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6)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清华大学,建筑空间,设计
  • 发布时间:2015-11-19 15:46

  葛肇奇,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11班。

  标高:1.89m,使用年限:健康工作五十年。

  设计命题是“光的冥想空间”,其核心是如何利用自然光塑造出建筑空间的氛围和诗意。

  我选取的地段是位于清华大学校园内的一片绿地,场地内高大的树木与人的尺度关系,让我想到了枝头与茧的体量关系;而“破茧成蝶”在某些语境中与冥想有关联性。因此“茧”就成了我本次设计的核心。通过半透明的茧型空间,将光线承接并散射,形成一个充满诗意的光的空间,给人以庇护。

  然而,当人们从远处走近场地时,却看不到“茧”,而是看到一个低矮的水平面,和其上方雕塑一般的混凝土采光筒。屋顶匍匐于地面,引导行人;采光筒直指天空,吸纳阳光—二者在场地上形成了某种张力。当走至建筑的屋檐下,从屋顶层层垂下的轻质混凝土板将体验者层层遮挡,仿佛在地段中消隐。沿着紧贴墙壁的缓坡进入半地下的空间,光线逐渐暗淡。而当推开冥想空间的门的一刹那,便会发现,其内部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一个个半透明的“茧”从上方垂下,由于上方采光筒朝不同方向开口,因而分别在一天中不同的时刻达到最大采光量。这种时间差异经过敏感的“茧”的呈递,便会形成内部空间中的“茧”明暗不一的景象。随着时间推移不同的采光筒进光量先后变化,形成“茧”型空间渐明渐暗的浪漫场景,仿佛是光在呼吸。当然,你完全可以顺着地面的缓坡弯腰进入某个茧型空间,在属于自己的场所静心冥想。甚至可以平躺其中,透过茧体仰望采光筒,看那树叶层叠的剪影。

  建筑内明暗的微妙变化强化了时间的推移,却也模糊了时间的感觉。当黄昏来临,走出冥想室的那一刻,夕阳铺撒在返回地面的坡道—仿佛是冥想之后的最后洗礼。这样一个光的冥想空间,虽然没有更具体的功能,但是它绝不是一个“用来呈现自然光”的容器,而是为人设计的空间。因为自然光在这个设计中通过采光筒和半透明茧体的呈递,以近人尺度呈现,同时又具有了触感。人与光的互动,也是与时间的互动,与空间的互动,与材质的互动。

  导师评语

  设计者在制作案例分析模型的过程中,对“糊纸”材料的半透明性及其对光线的敏感产生兴趣,进而用其将人“包裹”,形成空间单元,收集一天中来自不同角度的光。它们并置在一个下沉的,表面“柔软”、自由的幽暗空间,随时间流逝,各单元明暗交替。设计者通过模型和影像直观地呈现了自然光的魅力,抓到了他所理解的光所具有的特征。如果说密斯的通用空间是物理般明亮的、绝对自由的,那么,设计者创造的则是另一种意义上明亮的,甚至可以说是现象上充满光的通用空间。当整个昏暗空间被“跳跃”的光“茧”点亮,光在空间中真正成为主角。光的存在,以及人行为的趋光性,让绝对自由的空间变得相对自由。这个起点来自设计者匠人般手工的“糊纸”,在现实中,真实的材料到底会是什么呢?(梁琛执笔)

  设计过程中有重要的突破点或转折点吗?请描述一下前后过程。

  在设计前期阶段相对比较顺利,概念和形式推敲的阶段没有很大的障碍。真正卡住我的一个问题是关于建筑与场地的关系。由于题目相对关注建筑内部空间的塑造,所以我在前期并没有充分应对建筑与场地的关系。关于建筑进入方式及与环境的关系,回想起来我至少做了10余种方案。这个过程让我直接感受到,有时候对于建筑的推敲并不是“多方案择优”这样平行的,而是发生在时间轴上的化学反应。这些方案并不是并列的,而是每一个被否定的方案会潜意识里给接下来的思考带来微妙的要求,这个过程像是自己在跟自己较劲,很有趣。最终做出的方案,一定综合性地应对了诸多问题(即便并不是以所有这些因素为切入点)。当反过来将其与最初的方案们并置时,便会发现其优劣是一种量级上的差别。

  这次设计课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和改变?

  一年之后,看着学弟学妹们同样充满热情地做模型画图,作为一个旁观者听着他们的方案汇报,对去年自己经历的开放式教学有了不一样的理解。与一线建筑师的接触,不在于学到了什么设计手法,不在于感受所谓“大师魅力”,而是让自己对于未来的追求有一定的期待。其实每个人在推敲方案的过程中也在推敲着自己未来的职业追求,这八周的设计课带给我的影响绝对不仅仅是半个学期的教学时间。开放式教学结束的那一刻,或许才是其更长远意义的开始。

  通过与导师们的接触,对建筑师这个职业有什么新认识?

  最大的感受是建筑设计并不轻松。对于董老师印象最深的一个片段并不是授课的内容,而是组里同学随口问了一句:“您现在还会像学生时代这样熬夜想方案么?”董老师当即给予肯定回答,同时说“有时候甚至会为设计中的某个突破点思考得睡不着觉”。不过这种“不轻松”却着实让我很羡慕,或许这种沉浸式的思考才是与建筑深入对话的途径。

  有什么想吐槽或者点赞的?

  对于学院,着实感激—能在本科阶段与一线建筑师直接相处八周,估计是建筑系学生能得到的最大“福利”了吧。对于董功老师和助教梁sir,对我们传授知识仅仅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让我们感受到优秀建筑师的对于建筑的态度和执着追求,也在此衷心祝愿直向建筑在建筑设计的探索路途中直向前行。而和组员的八周共同学习,让我感受到了同一题目下的多样性表达。这次设计由于题目切入点相对感性,所以更能感受到每个人的爱好、性格、甚至经历使建筑本身具有了一定的性格。另一件幸运的事是,我与另外三名竞赛队友用这个设计获得了2014年威卢克斯国际大学生设计竞赛获得了特别提名奖,这也是自己第一次在建筑竞赛中获奖。

  2014年开春的这次开放式教学,在我们年级每个人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这次分享的仅仅是在漫漫建筑路途中的一个节点,而非所谓的“成果展示”—因为种子才刚刚发芽。

  王杏妮,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12班。

  模糊

  这是一个带有实验性的设计,我企图重新定义自然与人之间互动的边界,希望可以通过一种“模糊的介质”来让人与自然共生。在这个设计里,建筑不再强硬地分割室内外,而成为了某种介质,不仅组织人的活动,也容纳自然的生长,并从精神和物质层面模糊场景内的一切边界。人的行为忽隐忽现,树枝摇曳,真相与影子难以辨别,光作为驱使这一切发生的动因,又与其他元素积极互动。自然与人工交织在一起,创造了一个惬意如诗般的生活场所。

  场地是校园中的一片校友纪念林,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充满着回忆与憧憬。所以,为保护场地的四棵老树,先将一个秩序感强的纤细框架引入场地,以此让所谓的模糊界面(玻璃钢格栅)漂浮起来;再通过流线串联起功能盒,包括一人冥想空间、多人休闲空间、休息空间、办公室、卫生间等。光顾这里的人,可能是为了寻得一片安静,也许是为了回忆曾经的故事。总之,在这里,阳光穿过树枝,透过一层一层的格栅,最终到达了人们的眼睛,一切清晰却又模糊,一切真实却又虚幻,正如回忆般忽而闪现在脑海中,可你却又抓不住这一瞬间的灿烂。

  导师评语

  该设计颠覆了人们对于光的表现的惯常理解。设计者通过经营场地中的高大树木、细密的构架、以及由两者产生的阴影,让建筑的感受在一天中太阳的轨迹下变幻。设计者起初对于光及由其产生的模糊性的兴趣,并希望通过设计来揭示它。设计以一种最轻的姿态和方式,介入场地,与大树融为一体。人可以从场地的任何一个方向走进这个建筑,并体验由它创造的从未有的场所体验,并在垂直方向上探讨了自由空间及其可能性。(梁琛执笔)

  设计过程中有重要的突破点或转折点吗?请描述一下前后过程。

  正如名字“模糊”一样,我一开始想要追求的场景和氛围确实非常抽象模糊,有一个终点,却始终找不到正确的路径通向它。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很久,我在反复地探索试验,不断地与老师沟通,去企图达到想象中自然与建筑融为一体的完美场景。到交图的前一周,终于在大模型的场景中,我们才看到了一直幻想着的那个情景。

  这次设计课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和改变?

  首先,像之前说的,在很长的一段自我发掘与挣扎中,老师反复地告诉我并让我相信我们所要追求的最终结果是诗意、美好、真实的,要不断地质疑方法,但要坚定不移地相信结果。其次,当建筑最终呈现在我眼前时,它处处受到我过去记忆、经验、对周边事物理解的影响,让我意识到这些可能正是让建筑拥有生命、且独一无二的原因。

  通过与导师们的接触,对建筑师这个职业有什么新认识?

  经过与导师们的接触,我觉得建筑师的一生似乎永远不会停下来。一方面,需要不断地学习、实践来积累经验;另一方面,又需要自己保持着一颗新鲜的好奇心,不断泵涌出新颖的想法与观点。可以说是固执与善变的矛盾体。

  有什么想吐槽或者点赞的?

  八周的设计课,导师付出了大量的时间与我们互动和教学,你可以随时与他讨论新想法,他也会向我们推荐近期看到的好设计、好文章,整个设计组构成了一个小团体,相互支持也相互争论,非常珍贵。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