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作品(15)

  • 来源:建筑创作
  • 关键字:颜值,强迫症,清华大学
  • 发布时间:2015-11-20 10:52

  詹旭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22班。

  还不知道想当城市研究者的社会学学生是不是好建筑学学生。

  张嘉琦,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22班。

  长得有点高,看得一般远,困惑比较多;喜欢小孩和猫,喜欢杂乱丰富的空间和满溢喷薄的愉悦。

  胡曦阳,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23班。

  处于强迫症晚期的颜值爱好者,幻想着哪天也能当一回建筑评论的二道贩子。

  重访光辉城市

  我们组一直对建筑学科的外延,即其中“非建筑”的部分很感兴趣,同时也都想尝试一下研究性多于设计性的设计课程—这是我们在之前两年多的设计课中没有接触过的,所以这个题目的研究性和社会性是最吸引我们的地方。第一节课的一个脑洞让我们从历史视角切入(这也是社会学常用的研究方法),然后奇迹般地从开始的磕磕绊绊地走到了最后。

  勒·柯布西耶在将近一百年前提出的“光辉城市”理念,在西方世界被证明无法可持续地实施(1972年Pruitt-Igoe社区的炸毁为这一理念执行了死刑),但百年之后却在万里之遥的中国落地生根并野蛮生长。放眼现在的北京以及中国其他城市,旧城居住区千百年来积淀出的细腻而有机的肌理正在或已经被巨构的塔楼和空旷的场地侵蚀殆尽。现代主义的高层住区带来了阳光和新鲜空气,但随之而来的是“人”的缺席—超人尺度和机械的重复扼杀了居民之间的社会交往与居住形态的多样性,住区的设计变成了关于金钱和效率的数学题。

  为了对现在大多数人所使用但却熟视无睹的居住形式进行尖锐的批判,我们试图在十万平米的场地上借鉴现成品艺术的“戏仿”手法,在光辉城市原型的基础上用“一个动作”将其彻底打破,以期为当今中国的社会住宅带来真正能被居民所感知和使用的多样性、公共空间和社会互动。

  经过许多节课的探索和脑洞大开,我们最终确立了用连续的坡道贯穿原来的十字塔楼结构的手法。坡道在楼间自由穿梭,穿过的开间就变成绿化的露台,这样若干条立体的绿道贯穿在整个住区之中,从超人尺度的空间结构中“掰碎”出一个个多样且近人尺度的社交空间。与此同时,我们认为原来光辉城市设想中对楼间空地巴洛克园林式的处理不过是设计师对自然的“意淫”,所以我们决定在楼间空地营造一层真正有山有水、植物自然生长的环境供居民真正地亲近自然,然后在“自然层”之下布置社区中心、停车场等大型社区公共空间。这样虽然在外观上基本保留了光辉城市十字塔楼的结构,但对居住单元间联系、多样小尺度社交空间和居民与自然亲近关系的追求却完全突破了原来方案的立意。总之,这是一个解构多于建构,驳论多于立论的方案。

  设计过程中有重要的突破点或转折点吗?请描述一下前后过程。

  突破点在于在设计的过程当中,找到一种建筑化的形式语言来实现和表达我们对“光辉城市”的反思。在初始阶段,我们一直关注的是“光辉城市”背后的思想和柯布在其中所落实的城市形式,在其原型的基础之上我们去反思、去寻求改变、去探索一种新的生命力。而这种反思更多的是一种基于建筑思想的哲学探讨,而并非直接是对建筑手法的落实。当时我们一直找不到一种合适的手法,来表达我们的观点并实现对“光辉城市”的重构。

  这次设计课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和改变?

  建筑认识方面的最大体会就是—原来建筑还可以这样做。之前只看到大师们的作品,却对背后支撑的思想关注不够。在这次课程中,老师的一言一句都切实敲打着你,拍碎了你平日的习惯,大力地将你拖向建筑的另一种可能性里去。当你真的走进去时,发现的不仅仅是建筑在“新世界”里的大放异彩,同时也会意识到挑战—自己能否适应这个世界?能否撕碎那个旧世界里的躯壳、解放内心?

  通过与导师们的接触,对建筑师这个职业有什么新认识?

  一位优秀的建筑师一定需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前瞻的眼光和深邃的思想。建筑学,从广义上来讲,就可以看做是一门社会科学。而建筑师,则把自己对社会的看法和对未来的期冀揉入钢筋混凝土的丛林当中,狡猾地实现对于城市的构想和对现实的抵抗。

  有什么想吐槽或者点赞的?

  这次课程是一场难得的盛宴,可点的赞真是数也数不清。但还是忍不住吐槽一点,那就是—大家似乎要么喜欢站在上帝视角来指点世界,要么喜欢站在自己的立场来评判他人,常常会听到类似于“哎呀这一看就是那谁谁谁做的”或是“这一看就是那谁谁谁带的学生”这种话,听了让人难受。不希望总是听到这种空洞无意义的话,希望能有更多的真诚聆听、用心分析和实在评判。

  段然,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22班。

  彭鹏,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21班

  石南菲,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23班

  温从爽,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建22班。

  双城记

  “双城记”的基本概念是“分层”,将一个高密度的住宅社区架空,上层作为满足最基本居住、睡眠需求的住宅空间,解决“社会住宅”的高密度需求,下层则将土地还给自然,将空间还给社会活动,将建筑功能隐藏于山林之中,创造出可供居民进行社会活动和交流的空间。中间用一个经过设计的“板”状大空间分隔开来,可以进行锻炼、休闲娱乐和学习集会等多种社区活动,成为上下两层的连接部。这样上下两城,一动一静,一个为“北漂一族”提供了经济舒适的立足之地,另一个则是创造了绿野仙踪一般的梦幻之城。

  提到社会住宅,我们首先想到的是偏远的地段、低质量的建筑、局促的空间设计、高容积率、低绿化率等等。在概念设计阶段,我们提出了公共活动与私密空间分层而设和将自然纳入到城市当中的想法。我们从“分层”这个概念出发,将高效集约的塔楼架空在一个高空的板上,在下层则随心所欲地创造理想中的城市空间。上部的塔楼采用最简约的方筒形态,内部采用模数化的户型排布方式,每个户型都是一个内部空间可通过隔板调整的小单位,满足人最基本的睡眠、洗漱和简单备餐的空间需求。中间的“板”形态自由生成,为应对下面的光照需求,在开洞上进行了设计。板内空间作为“社区客厅”,成为整个社区居民交流活动的重要空间,内部设置小型会客厅、可出租的个人studio、预约研讨间、图书馆、网吧、餐厅、集会场所和一些室外庭院,为居住其中的年轻一族提供充足的学习条件和丰富的精神生活。板的上部则是“社区花园”,成为社区的锻炼场,设置长跑道、球场、健身区并沿跑道布置花田、藤架长廊、树阵花园等景观。下部的城市,采用覆土建筑、半地下建筑、种植屋面等做法,将建筑藏匿于山林之中,以有机自然的形态、景观将建筑掩盖,使人虽处于热闹的城市综合体,却仿佛置身于丛林之中。

  地段的东侧原有一条废弃铁路线,我们将其保留,作为一个景观要素形成集约绿地,成为社区活动中心,同时也在山谷等地形吸引点处布置了林荫大道、芦苇荡、游泳池等景观。在使用功能上,利用山体内部的大空间布置影剧院等公共建筑,沿道路则有餐饮、商业、办公等功能,同时结合山体设置景观平台、上山步道等。我们希望即使在高密度的住区中,也有丰富的交流空间和美好的环境。

  设计过程中有重要的突破点或转折点吗?请描述一下前后过程。

  我们的方案概念确定的比较早,也比较顺利,但是在整个设计过程中改动还是不小的。在中期评图之前,上下两城中间的分隔则是没有赋予功能的一层单纯的板,甚至在一些草图中我们也曾经将它画成“桥”的形态。中期评图的时候,有的老师表示“板”的存在没有说服力,因此我们重新思考了“板”存在的意义,认为这是“分层”概念必不可少的表达手法,而板的定位应该是架空社区最底层的公共活动部分,也是上下两城的连接部分。因此我们给板加了一层空间的厚度,做了剖面上的起伏,其内部和其上有室内室外的活动空间,而且进行了设计,比如健身跑道和周围景观等,使设计的空间层次更加丰富。楼的形态在整个设计过程中变动也很大,最后我们采用了最单纯的形态,尽量用最简约高效的手法处理高密度人口的居住空间。下层的空间形态也是在老师的引导下,从比较规整的“街区式”划分一步步变成有机的、自然生成的形态。

  这次设计课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和改变?

  课程开始时曾经留意了一下马老师的一些建筑,当时感觉是异想天开、随性而为的作品,虽然令人惊叹,但却难以理解这些设计是如何出现,为什么要这样做的。自己的设计接受老师指导时,有几次真的是大毁三观,抛弃了以往脑海中固有的逻辑。有时候,老师会告诉你你想要的事实上是什么样的空间。本来我们的设计是喜欢循规蹈矩的,但是在这个设计中我变得更加敢想,敢于追求。经过这次设计课之后,再看马老师的作品,又仿佛在建筑里看到了一些情绪,体会到一些人文关怀,对建筑的理解也加深了一点。

  通过与导师们的接触,对建筑师这个职业有什么新认识?

  在整个设计课程中,我们有幸两次到马老师的工作室进行评图和参观,与老师周围的工作人员和两位助教也有一些交流,听过大家的介绍后,我感觉建筑这一行确实是一个辛苦的职业,熬夜是家常便饭不说,平时的工作量也是相当惊人的。但也正因为如此,一项项大师作品才得以诞生。我对整个MAD的印象是—充满追求、充满活力、充满实力。大家之所以玩命工作,就是因为同时有着压力和动力,能在激烈的竞争之下屡次斩获国际项目,也因为拥有更有力的声音来表达自己—是建筑这一行业不同寻常的魅力将大家团结起来。

  有什么想吐槽或者点赞的?

  我们的课题组比较特殊,大组作业,三到四人一组,前所未遇,因此在合作上没有什么经验,有时候在协调意见上很吃力,但也会获得很多个人迸发不出的灵感,可以说第一次体会到“合作”的乐趣和成就感。每次我们方案推进不下去的时候,被毙完了图,助教就会在下课后过来安慰我们给我们出主意,很暖心。有一个小组最后的表现是一张巨大的手绘图,画了N张A1钢笔线稿,出图的时候天天看到他们趴在一张大桌子上描线,感觉超辛苦。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