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子

  • 来源:杂文选刊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6-10-11 16:49

  这几天,李局长遇到一件烦心事。

  财务科科长老张前几天退休了,科长的位置空出来,局里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想坐上去。财务科是举足轻重的科室,必须找个稳妥的人主持。李局长和班子成员都看好副科长小伍。小伍是会计专业毕业的高才生,工作任劳任怨,从无差错,而且行事低调,踏实沉稳。可小伍的竞争者们都很有神通,递条子、送钱、拿礼物,让李局长心神不宁。

  这天,李局长正在办公室审阅财务科科长公开竞聘方案,研究室主任老马敲门进来,掏出一张银行卡和一个纸条,放到李局长桌上。条子是主管副县长写的,让李局长给老马多压压担子。李局长看完,对老马说:“卡你拿走吧,条子我留下。”

  推让了几下,老马把卡收回去,悻悻然走了。李局长拉开抽屉,把手里的条子扔进去,让它和里面已有的那些条子做伴。然后,他把竞聘方案揉成一团扔进纸篓。要实行公开竞聘,小伍准能脱颖而出,这些递条子的人谁也上不来。可要是因此得罪了写条子的那些人,以后局里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公开竞聘是条死路,但要忍痛埋没优秀人才,李局长不甘心。下班回到家,他靠在沙发上揉捏太阳穴,媳妇靠过来问他这几天为啥心烦气躁,他如实说了。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的媳妇轻轻一笑,附耳给他出了个主意。

  第二天上午,李局长逐个通知递条子的人到会议室开会,最后还通知了小伍。

  等人都到齐了,李局长示意关上门,然后微笑着说:“关上门咱就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索性敞开说了。关于财务科新科长的任命,在座各位背后都有重量级人物举荐。这些条子让我头疼啊!位子只有一个,我思来想去决定这样:按级别办事,谁的官大谁的条子就生效。你们认为如何?”

  大家都僵坐着,没人回话。李局长停了半分钟,开始翻弄手中的条子。“这是乡长写的,乡长是正科级。这个是镇长,镇长和乡长级别一样。这个是县里局长写的,局长和乡镇长平级。这个级别要高一些,主管副县长是副处级。还有这个,市局局长,人家是响当当的正处级呢。最后这个,这张条子不简单,是咱们县委张书记写的。张书记兼任市委常委,副厅级哟。”

  “请对伍利民同志严格考察,并多压些担子,使其早日成熟起来。张晋即日。”李局长把条子递向右手边,“你们传看一下,张书记的书法真是好得很呢。”

  条子回到李局长手里,他四下环顾,“那就这么定了?”

  没人出声,倒是小伍红着脸站起来,“我,我……”李局长摆手打断他,“我什么我啊,你小子隐藏得够深,居然连我也瞒住了,回去准备请客吧。散会!”

  会后,小伍来到局长办公室。“局长,我没给您送过条子啊,是不是有误会?”

  “呵呵,那是我仿照张书记笔体写的,我觉着临得还挺像。”

  小伍明白了,红着脸说:“您这样做,我很感激,但是……”

  “别担心,下午我就去张书记那里汇报这件事。”说完,李局长又拿出一张条子,“这是你老科长给你写的,会上我没提,这才是分量最重的啊!”

  【原载2016年9月8日《检察日报·市井》】

  ○蒋先平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