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献殷勤”的背后:韩国引进全新“阿帕奇卫士”值当吗?

  • 来源:兵器知识
  • 关键字:韩国,阿帕奇卫士
  • 发布时间:2017-03-10 11:32

  2017年1月27日,韩国国防部宣布,陆军航空作战司令部的两个营已全部换装从美国购买的36架“阿帕奇卫士”武装直升机,回想2015年11月3日美国波音公司向韩国军方代表转交首架“阿帕奇卫士”的质量合格证书,近两年多的时间过去,韩国陆军航空兵终于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此前,按照韩国国防事业厅的描述,韩国累计斥资约1.8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1亿元),订购36架AH-64E“阿帕奇卫士”,这些“坦克杀手”比美军自用的“阿帕奇”直升机还要先进,“可填补韩军500MD等武装直升机老化造成的战斗力空白”,是对付朝鲜坦克、气垫船甚至低空渗透飞机的“撒手锏”。但知情者指出,美国高价卖给韩国“阿帕奇卫士”,完全是为自己的军工复合体利益着想,韩军空买来一堆“高新玩具”,却离不开美国“技术拐杖”,不值得自吹自擂。

  美国“热心”的背后

  在普通人印象里,韩国似乎对朝鲜坦克军团非常害怕,要知道1950年双方战端一开,朝军王牌第105坦克旅仅用三天便拿下汉城(今首尔),至今仍被韩军视为“奇耻”,因此对包括武装直升机在内的反坦克力量建设始终不敢放松。但韩国《朝鲜日报》军事记者庾龙源指出,经过60余年的军事对峙,韩朝军力对比已发生重大变化,日益强大的韩国国军在区区250余千米的“军事分界线”(MDL)形成兼具韧性和弹性的防御体系,况且有驻韩美军的优势航空兵支援,因此截击朝鲜坦克不再那么费劲。倒是朝鲜努力建设的特种部队让韩国极为担忧,就像韩国《今日亚洲》所指出的是,朝鲜人民军所奉行的“主体战法”包含“第二战线”概念,即一旦半岛开战,就通过地面、地下、空中、海上等各种途径向韩国纵深输送特种兵,瘫痪其作战体系,而韩军最有效的拦截手段当属具有速度和高度优势的武装直升机,从这个意义上,韩国引进“阿帕奇卫士”,不是因为害怕朝鲜坦克,而是提防神出鬼没的朝鲜“秘密军团”。

  韩国国会议员金鹤松曾指出,韩国陆军现役590余架直升机中,有310余架超过使用年限,其中一些超龄直升机近乎于废铁。2012年11月,韩国陆军参谋宋大勤大校(相当于美军上校)在“国军直升机事业前景研讨会”上承认,作为反坦克和反渗透主力的美制AH-1S“眼镜蛇”专用武装直升机已超过服役上限,“这些‘眼镜蛇’机体老化,装载燃料少,每架搭载的‘陶’式反坦克导弹也由8枚减少到4枚”,而“兼职”的500MD“防御者”直升机观测性能实在原始,某些500MD的机组成员甚至用双筒望远镜对目标进行观测,另外考虑到朝鲜特种兵也有数量不菲的500MD,因害怕战场误击,所以韩军也越来越不乐意在MDL使用它。

  2008年,韩国国防事业厅正式与美国方面洽谈引进武装直升机的事宜,本来韩国人想省钱,希望去“拣”驻韩美军的漏,低价接收预定2010年返回本土的驻韩美军AH-64A“阿帕奇”直升机,岂料美国人是如此“热心”,反复游说韩国官员“要买就买新造的”,何必“拾人牙慧”。后经韩国《朝鲜日报》查证,内情是美国陆军和波音公司形成“利益共同体”,前者希望用最小的花费把现有的“阿帕奇”机群升级到最高的AH-64D Block3(2012年10月更名为AH-64E)版本,但拒绝购买大量新造的AH-64D Block 3,可是后者嫌升级买卖利润太薄,兴趣不大,双方折中的结果就是推动AH-64D Block3大规模外销,从而形成“生产链”,拉低单价,美军也能以借机获得“沾光”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韩国推出武装直升机采购项目后,美国国防部不仅千方百计阻挠韩国人邀请土耳其航空工业公司(TAI)的T-129型直升机参加竞争(方法很简单,该机的发动机需要美国提供),还全力排挤美国贝尔公司的AH-1Z“眼镜王蛇”直升机竞标(该机在美军中装备量很小,油水不多)。到后来,韩国国防事业厅不得不全盘接受美方力荐的AH-64E“阿帕奇卫士”。

  根据韩美在2010年正式签署的协议,波音公司为韩国新制造36架AH-64E,2016—2018年交付完毕,随后要承担大约20年的维护保障业务。波音公司销售代表曾在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进行过现场PPT讲解,声称:“科索沃战争中,我们证实了‘阿帕奇’是对付地面装甲部队的最好武器。韩国能引进这种武装直升机,再加上韩国陆军拥有出色的装甲部队,那么对付北韩(朝鲜)武装力量根本不在话下。”

  注过“水”的“阿帕奇卫士”

  说到AH-64E“阿帕奇卫士”,不要简单地想像成“阿帕奇”家族普通一员。该机本是美国陆军AH-64D“长弓阿帕奇”的终极改造版,但随着美军对未来作战认识的调整以及信息技术的成熟,它的设计构造有了许多变化。波音公司出售的AH-64E实际有“翻新”和“新造”两个版本,像美国陆军采购的628架AH-64E全是旧机体翻新,而韩国人所买的则是全新生产。

  可是新归新,但韩国买的全新AH-64E却被美国人暗地里注了“水”,为了尊重美军意见,波音把售韩的AH-64E直升机上用于与无人机(UAV)通联指挥的“无人飞行系统战术通用数据链”(Unmanned Aerial Systems Tactical Common DataLink Assembly,UTA)整个卸掉,这意味着韩国“阿帕奇卫士”无法得到美国先进的无人机情报、监视、侦察系统的帮助。尽管功能与美军AH-64E有落差,但韩国国防事业厅坚称出口型AH-64E仍具备绝大多数的核心功能,而且美方也承诺未来韩美AH-64E机群会进行同步升级。可是韩国媒体讥讽军方是在“为美国人洗地”,“如果你没钞票孝敬,美国佬能给你义务做服务吗!”

  据波音公司介绍,韩国版AH-64E直升机全长17.73米、高3.87米,最大起飞重量为10.1吨。它采用两台涡轴发动机,以吊舱方式安置在机背两侧,通过机身隔离来降低两台发动机同时受损的几率。动力系统是AH-64E的改进重点,在两个发动机舱内搭载了T700系列发动机的第四阶段改进型T700-GE-701D,能提供比上一代AH-64D直升机使用的T700-GE-701多出4%~5%的持续功率输出,使得该机最高巡航时速提高到261千米,并具有更好的耐用性。除了新发动机,AH-64E采用加拿大北星(Northstar)航天公司全新设计的面齿轮分扭式(Split-Torque Face Gear)主齿轮箱,额定功率达到3400马力,较AH-64A/D使用的旧齿轮箱提升约20%(AH-64A/D的主齿轮箱输出功率为2814马力),有效解决了自AH-64D以来因设备与重量增加,导致飞行性能降低的问题。安装在主旋翼桅顶的APG-78“长弓”火控雷达与APR-48A雷达频率干涉仪(RFI),堪称AH-64E的“眼睛”。“长弓”是采用低截获概率(Low Probabil.面、空中与水上环境下,全天候地自动搜索、侦测、定位与识别多个固定或移动目标,为AGM-114L“长弓海尔法”导弹标定目标,并提供地形匹配导航功能,还可通过作战飞行程序(OFP)软件,将雷达获得的目标资料,与APR-48A获得的目标辐射信号相互融合,以得到更丰富的目标信息,更精确地判定目标型式。“长弓”雷达能一次扫描机身前方55平方千米的范围,标定扫描范围中多达1024个潜在目标,对其中128个目标进行分类,依雷达回波特征判断目标是否有轮子,配合移动轨迹、移动速度等参数,将目标分为履带车辆、轮式车辆、旋翼机、固定翼机与防空设施(ADU)等五类,然后在前后座舱的多功能显示器上列出最具威胁性的16个目标,并将目标资料馈给导弹寻标器。

  AH-64E的固定武器是一门M230E1链式机炮,口径为30毫米,由依靠外部动力的链条驱动(chain driven)30毫米单管火炮炮身及液压驱动机鼻下方炮塔组成。它采用ADEN/DEFA系列航炮炮弹,与韩国空军固定翼机所用弹药相同,还可使用M789双用途高爆弹(HEDP)、M799高爆燃烧弹(HEI),以及M788目标训练弹(TP)等弹药。其射速为625发/分钟,实际开火模式是六次各持续五秒的50发连射,然后继以一个10分钟的冷却周期。理论上,M230E1可有超过4500米的最大射程,不过火控计算机设定的最大射程为4000米,至于实用的有效射程大约在1500米左右。

  直升机两侧短翼各有两个翼下挂点与一个翼梢挂点。每组短翼下的两组挂点可以携带三种装备:M299导弹发射器,每组发射器可安装4枚“长弓海尔法”导弹;M261火箭吊舱(19管),每组可容纳19枚“九头蛇”70毫米口径火箭弹;230加仑(871升)抗坠毁自封副油箱(具备抵御12.7与14.5毫米子弹射击的自封防护能力)。至于直升机两翼翼梢的挂点,是专供空对空型“毒刺”导弹(ATAS)使用,可安装一组双管式的“毒刺”导弹发射器。

  真的“物有所值”?

  对于AH-64E的引进,韩国国内其实存在巨大的分歧。尽管韩国军方把AH-64E当作应对“朝鲜威胁”的法宝,但韩国《防卫21+》杂志主编金钟大称:“考虑到朝鲜半岛雨雪较多的天气因素,AH-64D直升机或许无法保证能进行全天候作战,而且该机型的保养维护费用较高,因此,引进这种直升机,就可能要冒着花大价钱引进不实用装备的风险。”韩国记者庾龙源也认为,如果非要引进美国直升机,“眼镜王蛇”远比“阿帕奇卫士”更合适,虽然“眼镜王蛇”的输出功率和武器搭载量略小,但韩军对“眼镜蛇”系列直升机已相当熟悉,既能沿用过去的后勤系统,又能缩短测试时间,让其快速完成部署。更重要的是,韩国属于湿润的海洋气候,当初针对美国海军陆战队研制的“眼镜王蛇”能够经受住海洋气候的腐蚀,非常适合濒海作战,韩国陆军和海军能够共用一种装备,可以有效拦截朝军高速气垫船或低空渗透飞机,而且“眼镜王蛇”还可以搭载在舰艇上。因此,庾龙源认为购买“阿帕奇卫士”的决策是错误的。

  金钟大还注意到,与韩国一样选择“阿帕奇”的日本,也发现该机虽号称能够提供昼夜间远程全天候作战能力,并能够支援两栖登陆与反登陆作战支援,但它太过复杂,必须由经过良好训练、拥有高度协同能力的人员操作与维护,并有赖于事前详尽的任务规划,才能充分发挥效用,而这几点正是日本陆上自卫队乃至韩国陆军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要知道,当AH-64E全部服役后,韩国陆航的武装直升机数量将扩增将近10%,韩国陆航能否应对由此所带来的空勤、地勤与任务指挥人力需求增加,并确保部队拥有充足的训练与战备能力,将成为AH-64E与整个韩国陆航部队可否发挥效用的关键。除了人力以外,更大的隐忧来自预算方面,随着陆航兵力的扩充与更新,所带来的人力与后勤维护需求,都需要更充分的经费提供支持,但在韩国政府财政吃紧的形势下,韩国政府与军方在未来能否“持续地”确保让陆航兵力有效运作所需的财政支援,仍是疑问。

  文/田聿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