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建筑成立的基本道理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美国加州,建筑教育,清华
  • 发布时间:2015-11-19 17:11

  朱锫,当代著名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学硕士,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建筑与城市设计硕士,2005年创建朱锫建筑设计事务所。曾被美国赫芬顿邮报选为“当今世界最重要的5位(50岁以下)建筑师之一”(2011);被美国Architectural Record杂志评为“全球设计先锋”(2007);被英国Wallpaper杂志授予“库瓦西耶设计奖”(2009)。先后应古根海姆艺术基金会的邀请设计北京古根海姆博物馆,及阿布扎比古根海姆艺术馆。代表作品有蔡国强四合院改造(北京,2007)、数字北京—奥运控制中心(北京,2008)、OCT设计博物馆(深圳,2011)等。最新设计作品包括北京民生当代美术馆、北京太庙美术馆、武汉大学美术馆、西藏喜马拉雅文化中心、大理杨丽萍表演艺术中心、大理美术馆等。作品先后在意大利威尼斯双年展、巴西圣保罗双年展、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英国维多利亚博物馆、德国卡塞尔、德国德累斯顿国立美术馆、意大利21世纪美术馆等世界知名美术馆展出。曾担任欧洲“密斯凡德罗奖建筑”奖评委(2011)。目前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担任客座教授,并执教于清华大学。

  AC:您分别在国内和国外接受了建筑教育,出国前也曾经在清华任教,这样的经历让您对建筑教育有什么样的认识?

  朱锫:首先,我们的教育太职业化,太注重学生的技能和作为一个建筑师的职业要求,按照一个固化的职业构想去培养人才。这导致了我们理解建筑会偏窄,过于注重建筑的物理特点或形式特点。其次,一旦以这种“职业化”为基础,当我们寻求一些想法的时候,也只会在建筑的表像上下工夫,而不关注建筑的内在道理和基本法则。

  建筑是空间和时间的艺术,在这次的教学中,我的基本想法是希望颠覆靠图象做设计、靠职业技能做设计,颠覆设计必须非常完整的观念。大学的教育应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侧重,比如我们可以片断式地进行教学,不是完整地做一个项目,而是做一个项目的片断,或者一个建筑中几个最重要的点,这样的构想也可以注入整体的建筑教育中。我们关注的是建筑看不到的那部分,即“一种时间和空间经验”,而不是形式和风格。

  加州伯克利大学(UCBerkeley)的建筑教学是比较多元的,除本校老师外,每学期都会有来自国外的访问教授参与教学,他们不同的文化与教育背景,给学生提供了多视角理解建筑的可能性,包括像查尔斯·柯里亚[1](CharlesCorrea)等非主流文化背景的建筑师。多元的教育可以培养不同的人才,未来学生的发展并非只集中在职业建筑师的领域内,也许在建筑理论、建筑批评、大学教学等研究领域。在宽泛的教学里,我鼓励学生有不同的想法,根据自己的兴趣和感悟,选择他们所感兴趣的事情,而不是大家都是同一个学习标准,随后又是同一个职业标准。

  AC:我对您刚刚谈到的柯里亚很感兴趣,今天早晨我们也是刚刚知道他离世的消息,能讲讲他跟您的互动吗?

  朱锫:得知查尔斯·柯里亚逝世的消息,令人伤感,怀念。他很智慧、幽默,有别于来自其他国家的教授。我就读伯克利时,他指导我们的设计课。那时他就住在校园边上一栋独立的建筑里,大部分周五晚,我们就会去他家一起聊天,他的太太莫妮卡总会做印度饭来招待我们。他经常给我们讲述一些印度的哲学和寓言故事,讲述柯布西耶及昌迪加尔对印度现代主义建筑的影响,讲述建筑、文化、自然、技术之间的关系,也提到他从一个典型的现代主义者,到一个地域主义建筑师的蜕变……他强调建筑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其中他对气候的论述对我学生时代直至工作影响很大。

  这一次在清华教学的主题“自然启发设计”,换句话说,好的设计,不是我们主观想怎么做,而是自然会告诉我们如何做。这是我们事务所多年来一直秉承的设计方向,也是我在国内外教学的主题。在这一主题下又衍生出“光与材料”、“气候与类型”、“风与声”等与自然相关的课题。例如,2014年我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设计课“穴与巢”,让学生感知人类是如何向自然学习,从自然中受到启发,从被动穴居到主动建造。

  为了让学生对这一课题有更直接的感受,地点选择了我们大家都十分熟知的环境,清华学堂和同方部之间的空地上。对环境的敏感及细致的感悟是建筑师的基本素质,这让我想起当年关肇邺先生总是把他的学生带到清华图书馆前,与大家分享他对环境和周边建筑的理解,他所设计的新图书馆[2],更像是特定环境塑造的产物,而非他主观创造。这种感悟式的现场教学,深深的影响了我。

  AC:刚才您说到课程设置是把建筑的一部分拿出来,单独做一个课题来探讨,但建筑本身是一个复杂的主体,需要完整的体验。一个片段问题的探讨如何最终形成一个建筑的概念?毕竟学生是在做一个建筑,而不只是研究一个过程或者装置。

  朱锫:实际上这里面有几个层次的意思。第一个意思是我不相信好的建筑形式是完整的,因为人的体验就是片断化的,就像放电影一样,是一个一个片段的累积。自然界也不存在完美的几何形,我们画的圆只是我们大脑中的一个想象。就像传统绘画中的留白,看似不完整,但它给了阅读它的人以想象空间。建筑也一样,做得太完整,人的活动也就进不去了,建筑也不可能再有生命力。

  第二个意思,对于一个建筑,由于它所在的地域不同,或使用功能不同,建筑中的某些因素就会重要于其它因素。例如沙漠里的建筑,如何抵御沙漠风暴和阳光的暴晒十分重要,因而遮阳和通风的重要性就甚于防雨。片段式教学就是培养学生对主要问题的敏感度和研究深度,从而可以捕捉和驾驭建筑的主要问题,而放松次要问题,塑造不完整的“完整建筑”。

  AC:那么为什么会选择光这个片段呢,是因为光是实现建筑的内涵和诗意的一个好渠道,还是光本身是建筑的某种本质?

  朱锫:光是建筑的灵魂,没有光就没有建筑存在的理由。人类从被动的穴居,到主动建造,就是为了捕捉自然光线。光不仅为人类塑造美妙诗意般的建筑,更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条件,它是建筑的本质。光更是一种自然现象,是它塑造了我们每个时代的伟大建筑,而并非我们人类。这也是我前面提到的“自然启发设计”。但凡今天有生命力的建筑,它一定是尊重自然的基本法则。拿北京四合院来说,院落的大小、建筑高低,围合的关系,都是北京特定气候所塑造的。冬天西北风来临,院子太大就不能避风,无法使用;如果前面的房子过高,就会遮挡后面房子的光线,冬天人就无法生存。在上千年的历史发展中,一定有人做过各式各样的尝试,用不同的材料和空间形式。但是这些人为的主观努力,最终会随着历史发展被淘汰,留下的一定是最适合北京气候条件的建筑类型。所以我们的课题—光、结构和材料,就是试图寻找建筑如何被自然塑造的法则,认识建筑最基本的问题。

  AC:就具体的事情来看,我还是觉得在建筑里面,或者我们做设计的过程中,光是被塑造的角色,我们会通过结构、材料,让光呈现出某种我们想要的状态。

  朱锫:我不这么认为,恰恰是光塑造了我们的建筑,而不是建筑塑造了光。光不仅仅是让人愉悦的东西,它是维持生命的一个基本要素。如果我们住在没有光的建筑里,是无法生存的;如果在寒冷地区,冬天需要大量的阳光,这不以人的意愿而转移;夏天则希望光被阻挡。光不是一个人喜欢或不喜欢的身外之物,是人生存的必要条件,是光在决定建筑的一切。

  AC:那这种保证生存的状态,应该是某种最低限度的要求?

  朱锫:没错。

  AC:但是任务书说要创造一个艺术或者声音的空间,这已经是一种精神需求了。

  朱锫:对,我们人进化到今天这个阶段,就是有两个需求,物质的和精神的。我们的课题之所以让学生在自己热爱和熟知的环境中塑造光的艺术空间,就是让学生了解建筑最基本的法则和它的理想使命。

  AC:艺术是对现实的挑战吗?

  朱锫:什么是艺术?艺术就是塑造新的经验。也就是你说的对现实的挑战。

  所以这个课题让学生用光和材料去表达艺术空间,创造一种新的经验,而不是受制于复杂功能限制,拘泥于对前人经验的重复。建筑是艺术,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我事务所平常的工作方式也是基于艺术家的工作方法。当然,我也希望学生对建筑的思考也从艺术的角度出发。课程要求以草图、大尺度物理模型及影像手段表达自己的想法,强调想象力和感受,而非逻辑推理。

  AC:就创造新经验来说,我也可以选择一个漆黑的完全没有光的空间?最后学生他们表达出来的东西,是您想要的吗?

  朱锫:光赋予建筑生命,没有光就没有生命的存在。你为什么要塑造没有生命的空间?这是你首先要回答的问题。当然,今天人类有技术,可用人工采光,但这并不自然。

  AC:也就是说创造新体验时要尽量避免技术手段的使用,让建筑处于一种自然状态?

  朱锫:历史上留下来的建筑是符合自然法则的,不符合自然法则的,可能会存在一段时间,后人就会将它修正。不要认为建筑是一种纯粹的创造,建筑实际上是一个向自然学习的过程的产物。这个学习可以从自然界里最重要的一个物理现象—光开始,探索建筑成立的一种基本道理。

  AC:您的课题并未涉及到建筑社会性问题,我理解是您故意避开了这个话题?

  朱锫:建筑的社会性是什么事情?我认为建筑最基本的使命是要尊重一个人的生命,尊重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为人类文明的进步提供场所。它不应专属某个社会、宗教和意识形态。

  AC:最后,您在跟学生沟通的过程中,有没有学生的一些反馈让您有所收获?

  朱锫:“建筑不能教,只能学”。因此,当我是一个老师的时候,我也自然是学生。教学互长,相互学习启发,这点我毫不怀疑。在课程临近结束的时候,我和学生们一起到我新落成的民生美术馆参观,共同体验光、结构和材料在实际项目中的应用,交流感想和体验,碰撞出了许多火花。参与清华开放教学,首先,我希望给这个教学提供一种新的可能性和新的角度;第二,学生能了解建筑的基本的和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第三,尝试建筑教育的去职业化。作为三年级的学生来说,我觉得不应该给他们太多的意识形态和主观偏好的影响,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热爱建筑,启发他们对建筑本源探索的兴趣,感悟建筑的最基本道理和最实质内容。

  时间:2015年6月18日

  地点:朱锫建筑事务所

  采访:沈思、王卓琳

  整理:沈思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