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燚 盛丹丹 一起变得更好

  • 来源:乒乓世界
  • 关键字:刘燚,盛丹丹
  • 发布时间:2017-02-09 09:55

  12月24日,刘燚打完乒超联赛第最后一轮的比赛,第二天是圣诞节,一大早他匆匆坐高铁从徐州奔武汉。1点下火车后吃了口快餐,刘燚和一群球迷来到武汉江边,一起设置着投影仪,用灯码放着造型。此时球迷们管刘燚叫“刘导演”,刘导演正一点点将自己策划了一个月的大制作变成现实,丝毫没有理会手机里躺着的一条信息,是盛丹丹发来的三个字,“别整事”。

  几天前,有球迷在微博上透露了刘燚的计划,盛丹丹立刻发来这三个字泼冷水,刘燚淡定地安抚了盛丹丹,可是计划照旧。

  这边盛丹丹也刚刚打完最后一轮乒超联赛,北京首钢无缘四强,这让盛丹丹心情有点低落,在丁宁和武汉当地好朋友易芳贤的说服下才坐上车,去参加“聚餐”。“这什么地方?这么黑能有好饭馆吗?”下了车盛丹丹才发现自己到了江边,接着眼前的一片灯就亮成了个心形。

  求婚策划得太得意

  三天都说不够

  视频投影在白墙上,原来刘燚策划的是一场“求婚”。盛丹丹被突如其来的求婚视频感动得直接哭了出来,“火哥来了!”这时候球迷按照刘导演的剧本喊着,刘燚得到信号,从反方向跑出来,再次给了盛丹丹一个惊喜。“当时我看到盛丹丹哭成那样,拿着玫瑰花跪下的时候我自己都要哭出来了。”刘燚说,策划了1个月、彩排了好几次、在江边冻了5个多小时,都值了。

  “我所有的浪漫细胞都在这一次用光了。”刘燚对这场求婚特别的满意,甚至应该说是得意,后来的几天两人因为都打完了联赛,有个小假期可以在一起玩,刘燚每天都会自己把话题引到求婚这件事上,反复和盛丹丹讲这其中的细节。“无论我们在聊什么,我总能绕回来,那个自豪啊,每天都要自己跟自己聊聊。”刘燚高兴地说。

  刘燚平时给人感觉就是这样,脑筋灵活出其不意,大大咧咧地总喜欢表扬自己。但在女友盛丹丹眼中,刘燚是个心特别细而且特别靠谱的人。“他总会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我们出去玩的时候,我从来不用带脑子,都是刘燚带着我玩。求婚这次一起来帮忙的球迷,刘燚给她们定好了房间和来回的车票,什么事都想得很周到。”盛丹丹说的这些话她可不会当面夸给刘燚听,如果不小心夸了刘燚,那小子又会得意地翘起尾巴。不过刘燚的细心从求婚的日期上也可以看出来,选择圣诞求婚,是因为“圣诞”和“盛丹丹”谐音很相似。

  谁更腻歪?

  还是不会腻歪?

  刘燚第一次对盛丹丹有深刻印象是有一次在国外打少年比赛的时候,盛丹丹急急忙忙赶上刘燚坐的班车,一问才知道是被通知错了比赛时间,马上要来不及了。“别着急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刘燚当时这样安慰着盛丹丹说,没想到这一哄就是好几年。后来刘燚要来盛丹丹的QQ号,两个人在网上玩一些五子棋和斗地主之类的小游戏,边玩边聊。“有时候正好碰到什么烦恼的事,也愿意和刘燚说,他的想法总是很积极,能帮我解决问题。”盛丹丹说。两个人越聊越喜欢对方,终于决定在一起。

  “我们第一次去西单我就救了她一命。”刘燚兴致勃勃地讲起在一起后有趣的约会经历,“走地下通道的时候,丹丹穿着高跟鞋没走稳,差点一头栽下去,她往下一栽我一夹胳膊,赶紧把她夹住了。”“我要是不跟你出去,我也不用走地下通道,也不会穿高跟鞋。”盛丹丹二话不说“怼”了回去。两个人的日常生活就是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特别热闹。

  刘燚始终记得刚交往的时候盛丹丹说过的一句话,“你小心我以后腻歪死你。”这里的腻歪,意思是粘在一起,“丹丹在警告我她挺粘人的,可现在她快烦死我了,因为我更粘人,走路都要贴在一起走。”讲故事时的刘燚依然是平常那样高兴又得意的样子,盛丹丹说他这样的性格特别能感染人。

  相处这么久,刘燚和盛丹丹到现在仍然腻歪着对方,但又都不觉得腻歪。这里的第二个腻歪意思是百度百科中的第一条,“形容时间过长而产生的厌烦”。刘燚说,“我们共同话题特别多,好了几年也不腻,而是越来越好。”

  一段感情的好坏

  有个判断标准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判断这段感情好与坏的标准,就是看两个人能不能一起进步。”聊起和刘燚的感情,盛丹丹会收起平时谈笑风生的一面,特别认真地说道,“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感觉自己看待事物眼光都发生了变化,以前我负面情绪比较多,人又特别倔,刘燚想法比较积极,训练中生活中碰到很烦的事和刘燚说,他真的能给我很多帮助,听完他的想法,我会恍然大悟还可以这样想事情,打球也可以换个思路打。我总感觉是刘燚带我看见了新的世界,真挺感谢他的。”

  盛丹丹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年她在一二队交流比赛中失利,没能升入一队,对自己失望透顶的时候训练也没办法用心,干脆不想看见乒乓球。那时候刘燚告诉她,可能下一次机会马上就要来了,如果不用心准备,沉浸在这次的失败里,下一次机会还会错过。“我听了以后不相信,刘燚就说你就信我一次,万一有机会你不就赚了吗?我觉得很有道理,又开始认真练习,结果真让他说中了,不久后又有一次交流比赛,我准备得很充分,而且很珍惜那次机会,终于打进了一队。”盛丹丹说当时觉得刘燚挺神奇的,都让他说着了。“我那时已经是一队队员了,知道队里这个竞争机制交流比赛挺多的,关键是不能让丹丹失去信心,下一次机会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但如果自己放弃了,机会来了也肯定抓不住。”原来刘燚牌的“鸡汤”是这样的。

  以前盛丹丹脾气很急,两个人在一起总有点吵架的时候,“但我一急,他就冲我乐,那我就急不下去了,也就他能治我,我现在脾气都变好了。”以刘燚的性格,是不会顺着盛丹丹的“严肃”和“煽情”继续的,在他看来,盛丹丹的脾气明明就是变得更大了。“以前她不怎么爱生气,现在总生气呀,都是被我宠出来的。”盛丹丹形容刘燚这种状态叫做莫名其妙的自信,“一般这种时候我就得给他泼冷水,让他看清自己,这就是我对他最大的帮助了。”盛丹丹脾气直,刘燚侃侃而谈,采访过程着实不寂寞,两人平时斗嘴很多,又笑又闹的,不自觉就被这段感情改变了不少,“感觉自己进步的时候就很庆幸能拥有这段感情。”盛丹丹说。

  两个人平时出去玩都是刘燚安排,但里约奥运会前的洱海一行破天荒是由盛丹丹负责的行程,刘燚现在还能想起来当时的一个瞬间,他躺在躺椅上,盛丹丹在他身边,一会拍拍照,一会听听歌,很幸福。

  文/陈偲婧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