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进入NASA的非洲裔女“计算机”

  • 来源:看世界
  • 关键字:NASA,非洲裔,女性
  • 发布时间:2017-04-06 15:33

  获得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的电影《隐藏人物》讲述了20世纪60年代3位非裔女性为美国航天事业做出重要贡献的故事。但是非洲裔女性为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早。

  1943年,时值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两年后,米里亚姆·丹尼尔·曼已经36岁了。她有3个小孩,年龄分别是六、七和八岁,与此同时她还拥有化学专业的学位。

  在当时,女性的工作机会本就有限,已育女性的更有限,非洲裔女性的就业形势就更不用说了。

  幸而,由于大量男性奔赴战场,一些重要行业的技术岗人才紧缺。时任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首次允许非洲裔从事国防产业的工作,NASA的前身美国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开始招揽非洲裔女性从事数学计算工作。

  曼的丈夫是一名大学教授,他得知招聘人员会拜访非洲裔学校的消息后便告诉了妻子。于是曼报名参加并顺利通过了考试,成为国家航空咨询委员会第一批非洲裔女员工中的一员,在弗吉尼亚州兰格利航空设备研究中心做“人工计算机”的工作。当时计算机还未问世,没有机器能进行运算。

  米里亚姆·曼的女儿米里亚姆·曼·哈里斯曾在2011年写道:“在我幼年的记忆里,母亲整天都在谈论数学问题。那时的计算工作都是用一支2B铅笔加计算尺辅助。”

  曼的外孙女哈里斯是玛卡莱斯特学院的教授,也是《隐藏的人工计算机,NASA的非洲裔女员工》一书的联合作者,她透露,曼出生在1907年,当时距离美国废除奴隶制仅仅50年。

  哈里斯说,大部分非裔美国人在黑奴获得解放前的年代都没受过教育,而20世纪40年代却出现了一批待业的非洲裔女性,她们凭借天赋完成了数学和科学专业的学习。

  多亏了她们——当然还有一些白人女性,自20世纪30年代开始从事计算工作——才让男性工程师有更多时间专攻推理和编写方程式。

  “二战结束后,很多行业的女员工又被遣返回家,”NASA的首席历史学家比尔·巴里说,“但在计算领域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实际上,NASA开始雇用更多的女性,主要原因是工作量太大。”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生育完的女性还可以回到原来的岗位。

  “你可能不会相信,熟练的计算者是非常宝贵的人才。”他说。

  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期间,在位于弗吉尼亚州的NASA兰利研究中心,工作女性分成了两拨——东边的白人女性以及西边的非洲裔女性。巴里说,这是弗吉尼亚州当时法律的规定。

  在50年代,西边工作人员由一个名叫多萝西·沃恩的女人管理——她便是电影《隐藏人物》中的主角之一。工程师下达任务后,她会将任务分配下去,并为团队示范如何运算。

  “多萝西·沃恩会把一个方程式拆分成很多部分,然后教你如何分步拆解。她会告诉你哪些列项需要相乘,哪些需要相加,”克里斯汀·达登说,她从1967年开始效力于NASA。“你跟着她的指导依次算下来,最终就能解开方程式。”

  达登加入NASA的时候,非洲裔和白人女性已经不再分开工作了,她们都被分配到具体的工程板块。

  达登还在读中学的时候就爱上了数学,但是当她向父亲表明想学习数学专业的时候,父亲却不赞同,他认为学数学很难就业。

  “我父亲坚持认为我应该学教育,因为当时在数学领域几乎没有非洲裔女员工,”达登说,“他觉得我必须学会教书,那样我才能找到工作。”

  达登听从了父亲的意见,但是她仍然保持着对数学的热爱,参加了数学补习班,在教书期间还攻读了数学硕士学位。后来有一天她在学校拿到一份NASA的工作申请表,几周之后就得到了一份在NASA计算室的工作。

  当大部分女性还在用电子表格和计算器工作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学习用新的IBM计算机编程,她也加入了这个大潮。这些程序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耗费繁多人力的计算。

  达登拿到一个待解的方程式之后,会先算出必需的几步,然后在卡片上穿孔,穿好孔后,已被编码的卡片会被置入计算机中,一个设定好步骤的程序便能命令计算机运算了。

  “我们办公室有一台穿孔机。我给卡片穿孔之后会送到有计算机的大楼里,那儿有人专门操作程序。”

  这些女性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做的这些工作对NASA至关重要,但是她们却无法在研究论文上署名。如此一来,很多受过高等教育且才智过人的女性逐渐开始谋求向更高层次发展。

  电影《隐藏人物》刻画了一位名叫凯瑟琳·约翰逊的女数学家的伟大形象,她帮助计算出美国进入太空第一人的飞船飞行轨迹。另一个主角是凯瑟琳·约翰逊的同事玛丽·杰克逊,她努力争取自己成为工程师的权利,最后成为美国宇航局第一位非洲裔女工程师。

  然而几年后,尽管克里斯汀·达登已有硕士学位,却仍不能与男性工程师享受同等待遇。

  “当我发现那些工程师都在做非常理论性的工程工作——坐在书桌前解方程式,我便知道那就是我想做的。”她说。但她的经理告诉她这不可能。

  到了1972年,太空项目的资金支持被削减,克里斯汀担心自己会被解雇。

  “于是我去问一个更高级别的领导,为什么男人就可以被分配到工程部门做自己的项目——写论文,发表论文——而女人却只能在计算机房做支持性的计算工作。”

  她的质问竟然奏效了——克里斯汀被分派到一个工程团队,研究如何让飞机的速度快过音速。以这样的高速航行的飞机会产生音爆,她的工作是研究如何把音爆降至最小。

  后来成为NASA高级官员的她在2007年功成身退,先后发表过50多篇论文,是一位当之无愧的优秀数学家和航天工程师。

  译/张汀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