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白首

  • 来源:飞言情
  • 关键字:老公,高富帅,体验
  • 发布时间:2016-06-24 11:30

  【内容简介】

  老公是个高富帅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许意浓:每天都在担心他出轨。

  许意浓觉得自己真实太悲催了,身为影大一枝花,怎么就眼瞎看上陈君诺了。眼看着自己从大三嫩学姐熬成了研三老油 条,还没能攻克他的心,许意浓觉得,自己没必要坚持了。

  “陈君诺,我没离婚吧。”

  “我陈君诺的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永宁市,深夜。

  摩天大楼鳞次栉比,万家灯火高低辉映,缤纷霓虹斑斓耀眼,车河流光,舟船溢彩,让这座城市灿若星汉。

  陈君诺刚在美国忙完公司上市的事情,回来的第一天就要强打精神应酬大客户,如今已经喝得走不动了,他瘫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扶着头休息。助理姜平没打扰他,转过头就给他老板结婚证上的那一位打电话,可是电话响过十声也没人听,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又打到陈君诺的家,可是也没有人接。

  “怎么了?”

  陈君诺这一出声,姜平手里的电话没拿住,在身上颠了好几下,最后掉在了地上:“没……没事儿。这么晚了,我给你要间房,晚上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陈君诺不说话,直直地看着有些不自然的姜平,眼神凌厉。

  姜平叹了口气,只能说出真相。

  “许小姐……”在陈君诺凌厉的目光下,姜平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忙改口,“夫人可能是白天上课的时候把手机调静音了吧,要么就是睡着了。”

  “你在这里休息吧,让司机送我回去。”陈君诺挣扎着站起身,冷冷地下令。

  姜平也不敢再多说话,想想陈老板回家看见自己老婆这时候还没回去,肯定又会大发雷霆。

  姜平想了想,偷偷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兜里的手机振动了很久,许意浓不是没听到。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这个时候还会给她打电话来的不是陈君诺就是陈君诺身边的人。

  想起陈君诺,许意浓有些无奈,脸上也没有笑容了。

  她十九岁,还在上大三的时候,他们就偷偷摸摸地在一起,到现在四年过去了,她已经由一名大三嫩学姐变成研三老油条了,而她和陈君诺的关系还是没什么进展。

  她守着城中首富,却一天公主的日子也没过过,倒像是他的通房丫头,他想起了就把她推倒,总是使唤她做这个做那个,她还必须每天打电话对他嘘寒问暖,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被逼疯了。

  就在许意浓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已经开始倒数,导播已经在耳机里提醒进片头,许意浓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晚上好,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正在为您直播的《新闻纵横》,我是实习主播许意浓……”

  陈君诺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看电视,盯着那张长得几乎挑不出毛病的脸,突然就笑出来了,他把遥控器丢在茶几上,给司机打电话:“向东,你马上去电视台等着,把太太接回来。”

  ……

  许意浓出演播室时一脸的兴奋,不断地跟工作人员鞠躬:“谢谢大家,请大家多指教。”

  “意浓,你是我见过的表现最好的实习生了,要加油,我看好你。”摄像师一边整理着摄像机,一边冲着她笑,“不过你要做好准备,实习生都要做很长时间的午夜节目。”

  “没关系,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许意浓笑,眼睛弯起来,像是一弯新月一般美好,“我是不是可以收拾一下下班了?”

  “许意浓,主任刚才打电话表扬你了。”张制片也进来跟她道贺,“一起下班吧,大家一起走也好让我们这些男人有护花的机会。”

  “啊?”许意浓有些为难,她可不想让人都知道她住在高级社区,可是看着同事们的眼神,又不想让人觉得她难相处,她叹了一口气,心想今晚只能回宿舍住一宿了。

  一群人刚走出电视台大楼,就看见大门口停着一辆车,只是天色暗,看不太清楚。

  “那车是接谁的?”张制片很八卦地看着大家,“猜一猜?”

  “这个点儿新闻部的大腕都回家了,那是来接谁的啊?”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着。

  “好像是加长款辉腾哎!”不知道是谁提了一句,许意浓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陈君诺常用的车就是定制款的辉腾。

  可是她又不敢确定,她还没跟陈君诺说过她到电视台实习的事情,难道他看电视了?她不自觉地停下脚步,攥着拳头,心想:坏了。

  “你怎么了?”同事问了一句。

  “没……没怎么!”许意浓尴尬地笑道,“对不起,我想,那个车,可能是我爸爸让人来接我的。”

  大家一下子便没了声音,加长款的辉腾最便宜的也要一百多万,没想到这个勤快又和善的姑娘家底还这么殷实。

  许意浓瞒着自己已婚的事实,就是怕有现在这样的麻烦。

  她努力挤出一抹笑:“我其实就是不想让大家这么生分嘛,其实我们家也没什么,我爸属于暴发户,就喜欢显摆,除了这车,也没什么家当了。”

  在这个城市里,没个几亿身家都不好意思出来称自己是大富豪,百十来万的车满大街都是,也确实没什么稀罕的。

  所以她这么一说,大家也就能想通了。

  许意浓刚走到大门口,那车门就打开了。

  许意浓快步跑过去,赶在司机说话之前开口:“阿东,我爸让你来接我的啊,我都跟他说了,我要住学校。”

  向东一头雾水,看见许意浓冲着他挤眉弄眼,也就含含糊糊地答应了:“那我们走吧。”

  许意浓气冲冲地回家,推开门就看见陈君诺气定神闲地半躺在沙发上。

  许意浓憋了一肚子的火,鞋都来不及换就冲了过去。

  “你到底想干什么?同事们会怎么看我?”

  “爸爸去接女儿下班有什么好说的。”说完,他不禁笑了起来,“来,女儿,到爸爸这里来。”

  许意浓的脸通红,她拿着包就往陈君诺的身上砸去:“你说什么呢,你个流氓,臭流氓。我告诉你,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我要跟你离婚!”

  他把头枕在她的肩膀上,鼻子不经意地蹭着她的脖颈:“我老婆在电视上看起来真漂亮,播新闻播得我脸红心热的。”

  他满嘴酒气,更是满嘴荤话,说着还咬住她的耳朵。

  许意浓想躲,腰却被身边的男人紧紧地搂住了。

  “我们还是谈谈离婚的事吧。”她推拒着,这次坚决不能再让他这么蒙混过关,“你这样就没意思了,你根本就不爱我,又何必非要把我放在这个位置上呢?看着你在外面拈花惹草,今天明星,明天名模,后天名媛,我很难受。”

  “谁说我不爱你,谁说的?”他带着很浓的醉意,说话懒洋洋的,沙哑的嗓音满满的都是性感。

  许意浓那一刻有些走神,可陈君诺一点儿没留情,狠狠地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

  “啊!”许意浓尖叫了一声,“你别这样,我明天要出镜。”

  陈君诺有些忘情,伸手撩开她的衣襟,在她的腰间摩挲:“这么长时间不见,居然一个电话都没有,是你不爱我了。”声音依旧是慵懒而不经意的调子。

  “陈君诺!”许意浓也有些恼了,“你要这样糊弄我到什么时候!”

  他抬头,用拇指指腹轻轻地抚着许意浓的脸庞:“许意浓,在我陈君诺的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这两个字。”

  他站直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上的人,过了一会儿又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别跟我闹了,工作很辛苦了,回来还要应付你这个小姑奶奶。”

  他把她打横抱起来,因为酒精的劲儿还没散,脚下还有些不稳,他抱着她踉踉跄跄地往楼上卧室走去:“累了是不是?老公抱你睡。”

  许意浓一听这话,委屈立刻就涌出来了,她握着拳头不停地捶着他的肩膀:“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当我是什么?你想亲热就怎么哄都行,反之你就爱搭不理,我受够了你知不知道!”

  “别打了,知道了,再打就滚下楼了。”他一个踉跄,赶紧靠在扶手上,拉下脸来,“住手,信不信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那你就把我丢下去吧,这样你就真的丧偶了,可以无所顾忌地出去风流了。”许意浓不依不饶,在他怀里挣扎得更厉害了,“你丢啊,快丢啊!”

  陈君诺一脚踢开卧室的门,用力地把怀里的人丢在床上,自己也压了上去,他扣住许意浓的两只手:“不管你想不想我,我可是想你了。”

  许意浓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却也不想这么让他占了便宜去,要知道半个月前可是他摔门离开,把她一个人丢在国内的。

  她挣脱开他:“在镁光灯下烤了一晚上,我要去洗澡。”

  许意浓一边洗澡还一边想怎么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只是当她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想多了,那个男人已经去见周公了,他脸上还带着疲惫,眼圈还是青的。

  许意浓有些心疼,费力地脱去他身上的浴袍,帮他盖好被子,就这么站着看他的睡颜。他真是翩翩佳公子,长得没得挑剔,能力、学历、家庭都让人羡慕,只可惜是个冷漠而又虚伪的人。

  许意浓叹了口气,便在他身边睡下了。

  一觉醒过来就快九点了,许意浓没有叫醒陈君诺,出门搭了保姆买菜的车到地铁站,勉强赶上了第三节课。

  等下了课,她收拾好书本,去了食堂就发现大家都看着她,有些熟人还上来打招呼向她祝贺。她端着盘子刚坐下来,吴天就跟着坐下来:“学姐,厉害啊!”

  许意浓瞟了他一眼:“我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说吧,你又听到什么了?”

  吴天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摆弄了几下,然后递给她:“你看看,你火了,整个微博都在疯传--午夜新闻的仙女主播许意浓,我也帮你转发了,你红了一定别忘了提携你学弟啊!哎哟!你别说,这图截得还真好看。”

  许意浓忙掏出手机,还没打开微博就看见陈君诺的电话进来了,她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吴天,最后还是挂断了。

  用户名还没输入完,电话就又进来了,她蹙紧眉头,拿着电话就往安全出口走去。

  “怎么才接电话?”里面的声音有些不愉快,“早上也不叫我,怎么出去的?”

  许意浓也不开心了:“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大家都一起在食堂吃饭呢。”

  “我到底有多见不得人?”

  陈君诺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在网上浏览新闻,突然在边角的地方看到了一个小标题,打开就看见了许意浓的电视截图,他扯着嘴角笑得有些不屑:“原来正在接受万邦朝拜啊,怎么样,当明星什么感觉?”

  “你胡说什么?”

  许意浓有些气恼,她不喜欢这种什么事都在他掌握中的感觉,她朝四周看了看,想找找是不是他在自己身边也安插间谍了。

  “晚上赏个脸,让我请大明星吃个饭吧。”

  “我没话跟你说,再见!” 许意浓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陈君诺黑着脸,他看着电话,又看看手边一大摞的八卦杂志,每一本上都有自己的绯闻。

  怪不得她动不动就跟自己说些不着调的话,他摸着下巴,没想到这个丫头还挺有心计的,不知不觉还保存了不少自己传绯闻的证据,这是要做什么,离婚的时候分财产用?

  他抿着嘴唇想了一会儿,拿起手机就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许意浓正在看微博呢,看见陈君诺的短信后气得差点儿把桌上的盘子掀翻。

  吴天好奇地看着她:“学姐,你最近很不正常,是不是被骚扰了?”

  许意浓心虚:“别瞎说,谁骚扰我啊?”

  她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想着那个浑蛋的短信:晚上六点紫云餐厅见,我等到你来,不然我就亲自去电视台接你。

  许意浓气结,连带着食欲也没有了。

  下午两点,许意浓在院办楼下等她的导师陈铭陈教授的时候,正无聊地躲在阴凉的地方玩切水果的游戏,就听见了车子发动机的声音。

  许意浓刚探出头来就看见她们学校的风云校花李雪菲从一辆宝马车上下来,一头的大卷发,紧身的超短连衣裙,十分性感。

  她娇笑着,低头跟驾驶座上的人亲了一下。

  许意浓嘴巴张得都能塞下一个鸡蛋了,李雪菲是有男朋友的,还是院里的助教。

  许意浓敢肯定,车里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她的男朋友。

  “8888,这么牛的牌子。”她惊叹着,这比陈君诺的车牌牛多了,肯定不是一般的人物。

  话说她在班上跟这个李雪菲最不对付了,两个人从上了大学就被全校宅男内定为校花两大候选人,她倒是对这些东西不在意,可是李雪菲却很上心,听说李雪菲还在校园网上发帖子,爆出她的黑料。

  她正想着要不要八卦一下,手机却突然响了,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李雪菲挎着自己的名包就过来了,看见许意浓拿着手机对着她的方向,立刻就恼了,伸手把手机抢了过去:“你居然跟踪偷拍我?”

  许意浓感觉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我没跟踪,我在等人呢,就……就是凑巧了。”

  “凑巧了?哪有那么多凑巧。”李雪菲咄咄逼人。

  许意浓正说不出话来,陈教授出来了:“雪菲,也在这里啊,怎么?你和意浓有事谈吗?”他看了看表,“等一下意浓要和我去参加一个研讨会,时间快来不及了。”

  “没,我们没事儿。”许意浓叹了一口气,看着陈教授的眼神满是感激。

  李雪菲对着陈教授笑了笑:“那不打扰你们了,陈教授再见。”说完便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一扭一扭地走了。

  许意浓皱着眉头,觉得她怎么看怎么不像正经人。

  陈铭看看许意浓,又看看李雪菲的背影:“别看了,对她也客气点儿,说不定你们以后就是同事了,她后台大,你得罪了她很可能没有好日子过。”他看着许意浓的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许意浓觉得这真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陈铭笑了,挺迷人的:“除非你也找个大靠山。”

  许意浓的脸抽搐了一下,大靠山?

  她家那个不知道算不算是大靠山,可是她一点儿也不想让人知道。

  她呵呵地笑道:“我知道了,以后我都躲着她点儿。”

  许意浓到电视台的时候还早,便在编辑室看人剪片子,跟剪辑师学业务。

  剪辑师正在剪新片,带子刚放出来,许意浓看到屏幕上的人就怔了一下:“李雪菲?”

  她惊讶极了,李雪菲应该也是刚到电视台来,这就做主持人了?

  “你们现在应该是同学吧!”剪辑师一边剪片子一边说道,“听说她现在也在济仁大学读研究生。”

  许意浓尴尬地笑道:“我们是同级,我是读传播学的。不过人家都已经做栏目主播了,我还在实习呢。”

  剪辑师笑道:“你哪能跟她比啊,她之前一直在电台,是因为周老板的关系才进来的。”

  许意浓抿着嘴,最后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哪个周老板?”

  “周兆山啊,你不会连嘉华的周老板都不知道吧?”

  嘉华她有所耳闻,是全国有名的上市公司。许意浓恍然,下午那辆车就该是那位周总的了。

  剪辑师笑着打趣她:“小许,你不用羡慕别人,你一点儿也不比她差啊!对了,听说今晚陈君诺来电视台录访谈,是个机会哦,那可是个钻石王老五。咱不学李雪菲认什么干爹,直接嫁进豪门,很快你就上位了。”

  许意浓有些尴尬,脸也红了:“老师,你们又取笑我,我可没有什么嫁豪门的雄心壮志,我还是好好学本事吧,以后不靠男人吃饭。”

  许意浓随便应付了两句,心思却全在陈君诺身上了,他要来电视台录节目,而且还是晚上,他不是晚上约了自己吃饭吗?他不会到电视台乱说吧?

  因为心里想着事,许意浓一晚上都有些心不在焉,不停地往窗外望,可是一直也没有看见那辆扎眼的辉腾。

  她不禁想:他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许意浓刚放下心来,想耐心看稿子,办公室突然就热闹起来了,她从格子间探出头就看见陈君诺一脸笑容的模样,他正在跟同事们握手寒暄。

  许意浓赶紧把头缩回来,可还是被发现了,主任扯着嗓门:“小许,别看稿子了,陈总特意来看大家的。”

  许意浓心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她慢吞吞地站起来,脸上笑得比哭还难看。

  陈君诺这下可是真开心了,眼睛里面都是笑,一副色迷迷的样子看着她:“这个是不是最近很火的仙女主播?”

  他一副很讶异的样子,看着许意浓挪着步子过来,便又开口:“我昨晚应酬回家晚了,打开电视就看见你在播新闻,我很喜欢你那种风格,我很看好你。”

  许意浓脸上火辣辣的:“谢谢陈先生夸奖,这都是栏目的安排,我不过是照着领导们的意思做而已。”她咧着嘴哭笑不得,样子很尴尬。

  “难得年轻小姑娘还能这么谦虚!”他说着还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可是许意浓偏偏不解风情,像是触了电一样跳出好几米远。

  这刚脱了魔爪,她心里就想:坏了,陈君诺要么当场发飙,要么回家也有她受的。

  她怯怯地抬眼看对面的人,他依旧笑得很温和,眼睛里脉脉含情:“她就做晚间节目吗?我都想投她栏目的贴片广告了。”

  主任一听便来了精神,凑上来:“我们部里也很看好小许,只是现在她还没毕业,还在实习期,要是表现得好,签了合同,我们就会给她安排更适合的栏目。”

  陈君诺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表面上看着挺平静,可心里有些不开心。

  周围的同事都好奇地看着两个人,许意浓是要躲的,可是陈君诺目光灼灼,就这么盯着她不放。

  一个是急需机会的实习主播,一个是腰缠万贯的年轻富豪,于是在场每一个人的心里都生出了一个故事,精彩纷呈,花样百出,这个在随后的几天里就得到全面的验证了。

  这天凌晨,许意浓播完节目没跟大家搭伴一起走,事实证明她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她出了电视台的大门就看见那辆辉腾停在旁边,不过今天好点儿,没停在中央扎眼的地方。她拉开车门就上车:“我要回学校!”

  向东也没出声,发动车子就走,可是拐了两个弯她便发现不对了:“我说我要回学校,我不要回香辉苑,不然我跳车了。”她来回折腾着。

  “你自己跟陈先生说吧。”说着向东就把电话递过来。

  许意浓惊了一下,总觉得陈君诺在自己身上装了监视器一样。她拨通电话便说:“我要回学校,我明天上午一二节有课,不想迟到。”

  “没关系,我早起送你去,就是上早自习也不会迟到。别跟向东撒泼,没用!”他言简意赅,要挂电话的时候听见许意浓声嘶力竭地喊道:“我要跳车,让你丧偶!”

  陈君诺只是笑着,理都没理她便把电话给挂断了。

  没过二十分钟的光景,许意浓就回到了家里,她把钥匙狠狠地摔在地上:“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君诺坐在沙发上看文件,戴了一副半框的眼镜。

  这眼镜还是许意浓跟他一起去配的,那次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她莽莽撞撞地把他的眼睛撞掉了,还好死不死地正好踩了一脚。

  就在她为冲撞了大富翁的独子而胆战心惊的时候,他却只是笑了笑,说了一句“没关系”,然后还弯腰把地上的碎片都拾起来丢进了垃圾桶。

  许意浓对富二代纨绔子弟所有的坏印象都被眼前人的绅士和友善给冲走了。

  十八岁的许意浓尝到了一见钟情的味道,就像是没熟透的蜜桃,酸酸涩涩的。

  虽然那时候他的绯闻就已经在漫天飞了,可是许意浓那时候从来不信那些捕风捉影的东西,她觉得那么谦恭有礼、那么温文尔雅的男人才不会做这么滥情的事情,他就是小说里的男主角,深情款款,卓尔不群。

  她很不知死活地要赔一副眼镜给他,他愣了一下之后居然同意了,他们两个一起去了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方。

  看着那些镜框的标签,她直咋舌,她家庭条件不算差,可是上万块才买个眼镜框,她还是承受不来的。

  陈君诺看了好几圈,许意浓就这么巴巴地跟在他身后,他到哪,她就跟着,那时候她就穿着一件白T恤和蓝色的牛仔裤,后脑勺扎了个马尾,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

  “这个怎么样?不太贵。”他好像还蛮体谅她的。

  可是许意浓巴巴看了一眼便趴在柜台上,露出一只眼睛看着他:“你先垫上,我慢慢还好不好?”

  她那一副撒娇耍赖的样子真是让陈君诺忍俊不禁,那阵子他是第一次因为开心而笑,相爱多年的女友离他而去,父亲又查出了肝癌晚期,养尊处优惯了的他一时间觉得自己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今天他回到家突然就想起这副眼镜,翻箱倒柜总算是找出来了,戴着看得还挺清楚。陈君诺在家照了半宿的镜子,虽然款式过时了一些,可看上去还不错。

  陈君诺看着眼前那头暴怒的小豹子,也跟着站起来:“我又错了?你说不让我开辉腾去,我也没开;你不让我说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我也没说,我又怎么惹到你了,小祖宗?”

  “你少来这一套!”许意浓把包往沙发上一丢,“你是成心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别人不知道要怎么说我呢,过两天你真成我爹了,干爹啊!”

  她眼睛都红了,用力地甩开了那个男人。

  陈君诺嘿嘿地笑个不停,把她狠狠地搂进自己的怀里:“我就是给他们个眼色,别让他们闲来没事罚我老婆做这个做那个,每天做午夜节目,白天还要扫会议室,真拿我老婆当牲口使呢,也不看看他们什么身份。”说完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一起洗澡?”

  “滚!”

  许意浓黑着脸在他怀里挣扎了两下,他愣是不松手,她很快便也没了什么动静。

  女人总是容易哄,尤其是被自己喜欢的男人哄,很容易就没头没脑地上当了。

  她静静地蜷在陈君诺的怀里,把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陈君诺觉出这阵子许意浓有些不一样:“最近怎么了,是不是压力太大?其实,想留在电视台也不难。”

  “找后台嘛,傍大款嘛!”声音有些戚戚然,她直起身,无辜地看着他,“你今天已经帮了我很大的忙了,我想靠自己,不想靠你。”

  陈君诺又把她抱紧:“那你找我干什么,我不就是给你靠的吗?”

  “……”许意浓没说话,歪着头咬他的脖子,她不是找他依靠的,她想找他相爱的。

  “既然知道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是不是该表示表示?”

  他扶着许意浓的头,狠狠地吻上她的唇。

  正逢学校百年校庆,许意浓是研究生会主席,还是校庆演出的演员,最近真是忙得不可开交。

  她让司机把车停在离学校不远的路口,生怕被熟人见了,她可一点儿都不想明天微博头条是她多了一个干爹。

  只是怕见谁就一定会见到谁,她刚冲进小礼堂就看见李雪菲在走台,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对着舞台指导指指点点的。

  吴天看见她就跑过来:“你干吗去了,看见迟到的后果了吧?张书记说你还要表演,换李雪菲做主持人。”

  “本来我也不想做,又让我弹琴又让我跳舞的。”

  话虽这么说,她却低头掐着手指头,心里还是有些失落,她还一直满心欢喜地想过把主持人的瘾呢。

  吴天低着头小心地试探着:“心情不好?听说有青年才俊昨天专程到电视台去勾搭你了?”

  许意浓突兀地抬头,瞠目看着他:“什么青年才俊,瞎说什么呢!”

  她四下扫了一眼,大家都在看她。许意浓的心里咯噔一下,瞥了一眼台上的李雪菲。

  “过来!”许意浓把吴天拉到礼堂的角落里,“都说我什么了?怎么都跟看耍猴似的?”

  “说你迟到是耍大牌,有陈君诺做大靠山,以后大红大紫指日可待;还说陈总对你青睐有加,又是拉手又是搭肩膀;还说陈总要买你栏目的贴片广告,是不是真的?”

  许意浓的脸有些发紫了,咒骂了一句:“嘴还真够碎的。”

  下期预告:许意浓一直都知道,陈君诺心里住着一个人。那个人是她不能碰,不能提的雷区。许意浓分分钟都在想——要不干脆离婚算了。

  文/闲人有闲 图/戏格格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