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顾南浔(六)

  • 来源:飞言情
  • 关键字:前夫,足疗,黑店
  • 发布时间:2016-02-23 17:35

  上期回顾:

  林阡陌和柏非这个大前夫刚刚冰释前嫌,便忽然得知原来她的头号情敌苏陶新开的美容院是柏非自费赞助的,而那笔赞助费还恰巧是柏非曾经想要给她投资影楼的。就在她悔恨当初拒绝柏非给影楼投资的节骨眼上,她阴错阳差地见到了苏陶本人,只不过为何同时又看到了顾南浔……

  林阡陌接起电话,保持冷静:“喂?”

  “小陌,我听梁好说你搬家了,一会儿下班有事吗?我带你去绿源新城买家具。”柏非一板一眼地道。

  “啊……呃,没事,那个……去吧。嗯,好。”她说完赶紧把电话挂了。

  然后她就体会了一次等下班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虽然她是老总可以提前走,但她总觉得还是树立个好榜样比较好,所以看着分针纹丝不动的样子简直要把她急坏了。终于等到下班时间,她拎着包就要健步如飞地冲出去,布偶一把拉住她,特别认真地对她道:“林总,你听我的,晚十分钟再出去。”

  “为什么?”

  “感情世界里,永远不要一直追着对方,这样对方只会觉得你不值钱,所以别给他制造一种你恨不得快点儿见到他的错觉,要漫不经心地慢悠悠地走出去,最好还迟到几分钟,然后见到他再来一句‘对不起,公事太多了,现在才忙完’。”布偶谆谆教导她。

  林阡陌顿时明白这么多年她暗恋无果,吸引不了半个男人的原因在哪里了,原来她是个感情白痴。

  有的时候,手段很重要,她鄙视地看了一眼布偶:“你玩弄过多少女孩子啊?”

  布偶不屑地回答:“这不是经验问题,是常识问题。林总,乖乖等十分钟,来想想咱们的会员卡制作问题。”

  林阡陌听话地等了十分钟才出去,刚出去就见到柏非倚在车边等她,这样子让她回想起了以前在大学校园里的事。柏非那阵子很喜欢穿浅色的T恤搭配牛仔裤,脚下是板鞋,当时林阡陌从教室出来,经过操场的时候刚好看见他倚在篮球架下等苏陶健美操的活动课下课,当时他的表情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可是如今的他不知是走入社会变得多愁善感了还是怎么的,眉宇之间总是透着一抹忧愁,特别是看到林阡陌的时候,唉,她就这么不讨喜吗?她真的不讨男人喜欢吗?为什么他一看见她就露出这种表情啊?就不能笑笑吗?

  “对不起,公事太多,现在才忙完。”林阡陌道。

  柏非摇摇头:“没事的,你吃饭了吗?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这语气怎么跟她是他闺女似的?她在心里哀号一声后点了点头。

  在车上,柏非问她想吃什么,一时之间她想不到任何一家平常都能娓娓道来的店,只好让他决定,然后他就把她拉到了一家西餐厅吃牛排。本来她还期待能享受一会儿二人世界,刚落座就听到旁边一桌有个声音响起:“林总?”

  林阡陌扭头一看,好嘛,这不是刚从公司走的老肖吗?他不是穷吗?穷人还来这高档餐厅?

  他走过来跟林阡陌打招呼,然后一眼就认出了柏非:“你……你是柏氏投资的柏公子吗?”

  柏非微微蹙眉,点点头:“有什么事吗?”

  那老肖真是脸皮都不要了,见他俩来这种高级餐厅一下子就觉得能攀上关系,对柏非道:“你好你好,我是林总以前的下属,现在我在飞鸿建木,最近我们公司推出了一款新的纯原木,可以用在很多地方,生活用品、家具、地板等等,我觉得柏公子可以考虑……”

  话还没说完,林阡陌就觉得心生厌烦,当下就对柏非道:“柏非,我想吃牛肉拉面。”

  谁知道柏非这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立刻点头唤来服务员:“您好,两碗牛肉拉面,给她那份儿多加肉。”

  服务员微笑着点点头就走了。

  ……还真有?

  有谁能给她解释一下,为什么高档西餐厅会有牛肉拉面这种产物?还能多加牛肉!

  她亲爱的前夫啊,她是想换家店吃饭,躲开老肖啊!

  老肖还在柏非耳边喋喋不休,求他投资。林阡陌不乐意了,干脆道:“柏非,那家公司经常粗制滥造,去年收到不少客户投诉,别浪费资金。”

  老肖一下子就冲她瞪眼。

  柏非点点头一脸宁静:“好的,不投。”

  老肖气得直跺脚,狠狠看了她一眼就走了。

  他人刚一走,林阡陌就凑过去小声对柏非道:“柏非,以后这种找你投资的公司你一定要事先调查清楚,不然很可能肉包子打狗,投资的钱赚不到钱不说,连本都收不回来。”

  他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忽然问她:“一碗牛肉拉面够吗?要不要再加一碗?”

  她在他面前演了半天商业女精英,到头来他却只拿她当一头猪。

  她感觉心都碎成粉末了。

  吃过饭后,他载她去他们家入股的绿源新城选购家具。

  爱家具是女人的天性,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刚一进去林阡陌就走不动了,看到各色各样的桌椅、壁灯,恨不得都买下来。他们正逛着,柏非忽然问她:“对了,听说你要办杂志社?需要资金吗?”

  她赶紧摇头:“不用,我找到投资商了。”

  “哪家?”

  “不是公司,是个自由投资人。”

  “可信吗?小陌,我怕你上当受骗。”

  她拍拍他:“放心吧,钱都到公司的账户上了。”

  柏非这才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想起来什么似的又对她道:“对了,明天有个著名企业家要来咱们市开讲座,地点在金利酒店一层的会议大厅,我觉得你去听听比较好。”

  企业家的励志经验不能错过啊,当下她就点头答应,谁知柏非道:“我陪你。”

  她愣了:“那个……明天是周六啊,你不用陪苏陶吗?”

  他的表情不自然地僵硬了一下,道:“她明天有事。”

  得,林阡陌还指望他能说点儿什么‘陪你才是最主要的’,想不到是人家的女朋友没时间陪他,他才找她来的。她后来一想,可能是她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转天,一大早柏非就来家里接她,她生怕韩冬美看出来她还和柏非有瓜葛,刻意让柏非的车子停远点儿,然后她觉得他真是……木讷得可以了!够了!这远得她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啊!她还穿着高跟鞋啊!

  最后林阡陌一个电话打过去问了半天才找到他的车子,一上车她就特没形象地把高跟鞋脱了,赶紧揉揉自己的脚,再低头一看,好嘛,脚都红肿破皮了,早知道她就不应该买这种劣质高跟鞋。柏非皱着眉头看她:“怎么搞成这样?”

  他怎么还好意思问她“怎么搞成这样”啊?大哥问你自己啊!

  到酒店门口时,柏非直接先到前台给林阡陌要了几个创可贴,林阡陌在一楼大厅的休息处脱了鞋,然后把脚丫子都贴满了。柏非去找工作人员换讲座的入场票,就是这个节骨眼上,林阡陌一抬头就见苏陶一脸笑容地跟着顾南浔从酒店的电梯下来,当时她脸都绿了!这事还真让梁好给说中了!她本来就讨厌苏陶,但是她可以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她讨厌苏陶不是因为苏陶是柏非的女朋友,更多的是她觉得这个人心术不正,那双眼睛里成天算计的都是利益。

  林阡陌这会儿工夫脑子一片空白,坐在那里举着自己的脚丫子愣神。顾南浔和苏陶从电梯下来后正好要办理退房手续,路过休息区的时候看见她,两人都愣住了。她可能是从他们不可思议的目光里读到了什么,瞬间想起来自己的造型太雷人,赶紧把脚放下来,穿好鞋子后便走过去,刚想问个清楚,就见柏非换好票从对面走过来。她浑身一个激灵,赶紧百米冲刺般地蹿了过去,挡在柏非面前,对他不自然地傻笑:“哎,你换好了啊!那我们赶紧进去吧!”

  柏非明显被她吓了一跳,没来得及往对面看就点了点头。

  林阡陌也是急了,拉着他就往一楼的一间房里钻,只要先不让他看到对面的那两个人,怎么都好啊!谁知道,推门进去以后她一愣,这根本不是会议大厅,而是一间客房。柏非赶紧把她拉出来道:“你走错了,不是这间,我带你去。”

  然后他俩一扭头就看见了顾南浔和苏陶正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俩,苏陶的表情林阡陌可以理解,不过,他顾南浔在那里拧着个眉毛给谁看啊?

  柏非愣在她旁边,忽然间沉默得可怕。

  苏陶也用气愤的眼神看着他俩。

  林阡陌一脸焦虑,发现顾南浔也盯着她皱眉,谁来告诉她这场混乱的情感大战,她该如何解决?

  最后还是苏陶气场最强大,先开口道:“林阡陌,以前我不知道你心机这么重,没想到你在我和柏非面前装了这么久的清纯。”

  林阡陌被苏陶骂得有点儿蒙了,什么意思?她装清纯?总比苏陶好啊!再说了,她没装啊,她本来就纯情啊!这是她永远引以为豪的闪光点啊,她要申请吉尼斯的啊!

  “你今天是故意带柏非来让他看到我和南浔来这里见客户的对吗?”苏陶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

  很好,苏陶这句话说得太漂亮了,又解释了自己和顾南浔之间的清白,又污蔑了她。

  “是柏非带我来听企业家的演讲的,我都不知道你今天会和顾南浔在这里,麻烦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行吗?”林阡陌冷哼一声。

  苏陶扯出一个虚伪的笑:“那你能解释一下你们刚刚为何进了客房吗?”

  “进错了啊!”说完,她都觉得自己的解释略微苍白了些。

  “林阡陌,你趁我出国的工夫就把柏非拐进了民政局,还跟他生活了一个月。怎么,现在离了婚,你们还要背着我这个女朋友在一起吗?”苏陶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嘴里不干不净。

  听了这话,林阡陌实在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反问她:“你出国的时候你们已经分手了,我和你前男友结婚,跟你有什么关系?别说得自己那么清高,什么巴黎不是你想要的生活,所以去一个月就回来了,不就是没钱混不下去才灰溜溜地回来的吗?而且不也是为了自己的破美容院才跟柏非和好的吗?在你眼里只有钱,哪来的感情啊?”

  苏陶一张脸瞬间被她气得铁青,她看得那叫一个过瘾,早知道自己口才那么好,前几天就不用为了办杂志社而提前请什么专栏作家了。啧啧,她又浪费了一笔资金,回去给布偶写检讨书去。

  “林阡陌,你要是真有那个魅力,也不至于我一回来柏非就跟你离婚吧?你这样挑拨我和柏非之间的关系,只会让他觉得你心眼脏,这对你没好处。”苏陶高傲地抬起下巴用鼻孔看她。

  听到这里,林阡陌就再也无法回击过去了,她没办法跟苏陶说是她主动提出离婚的,一是苏陶肯定不信,二是她不想暴露自己对柏非的爱慕之心,她觉得隐瞒住这颗爱慕之心是唯一能保护住自己尊严的方法了。苏陶一定不知道,她提出离婚正是为了成全苏陶和柏非,算了,跟苏陶这样的人讲什么道德呢?那不等于对牛弹琴吗?

  其实有的时候林阡陌很想把时间倒回去,让历史重演,不是她后悔做了什么事,而是她很想知道人生走到分岔路口的时候,不同的选择将来会有什么不同的人生。就比如她很想知道,当时她看了那条短信后,如果她选择释怀,没有和柏非提出离婚的话,他会不会好好和她过下去,然后一过就是一辈子?

  林阡陌沉默了一会儿,用胳膊肘顶了顶在旁边沉默的柏非,企图让他稍微解释一下他俩进客房的事情,谁知道他根本连解释都没解释,把票随手塞进她手里扭头就走了。苏陶表情立刻一变,眼神愤恨地扫了她一眼后,赶忙追了出去。

  偌大的走廊瞬间就只剩下发蒙的林阡陌和一直沉默不语的顾南浔,林阡陌低头发了半天呆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个人正站在对面看着她呢。她猛地抬头,见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她刚要走,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她的胳膊,低声道:“你给我过来。”

  林阡陌被他拉到走廊的尽头,愤愤地抬头盯着他:“干吗啊?”

  顾南浔低头看着她的脚道:“你居然在五星级宾馆的一层举着自己的脚闻?”

  ……她当他要问她什么呢,原来是这么无关紧要的小事啊!不对!谁闻了?她那是在贴创可贴啊!怎么到他那里,就变得那么恶心呢?

  “以后不要跟别人说我跟你这种女人曾经领过结婚证。”顾南浔依旧背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表情大不悦。

  “这不是咱俩一致达成共识的事吗?说的都别说啊!反正你要说出去我就跟更多的人说,还会说是你倒追我,你疯狂地喜欢上了一个在五星级宾馆举起自己的脚闻的女人。”

  顾南浔愣了一下,表情微微怔住,随即嘴角扯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你这个威胁太有杀伤力了,可把我吓坏了。”

  “知道就好,所以你千万别说出去,尤其不能告诉刚才你看到的那个男的。”她道。

  “知道,你大前夫嘛,我这个排行老二的不敢造次。”他继续嘲笑她。

  见这人今天挺识相,她也就不跟他一般见识了,刚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他道:“对了,你跟苏陶是怎么认识的?”

  顾南浔愣了一下,道:“这好像跟你没关系,那是我的私生活。”

  “你俩真是去见客户?不是开房?”她继续追问。

  顾南浔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你跟你大前夫真是去听讲座?不是开房?”

  “我没有义务回答你啊!”

  他挑眉:“那我又有什么义务回答你?”

  行!她说不过他,她走行吗?

  她这走了还没一步半,他又把她拉了回去:“等一下,你这个差出得太久了,我瞒不住了,今晚回顾家吃饭。”

  林阡陌这才猛然想起来,她在顾家那边还处于“出差未归”的状态呢!她一拍脑门赶紧扭过去对顾南浔瞪眼:“你怎么才告诉我?我都忘了!让我去吃饭可以,你请我做个足疗吧!”

  顾南浔立刻不满地看着她:“请你吃饭不行,还得搭一次足疗,我欠你了?”

  “你不请可以,待会儿我上你车后就脱鞋,你不介意吧?我今天穿了廉价的高跟鞋,一会儿你车里出现什么不明气体别怪我哈!”

  顾南浔在那里挣扎了半天,忽然走到她前面冷冷道:“带你去洗脚。”

  她明明是要去做足疗,怎么到他嘴里瞬间就降低了一个档次啊?

  到了足疗中心后,林阡陌刚一进去就有服务员问她要不要办会员卡,是不是他们美容美脚界的都喜欢办会员卡?她正愣神,顾南浔便把他的金卡塞给她道:“你进去洗你的脚,再出去买双质量好点儿的鞋,我先走了。”

  她愣了,这待遇也太好了吧!她赶紧拉住要走的他:“别啊,一起洗啊,再说你就这么把卡给我,就不怕我给你刷爆了?”

  顾南浔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刷吧。”

  天啊,难道他刚刚和苏陶太快活了,一时间精疲力竭到以致脑子短路了吗?

  他刚要走出门,结果一水儿的修脚妹蜂拥而上把门口围堵住了,其中一个体型庞大、一脸雀斑还有点儿龅牙的修脚妹看见他后,口水都流了出来,开口道:“这位先生!别走啊,就一起做个足疗吧!看您一副气质不凡的样子,也不会在乎这几个钱啊!”

  他俩都愣了,看着这个恐龙妹顿感恐惧,然后林阡陌就听见了那个恐龙妹一脸羞涩地往顾南浔那边凑了凑,低着头小声道:“先生……我们店没有特殊服务……不过您要是有要求的话,妹妹可以跟您出去解决……放心,我不收您一分钱……”

  ……

  顾南浔一张俊脸瞬间就绿了,林阡陌都替他着急,这人没事长得那么帅干吗?这多麻烦啊!

  顾南浔一个字都懒得说,硬要往外面挤。那恐龙妹急了,说:“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要我给你服务还可以找别的姑娘啊,但是这足疗得做啊,不能说走就走!”

  林阡陌感觉他俩进了黑店。

  顾南浔背着手,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冷冷道:“把你们老板叫来。”

  林阡陌在后面拉他:“顾南浔,不至于啊,人家就是为了多赚点儿钱啊,你乖乖跟我进来做足疗就完事了啊,别闹大啊……”

  没想到那群服务员还真有听话的,立刻就把老板叫来了。林阡陌见顾南浔是真的有点儿生气了,就躲在后面不敢说话了。老板一来,没想到刚看见顾南浔就愣了一下,赶紧巴结道:“哎哟!这不是顾公子吗?稀客稀客!”

  顾南浔道:“你们足疗中心多少钱,我要收购。”

  ……有钱人都是这么生气的吗?好霸气啊!

  那老板愣了一下,赶紧挠了挠头问那帮服务员:“怎……怎么回事?”

  她们赶紧低下头不敢说话。

  “开个价联系我,足疗中心名字改成‘阡陌洗脚城’。”

  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啊!是那恐龙妹勾引他,又不是她!

  然后顾南浔低头扯出一个冷笑,看了她一眼道:“你不是爱洗脚吗?这足疗中心当我送你的,以后每周末都来洗脚,有一天不来我就亲自拖你来。”

  天啊,他能别把被恐龙妹袭击的气撒到她身上吗?

  老板冷汗都下来了,赶紧上来说好话。谁知道顾南浔不为所动,拉着林阡陌的胳膊说道:“过几天我派助理和你正式谈。”

  他说着就把她拉了出去,她这脚都没洗成就走了。他们前脚刚从里面走出来,那恐龙妹却追了上来,一脸深情地看着顾南浔:“你……你就这么讨厌我吗?我就想……找个机会跟你认识一下。”

  顾南浔整个面部都扭曲着,他一把把林阡陌拉到他前面当挡箭牌,说道:“你看好了,这是我太太,麻烦你自重点儿。”

  林阡陌心想,这可不行!她赶忙从包里翻出个小绿本,冲那个恐龙妹摇晃了一下,道:“妹子别怕!我跟他离婚了!我支持你俩!多般配!”

  顾南浔一把把她拽过去怒发冲冠地瞪着她,吼道:“林阡陌,你别告诉我你天天带着个离婚证满大街晃悠!”

  “从民政局出来那天我就一直把这离婚证放包里,忘放回家了啊!”

  “你就一个包吗?”

  “对啊!我穷啊!就这个还是我吃了一个月泡面才买的呢!”

  顾南浔被她气得面部扭曲,猛地拉着她的胳膊道:“买包去!”

  眼看着走过了两条马路,林阡陌在后面挣扎了半天终于撒开他的手道:“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做个足疗!你不请我做足疗,我死给你看!”

  顾南浔站在那里冷笑:“你去啊,我看看你怎么死给我看。”

  她瞪他:“足疗!”

  他瞪她:“买包!”

  “足疗!”

  “买包!”

  林阡陌气得整个脸煞白,当场就坐在地上,把高跟鞋踹到一边,嗷嗷装哭:“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姓顾的!你说我在家整天给你带三个孩子,老大都上六年级了,老二马上三年级,最小的老三也快上幼儿园了,你怎么好意思这么对我!”

  顾南浔当场就愣了。

  马路两边立刻围上来一群看戏的观众。

  她也是豁出去了,还在那捂着脸哭诉:“我给你们顾家生儿育女,到头来你竟然在外面给我找了个小三,还天天带她去做足疗!我跟了你十年,你还给过我什么!你说!”

  顾南浔的脸已经不能用“绿”这个颜色来形容了。

  “我那么爱你,你却根本不关心我!你整天让我在家带孩子,自己在外面风流快活,到头来我今天脚肿了,让你陪我去做一次足疗你都舍不得,呜呜呜呜……你那点儿钱都伺候小三的脚了……你不是人!我要跟你离婚!”

  观众已经越来越气愤了,开始对着顾南浔低声骂:“看着人模狗样的,真不是东西!”

  “就是啊,这年头空有一副好皮囊有什么用啊?人品差到不行!”

  “姑娘,别跟这种人过下去了,趁早离了吧!”

  她甚至听到了顾南浔气得在那大口大口地呼吸,他终于忍无可忍了,把她拉起来道:“去!我警告你,你今天不给我泡够三个小时别从里面出来!”

  “三个小时就三个小时!”她瞪眼。

  然后顾南浔快速拉着林阡陌的手臂走出人群,观众也是看得太入戏,其中一个大妈太生气了,把手里喝完的奶茶杯一下子就朝顾南浔的后脑勺扔了过去。顾南浔被塑料杯打了一下,扭过头看观众们还在对他吹胡子瞪眼,然后他低头看她,恶狠狠地低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林阡陌,我记住你了。”

  林阡陌感觉有点儿不好意思,她戏演得有点儿过了……不过这看戏的观众咋比她还过啊?

  半个小时以后,林阡陌如愿地泡了脚,还做了个足底按摩,那叫一个舒服。顾南浔在外面一边看杂志一边等她,见她出来,低头看了看表:“没到三个小时,进去。”

  林阡陌抿了抿唇,有点儿不好意思,赶紧过去讨好他:“我错了,我不就是一时之间戏瘾大发嘛!原谅我吧,一会儿我还得陪你和顾爷爷吃饭呢,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顾南浔笑了:“林阡陌,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在我家吃的那几顿饭可一点儿都没客气,一共炸了六个鸡腿你偷摸抢了三个,六条带鱼你一个人干掉四条,你当饭桌的人眼瞎吗?你哪来的苦劳?你告诉我。”

  林阡陌顿时说不出话来了,她不知道他竟然盯着自己呢!她要是知道,她就含蓄点儿了!

  算了,今天怎么算都是她欠顾南浔的,于是她站起来撩了一下自认为挺柔顺的秀发道:“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三千块钱呢,基于我太能吃,这钱我不要了,今天我们的事就扯平好吧?”

  顾南浔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起身把杂志放回原处,走在前面道:“我不喜欢欠女人的钱,带你去买包和鞋,抵消。”

  林阡陌心想,也好,反正刚才那大妈扔他瓶子的事她心里挺介意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儿不舒服。

  在商场,林阡陌一边挑鞋和包,一边跟坐在旁边继续看杂志的顾南浔道:“对了,那恐龙妹跟你多般配啊,你为何拒绝人家啊?”

  说完,她在心里哈哈一笑。

  顾南浔抬头看着她,挑眉道:“我宁愿跟你滚床单,都不愿意跟她滚。”

  这话说得有点儿伤人!

  一提到滚床单,林阡陌又想到了苏陶,也不知道柏非和苏陶怎么样了。林阡陌不是什么圣母,压根不是什么希望两人快快和好,她只是觉得有的时候没必要勉强一个不喜欢她的人和她在一起,那样的生活没有意思,既然柏非喜欢苏陶,她干吗不让她喜欢的男人过得稍微顺遂一点儿?

  想到这里,林阡陌放下刚看好的一双鞋,走过去对顾南浔一脸认真地道:“顾南浔,你以后能不能跟苏陶少来往一些?”

  顾南浔抬起眼皮看着她:“为什么?”

  “今天你也看到了,苏陶有男朋友。”

  顾南浔忽然玩味地看了她一眼道:“你也说了那是男朋友,又没结婚,我也跟你离婚了,大家都是自由身,公平竞争为何不可?”

  这句话说得她毫无反抗之力,她就不明白了,那苏陶到底哪儿好?她不是她嫉妒苏陶,而是觉得有的时候男人看女人的眼光明显有问题。

  “怎么样你才能答应我离苏陶远点儿?”

  顾南浔没理她,忽然翻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目光直视着她。等对面接起电话后,他微微一笑道:“苏陶,明天有没有空,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那好,晚上八点不见不散。”

  等他挂掉电话后,林阡陌心里凉凉的,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柏非他喜欢那么多年的女人其实是那么容易动摇的女人,她为柏非感到不值得。

  很明显,苏陶答应了顾南浔的约会,这算什么?柏氏的资金刚一到手,她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脚踩两只船了吗?

  看着对面的始作俑者云淡风轻地瞟了她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看杂志,忽然一股怒火在她的胸腔里点燃,她走回去把挑好的包和鞋拿了过来,一下扔进他怀里,恶狠狠地道:“拿去送给苏陶吧!反正顾爷爷这么久没见我,也不见得能认识我,你让苏陶去当你假老婆吧!再见!”

  说完,她头也不回地跑出商场。

  顾南浔也没追上来。

  下期预告:

  身为一个两次离婚的单身狗林阡陌正值空窗期,这时恰好从梁好那里得知原来大学时曾有被校友暗恋的经历,经过梁好引荐,此校友高大、英俊、面如春风,简直是理想情人,林阡陌正暗喜“弃妇第三春”的来临,顾南浔忽然带着初晓来接她回顾家,初晓一句“妈妈”就把她的“第三春”给喊没了……

  文/左瞳 图/竹子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