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接近真实的条件下寻求“形式”突破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图书馆,清华,建筑学
  • 发布时间:2015-11-19 17:34

  徐全胜,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BIAD)总经理,副总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获建筑设计及其理论硕士学位。1992年进入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工作,历任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师、第四设计所副所长、所长、副总建筑师,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副总建筑师。主要项目有中华女子学院(1996)、深圳特区报社办公大楼(1994年第二届“建筑师杯”中青年建筑师优秀设计)、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业务用房(2008年第五届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创作奖优秀奖)、珠江帝景A区写字楼及公寓、重庆人民大厦(2004年第五届中国建筑学会青年建筑师奖)、回龙观D05、D06区住宅(2003年北京市第十届优秀工程设计住宅设计二等奖)、国际高科技交流和综合服务中心、国防科工委及航天科工集团办公楼(2003年北京市第十一届优秀工程设计建筑设计三等奖)、全国人大机关办公楼、北京电视中心(2009年中国建筑学会新中国成立60周年建筑创作大奖)、蓝色港湾(2011年全国优秀工程勘察设计公共建筑二等奖)、中国尊(北京CBD核心区Z15地块中信集团总部项目、2011年首都第十八届城市规划建筑设计优秀方案奖公共建筑特别奖)。

  AC:您上大学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状态?那个时候的教育对您现在有什么影响?

  徐全胜:我们的三年级做的好像也是教学楼、图书馆、博物馆之类的吧,跟现在没什么变化,但现在三年级学生的设计水平肯定比我们那时高很多。清华的教学风格很明显,或者说中国这种主流大学的教学风格接近一致,就是重视建筑设计技法教育。虽然很多人也对目前的中国建筑教育有一些质疑,但中国建筑院校的毕业生很适合中国建筑设计这个行业,很多优秀建筑师都是受益者。

  从梁思成先生创立建筑系传承到现在,清华坚持着自己的特色和方向。如果要我提出需要完善和改进的建议,我觉得还是有的。比如我们很重视建筑初步的基本功的培养:线条、水彩、渲染,然后平面构成、立体构成、建筑画等。但同时,建筑师是要拿执照的,也就是说建筑教育中职业化教育应该占较大的比重。很多国外的建筑师是拿计算器工作的,跟相关的部门测算指标、跟业主计算效益,这其实就是标准的职业化教育中很重要的一方面。我们的教育在这方面目前还有所欠缺。

  AC:您刚才也说了大一的时候我们做的训练都是线条、渲染、构成等,这些都是对形式的训练。“形式”或者“形式感”可以说是建筑师的基本功之一,但在实际中我们经常发现,如果一个建筑师很注重形式,往往会遭到一些议论。所以您的课题鲜明的提出“形式”这个问题本身就挺有挑战性,能谈谈出这个题目是怎么考虑的吗?

  徐全胜:建筑实际逃不出形式,即使很多世界顶级的设计师有很强大的理论支持自己的建筑,但最终他还是要用形式表达自己,大家还是通过形式来理解他、评价他。因为建筑不是小说、音乐,它是有形的东西,是视觉化的。无论一个工业设计,一个房子,还是一个景观,它一定要用形式来表达,形式作为一个载体,正如声音需要光盘或磁带。对于大量的建筑和从业的建筑师来说,建筑设计应该还是一个传统行业,跟医生、律师、会计是一样的,它只是用现代的技法、理念和建筑材料来做千百年来一直在做的设计。我们三年级的同学已经有了一定的基本功,这正是个讨论形式与功能问题的时机。所以我就定了这个题,而且要求大家一定要与众不同,提出something special。八周时间很短,把这点研究到位了就挺好的,这是一个初衷吧。

  AC:我理解的形式可能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形式逻辑,一方面是形式美。逻辑其实来自于对任务书、功能、环境的考虑;但美就相对来讲比较难以言说。您的侧重点是哪方面?

  徐全胜:形式得有一个意义,毕竟建筑不是一个纯粹的艺术作品。我们用四天的时间让学生发掘对形式的理解,形成一个“形式导则”,然后按自己的导则去做。如果凭空讨论形式这个问题,讨论一年也讨论不清。以三年级的学习能力,在现在这样的信息时代,他们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加上自己的理解可以形成这样的导则。导则是客观的,但制定导则却有主观的因素,这样就形成一个游戏规则,可以自圆其说。当然最后也有同学可能迷失了,尤其是最后的两周,疲于交作业,但至少开始的时候希望大家形成这种工作方法。

  AC: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BIAD)的环境有其特殊性,院子里的楼建于各种年代,历史和形式比较复杂,也比较拥挤,学生们对这种环境有一个充分的认识吗?

  徐全胜:他们在思想上都认为应该对环境有所认知,然后行动上,有两到三组同学多次来这里调研。从我对他们的要求来说,毕竟这还是个课程训练,只要有这个思路就行,同时,把环境当作一个限制条件,对环境有所回应、有所解答即可。到底环境对最终完成的方案有多大的影响和制约,或者说与环境是否和谐,没有过多强调,只是说在设计时考虑一点,培养这种习惯,并且确实能抓住其中的一两点来做自己的设计。比如说北京院的组织方式有院、所、室,规模不一样,有的同学从就现实出发就做了集成式的设计,有两层一个单元的、一层一个单元的和一层四个单元的,这个就是对北京院组织机构的回应。另外,院内每个楼挨得很近,而院区里也没有一条线路将室内联通,这样有的同学就把最近的几个楼相互联通起来,尝试在功能上打碎重组的,做得挺有新意,将老的空间没法体现的互联网时代的新功能都拿到新楼来,还重新整合了院区的人行道。我觉得,发掘环境对他们做方案可以说是限制,也可以是亮点。

  AC:以北京院为代表的“大院儿”在中国是一个有典型特征的空间类型,但您的课题似乎并没有扩展到对这种空间类型的讨论。您有没有考虑过这种普适性?

  徐全胜:在那方面并没有特殊要求,课题的设置主要还是基于具体的环境要求,不会太发散,但希望他们有一定的深度。每个老师训练的侧重点不一样,有的老师可能重视概念,我们这组的侧重点就是一定要在限定的高度、面积、红线下解决功能问题,同时锻炼在接近实际建筑设计项目的环境下,形式要有一定突破。这可能是北京院或者我个人对建筑师的理解。

  AC:学生们有什么反馈?他们达到您的期望了吗?是否考虑过下一次如何改进?

  徐全胜:按照刘力[1]老师的说法,他们表现出来的过程和结果有时甚至超过了北京院工作两年的建筑师,所以这次还是超过我的预期的。我觉得每个人都很棒,他们的理解能力和方案深化能力都很强。如果非要说不足,大家可能对于设计过程中,每个环节需要解决的哪些问题、怎么解决等还不是很熟练,还得通过实践继续加强。

  这次的课题不论是过程还是结果,就像是在职业实践中做一次方案竞赛,有甲方,有乙方,有评图,我们所经历的让他们也经历一次,我告诉他们这也是收获之一—了解和学习方案确定、方案深化、方案表现各阶段应该怎么样。作为一次课程作业,我认为足够了。至于最终投标中标、打动甲方需要怎么做可能就是下一步了。

  AC:在终期评图上,大家的模型还是非常震撼的,大比例,也很细致。

  徐全胜:其实每轮设计都有草模,从概念、中期评图到最终完成。我希望同学们在真实的3D里推敲方案,尽管现在同学Sketch Up、Rhino软件使用能力很强,但我们还是要求有模型。

  你们上次报道的伦佐·皮亚诺在上海的展览[2],展示了很多模型。皮亚诺在我们那个年代可以说是很现代、前卫的建筑师,设计了蓬皮杜中心,不亚于如今的盖里和扎哈。但现在看来,我觉得他应该还是一个设计风格很经典、很唯美的建筑师。我这个六零后还是受北京院的刘力、马国馨[3]这些工程大师的影响,希望建筑不求新奇而是更加唯美。所以我很强调模型,注重建筑形式美的原则,模型对于表达“形”的美是超过表现图、效果图的。

  AC:建筑师的培养不止在学校里,北京院除了主动参与学院教育之外,在工作环境中是怎样培养青年建筑师的?

  徐全胜:北京院和其他几个国内知名的大型设计院一样,有一个强大的国家级的设计师团队和一个完善高端的设计管理体系和平台。在这个体系和平台上,可以使独特的创意得以实现,使复杂的技术得以应用。在前辈设计师的带领下,青年建筑师们可以实践在学校中学到的知识和技能,通过前辈设计师的言传身教,也学到了职业、从业的工程设计能力。由于北京院高端的技术实力、卓越的品牌和良好的信誉,获取了更多国家重要的设计项目,给了我们的设计师更好的成长的机会。同时,作为国家建筑设计的领军公司之一,北京院常年在国家相关主管部门的带领下,探索建筑设计问题、编制设计规范和措施,使得北京院的建筑师可以站在学术的高端和前沿学习、思考、研究和工作,这也对他们的成长,起着很大的促进作用。

  AC:以您这么多年的从业经验,对同学们有什么建议?

  徐全胜:往大里说,是要对自己今后的目标有所思考,但这有点难。有的人生下来就有目标;而有的人,往往是在过程中逐渐发现自己的目标。如果暂时没有,就做一个善于学习的人,尽量多地利用现有资源来丰富自己。最首要的就是同学、同事之间的资源,上学、工作期间我都是这么做的。

  另外,我觉得同学们得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即使没有人生目标。这是我自己的体会,也是我看到那些成才的同学、校友经历得到的经验。什么事情,都对自己要求高一点,结果就会好一点,如果你养成这个习惯,就一定与众不同。我觉得这次开放式教学,三年级的一百多位同学对自己要求都挺高的,他们相互之间形成了竞争、学习的关系。最早我任务书上写的是1∶200的模型,因为在实际工程中,1∶200和1∶300的模型就是最终模型。后来我觉得八周的时间做一个设计,1∶200模型的可能有点小,我说:“如果设计比较深入,对模型控制能力比较强的同学,可以做1∶100的模型。”最后大家全都做了1∶100的模型,而且每个都很精彩。

  最后,就是眼界要开阔,不能封闭地闷着头干。我发现,在设计时愿意把自己的方案拿出来展示、交流,接受大家点评、建议的同学,最后方案往往都是越来越深入和精彩。视野要开阔,眼一定要“高”,哪怕是“眼高手低”。

  采访时间:2015年5月28日

  采访地点: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BIAD)

  采访、采访稿整理:沈思、刘锦辉

  录音整理:段婉秋、郭世玉、丁剑书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