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而栖

  • 来源:花火
  • 关键字:朋友,女神
  • 发布时间:2016-12-16 10:29

  作品简介:

  陆泽漆十五岁那年不幸被人遗弃,意外被人贩子抓走,偶然遇到了同样被拐卖的十二岁女孩于苏木。他利用自己的智慧,背着伤痕累累的她逃出魔爪,然后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多年以后,她成了人人口中的“幸运”女神,他是学校的“腹黑”学霸。相见却不相识。

  第一次见面大打出手,第二次见面同床共枕,第三次见面强势开撩,从此她走上了一条“甜到爆”的被撩套路。

  自从在一起后,她三番五次遭人暗算,他舍命相救。

  “别怕,有我在,我会护你一世平安。”

  直到致命情敌的出现,她才知道原来自己在他身边无处可栖……

  序章

  很多年后,于苏木都在想,当初陆泽漆没告诉自己他的真名,大抵是有所防备。

  那时候他必定怀疑,她跟那帮绑架他的人是一伙的。

  那天凌晨三点,整个宁市都在沉睡。

  一间大概二十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摆设的物品除了一个巨大的铁笼之外什么都没有。泛白的夜光从高达两米的铁窗中倾泻而入,那是房间唯一的光的来源。

  于苏木是被冻醒的,白色的小颗粒从铁窗中飘进来,落在她的脸颊上,冰凉一片。她仰头,便见缤纷的雪花飘洒进来。她伸手去接,雪花落在她白皙的手上,很快便融化成水。

  她走到房间唯一的一个巨大的铁笼外,扒着铁门对里面的人说:“嘿,你看,下雪了。”

  没人理她。

  “喂……”她迟疑地问,“你睡着了吗?”

  依旧没人理她。

  她眯了眯眼睛,试图看清铁笼中的少年是否睡着:“你能听到我说话对吗?为什么不理我?”

  还是没人理她。

  最终,她放弃了说话。

  她和那个沉默的少年已经被关在这里一天了。十一岁的她已经知道“绑架”这两个字的意思,比起害怕,她更感觉神奇。这种对于普通人而言概率只有百分之一的事,竟然发生在她的身上。

  宁静的夜晚,白雪纷飞,寒气袭人,唯一的铁笼里的少年也不跟她说话,始终保持沉默。她想,他会不会已经被冻死了,否则他为什么不说话,甚至还维持着倚靠铁笼的动作,一动也不动?

  屋子里太黑,于苏木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的身影,一副清瘦单薄的样子。

  想到自己跟“死人”待在一起,从被绑架以来,一直淡定的于苏木终于感觉到了害怕。

  这时,她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想出去看看吗?”

  那是于苏木第一次听见陆泽漆的声音,声音清冷,带着一丝玩世不恭。

  然后她就看见他从铁笼中走出来,身形修长,傲气逼人。

  原来看起来庞大而牢固的铁笼根本关不住他,他轻而易举便能撬开铁笼的门。

  他从铁笼中走出来时,步伐优雅,长身如玉,就仿佛他不是从铁笼中走出来的,而是从一座华丽的建筑物中走出来的矜贵少年。

  十三岁的陆泽漆比于苏木高很多,他低头看着这个高度还不到他胸的女孩。她正仰着头望着他,双眸漆黑清澈,目光灼灼。

  她是个漂亮的女孩。他勾起嘴角笑了笑,随后绕过她,往门口走去。

  于苏木望着他,黑暗中,他的样貌其实看不太清楚,可那一抹笑却进了她的心底,温润柔和,光彩夺目。

  他穿着灰色风衣和深色长裤,轮廓俊美,眸色深沉,即使身上沾了灰尘,依旧那样清朗出尘,贵气逼人。

  守在外面的人听见声响,警惕地开门而入。见到从铁笼中走出来的陆泽漆,高大的身形一顿。

  来者是个健壮的男人,戴着黑色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于苏木看不见他的模样,但那破口大骂的声音在这间不太阴暗的屋子里清晰地响起:“谁让你跑出来的!赶紧给我滚进去……该死!居然把铁笼的锁给撬了!”那人嘴里骂着便要去抓陆泽漆。

  陆泽漆身形一侧,躲开他的手。他不慌不忙地将一个发光的物件举到男人面前,眸色淡漠。

  男人却看呆了。

  那是一枚戒指,中间镶着一颗硕大的水滴状的钻石,周边围绕着几颗小钻以及数不清的细钻,在陆泽漆的指尖泛着璀璨夺目的光芒。

  陆泽漆淡漠地开口:“放我们出去看一会儿雪,这颗价值千万的六克拉钻戒就是你的了。”那云淡风轻的语气仿佛他手上拿着的不是价值千万的钻戒,而是只要六角钱便能买到的鸽子蛋。

  男人惊叹过后,一把夺过陆泽漆手上的钻戒,掂量了一下它的价值,笑道:“不愧是陆家二少爷,小小年纪便出手如此大方,去吧。不过……”他冷漠地补充道,“你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陆泽漆瞥了一眼身后的于苏木,示意她跟上。

  于苏木立刻欲跟上去,但那男人很快就将于苏木拦住,瞟了陆泽漆一眼:“慢着,我可没说她可以出去。”说完一副“钻戒在我手,你爱去不去”的模样。

  于苏木不想让他为难,便说:“你出去吧,我等你回来。”

  陆泽漆只停顿了片刻,然后便走了出去,没再回头。

  男人重新将屋子锁住之后,于苏木安静地缩在墙角等着少年回来。

  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屋子里显得更加安静而恐怖,看不清的黑暗中仿佛随时会跑出一只猛兽来撕咬她。她仰起头,雪花依旧在铁窗外缤纷而落,也许那少年现在就站在与她一墙之隔的外面看雪,她并不是一个人。

  不知不觉间,少年高大修长的身影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她立刻心安了不少。虽然他不爱说话,却令她有种莫名的心安与信任。有他在,她便少了几分孤独与害怕。

  她抱着膝盖,想着只要安静地等他回来便好。

  只是,五分钟后她没有等来他,等来的却是一场大火,以及外面众人咒骂的声音:“该死,那小子居然放火逃跑了!赶紧给我抓回来,他一定跑不远!”

  “大哥,还是先灭火吧!火势越来越大了!”

  “灭什么火!要是真让那小子跑了,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可那个女孩还在里面……”

  “管那女孩干吗?赶紧给我找人!”

  ……

  鼻间是浓烟的味道,呛得她直咳嗽,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听那些人说,火是他放的,原来从一开始他说出去看雪,便只是想趁机会逃跑……

  她心里有个恶魔在说:“他放了火,不顾你还在里面,他要烧死你!”

  另外一个天使反驳:“你们只是陌生人,一开始他有带你一起出去的想法便很好了,每个人都不应该对陌生人奢望太多,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

  她感觉整个世界都在燃烧,鼻间是呛人的烟雾,周围是滚烫的火花,仿佛下一秒便要蔓延而来将她点燃。

  于苏木闭上眼睛,也许她真的要死了……

  “哐当--”门忽地被人从外面踹开。

  于苏木睁开眼,便看见浓烟中,他倚在门边,黑影修长,略显清冷的声音穿透浓雾到达她的耳边:“该走了。”

  没有多余的话,仿佛他真的只是去外面看了五分钟的雪,然后按时回来了。

  于苏木从地上站起来,莫名有股强大的力量牵引着她,让她朝他走去。

  陆泽漆等她走到自己身边,并没有牵着她,而是朝门外的通道走去,两人之间隔着一点儿距离。

  眼前呛人的烟雾模糊了于苏木的眼,她只顾紧紧跟着男孩,却忽略了脚下的路。“砰”的一声,她被脚下的台阶绊倒在地,立刻有鲜红的液体从鼻子里流出,是鼻血。

  她仰头看了他一眼,对方只是停在不远处冷眼看着,并没有要扶起她的意思。

  于苏木用手擦了擦鼻血,坚强地从地上站起来。

  陆泽漆转身继续往前走。

  他们终于走出了长长的通道,门开时,冷风吹在身上,让于苏木打了个冷战,她的膝盖受伤了。可前面的人并没有等她的意思,径自走着,她只能一瘸一拐地跟在他身后。

  这是郊外一片空旷的地方,陆泽漆带着她从地下穿到了地上,离屋子已有一段距离。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屋子那边的火势很大,红光几乎染透了半边天。

  但这里实在是太空旷了,四周除了树木和燃烧的房子外,只有白茫茫的雪,不见人烟。即使房子燃烧也需要很长时间才会被人发现,或者它可能会一直燃烧,直到自然熄灭,永远不被别人发现。

  于苏木一步一步艰难地跟在陆泽漆身后,风从她由于摔倒而被划破的裤子里灌入,吹得她受伤的膝盖生疼,可她咬牙忍着,一声不吭。

  陆泽漆的脚步突然停住,他转身走到于苏木身边,背过身半蹲下。

  于苏木愣在原地,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和棱角分明的侧颜,没有动。

  他微微转头,简单地说了两个字:“上来。”

  于苏木没想过他会背自己,他看起来很漂亮,却也很冷漠。

  她趴在他的背上,天空还在下雪,落在他黑色的短发上,晶莹剔透。

  耳边有风声,有屋子燃烧的声音,还有他双脚踏在雪地里的声音。

  突然,背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于苏木吓了一跳,陆泽漆却没有停止往前走的步伐,只是淡淡地解释:“可能是汽油罐爆炸了。”

  他骨子里有种道不清的淡定从容,好像无论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都不会惊动他。

  于苏木觉得他应该是电视剧里的英雄,那种蜘蛛侠、蝙蝠侠之类的超人,因为英雄从来都不回头看爆炸,永远不知道害怕是什么。

  “喂,你叫什么名字?”她轻轻地问,因为声音太轻,让她感觉他似乎没听到。

  果然,他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很讨厌我?”突然,她又问。

  “为什么讨厌你?”陆泽漆反问。

  “你好像不太喜欢跟我说话,而且……刚刚我摔倒你都不扶我。”听起来倒像是她对他有极大的不满。

  “我们不熟。”陆泽漆停下脚步,将她往肩膀上托了托,继续走,“前方的路还有很远,路是自己的,没有人能永远扶你。”

  “哦……”

  沉默半晌,她又忍不住叫他:“喂……”

  “又怎么了?”对于她话多这一点,他似乎已有些不耐烦。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回去之后我们不会有交集,你不用知道我叫什么名字。”他说。

  原来他不是没听见,只是不想告诉她而已。

  很长一段时间,于苏木都没有再说话。这种安静,让耳边的风雪声显得更大,让她感觉更冷。

  陆泽漆并不在意,眼前是一望无际的白雪,连一条公路都找不到。他不知道还要走多久,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去,此刻的他并没有心情在乎一个小女孩的情绪问题。

  突然,他感受到脖颈间有湿润滚烫的液体,他再次将身子滑下去的于苏木用力托起,问道:“哭什么?”

  于苏木哽咽:“我很难受。”

  陆泽漆偏了偏头,刚要说话,恰巧与她的额头相贴,才发现她额头滚烫,她在发烧。

  她烧得这么厉害,显然已经忍了很久。从绑架至今,已过去了二十四个小时,她忍了这么久才因为病痛而难受得掉眼泪,这对于一个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女孩而言已是不易。

  “我们会不会死?”她问。

  “不会。”

  “可是这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救我们。”

  “那就自救,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人要学会独立。”

  如果于苏木意识清醒的话,她一定会觉得陆泽漆小小年纪便是一名异常严厉的老师。好在这名严厉的小老师终于觉得自己对待一名小女孩过分严格了,然后他的语气变得轻柔,哄着她:“你有什么愿望吗?”

  “有。”她轻声回答。

  “说出来听听。”

  她却摇头:“可能都不会实现了。”

  “听过一句话吗?”陆泽漆努力用小时候母亲哄自己的口吻哄着她,“愿望要说出来让那些神仙听见,他们才能帮你实现。”

  “真的吗?”

  “嗯。”

  当然是假的,这句话是他捏造的,他从来不相信别人,他只相信自己。就算有愿望,他也要亲手完成,但这用来骗骗小女孩还是有用的。

  “我想回家,想我的爸爸妈妈……”她喃喃道,“我还想知道你的名字。”

  她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风雪声轻而易举地将她的声音淹没。

  但她知道他听见了,因为不一会儿,他就对她说:“我叫陆泽。”

  风声猛烈,他的声音却低沉清澈。

  十一岁那年,于苏木经历了一次绑架,一场暴风雪和看不见尽头的逃亡。

  可她一点儿都不害怕,因为有他在。

  后来有人问她:“你见过最美好的男孩是什么样子的?”

  她想了想,回答:“像陆泽那样,一想起他,便让我焦虑、恐惧的心温暖而安定。”

  你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在特定的时间出现在你的生命里,会进入你的内心深处并影响你,然后成就现在的你,让你不再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天大地大,有生之年,总有这样一个人。

  正文

  这次旅行是临时起意的。

  回校的前三天,徐茶突发奇想:“苏木,我们在开学前去一趟云南吧?”

  当时的于苏木正趴在桌子上研究秦政出差带回来的沉香木。

  沉香,中药的一种,气味芳香,性辛,微温,无毒,具有行气镇痛、纳气平喘的功效。于苏木在图书馆的中医学书上看到过,这时便将沉香放在鼻尖闻了闻,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怎么突然想去云南了?”

  “你没听说过吗?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趟云南,感受真正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徐茶满怀期待地说,仿佛眼前已经出现了一幅锦绣河山的美好画面。

  于苏木抬头,窗外投射而进的阳光在她的发尖落下一抹光晕。

  她嘴角微扬,眸光闪烁:“好,去吧!”

  于是,大二开学之前,于苏木和徐茶去了一趟云南。

  于苏木与徐茶是同寝室的同学,因为家在同一个省会,所以每年放假、开学都会结伴而行。于苏木答应徐茶去云南并非闺密之情,她的原因很简单,为了躲避秦政。

  秦政是于苏木母亲改嫁的男人,俗称后爸。

  秦政是个生意人,鲜少在家,偶尔回来一趟,每次都给于苏木带礼物。这一次,知道她喜欢中药材,他便给她带回来一块顶级沉香木,打算给她定制一串沉香手钏。

  即便秦政对于苏木很好,但于苏木依旧与他感情疏离。每每知道他将回来,于苏木便想方设法躲着他。这次也不例外,在秦政回来之前,于苏木已经坐上了飞往昆明的航班。

  这次旅行是她们临时决定的,一路倒也挺顺利。

  最后一天的目的地是丽江古城,可于苏木偏偏发烧了。她本想在酒店睡上一天的,却耐不住徐茶的软磨硬泡出来了。

  此时还属于旅行高峰期,华灯初上,视线所及处都是灯红酒绿,繁星漫天。远处,夜空与灯光衔接一片,分不清星辰与灯海。

  于苏木懒散地走在人群中时,徐茶正忙碌地拿着手机进行导航,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怪了!导航明明说在这附近的呀,怎么还没找到?”

  徐茶在找一家咖啡馆,一路上她都在絮絮叨叨这家店,一副非去不可的架势。

  于苏木深觉这说走就走的旅行并不是临时起意的,徐茶可能“蓄谋”已久。

  走了一会儿,徐茶突然指着一家咖啡馆,兴奋地叫起来:“终于找到了!苏木,我们进去!”

  于苏木眯了眯眼,只见咖啡馆门口写着一个字--瑜。

  咖啡馆的设计偏欧式风格,推开门便可见长长的吧台,吧台对面是一排可容纳两人的小圆桌,多座位的四方桌以及高档软皮沙发座。室内放着轻音乐,视线所及处几乎满座。这倒也正常,毕竟这家咖啡馆生意非常好。

  于苏木和徐茶一推开门,陌生的视线便投射过来,漂亮的女孩走到哪儿都难免引人注意。

  徐茶被看得心里别扭,没好气地道:“都看我做什么?”

  于苏木问她:“这家店里的咖啡很好喝?”

  徐茶摇头:“不知道啊。”

  “那你非来这儿干吗?”于苏木环视了一圈,发现店里生意实在太好,仅剩的座位都在角落里,“这么多人,位置还不好,我们还是走吧……”说完作势欲走。

  “别啊!”徐茶忙拉住她。

  于苏木了然:“徐茶,老实告诉我,你找这家咖啡馆有什么目的?”

  “苏木,你可不可以不这么聪明?”徐茶粲然一笑,“其实我是为了见一个人,可惜不知道今天能不能碰见,目前还没出现。”

  “所以说看山水蓝天是假,看某个人是真吧?”

  “是啊!”她倒也大方地承认,“我的确有预谋。苏木,你一向运气好,我才找你来这一趟。有你在,说不定今晚我们就能遇见他!”

  “他?”于苏木问,“谁?”

  徐茶刚要说话,一位服务生模样的小哥走过来,热情地问:“两位美女,需要喝点儿什么?店里新推出了焦糖玛奇朵,要尝尝吗?”

  于苏木没什么胃口,但礼貌地说:“不用,给我来一杯摩卡,谢谢。”

  于苏木本是美女,此刻因为生病,那生来便乌黑明亮的双瞳此刻眸若含烟。与人直视时,令对方觉得她双眼迷离如丝,秋波撩人。

  小哥被她这样一瞧,脸竟然红了起来。

  于苏木望着小哥脸红的样子,只觉得有趣极了,不自觉地勾起一抹笑。

  那小哥低着头,完全不敢与她对视。

  “我看看单子,看有什么好喝的。”徐茶没发觉这边的小状况,低头翻着手中的餐饮牌,“要不,我也要一杯摩卡吧……”

  话音刚落,有陌生的男声传来:“美女,店里新出的焦糖玛奇朵不错,尝尝吧?”他又朝小哥说:“给两位美女上两杯焦糖玛奇朵,拉上玫瑰花朵,算我账上。”

  小哥看过去,男人并不面生,是丽江有名的花花公子、富二代--李家公子李猜。他有钱有势,号称“24K钛合金眼李”,顾名思义,他不管隔着多远,都能一眼看见美女,并且拥有逆天的撩妹技能。不少到丽江旅游的单纯少女被他的外貌及撩妹技能所骗,最后皆伤心欲绝地离开丽江。

  显然,眼前的两位女孩,是他新发现的撩妹对象。

  面对这种有钱有势的富二代,荀老板有交代,只要不影响店里的生意,一律不准多事。小哥只能无奈地叹息一声,转身去下单。

  “等等,”于苏木叫住小哥,“只要摩卡,两杯。”她低头从口袋里拿出钱包,递了两张一百:“谢谢。”

  这也就表明,她拒绝了李公子的邀请。

  小哥的眼睛亮了,立刻去下单。

  “美女,你这就见外了不是?”李猜假装不开心的样子,“都说了我请了,哪有让你付钱的道理。”

  “哦,这样啊……”于苏木问,“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猜。”

  于苏木没有出声,李猜重复了一遍:“我叫李猜。”

  “哦,李先生,你好,显然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字。”于苏木坦然地说,“所以我对一个陌生人见外很正常不是吗?”

  “朋友不都是从陌生人开始的吗?小妹妹,你说这话可就令我伤心了,好像你打从心底便觉得我是个坏人。”李猜垮着一张脸,一副好像很伤心的模样。

  “你说对了。”于苏木撑着下巴,似笑非笑,“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不是个好人。”

  李猜被她干脆而直接的话呛得无语,正欲发作,忽地面色一变,盯着大门看。

  于苏木看去,咖啡馆又进来了客人,四五个人的样子,走在前面的是个胖子,他正在跟身边的男人讲话。路过这边时,李猜朝那男人叫了声:“二少,您今天怎么有空来这儿了?”语气里满是讨好。

  只不过那讨好的话说出口便随着空气散开,没人理他,那位被称为“二少”的人甚至半刻也未停留,径直朝里边走去。

  李猜脸上露出万分失落的神情,仿佛刚刚表白遭拒一样。他转身落寞地离去,连撩妹也忘记了。

  逆着灯光,于苏木看不清那二少的长相,但可以感觉出他骨子里有一种异于常人的贵气。

  于苏木凝望过去,那人身影修长,步伐沉健,似是这里的熟客。他们一直走到咖啡馆最里面靠窗的位置。入座后,男人慵懒地靠在皮质沙发椅背上,长腿交叠,姿势优雅。

  不知是不是于苏木的错觉,她只觉得那二少一进咖啡馆,咖啡馆的气氛就变得诡异了起来,甚至连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很多。

  “是他!”这时,徐茶倏地拽住于苏木的手,激动之情在脸上显露无余,“苏木,你真是幸运女神,有你在,他果然出现了!”

  “他?”于苏木问,“你说的那个人是刚才走进来的……二少?”

  “嗯!”徐茶的眼神如粘在二少的方向移不过来似的,“平时让你多注意学校的八卦,就不会显得这么孤陋寡闻了……你知道刚才进来的二少是谁吗?我们的陆学长!”

  “陆学长?”于苏木疑惑。

  “陆学长,陆家二少爷,人称二少,这家咖啡馆便是陆学长开的。很幸运哦,他跟我们念同一所大学,大四,主修中医,B大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男神……”说到这儿,徐茶想了想,“哦,说错了,你除外,你连陆学长是谁都不知道,你心里只有与你青梅竹马的神秘男孩……”

  于苏木听着徐茶絮絮叨叨,只觉得头晕,眼睛无意识地看向徐茶口中的陆学长那边,这样一看,发现不只是她们,这家咖啡馆所有女人的眼光都聚集在那边。

  于苏木了然,难怪这家店的生意要比其他咖啡馆好了,原来大家都是冲着陆家二少爷来的。

  她隔着一段距离,又打量起那陆家二少。他们那边坐了四个人,关系应该很好,其他三人都在说说笑笑,他偶尔回应一句,好像并不爱说话的样子。桌子上摆着几个杯子,其他人都喝咖啡,唯独他面前搁着一杯透明玻璃杯装的纯净水。他偶尔轻抿一口,神色淡漠。

  突然,他抬头,视线似朝着于苏木这边看过来。

  于苏木一怔,明知道隔得远,他不可能发现自己在偷看他,却下意识地转移视线。

  就在这时--

  “阿哲,你过来一下。”

  一道浑厚的声音越过徐茶的絮叨声精准地传入于苏木耳中。

  于苏木的脑子里“嗡”的一声,浑身的血液猛地往头顶涌去。她迅速朝着那声源看去,不远处,方才跟陆学长一起进来的胖子正朝一个男人招手。那男人走过去说了句什么,然后就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下一秒,正说着话的徐茶便看见于苏木忽地从椅子上起来,往里面走去。她好奇地问:“苏木,你去哪里啊?”

  于苏木没回答她,整个人如同被人牵引着的木偶般,径自朝那个男人的方向走去。

  下期预告:

  于苏木认错人,和学长大打出手,被逼无奈喝下“高能”混合型饮料,结果安然无恙,惹得在场的人惊呼不已。谁知回到宾馆她就怂了,高烧不退,迷迷糊糊的她找洗手间时偶遇陆泽,陆泽漆照顾她,反被调戏,众人惊呼:学妹,你的撩汉方式好独特啊!

  文/木子喵喵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