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野蛮人”

  “万宝之争”刚刚开启时,好事者就在猜想它的结局。高潮迭起过后,似乎终于要迎来结尾,只是来得有点过于突然。随着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2016年12月初抛出“妖精论”,此后便传出宝能正在谋求退出万科,近期不断突进的恒大也表态“无意也不会控股万科”。

  万科贵为全球领先的房地产公司,是公认的优良资产。掌控如此一家上市公司,对任何人来说都极具吸引力,更何况是强悍的宝能和恒大。西方先贤卢梭早就说过:“我们手里的金钱,是保持自由的一种工具。”这句话更简洁的表述是——有钱任性。

  拥有财富,自然拥有更多的选择权,享有更多的自由。当然,当下的舆论习惯倾向是:有钱人或是拥有雄厚资金实力的公司,总是要被揶揄为“土豪”。土豪一词,不仅指代其有钱,更多是指向“土”。王石眼中的姚氏兄弟或许就是“土豪”的代表,人们也乐于提及姚振华之前不过只是卖蔬菜发的家。

  论身家,姚振华是老板,王石更多是职业经理人角色,前者自是比后者要有钱得多。固然,资本主要由钱构成,但成捆的钱藏在地下室或存在银行肯定算不上是资本,顶多也就算资金。资本,不是万恶之源,在现代市场经济当中,善用资本之力毫无过错可言。在“万宝之争”中,姚振华将资本的杠杆效应发挥到极致,充分利用了万能险、资管计划、股权质押、私募债等但凡能使用的各种融资工具,其大胆作风让人心惊。他可不是一个老实巴交又视野局促的“土豪”。

  这场宝万争夺战也让“门口的野蛮人”一词,家喻户晓。野蛮,毫无疑问是一个贬义词,粗鄙、使用暴力、不讲理。关于野蛮,宝能被人举报涉嫌设局以3.5亿元夺得百亿元土地一事也多有媒体报道。刘士余近期的发言声色俱厉:反对野蛮人强盗式收购,挑战刑法将开启牢狱大门。

  姗姗而来的表态,虽然晚到,总好过没有。刘士余的警告随即有了跟进措施,前海人寿和恒大人寿被查或被停止部分业务。保监会下发监管函,对前海人寿采取停止开展万能险新业务的监管措施,责令整改,并在三个月内禁止申报新产品。恒大人寿也被叫停买股票资格,只准卖不准买。

  正如卡莱尔所言:“金钱能做很多事,但它不能做一切事。我们应该知道它的领域。并把它限制在那里;当它想进一步发展时,甚至要把它们踢回去。”王石虽说“股权之争还未结束”,但境遇的确是好转了,在公开场合的表态也轻松了许多。这场旷日持久而又异常复杂的争夺,留给了各方各界无尽反思,身为局中人的王石、姚振华和许家印更是如此。(本文作者系资深财经评论员)

  彭岩锋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