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装周:秀的就是政治

  • 来源:看世界
  • 关键字:纽约时装周,政治
  • 发布时间:2017-04-06 15:34

  从2月开始2017秋冬四大时装周相继开幕。最先拉开时装周序幕的纽约时装周因为身上贴着保守、排外、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标签的特朗普总统的上台而显得格外热闹。这种热闹就如今年年初的金球奖和格莱美奖一样,在特定的时装表演之余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抗议以及各种政治诉求。时尚圈也紧跟好莱坞的步伐,正变得越来越政治化,对美国政治开始评头论足。

  时尚是时代的一种记录。纽约时装周上,许多服装品牌都表达了自己的政治主张或声明,从印有口号的T恤衫到对美国政府表达意见的音乐,设计师有很多话要说。时尚杂志《VOGUE》主编安娜·温图尔在时装周期间接受采访时说:“设计师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他们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设计师们有话说

  2017年秋冬纽约时装周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一枚印有“时尚与家庭计划联盟在一起”的粉红色圆形胸针出现在多个设计师的服装秀上,就连时尚界的“女魔头”安娜·温图尔也戴着胸针出席了Brock Collection的时装秀。这枚胸针是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和美国家庭计划联盟(美国一家专为女性提供生育健康服务的非营利机构,受政府资助)合作推出的,被派发给参与纽约时装周的多位品牌设计师以及公关人员、模特等,鼓励他们穿戴并在社交媒体上展示,以示时尚业支持家庭计划。

  Tome创意总监瑞安·洛博和拉蒙·马丁在时装秀上给每个走秀模特发放了一枚粉红色的家庭计划联盟胸针。时装表演结束后,两位设计师穿着印有“时尚与家庭计划联盟在一起”的T恤出来谢幕,并向公益组织“游击女孩”(Guerrilla Girls)致敬——这是一个匿名的女性艺术家联盟,在世界各地为妇女争取权利。洛博和马丁都参加了今年1月在华盛顿举行的妇女大游行,并在游行结束后与“游击女孩”的几位成员见过面。为了向这个联盟以及她们所作出的努力致敬,两位设计师在西装外套的后背上绣了香蕉图案以及联盟的名称缩写“GG”。

  洛博表示:“此时此刻,女性们以及她们的身体遭到了攻击。我觉得无论是时装设计师还是社会活动家,只要一有机会,就要为此发声。我们本季的所有设计都有其内在意义。”当被问及时尚是否应该偏向政治时,洛博坦承:“这是不可避免的,无论你穿什么都有一个态度:或是蔑视,或是冷漠,或是实用。”

  美国本土设计师玛拉·霍夫曼(Mara Hoffman)以设计靓丽的印花比基尼和连衣长裙而出名,也参加了华盛顿的妇女大游行,她还邀请妇女游行的组织者在时装秀上致开幕词。

  纽约设计师乔纳森·西姆凯(Jonathan Simkhai)在时装周期间与CFDA合作,向美国家庭计划联盟捐款。其个人时装发布会的嘉宾席前排的椅子上放置了印有“女权主义AF”的T恤,95美元一件,所有收益都捐赠给家庭计划联盟。同时,西姆凯为秀场里的每一个座位都捐赠了5美元。在他看来,女性是“不容忽视的强大力量”。

  在尼泊尔裔设计师普拉巴·高隆(Prabal Gurung)的秀场上,当服装表演结束后,他让模特们穿上印有不同政治口号的T恤上场,如“革命是没有国界的”、“我是一个移民”、“我的男朋友是女权主义者”等等,其中还有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的一句流行语——“然而,她坚持”。今年1月,伊丽莎白·沃伦在司法部长塞申斯的提名听证会后,因朗读马丁·路德·金遗孀30年前写的一封信,而被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指责攻击同僚并被禁言。高隆穿着同样的T恤,出现在队伍末尾,上面写着“这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出自约翰·列侬音乐专辑《想象》)。

  和本季时装周的许多设计师一样,高隆声称他也受到今年华盛顿妇女大游行的启发。服装秀结束后,他将自己T台秀的一部分收入捐给美国家庭计划联盟、美国公民自由联盟以及自己在尼泊尔的慈善基金会。

  用政治宣言装点时装

  政治宣言在“公立学校”(Public School)的秀场上无处不在。秀场的音乐来自多米尼加裔歌手“双影斗篷”根据美国民谣歌手伍迪·格思里的经典曲目《这是你的国土》改编而成。几位模特头戴印有“让美国变成纽约”(跟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强大”对立起来)字样的红色帽子,以及身穿印有“我们需要领导者”口号的衣服。设计师周道一和麦克斯维尔·奥斯本还特意将秀场席位布置得非常拥挤,T台也弄得非常狭窄,迫使客人们不得不和对方交流,以此来表明设计师对消解党派分歧这个议题的见解。

  用最直接、粗暴的方式来表达政治诉求的莫过于新晋的墨西哥裔设计师劳尔·索里斯。在其个人品牌LRS的服装秀上,索里斯让模特身穿一系列表明政治立场的白色内裤,上面写着“去你的墙”、“不要禁令,不要筑墙”等口号。索里斯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相信我们所有人都有巨大的责任去说点什么或做点什么来对抗那些对我们有直接影响的事情。时尚一直是文化产业的驱动力,改变我们的生活和看问题的方式。它传递的信息很大程度上可以改变整个世代。”

  从迪奥跳槽到CK的比利时设计师拉夫·西蒙第一次在纽约时装周上发表其在CK的系列作品,走秀开始前,他将印有花样的白色头巾发送给看秀观众,来传递包容的讯息。并在走秀开场和谢幕时都播放了去年辞世的流行音乐大师大卫·鲍伊的歌曲《这不是美国》。西蒙说,他首度亮相的品牌系列概念是团结、接纳和“不同的个人”,就像美国一样。走秀结束后,西蒙在后台说:“如果你有发声权,就应该使用它。”

  时装设计师安妮萨·哈斯布安(Anniesa Hasibuan)来自印度尼西亚——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她让所有的模特都戴着头巾走上T台。“对我来说,头巾是我自己的身份认同和个人表达,我们虽然保守,但仍然可以做到时尚和酷。”哈斯布安时装展的模特也非常多元,包括移民或移民家庭的孩子,比如昌塔尔·卡莫曼。她说:“我是混血儿,爸爸是瑞士人,妈妈来自西非的几内亚。”

  反特朗普也要反第一夫人?

  纽约时装周的最后一天,希拉里出现在纽约中城的中央火车站,出席已故美国著名设计师奥斯卡·德拉伦塔纪念邮票的首发仪式。希拉里在仪式上致辞,“奥斯卡·德拉伦塔就是一位移民,正如(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所言,我们为这位伟大的设计师感到骄傲,并对他充满感激。奥斯卡·德拉伦塔入选美国邮政局设计师系列邮票当之无愧,这也提醒我们在当下应该重新仔细阅读一下美国的宪法。”希拉里也时刻不忘讽刺一下特朗普的争议政策。

  自去年11月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时尚界和好莱坞一样,也是哀声一片。希拉里和美国时尚圈关系良好,奥斯卡·德拉伦塔就是她多年的好朋友,她在1998年成为第一位登上《VOGUE》封面的美国第一夫人,在时尚圈有良好的人脉资源。大选期间,许多时尚界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声支持希拉里,并参加筹款活动。CFDA执行董事斯蒂芬·科伯曾在社交媒体上称要将选票投给希拉里。设计师普拉巴·高隆也是希拉里的支持者,曾在Instagram上贴出和希拉里的合影,并附言:热切等待2016年希拉里获选总统,我将票投给你。

  大选结果出来后,一些设计师公开表示反对特朗普。原籍法国的时装设计师苏菲·希里特成为美国时尚界第一个打破传统政治中立立场的设计师,公开宣称不会为第一夫人梅拉尼亚·特朗普设计衣服。希里特多年来一直为前总统奥巴马设计衣服,她表示非常认同奥巴马的“价值观、行动力及宽容”,而梅拉尼亚的丈夫在竞选期间所表现出来的“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仇外言论与我们共同的价值观背道而驰”。马克·雅各布斯、汤姆·福特等设计师随后表示支持希里特的决定。雅各布斯说:“我对为第一夫人设计衣服完全没有兴趣。就我个人来说,我宁愿花时间和精力去帮助那些被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伤害的人。”

  有些设计师甚至提出要抵制那些采买特朗普家族时尚品牌的零售商。为了报复,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呼吁零售商抵制这些设计师品牌,其中就有诺德斯特龙百货和梅西百货。两家百货公司取消了苏菲·希里特的春季商品订单。这位移民设计师希望人们能为她的反特朗普立场点赞,她收到了5000多条消息,许多标着字母“P.O.S”(piece of shit,意为“屎块”)。从这些评论中她迸发灵感,设计了一款T恤,上面印着“LIVE POS”。

  时尚界对希拉里和梅拉尼亚截然不同的态度,也遭到一些人的批评。有人批评这是时尚产业一个经典的偏见案例,一个以包容性而自豪的行业,竟然根据丈夫的政治立场来疏远一个女性还自我感觉良好。

  有设计师站出来为政治正确发声,有人继续保持中立,也有人乐意为第一夫人服务。Marchesa品牌的设计师凯伦·克雷格和乔治娜·查普曼在时装秀上佩戴了家庭计划联盟的粉红色胸针,支持性少数群体LGBTQ。但她们拒绝回答是否会为梅拉尼亚·特朗普设计衣服。也有像汤米·希尔费格、卡罗琳娜·海莱娜、妮可·米勒这样的设计师则表示很荣幸能为第一夫人设计衣服。

  《纽约客》文章评论称,时尚——一个有着众多名声响亮的小公司的行业,是一个尴尬的政治实体:有影响力,但也很脆弱,得依赖本季的销售才能支撑下一季的货品。巴黎设计师让-保罗·高缇娜说得很现实:“如果你要讲真正的政治,那么就只有几个人能穿你设计的衣服了。”

  德国潮牌菲利普·普兰(Philipp Plein)的T台秀场设在第五大道的纽约公共图书馆,当天来参加时装秀的嘉宾有呛声质疑特朗普的巨星麦当娜,也有特朗普的小女儿蒂芙尼。为了与特朗普划清界限,一些时尚编辑特意避开总统千金。第二天,总统千金周边空着座位的秀场照片在社交媒体上蹿红了,许多人为此点赞,但也有人认为,不是在纽约时装周上喊了一个星期的要支持女性么,时尚界的坏女孩看起来水平越来越低了。

  文/本刊记者 龚灿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