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木而栖(二)

  • 来源:花火
  • 关键字:生命,人生,朋友
  • 发布时间:2016-12-22 15:26

  上期提要:15岁的陆泽漆不幸被人遗弃,意外被人贩子抓走,偶然遇到了同样被拐卖的12岁女孩于苏木。他利用自己的智慧,背着伤痕累累的她逃出魔爪,然后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周哲刚出了洗手间的门,便看见一名貌美的姑娘正站在外面盯着自己。

  不可否认,周哲是个帅哥,样貌英俊,性格温和,用江胖子江梁的话来讲便是:“随时随地可以引爆女人荷尔蒙的男人。”

  不过,今天周哲没空哄姑娘,二哥难得来咖啡店一趟,他自然是要陪二哥的。

  虽说不能主动出击,但周哲在洗手台洗手时,仍忍不住从镜子里打量那女孩。

  她和她的朋友刚进咖啡店时,他便注意到了她,身边的同伴也议论过:“估计还是个学生,这等容貌,步入社会后,该有多吸引人。”

  她的确很漂亮,看起来不像本地人,大抵是来旅游的。她穿着民族风格的红色印花轻纱连衣裙,及腰的长发编着丽江流行的彩色辫子,红裙子衬得她本就白皙的皮肤愈加晶莹剔透。

  周哲对上她的双眼,只觉得那眸色澄净,不由得让他觉得有几分眼熟,似在哪里见过她,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他摇摇头,世间美女多了,即使有一面之缘也不至于令他挂心。

  只不过这姑娘一直盯着他瞧,倒让他有些不自在。

  擦干手之后,周哲转身往外面走去。路过她身边时,他用余光特意注意了她一下,发现她还是盯着他不放。

  周哲不禁想,莫非是自己在外面欠下的情债,姑娘找上门了?

  他这般想着,身形忽然顿住,衣袖被一道力量给扯住。他皱眉回头,便见那女孩嫩唇张了张,轻声问出了三个字:“是你吗?”

  周哲凝视着她那张漂亮的小脸蛋,她望着他,目光中带着一丝期望。

  周哲心一动,竟然有些不忍心,既然人家女孩子都这么主动了,他再忽视怎么都说不过去。

  于是,他转身靠近她,嘴角一勾,玩笑道:“既然你都这么主动了,我也不好意思太冷漠。来,让欧巴亲一个!”说完,他就伸手霸道地将她往身前一勾,低头吻去。

  下一秒,手腕一痛,他面色一变,尚未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拽起,重重地摔在地上。

  “砰”的一声,周哲痛得倒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这边巨大的撞击声,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最先走过来的是江胖子,他瞅了瞅面色难看的于苏木,又瞅了瞅摔在地上的周哲,怪叫一声:“老周,你这是咋了?”

  先开口的是于苏木,她盯着地上的周哲,语气肯定地说:“你不是他!”说完,她就推开众人欲离开。

  “站住!”江胖子扯住她,质问,“你从哪儿冒出来的?来打架寻仇还是砸场子的?”

  于苏木转头,盯着他的手臂看,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放手!”

  江胖子被她冷酷的眼神看得一愣,不明白一个姑娘怎么能有这么冷冽的眼神,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周哲已从地上爬起来,皱起眉头:“姑娘,你这算是怎么回事?刚才可是你主动扯着我不放的。你忽然来这一茬,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先招惹的你。”

  于苏木没理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见状,周哲和江梁目瞪口呆。

  徐茶好不容易扒开人群走了过来,急急忙忙地跑到于苏木身边,问:“苏木,这是怎么回事?”

  “我认错人了。”于苏木这才低声解释,神情有些恍惚,似乎认错人对于她而言是件打击很大的事。

  人群中,又有陌生的面孔出现,问:“胖子,二哥问这是怎么回事。”

  那胖子瞅了瞅围观的人群,又瞅了瞅低着头的于苏木,忽然拽起她:“你跟我走!”他一边将于苏木拽着往不远处走去,一边驱散人群,“其他人都散了,都散了!”

  徐茶见状,连忙跟上。

  江梁将于苏木扯到靠窗的座位边,像个训斥学生的训导主任:“姑娘,你把我哥们儿摔着了,怎么着也得赔个不是吧?”

  于苏木没吭声,倒是徐茶又兴奋又紧张地说道:“陆……陆学长,你……你好,我们是B大大二的学生,仰慕你很久了!”

  于苏木看过去,这才发现对面坐了个男人,是徐茶口中的陆学长。

  他靠在沙发上,一只手闲适地撑着额头,一只手玩着手机,蓝色的屏幕映着他英俊的脸,眉目清朗,轮廓冷峻,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疏离感。对于徐茶的仰慕,他连眉梢都没有动一下。

  “B大的?”江梁上下打量她们一番,“原来是校友呀!”

  徐茶奇怪地看着他,他指了指自己:“B大大四金融系,江梁!”

  徐茶没想到那胖子也是B大的,立刻讨好道:“江学长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能不能看在大家都是校友的分儿上,不要太为难苏木了?”

  “这个好说!”江梁将站在一旁的周哲扯了过来,“来,阿哲,这两位是我们学妹呢!既然是学妹,我便不插手,也不为难她了,你们当事人自己看着办吧!”

  周哲看着自始至终沉默的于苏木,做错事后不停道歉的他见过,死不认错的他也见过,嚣张跋扈的更被他处理过,但他还没见过这种一声不吭的。

  他并不想跟一个女孩子过不去。如果于苏木认真道个歉,他也就算了。但这种一声不吭,好像是他先惹是生非的态度是几个意思?

  周哲忽然起了兴致,他让服务生拿了一个新的杯子过来,随后将桌子上的各种饮料都倒了一点儿在杯子中。杯满后,他对于苏木示意:“既然是学妹,喝了这杯混合饮料,我便不为难你们。”

  光是看着便觉得恶心,那起码混合了五种不同饮料的东西真的能喝吗?

  徐茶吓坏了:“苏木,你不能喝啊……”这么一大杯奇怪的东西喝下去,于苏木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周哲但笑不语,以挑衅的目光看着于苏木,笑里藏刀。

  于苏木似乎才从刚才的事故中回过神,恢复了平日里淡然的模样。她对着周哲勾起嘴角一笑,问:“学长怎么称呼?”

  “周哲。”

  她又问:“什么哲?”

  周哲虽然觉得奇怪,但仍回答:“折口哲。”

  周哲……阿哲……只是和陆泽的“泽”读音相近而已。

  她果然又认错了……

  于苏木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她勾了勾嘴角,拿起杯子对着周哲举了举,在所有人未反应过来之际,仰头喝下,动作潇洒,英气十足,竟让人看呆了。

  于苏木面不改色地将那杯满满的怪味“饮料”喝光,一滴不剩。

  周哲嘴角的弧度消失了。江梁双手环抱,如看好戏。徐茶嘴巴大张,能塞鸡蛋。连一直在玩手机的陆泽漆也放下手机看过来,眸色如夜,漆黑深沉。

  于苏木将空杯子搁在桌子上,神态自若:“周学长,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把它喝完了,这道歉,你还满意吗?”

  她神情自然,仿佛刚刚喝下去的不是怪味的饮品,而是一杯普通的饮料。

  周哲自是不打算再为难她,便点了点头。

  “那便好。”于苏木拿过桌上的杯子,学着周哲方才的举动,将桌上的饮料一一添加到空杯子中,最后甚至叫来了服务生,问有没有醋和酱油。

  待服务生将她需要的东西拿来后,她镇定自若地将醋和酱油倒进去,直到杯满,才缓缓说道:“这杯是给周学长的。既然我已经道过歉了,那么周学长是不是应该也为方才自己做出的不雅举动道歉?”她学着周哲方才的语气,云淡风轻地道,“喝了它,我便不跟你计较了。”

  周哲:“……”

  走出咖啡店,徐茶跟在于苏木身边,担心地问:“苏木,你真的没事吗?”

  于苏木摇摇头。

  徐茶观察着她脸上的变化,除了脸偏红之外,看起来真像没事的样子。徐茶松了一口气,忍不住赞叹道:“苏木,你太牛了!喝那东西,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你举起杯子的那一刻,简直就像古代英姿飒爽的侠女,帅气极了!你没看见,整个咖啡店的人都看呆啦!”说完,她双手捧在胸前,无不羡慕地感叹,“连陆学长都看着你呢!”

  说话间,酒店已到,于苏木走到房门前,声音轻飘飘的:“房卡呢?”

  “哦,在这儿呢!”徐茶将房卡递给她。

  于苏木刷了一下,打开房门后笔直地走了进去。

  徐茶跟着走进房间,一边关门一边问:“苏木,我给你倒杯水吧……”刚说完,便听见身后“砰”的一声,她吓了一跳,迅速转身,便见于苏木倒在床上,睡死了过去。

  徐茶摸了摸她的额头,滚烫如火。

  咖啡店中,周哲眼睛直直地盯着桌子上的空杯子,脸色很黑,薄唇紧抿,一脸生人勿扰的表情。

  “我说阿哲啊,加醋和酱油的混合饮料,一口喝下去是什么感觉?要不要写个体验报告什么的?”江梁每次调侃周哲时便爱叫他阿哲。

  周哲没理他,他倒一点儿不在意,不甘寂寞地推了推周哲的肩膀:“嘿,跟你说话呢!”

  周哲没好气地推开他,一脸愠色:“我现在心情不好,只想说四句话,包括前两句,我的话说完了!”

  江梁愤愤地朝沉默的男人告状:“二哥,你瞅瞅这家伙,还心情不好!明摆着一副吃了瘪无可奈何的模样!”

  陆泽漆轻抿了一口玻璃杯中的纯净水,一副兴致阑珊的模样。他起身,淡淡地说了句“回去了”,便径自离开。

  江梁:“哎,这么早就回去啊……”似乎还未玩够。

  身边的周哲怪叫了一声:“我终于想起我在哪里见过这学妹了!二哥,你还记得有次我们在车里,看见有个学生抱着精神病医院大门门口的挂牌,大喊‘我的病有救了!’吗?”

  话音未落,紧接着是椅子摔在地上的声音--“哐当”,周哲猛地站起身。江梁吓了一跳:“老周,你做什么?”

  “我肚子疼,上厕所!”

  “……”

  酒店内,徐茶让于苏木吃了退烧药,看她迷迷糊糊睡着了后,便拿着换洗的衣服进浴室洗澡。淋浴时,徐茶回想起晚上发生的事,只觉得于苏木太强悍,发三十九度的高烧,一直撑到酒店才昏倒。在这之前,于苏木面色淡然,举止正常,跟个没事人一样。

  不过想来也怪,于苏木怎么会跟陆学长那些人起冲突呢?

  她想起那个叫周哲的学长铁青着一张脸喝完一杯怪味饮品后,将杯子重重地搁在桌子上,手指着于苏木道:“你有种!”

  当时,于苏木竟愉悦地接话:“谢谢学长赞赏!”那无所谓的态度将周哲学长气得不轻,害她替于苏木捏了把汗,生怕周哲一生气会忍不住揍人。

  还好对方并没有多为难她,只是,得罪了陆学长那些人,这样好吗?

  “咔嚓”一声,门外忽然传来门锁转动声,徐茶吓了一跳,立刻关掉淋浴开关。她仔细一听,结果发现门外静悄悄的,仿佛刚才的声音只是她的幻觉。

  徐茶不相信,裹上浴巾,把浴室门打开一点儿缝隙,将脑袋探出去瞅。

  房间的门紧闭着,室内很安静,她看了一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下一秒,她就浑身一僵,只见床上空荡荡的,原本熟睡的于苏木不知所踪。

  酒店是徐茶在网上订的,网上的评价一片叫好,不但经济实惠又干净,最关键的是店长还是一名英俊又温和的大叔。

  此刻店长大叔很忙,因为网上评价好,店里生意火爆,从白天到晚上,前台排队登记客房的人络绎不绝。忙乱之中,店长大叔无意间抬头时,便见于苏木从楼上走下来,神情漠然得好像在梦游。

  他对这个姑娘有点儿印象,是因为她是他开店以来,见过的所有女孩中最美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虽然店长大叔已经过了青葱岁月的年纪,但仍不妨碍他有一颗欣赏美女之心。

  见于苏木下楼,他便随口问了一句:“姑娘,一个人出去啊?”

  于苏木没有回答,径自朝前面走去。

  店长大叔眉头微蹙,耳边传来客人催促的声音,他就忙着先登记,远远地好像听见那姑娘说:“我找洗手间……”

  “洗手间在……”店长大叔再次抬头,于苏木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酒店门口。

  于苏木确实是出来找洗手间的,此刻她的脑袋晕乎乎的,肚子发胀,整个人也有些蒙。她这人有个毛病,只要一发烧,脑袋便会变得迟钝,好像智商一下子降到十岁。据说是因为她小时候曾经发过一次高烧,把脑子烧坏了,只要一发烧便会发作。

  古镇街上夜风徐徐,游客熙熙攘攘,于苏木眼前重影很多,让她觉得有些燥热。

  她扯了扯衣领,让凉风吹了吹身上的热气。她大抵是没瞧见前面的路,“砰”的一声,便撞人身上了,接着“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头更晕了。

  迷糊中,入眼的是一双修长的腿,那人穿着深色长裤和灰色开衫。

  于苏木没好气地伸出右手,然而半晌没有得到回应。

  对方冷漠地站在原地,似乎没有将她扶起来的意思。

  于苏木仰头瞪了他一眼,固执地伸手,大有对方不将她拉起,她便不起来的架势。

  对方却依旧立在原地,表情淡漠。

  因为周哲闹肚子,江梁和荀超开车送他去医院,陆泽漆便想独自出来走走。

  他初次来丽江是三年前,那时他刚从缅甸回国,路过云南,在这里待了一段时间。去年他买下了这家咖啡店,交给荀超打理,偶尔自己过来玩玩。

  大多数时间,他都是用车代步穿梭在这座城市,像今天这样独自出来的时间很少。

  丽江的空气很好,清新怡人,沁人心脾,夜风中甚至能闻到花香,这是一座适合居住的城市。

  陆泽漆长得极好看,这街上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唯独他气质出尘,在人群中没走一会儿,便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眼光。似早已习惯这些视线,他面色漠然,淡定地走在人群中,直到在人群中看见了于苏木。

  他那么耀眼的人,走到哪里都是聚焦点,可当别人都在注视他时,他的眼里却只有她。

  他似乎对她有点儿印象,是因为周哲的那句:“我终于想起我在哪里见过这学妹了!二哥,你还记得有次我们在车里,看见有个学生抱着精神病医院大门门口的挂牌,大喊‘我的病有救了!’吗?”

  那时,一群大一的新生玩大冒险,谁输了,便要在精神病医院门口抱着门口的挂牌大喊:“我的病有救了!”

  周哲多嘴问了那大喊的同学这是谁想的点子,那同学指着不远处的于苏木说:“就是那个英语系二班的于同学。”

  他看过去,她站在一群女孩子当中,白皙的脸上浮起笑意,眉眼弯弯,灵动俏媚。

  周哲不禁嘀咕了一句:“挺漂亮的一个姑娘,想的点子倒是挺欠抽的。”

  此刻,欠抽的姑娘跌坐在地上,固执地伸手要陆泽漆扶她起来。

  等了许久,见他没反应,她仰起头,气势汹汹地责备他:“真没礼貌,撞到人都不扶一下!”随后又低下头自我安慰,“人家不扶,那我自己起来好了!”

  她晃晃悠悠地站起身,还知道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只不过脚步不是很稳,差一点儿又要跌坐下去。陆泽漆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拉住。她倒也不客气,身体顺势往前,双手搂住他的腰,脸颊擦过他的脖子。

  陆泽漆身体一僵,便听见她在耳边说:“真好,你香香的。”

  陆泽漆好看的眉毛微皱,略嫌弃地将她推开。

  即使烧得迷糊,依旧可以感受到面前之人嫌弃之意的于苏木不悦地瞪着他:“你为什么推开我?”说完,两手一伸,也推了他一下。

  陆泽漆无语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于苏木飞快地跑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路,却什么都不做,只是瞪着他,要让他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她的怒气。

  陆泽漆只觉得好笑,他问:“你一个人在街上晃什么?”

  这句话似乎提醒了她,她收回愤怒的眼神,歪头想了想,才恍然想起:“我找洗手间,我想尿尿。”末了,她自发牵起陆泽漆的手,歪头对他笑眯眯地道,“你带我去吧!”

  她的眼睛大而黑亮,笑意盈盈,像黑夜里的星星。

  她似乎上一秒与他还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下一秒便变成了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陆泽漆垂眸,看着她牵着自己的手,她的手很小,柔软而温暖,让人无法拒绝。

  他黑眸微沉,迈开步伐,牵着她往前方走去。

  她在背后问:“嘿!你带我去哪里呀?”

  他回头,便看见她傻傻的笑容,眼神清澈,毫无防备地撞进他心中。

  这个世界曾经对你不好,所以你对这个世界也没多少感情。你防备,冷漠地对待身边的一切事物,好像可以这样冷漠麻木地过完一生。可你从未想过,原来在你的人生中还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她是你的例外。

  他收回眼神,薄唇微启:“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陆泽漆带着于苏木回到了咖啡店,店中的生意依旧如火如荼。

  正聊得热火朝天的女客人们没想到陆家二少爷还会回来,每个人都显得分外激动:“没有一丝丝防备,我们的二少竟然回来了!”

  “天!二少太帅、太英俊了!好想嫁给他!”

  “二少不但人帅,家财万贯,还是名牌学校的学生呢!”

  “二少是我的!”

  “哎……他怎么带了个女人回来?”

  “女朋友吗?”

  “生无可恋!”

  “天台见!”

  “有点儿眼熟啊,是不是刚才与周哲闹冲突的那个?”

  “……”

  在众人的目光中,陆泽漆没什么表情地牵着于苏木往里面走,对周遭的一切视若无睹。倒是一路上都很乖的于苏木感受到众人投过来的视线后,小声对陆泽漆汇报:“她们都在看你呢!”

  陆泽漆没搭理她。

  咖啡店服务生飞快地跑过来:“二少,还是老位子吗?”

  咖啡店有一处专属位子永远都是为二少留着的,即使他不经常来,位子也空着,每天有人定时打扫。

  “不用。”陆泽漆平淡地回了一句,将于苏木牵至身前,“带她去洗手间。”

  “好的!”服务生礼貌地对于苏木说,“小姐,请跟我往这边走。”

  于苏木却忽然变得防备了起来,她紧紧牵着陆泽漆的手,瞪着那服务生,再回头看着陆泽漆,神色认真地向他说道:“我这个人很有原则,不是那么随便的,我只跟你走哦!”

  陆泽漆:“……”

  终于上完洗手间的于苏木跟着陆泽漆走出了咖啡店,陆泽漆揉了揉额头,问:“你住哪儿?”

  于苏木想了想:“你住哪里我便住哪里!”

  陆泽漆:“……”

  在陆泽漆的沉默中,于苏木左看看右看看,在台阶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打了个哈欠,原本亮晶晶的眼睛逐渐变得迷离。她说:“我头疼,我想睡觉。你背我回去吧……”

  她撑着下巴,眼神迷离地看着立在眼前的男人。

  他长得真好看,虽然有些冷漠,但是心肠很好呢!

  他身材真好,虽然她抱着他的时候他会皱眉,但还是会牵着她走呢!

  他真好,他真的什么都好……

  ……像陆泽那样好。

  你会有这种感觉吗?有些人明明才刚刚遇见,可是潜意识里总感觉他那么熟悉,好像是心里那个等了很久很久的人。

  那种感觉好像……

  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

  于苏木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她又回到了当年被绑架的那间小黑屋,那里变成了一片废墟,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在凌乱的废墟中,她看见了当年的那个铁笼,铁笼中似有黑影晃动。她一步一步小心地走过去,才发现那竟然是陆泽。

  他像一只困兽,被禁锢在牢笼之中。

  她试图开口喊他,却怎么也发不出声。他垂着头睡着了,长睫轻敛,侧脸弧度饱满而英挺,额前的碎发轻轻拂动。她走近,想看得更清楚一些,画面却忽然消失了。

  醒过来的时候,于苏木望着天花板发了很久的呆。这些年她一直都在下意识地找当年的男孩,但世界这么大,他们再没遇见过。

  陆泽,他曾告诉她,他的名字叫陆泽,所以她对这两个字分外敏感。昨天听见江梁唤周哲为“阿哲”,她以为是“阿泽”,结果却又是一次误认。

  原来每一次的相遇都可能是今生最后一次见面,每一次的道别都可能是永别。

  也许这一生,他们都无法再重逢了吧……

  于苏木叹息一声,正欲起床,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陌生,深蓝、灰与白的色调搭配,充满男性气息的房间,明显不是她住的酒店。

  她晃了晃脑袋,昨天她烧得太厉害,也不知是否烧坏了脑子,此刻她竟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动了动手,这才发现身边有人,转头看去,见一个男人侧躺在她身边,白皙清透的脸上,双眸轻阖,乌黑修长的眉微微皱起,似在睡梦中也很严肃的样子。他穿着灰色线衫,深色长裤,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光晕中,即使严肃,也那般俊朗出尘,干净柔亮。

  如果于苏木记得没错的话,他好像是陆学长?

  下一秒,脑海中“砰砰砰”响起几声雷鸣般的巨响,于苏木震惊地望着眼前的人,自己不仅跟陆学长在一张床上睡了一晚,而且还一直紧紧地抓着陆学长的手不放?!

  于苏木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自己现在的处境,但她立刻做出了最清醒、最直接的解决方案--逃跑!

  于苏木冷静地分析,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证明昨天她与陆学长只是单纯地睡了一觉;手机没在身上,说明昨天她是回酒店后出门的。

  她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赤脚下床,脚着地时,发现地上是一片柔软的白色绒毛地毯。

  关门时,她尽量小心才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许是内心太过震惊,走出卧室之后,她完全没心情欣赏四周奢华的家居布置,直接冲到玄关处,开门逃跑。

  她想,如果发生了令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那么最好的办法便是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下期预告:

  于苏木病好,发现自己和陆泽漆共处一室,只好尴尬地溜走,陆泽漆假装睡着,其实已目睹一切。回到学校,陆泽漆对于苏木展开强势追求,引得大家议论纷纷,于苏木却身在福中不知福,表示被男神学霸追求好苦恼!

  文/木子喵喵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