表达、传递我们对生活(居住)意义的理解。

  课程目标

  因为涉及私密的个人情感,或是觉得谈论这些有违职业伦理(将个人喜好强加在业主的建筑中),建筑师对灵感来源、设计概念的阐述往往回避谈论建筑师的主观影响。相关论述的缺乏导致学生很难通过理论、历史、案例,在课堂进行相关的学习。再加上个体的主观感受又因人而异,因此我们常常感叹,在学校里,“建筑学不可教”。所以许多建筑师的成长需要在师徒制的工作室(建筑或手工艺学徒)中,通过明师的言传身教及其周围的工作生活,耳濡目染,将这种宝贵的灵感财富运用到设计中。这几乎是建筑师成长的必由之路。

  本次设计课程就是要尝试在课堂教学中传授,将“不可教”的内容变成“可以学”的主观经验的运用。培养学生树立设计的价值观,学习如何观察自身的日常经验和个体记忆,并进行表述,并将之作为设计灵感运用在居住空间的设计中。

  具体目标

  1.通过个人经验的审视和观察,体悟空间、材料等建筑语言所能传递出的真实感受;

  2.学会表达这种真实感受;

  3.学习如何运用这种虽然主观、但是真实的感受进行建筑设计;

  4.学习如何将富有个人化的主观情感色彩的设计通过文字、图像等手段的帮助,转换为可被群体所认同、分享的空间经验。

  课程描述

  本次设计课程分成三个阶段,在第1-3周课程中,每位同学被要求描述清楚各自真实日常生活中(而不是旅游偶遇的特殊空间)感受强烈的空间、物件(家具、器皿、服装、玩具、庭院小品等人工物),以及它所蕴含的情感。描述的方式可以是文字、徒手画、照片、影像、声音、或者是以上几种媒介的混合物;之后第4-6周课程则是将以上个人化的空间情感体验带入相关的建筑空间,具体要求是对学生特定选择的人士(身份需要详细描述)的居住空间的一项功能(比如睡眠)或两项功能(比如准备食物+蔬菜花园)的设计(不需要完整的居住功能)。最后第7-8周,除了标准的设计图面表达之外,学生还需要使用在上段课程中使用的媒介(文字、徒手画、照片、影像、声音、或者是以上几种媒介的混合物)对作品进行最终解释。因此,完整的设计作业可以理解为有三部分内容构成,并在最终汇报时作为整体呈现:

  1.起因:意图与设计冲动(即原始的空间情感描述);

  2.过程:设计的内容(居住空间设计);

  3.表达:意图在设计中的再现(即空间的情感是如何在设计中实现的)。

  注意事项

  1.在课前(最好是寒假期间),学生需完成指定参考书目、文章的阅读,并完成读书笔记,在第一堂课中将口述各自的读后感。

  2.授课的方式将以全体成员共同参加的发言讨论为主,教师在其中以提问或回答的方式刺激学生的独立思考,和相互辩论,并逐步构建自己的方案。

  3.课堂时间将主要用于讨论、评图而不是设计。因此,本课程设计需要学生安排出足够充裕的额外时间完成设计、绘图、表现工作。

  设计要求

  本课题以学生选定的具体的一个人或一个家庭为设计服务对象,为他(她)们设计满足其居住的某一、或某几项居住需求的空间设计。设计要求及设计条件如下:

  1.所选择的设计服务对象的身份描述与其居住行为的分析研究;

  2.所选定的居住需求的具体分析、案例比较与研究;

  3.该居住空间及内外家具、庭院、植物、动物(如有)的尺寸的比较研究和最终确定;

  4.1∶50或不小于该比例的平面、立面、剖面图纸(含家具、人、动物、植物);

  5.在课程描述中要求的,运用其他媒介对设计意图的表达;

  6.本设计不设基地要求,但是如果学生认为和课程目标有关,也可以自行选定基地,但是基地不能成为本次设计课程决定性的设计因素。举例来说,一般不应选择自然地貌特征明显的海边、坡地等,或非常规形状、位置的城市内用地构筑设计方案,但是如果学生所需要表达的过去经验中“海”、“山坡”是其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空间组成时,方可纳入被动的设计的要素进行考虑,但衡量方案的设计水平还在于建筑本身,即设计人主观可控制的部分。

  设计成果表达

  1.日常经验和个体记忆的表达;

  2.居住空间对象的研究与分析;

  3.居住功能的研究与分析;

  4.建筑材料、色彩的表达;

  5.空间与尺度的表达;

  6.运用综合媒介对空间情感的表达。

  教学安排(具体时间可能会有微调)

  指导教师:梁井宇

  助理教师:青山周平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