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春和景明

  • 来源:花火
  • 关键字:爱情,人生
  • 发布时间:2016-11-16 09:42

  作者有话说:你们一定认识傅园慧了吧,这样一个逗比的妹子?其实,在我心里也一直住着这样一个逗比的妹子,所以我把她写了出来。她叫春和,她开朗乐观,她大气不拘束,她一路欢歌向前,成了一名段子手,拥有了别样的人生和爱情。嗯,所以,每一个不同的我们,都不需要为了别人去改变自己。做自己,该来的都会来,这是最了不起的事情。

  多好,这么多年,她还是没变,爱一个人就爱的轰轰烈烈毫不隐瞒,但,命运也同样给了她最轰烈的答案。

  【楔子】

  6月16号“微博超级红人节”那天,郑春和也去参加了盛典。

  彼时,她已经24岁,作为一名叫作“贫僧来阅经”的微博搞笑段子手,拥有了百万粉丝,却从未在微博里露过面。

  “因为网络是网络,生活是生活。”她拒绝主办方的时候,正在家里收拾一些旧物,准备搬去另外一个地方住。自从上次有网友人肉到了她的住址后,就一直源源不断地有人骚扰她,这也是她不愿意出席盛典的原因。

  那张高考准考证就是这时从语文课本里掉出来的。

  照片上的男孩笑得一尘不染,下面清清楚楚地写着名字,宋景明。

  “宋景明”这三个字像是三根细小而尖锐的针,扎在她心脏最柔软的地方,让她痛得不能呼吸。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是她致命的软肋。

  “哎,等等……”她阻止对方挂电话,“我又决定去参加了。”

  春和说去就一定会去,而且还是素颜去的,就连粉底都没有擦,一张清汤挂面般的脸在一堆网红脸里格外扎眼,看起来年纪也小得很。

  主持人采访的时候,自然要问起:“请问‘贫僧来阅经’小姐,我看大家为了参加这个盛典啊,都是百花争艳,您怎么就想起素颜了呢?”

  “我是为了让某个人能认出我来。”她淡定地说,“六年过去了,我想告诉他,我没变,还是那个逗比女王!”她的语气斩钉截铁。

  是的,六年前,我是你眼里的逗比。

  六年后,我负责搞笑给全世界看。

  我没变,只是,你呢?

  【你知道吗?宋老师出轨了】

  春和十五岁那年考到了阳城一中,这对全家人来说简直是意外之喜。为了方便她上学,全家人还特地举家搬到了阳城市中心。

  但其实,春和的物理成绩只有64分,还好语文和英语超常发挥,这才踏着分数线进了重点高中。

  所以,毫无意外地,在起跑之前,她就被妈妈送去了辅导班,也就是有这个机会,她才认识了宋景明。

  春和还记得,那个夏季好像特别炎热,正所谓春困秋乏夏打盹,像她这种“睡不醒星人”自然就要补觉。

  结果,昏昏沉沉中她就听见有人说:“我们要去游泳,以恒定的速率垂直河岸横渡……”

  春和朦胧中听到要去游泳简直开心得要死,嗖地就站起来鼓掌:“好啊好啊!我第一个支持!天气这么热……”

  全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盯着她,她只感觉浑身都要被盯出窟窿来,然后才听到讲台上的人冷着脸继续说:“对恒定的路程、时间产生的影响是……”

  那就是春和第一次遇见宋景明,他站在讲台上,穿了一件深蓝色的T恤,淡定地盯着她,继续说完这道物理题。

  “班长,下节课你去郑同学那里坐,帮她多补补课。”老师敲着桌子,“再这样睡下去,该痴呆了。”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春和觉得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了,恨不得把头塞到鞋子里去。

  春和觉得自己这节课很丢脸,而且老师起到了很大的挖苦讽刺作用,所以她决定找补回来,顺便拉拢一下班长,不至于让自己太孤立无援。

  于是,她一放学就鬼鬼祟祟地对景明说:“班长大人,你知道吗?宋老师出轨了。因为最近他总是人模人样地去和一个女人约会,被我撞见好几次。”

  景明看她说得有声有色,感觉她臆想症都要犯了。

  “想不想验证一下?”她眨着眼睛一脸真诚地盯着他。

  而一直作风正派的景明竟然鬼使神差地就点了点头,甚至直到跟踪老师到了咖啡厅外面,他还一脸淡定。

  “看,就是那个女人,穿得还挺美。”春和拉着他就往里走,“进去拍个正面照,哈哈,我简直看到曙光了。”

  景明盯着她拉着自己的手,心想这个姑娘真有意思。

  “让你讽刺我!”春和终于看清楚那个女人的脸,但随之她手里的手机啪地掉到地上。

  “妈!”她大叫道。

  “春和?你在这儿做什么?”春和的母亲吃惊之余还乐呵呵地拉她过来,“正好正式介绍一下。这位宋老师就是妈妈常跟你提起的大学时最好的哥们,我本来想等老师给你补完课再告诉你,怕你小尾巴翘上天了。”

  “呵呵,宋叔叔好。”春和觉得此刻脸上火烧火燎的。她一定是最近偶像剧看多了才总是胡思乱想,能想到出轨真是鬼扯啊!

  “你好啊,喜欢游泳的郑春和同学。”宋老师依旧含沙射影,又对她身边的景明说道,“回家没带钥匙吗?”

  “带了,爸爸。”宋景明说。

  什么?爸爸?宋老师也姓宋,宋景明也姓宋,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完了,这下她丢人丢到外太空去了!

  【生活往往,一语成谶】

  自从知道宋老师是妈妈大学时最好的哥们,并且“春和”、“景明”这两个名字是他们约定好的后,春和每天都陷入了一种被定娃娃亲的幸福感里。

  “春和景明”,她反复地念着。

  这取自于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真好听。

  每每这时,宋景明都要偷偷地捏一捏还在做白日梦的她,免得她又被老师责骂。

  说起来,虽然他们的名字有关联,但两个人有着巨大的差异,明确地说就是:景明是个学霸,而春和则是标准的学渣。

  不过,这一次春和竟为自己是个学渣感到有点小高兴,因为这样她就有理由缠着他。

  “宋景明,这道摩擦力的题怎么做哦?”

  “宋景明,平均速度怎么求呢?”

  “宋景明,匀变速直线运动的位移公式怎么写呀?”

  “嘿嘿,景明,你有没有喜欢的女明星啊?”她问着问着就偏离了方向。

  看他的脸一板,她就立刻转移话题:“好了好了,那你帮我拧开瓶盖吧!”

  春和实在是怪招不断,每一次她开瓶盖之前都会先把它重重地拧紧,然后再虚弱地装作怎么也打不开的样子,对他说道:“哎呀,真的搞不定啊。”

  而每一次,他都会皱皱眉头拿过来帮她拧开再递过去。

  这个暑假就在她问着问题、拧着瓶盖的琐碎中过去了。

  九月一到,春和就升入了高一,而景明却已经是高二的学生了。

  春和求了很久才不让妈妈送自己去学校:“我都是大人了!再说了,反正我和景明哥哥顺路啊,他可以带我去坐公交车,是吧?”

  宋景明无奈地点点头。

  于是,春和就成了他标准的跟屁虫。

  只是,这个跟屁虫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第一天和他挤公交车就被偷了手机。

  “哪个敢偷我的手机?造反了是吧?”春和就这样站在公交车的中央,双手掐腰,河东狮吼般地喊着,刚一喊完,目光就锁定了旁边一个眼神躲闪的大哥。

  “是你!一定是你!你不敢看我!”她说着就冲过去,双手已经伸进了他的口袋里,“这里放着什么呢?我看看。”

  她掏出来一看,果然是她的诺基亚。

  “小偷!”她刚抓住他的手,哪里知道公交车正好停下来,那个小偷已经挣脱开逃了下去。

  春和想都没想就追出去。

  景明也跟着追去,边追边听到自己的手机响,接了却听到春和妈妈的声音:“景明啊,春和那丫头今天走得急,忘带手机了,拜托你告诉她今晚我去接她。”

  宋景明无语了。

  “春和,别追了。”他一把拽住她,“你的手机落家里了。”

  啊?那这是谁的?她摁亮了手机屏幕发现屏保是一个可爱女生的照片,一脸黑线。

  “她好像是我们隔壁班的……”景明说。

  “啊?这样说来那个人就还是小偷了?你替我还给她,我去追……”春和这一身雷厉风行、毛毛躁躁的脾气怎么也改不了,话说一半就已经跑远了。

  景明愣在原地,自从遇到了她,生活里的笑料就源源不断。

  景明摇摇头,心想她以后不做一名谐星真是可惜了。不过,好在她也不负所望,虽然没有在影视道路上有所发展,但也成了一名合格的微博搞笑段子手。

  生活往往,一语成谶。

  【在你眼里,我一直都是一个笑话】

  开学那天,春和就因为追一个小偷而成功地迟到了。

  等她到达开学典礼现场时,已经开始了二十分钟。她一边急匆匆地向自己的班级跑去,一边远远地就看见宋景明站在主席台上发言。

  “哎,真帅!”她花痴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看到了吗?宋景明,对对,旁边那个就是崔晚,他们就是高二级部的金童玉女啊!”旁边几个新生的声音都要颤抖了。

  春和这才发现,原来宋景明身边还站着一个女生。那个女生相貌清秀、长相甜美。

  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面熟?天,不就是今天早上手机壁纸里的那位女生吗?好哇!我去帮你追小偷,你们俩在这儿暧昧不清!春和想着就气不打一处来,高声喊道:“胡说八道什么呢?宋景明早就和我定了娃娃亲!”

  这一声喊叫音量控制得好像不太到位,小范围内的男生、女生都向她这边看过来,顿时引起了小骚动,就连台上的几位领导也看过来。

  春和只好假装蹲下去系鞋带。

  这一天,春和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里的一只猴子一样,走在厕所、食堂、走廊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围观,好不容易熬到放学,等在高二级部门口,却看见宋景明和崔晚一起并肩走过来。

  “你妈妈今晚来接你,我们走了。”他说得不咸不淡。

  春和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他只留下一个背影。

  真是愉悦的一天哪!春和抓耳挠腮地翻着白眼。

  早知道读高中很辛苦,没想到这么辛苦。

  春和自从踏进了阳城一中后就像上了弦的小木偶,每天嗡嗡嗡地转。

  最开心的时候就应属每天放学回家那一段路,因为她可以死皮赖脸地和宋景明一起走。她这一路叽叽喳喳的就像一只小麻雀,就连数学老师今天上课裤子拉链没拉这种事她都要讲给他听。

  直到有一天,他说:“春和,我以后不和你一起回家了,我和同学约了一个地方一起复习。你也知道的,要升高三了,很紧张的。”

  “啊?”她只好讷讷地说好,然后自己垂头丧气地走掉,却在拐过弯以后就躲起来跟踪他,发现果然他是和崔晚一起。

  春和的心都沉入了谷底。

  于是,那晚回家后,春和便缠着妈妈要去景明那里补习物理。

  春和说补习是假的,其实她就是去搅和景明和崔晚的。

  她有个习惯,做比较难的题目时一定要喝着可乐嚼薯片,嘎吱嘎吱的,像只小松鼠,并且平均十分钟就要问一个问题,来来回回不消停。

  终于有一天,她将可乐洒到了崔晚的课本上,成为导火索。

  “你到底想干吗呀?”对方将课本都摔了。

  春和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文静的小姑娘也会发脾气,但她也不示弱:“你又想干吗啊?总是缠着我哥!”

  “他是你哥吗?自作多情!”

  “你才多情!他不仅是我哥,说不定以后还是我老公呢!”

  年少的小姑娘总是敢作敢当的,话都出口了也不觉得害臊,反而越成长就越矜持,这大概就是有得必有失吧。

  两个人就这样怒目而视,直到宋景明说了一句:“好了,春和,你还是像我们这样好好学习吧,别总闹笑话。”

  我们?

  他把他们归为了一类人,那她是什么?

  幼稚鬼?白痴?逗比?

  春和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偏偏此刻跑出门又被台阶绊倒,重重地摔在地上,又只好捂着流血的膝盖跑走。

  宋景明,你说得没错啊,我在你眼里一直都是个笑话。

  【多肉姑娘,最多肉】

  在和宋景明冷战的那段时间里,春和憋着一口气好好学习,每晚做题做到十二点,然后嚼片绿箭口香糖继续。

  她励志要和他们成为一类人。

  所以,功夫不负有心人,等到期末考试的时候,她的物理成绩竟然提高了三十分,进了班级前十名。

  她获得高一级部最佳进步奖。

  阳城一中每年都会有总结表彰大会,就像开学典礼一样意义重大。全校的学生都站在操场上,满眼期待地望着领奖的同学。

  往常,春和只有望眼欲穿的份,今年她也站在了候场区,并且和他只有几步的距离。

  “很不错啊,恭喜你。”他最先停止冷战。

  “托您的福。”春和说,“对于我们这种天资聪颖的人来说,想学好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她这话是说给他身边的崔晚听的。

  看着她涨红了的脸,春和又继续补充道:“景明哥,你不是说只要我好好学习,就和我在一起的吗?”

  在一起?宋景明一愣,这丫头又开的什么脑洞?

  “景明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把我的水杯拧得很紧,就是为了让我求你帮忙呗。”春和有一晚放学忘带课本,偷偷回辅导班,就看到宋景明在用力地把她的水杯盖子拧紧,然后塞回桌洞里。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她笃定宋景明一定也对她有好感。

  “嗯,那是因为……”他说,“因为你学习不好啊,我怕你以后搬砖没力气。”

  什么?

  春和看到旁边的崔晚脸都要笑得变形了,而她的脸红得简直都要熟透了。

  宋景明,你个王八蛋!说话这么毒舌!温柔点会死啊?

  那天的春和简直像吃了炸药一样随时要爆炸,再加上没吃早饭,只感觉一股血流往大脑里涌。

  她强撑着拍完照,拿着奖状急匆匆就向前跑着准备下台,却没料到,还没跑到台下就两眼一黑,随后抓了一样东西就吧唧一下摔在了台子上。

  那样东西好像是一张薄薄的纸,被她一抓已经碎成了好几片。

  朦朦胧胧中,她看到那纸是红色的,中间还写着宋景明的名字。

  是奖状!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他刚拿到手的奖状给撕了!

  天哪,开学典礼丢一次人,总结大会再来一次,你还真是首尾呼应啊郑春和!

  算了,还是装死吧。

  她干脆闭上眼,假装自己真的晕了过去。

  等睁开眼后,她就已经在学校的医务室了,被宋景明的那张大脸吓得半死。

  “是你送我来的?”她已经在脑海里编织了一万字英雄救美的情节。

  “呵呵,你那么胖,我可扛不动。”他边数着药片边说,“如果每个女生都是一株植物的话,那么有的是玫瑰,而有的是百合,还有的是雏菊,你猜你是什么?”

  “夜来香?”

  “野蔷薇?”

  “满天星?”

  “嗯,都不对。是多肉。”他说。

  “宋景明,你这浑蛋,竟然说我胖!我杀了你!”

  她的叫声回荡在整个医务室里。

  【我的力气太小,你能帮我打开吗?】

  说起来,春和高二的那一年应该是过得最快乐的,主要是有宋景明的陪伴。

  而这一次,她也不再像从前那么幼稚了,因为景明义正词严地对她说:“我可以答应辅导你,但如果你不进步的话,我就再也不管你了。”

  就因为他的这句话,春和像打了鸡血一样卖力地干。

  终于,她一次又一次地进步,考到了班级的第五名。

  那天,春和的爸爸妈妈简直高兴坏了,特意请了景明一家人吃饭。春和人生第一次喝了一大杯啤酒,拍着胸脯保证:“爸妈,你们放心,我一定会追上景明哥的。”然后一头栽到了宋景明的怀里。

  她这个“追”有两个意思,或许只有他们两个明了。

  而宋景明则一直保持着级部前三名的成绩,来到了高考的面前。

  景明要高考了,不知道为什么,春和比他自己还要紧张。冥冥之中,她总是觉得等他高考完了,她就会去读大学,然后谈恋爱,永远地离开她。

  因为这一点,她每天都惴惴不安,甚至最后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终于在高考的前一天,她又一次晕倒在了课堂上,被送去了医院。

  “医生说我脑袋里长了一个肿瘤,你说我会不会死?”她还在拿着语文课本一个劲儿地读着,“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那是景明第一次从春和的眼睛里看到恐惧。从前她总是天不怕地不怕,再大的事也是笑着就扛过去了。

  “我还想和你一样去参加高考。”她读着读着哇的一声就哭了。

  景明终于走过去轻轻地抱了抱她,又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准考证和一张白纸,认认真真地照着画了起来。

  那是一张画得歪歪扭扭的“准考证”,春和的“照片”是一个大胖子头像。

  他把它递过去:“喏,明年这个时候你就用得着了。我在大学里等你。”

  宋景明说会等着她,她看看“准考证”再看看他的脸,终于破涕为笑了。

  可是,春和究竟是再也没有等到他。

  她是在高考第一天做的手术,等到她清醒过来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宋景明。

  “宋叔叔来过吗?景明哥呢?”她一遍又一遍地问妈妈。

  “他们去欧洲旅游了,要过段时间才回来呢。”春和知道妈妈的回答绝不是真的。

  她变得一天比一天失望。

  还好,春和脑袋里的肿瘤是良性的,做完手术就没什么大碍,所以,她每天都盼着他来,或者盼着自己早日出院。

  终于等到出院那一天,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他的家里去。

  大概是意想之中的事吧,那个屋子的门怎么也敲不开。春和其实早就明白了什么。他留给她的是一个谎言,永远无法兑现的那种。

  不知为什么,那天,生性乐观的春和就蹲在他们家门口,拿着他给她画的那张“准考证”泣不成声。那是她年少时喜欢的少年啊!她那么那么喜欢他,他怎么能说走就走?

  她哭够了,便买了许多瓶矿泉水摆在他家门口,一边摆一边说。

  “宋景明,我的力气太小了,你能帮我打开吗?”

  “宋景明,不是说好了在大学里等着我吗?”

  “宋景明,你在哪儿?”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

  春和就这样升入了高三,她再也不是从前的状况女王,也变成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学霸。

  现在,她总算能理解,为什么当初他一味地逼着她学习。

  想要在一起,不是靠死缠烂打,而是并驾齐驱。

  春和现在明白了这个道理,可惜已经晚了。

  她变得小心谨慎,用功学习,原以为就会这样平静地毕业,却没料到会再一次遇见他。

  春和记得那天的天气很阴,像是要有大雨要落下来,她作为辩论赛代表去阳城有名的私立学校参加比赛,刚出食堂门口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背影那样熟悉,高高瘦瘦的,熟悉到差一点灼伤她的眼睛。

  “宋景明?”她叫道。

  那人却犹豫半秒后拔腿就跑,还好最终被她从小路追上了。

  也就大概半年不见,他苍老了许多,隐隐地露出了胡茬儿,眼神也比从前深邃。

  “你为什么在这里?”她说得十分冷静。

  “你复读了?”

  “发生了什么事?”

  仿佛过了很久,他酝酿了一千种情绪,最终缓缓地说:“为了陪你啊,想和你一起参加高考。”

  后来,春和总在想,其实,很多时候,那些拙劣的谎言明明就很容易被拆穿,可是我们偏偏就愿意陪着演戏。

  那不是因为我们傻,而是因为我们爱得认真。

  那天到最后,春和也没有忍心拆穿他的谎言,而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我们一起高考。”她说。

  关于这一切背后的故事,他不想说,她便不问,这是他们的默契。

  但春和又不是那种活得不清不楚的人,所以,她一回学校便想方设法加到了去年毕业生的群里。

  有谁知道宋景明在哪所大学啊?她问道。

  啊?他不是没有考上大学吗?立刻就有人回复了。

  怎么可能?她继续问。

  --真的啊,听说他高考发挥失常了。

  --是发挥失常吗?我怎么听说是因为丢了准考证?

  --胡说!据说是作文跑题了,得了零分。

  --什么?零分?不会的,明明是数学最后两道大题没做完。

  春和盯着电脑屏幕,大家越说越邪乎,没有一个靠谱的说法。

  所以说,三人成虎,这个传言坚决不可信。

  春和求证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真正原因,只好气鼓鼓地下线了,在下线之前还留了一行字:你们都是胡说!明明是总分750分,他只考了749分,自己觉得不理想才复读的!

  关于他复读的原因,春和不想再调查下去。

  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陪在他身边,做一个安静的小逗比,负责舒缓他的情绪,然后和他一起考上大学。

  【只是,所有的所有,你都不知道】

  春和后来总会这样想,她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微博段子手,除了先天的性格特点之外,很大一部分来源于宋景明的培养。

  因为,在陪宋景明复读的那一年里,春和想尽了一切办法逗他开心。

  学校里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她都会一一讲给他听,甚至后来从书本里看来一个小笑话,她都要抄下来,免得忘记了。

  她似乎已经习惯了付出,习惯了每次看到他淡淡地笑,然后继续埋头做题时气定神闲的模样。

  每每这时,春和都会想:这是我喜欢的人啊,我一定要好好喜欢着。

  但是,如果崔晚不出现的话,春和或许会这样喜欢他一辈子。可是,她的出现就像一道闪电,一次又一次地劈碎春和的梦。

  春和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是高考前一周,她像往常一样高高兴兴地去找宋景明一起复习。

  她看见了崔晚,崔晚的身上竟然也穿着和宋景明一模一样的校服。

  原来,她也来复读了。

  春和远远地看着,他们像穿了情侣装的恋人,相依相偎地走在一起,有说有笑。

  她知道,这一次她输得很彻底。

  但她也毫不羞愧,因为她的喜欢光明磊落。于是,她就大大方方地走过去,把书包里带给他的东西一样一样地递到他手里:给他带的零食、最近复习的模拟题,还有写满笑话的本子……

  到后来,她终于边掏边哭了出来,把东西都摔在他身上。

  “宋景明,你个王八蛋!你就是为了她才来复读的,对吗?你竟然还骗我,说要和我一起高考。在你眼里,我就是一傻子!王八蛋,你对得起我的喜欢吗?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老娘再喜欢你就是狗!”

  她离开时的样子狼狈极了。

  是谁说过,就算小丑哭了,你也觉得他是在搞笑?

  逗比小姐郑春和,这次真的是哭了。

  春和回学校以后,立刻满血复活投入到最后的冲刺里。

  她就是这样的人,爱得彻底,也恨得彻底。

  最后高考成绩出来,她如愿以偿地考入了人民大学。北京,那座城市他曾说会和她一起去,但如今剩她自己,她也要一腔孤勇地奔赴。

  她再也没见过宋景明。

  只是,去买车票的那天,她在车站遇到了崔晚。

  春和觉得她是自己一生的冤家,就装作没看到她,自顾自地拿着票就准备离开,却没想到她会追出来。

  “你们真的再也没有联系过?”她问。

  “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春和抱紧了胳膊,“想来检验一下你男朋友是不是出轨了?”

  “春和,我们从来没在一起过,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她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吧,那天你走了以后,他就一直不在状态,后来高考的时候填错了答题卡。”

  “你说什么?”春和整个人都僵硬了。

  “这次,他才考了一个二本的学校。”崔晚语速很慢,像在说一个很长的故事,“郑春和,其实,你们之间有很多事情都是你不知道的。比如说,那次他捡到了我的手机,刚递到我手里就说要去帮你抓小偷;后来,我们吵架,你走了以后,他把我骂了一顿;你在领奖台上晕倒,他二话不说背着你就跑去医务室;还有,他回来复读是因为丢了准考证,导致语文作文没有写完。”

  春和就那样静静地听着她说。

  “郑春和,其实我很羡慕你。我们同样那么喜欢他,但他只为你默默地付出了那么多。”她抬起头看着远方的天空,“还好,输给你,我心甘情愿。”

  那天到最后,春和甚至都不知道崔晚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坐在火车站的长椅上,像是把这三年的时光又走了一遍。

  一帧一帧的画面里都是那一个人的影子。

  然后,她像想起什么似的跑回家,将那一摞课本全都翻了出来。

  高二那年的语文课本里,他照着准考证给她画了一张的那个夜晚,他将自己的准考证落在了她的语文书里。

  后来,他因此误了考试,也误了一生。

  只是,所有的所有,她都不知道。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春和二十四岁那一年,决定重新去找回十八岁弄丢了的那个人。

  那个人告诉她,读书的时候不谈感情,我们约好了努力学习,在大学里见。

  只是,现在她都已经大学毕业了,也将这些年学到的东西都用在了自己的段子里,那个人却不知道还在不在。

  春和从“微博红人节”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深夜两点多了,她终于鼓起了勇气将那张准考证拍下了遮了他的照片发到了微博里,并附上一行文字--

  十八岁的少年,我承认我是猪,你呢?

  一时间,“阅经”姐表白了的话题被转发了几千万,迅速被顶到热门搜索。网友纷纷喊道:宋景明,你在哪里?阅经姐喊你回家秀恩爱了。

  春和一个人窝在沙发里一条一条私信地看,一条一条地寻找他的影子,眼睛酸了就滴点眼药水继续看。

  终于,她看见了这样一条回复--

  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春和快速地回复他:你是?

  小逗比,不用搬砖了?现在,不仅全校知道了,整个地球的人都认识我了。对方回复道。

  春和的眼泪就那么默默地流了下来,仿佛洗刷了这些年所有的爱恨纠葛,只留下最明朗的结局。

  多好,这么多年,她还是没变,爱一个人就爱得轰轰烈烈、毫不隐瞒,但,命运也同样给了她轰轰烈烈的答案。

  编辑/沐沐 文/尘鱼之语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