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之危 “地价门”会把他拉下台吗

  • 来源:看世界
  • 关键字:安倍,地价门,政治
  • 发布时间:2017-04-21 10:55

  2017年3月29日,日本东京,一些民众举行游行示威,从各种各样的游行口号来看,示威对象对准了首相安倍晋三。“你只有辞职一条路可走!”“右翼头目,立即下台!”“谎言!除了谎言还是谎言!”“政治是国民的事,首相却是一个网络右翼分子,首相给我做回国民!”

  是什么事件让近年来支持率居高不下的安倍受到如此大的质疑呢?事情还得从被称为安倍“猪队友”的笼池泰典说起。

  2017年2月16日,日本国会议员视察了在建小学大阪市学校法人“森友学园”。在接待的过程中,森友学园理事长笼池泰典提到学园曾经从安倍首相那里收到100万日元的捐款。笼池本以为这只是一件政府官员为教育事业捐款的普通事件,没想到被日本媒体披露后,外界才知道,这所小学一开始准备命名为“安倍晋三纪念小学”,而安倍的夫人安倍昭惠则已经被内定为这所学校的名誉校长。这时候,日本国民开始怀疑这所学园的来路应该没那么简单。

  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安倍在国会发誓:如果他或者他的夫人安倍昭惠与森友校园事件有任何关联,他就辞去首相职位!一座学园发生的事为何让安倍以首相职位发誓?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变成了诸多“可能动摇日本国政的疑团”。

  到底谁在说谎?

  1950年,参加过二战的日本预备军官森友宽在大阪成立了冢本幼儿园,该幼儿园让孩子们唱军国主义时期的日本军歌、背诵效忠天皇的手册、并向家长散发仇视中国、韩国等邻国的材料。1971年,依托该幼儿园的法人地位,森友宽又成立了森友学园。

  虽然成立历史不短,但森友学园的经营并不成功。1995年森友宽去世时还给接受该学园的笼池夫妇留下了4亿日元的债务,此后一直负债前行。从日本媒体的报道来看,笼池不仅是一个失败的经营者,也是一个失败的教育工作者。连邻居都称笼池习惯“强行给他人洗脑,让人们接受他右翼的那一套”,而笼池的夫人笼池谆子还曾因为一位小学生没有跟她打招呼而对孩子进行体罚,事后被日本警方处以刑事拘留。

  就是这样一个失败的经营者和教育工作者,与安倍的渊源却颇深。早在2012年安倍第一次担任首相之前,笼池就已结识安倍晋三。在日本有一个名为“日本教育再生机构”的组织,以否定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问题等为历史教学内容。笼池和现任大阪府知事松井一郎都是该组织成员。2012年夏天,松井一郎邀请安倍出席日本教育再生机构研讨会,并介绍笼池与安倍认识。这一次牵线搭桥,给笼池的教育事业带来了丰富的政治资源,也为如今的“捐款门”和“地价门”埋下了导火索。

  2015年10月26日,笼池向安倍昭惠的秘书谷查惠子写了一封求助信,咨询建造森友学园“瑞穗之国纪念小学”的用地问题。在此之前,安倍昭惠已经答应担任该小学的“名誉校长”。在信中,笼池提出了三个愿望。其中一个是希望能以市场价的一半获得学校用地。

  同年11月17日,笼池收到了谷查惠子发回的传真。谷查称已将此事向安倍昭惠做了汇报,并附上安倍昭惠向日本财务省国有财产审理室长咨询的详细结果。2017年3月28日,在野党议员称有资料显示,笼池求助信中的三个愿望在2016年都圆满实现了。

  森友学园顺利以市场价七分之一的低价拿到了一块用于建造瑞穗之国纪念小学、估价为10亿日元(约6200万人民币)的国有土地,现已基本建成,原定于2017年4月开学。然而随着东窗事发,本来应忙于准备开学事宜的笼池,不得不去国会出席听证会。听证会的焦点在于,安倍是否有给森友学园捐款?森友学园低价购入国有土地,是否有得到政治权力介入?

  3月23日,日本国会,笼池开门见山,承认曾经收到来自安倍的100万日元捐款。

  国会委员长山本一太询问:“您刚刚说在两个人单独见面的情况下,接受了装有100万日元捐款的信封。另一方面,首相官邸否认了这一说法。双方的说法并不一致。你刚才说的,跟你之前说的是事实吗?”

  笼池:“安倍夫人把装着钱的信封从包里拿出来。麻烦我让其他人回避一下,然后把信封递给我。我不大确定该不该收下这个信封,就打开稍微看了一下,发现里面都是钱。那些钱……(笼池有点语塞,停顿了一下)我有点疑惑地问安倍夫人,‘我能收下这个吗?’安倍夫人告诉我是安倍晋三给的。(因为是来自首相的捐款)我就收下了。安倍夫人说自己完全不记得。但(收到来自首相的捐款)对我们来说是很荣幸的事,所以我记得非常清楚。”

  自民党议员西田昌司:“实际上,我在询问你这个问题之前,已经从安倍夫人那边听到了事情的具体情况。安倍夫人说当天有两名随从人员,这两人一直都在身边。由于要安排接下来的事务,其中一名随从人员接了一通电话,但是没有离开园长办公室。所以她说自己并没有和你单独谈过话。这跟你的说法完全相反。你说的不是假的吗?”

  笼池:“你说的不对。一开始园长办公室里有我、安倍夫人和随行的秘书。随后秘书被要求回避,办公室里就只有我和安倍夫人。”

  在随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企图为“捐款门”事件“定调”:“首相说自己没有捐款,也没有通过夫人或者第三者捐款。安倍夫人也说没有收据记录,夫人自己没有捐款。这一事实没有改变。”

  如果说“捐款门”还不至于给安倍引来很大麻烦,那么购入国有土地过程中的“低价门”就牵涉到日本国家政治的根本了。这一事件可以归结到这样一个关键问题:是否有政治官员介入国有土地的交易?对此,笼池回忆称:“为了寻求赞同我们教育理念的安倍夫人的帮助,我们给安倍夫人打了电话。在购入土地的过程中,跟安倍夫人进行过讨论。”

  民进党议员福山哲郎接着问:“(笼池称)给安倍夫人打电话寻求帮助是2015年10月的事。由于没有人接听,所以他们又发了短信。这就是在拜托安倍夫人帮助你解决购入国有土地事宜的意思吗?”

  笼池说:“是的。这个事情到底有没有政治干预,我想已经很清楚了。”

  为什么日本国民非常关心在森友学园低价购得国有土地的过程中,安倍和夫人有没有从中发挥作用?因为很多日本人认为,如果安倍通过自己的地位向财务省施压,让森友学园低价购入国有土地,这显然就是一种通过政治权力让国有资产流失的腐败行为,严重影响日本政治的公信力。

  安倍的滑铁卢

  据富士电视台报道,3月24日下午,日本民进党、共产党、自由党、社民党4个在野党就传唤包括安倍夫人在内的8位证人到国会作证一事达成一致。

  有日本媒体称,如果难以避免安倍昭惠被传唤的情况,安倍可能需要与妻子离婚以换取政治生涯的持续。而此时安倍的母亲也责怪儿媳办事“过火”让儿子引火烧身。然而安倍晋三在当天的质询中坚决拒绝了这一要求。安倍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带着不屑的语气说道:“我认为这是非常蛮横的要求。”“政府有没有介入国有土地交易,有没有不正当的降价,(安倍昭惠)和整个事件完全没有关系。我认为传唤她(到国会)作证人非常奇怪。”安倍认为,安倍昭惠作为首相夫人是“非公职人员”,因此她与森友学园的关系是“私人行为”。

  但日本民众不这么认为。因为安倍昭惠有5名政府提供的秘书,实际权力不亚于一位内阁大臣。另外,安倍昭惠也一直从日本政府获得财政预算,作为首相的“代言人”和“助理”,说“首相夫人”是一位非公众人物,实在难以服众。

  大多数日本国民也不接受安倍的解释。日本共同社的民调显示,约有62%的日本人无法接受安倍就森友低价购地问题所做的说明。同时,有约52%的受访者认为应该传唤安倍夫人安倍昭惠到国会进行说明。

  面对安倍的坚决否认,在野党议员在国会曝光了安倍昭惠与笼池的妻子笼池谆子之间的邮件,同时笼池也公开了笼池夫人与安倍夫人之间的传真。“安倍夫人发了要我们封口的邮件,提到了‘这事我也牵涉其中’‘为了保护自民党,议员要求取下森友学园中所有安倍昭惠的照片’‘有很多事需要当心,以免人们怀疑我参与了什么’之类的言辞。”2月28日,安倍昭惠向笼池谆子发了邮件,称两人之间的很多事都忘记了。谆子回复称:“(这些事实都可以忘记)实在太过分了!”“你这么说,我真的很想死。”这些材料的公开,让安倍有点坐不住了。

  不过,安倍还是继续否认:“笼池给我夫人电话留言,但她并没有回复。这期间,谷查惠子(安倍夫人的助理)收到了笼池的来信,并对其进行了答复。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实际操作中,我的夫人都没有参与。”

  对此,民进党议员福山哲郎称:“首相夫人的助理是不会从事私人活动的,是不会的(特意说了两次进行强调),所以这件事应该是公务吧?”

  日本内阁审议官土生荣二回复:“这个不算公务,但谷查惠子作为公务员,她认真进行了处理。从这个意义上说是没有问题的。”

  日本共产党议员小池晃提问:“如果收到的是一般民众的咨询,你们都会答复吗?”

  日本财务省负责人佐川宣寿回复说:“对于这种咨询,我和我的部下会运用我们所知的进行认真的答复。”

  小池晃:“真是难以置信啊!今后我们国民只要有关于国有财产的疑问,就给财务省发传真,然后就能收到答复。就这么说定了,你们说话要算数,要全部都答复。”说完国会里所有在野党议员都笑了起来。

  随着在野党的持续施压和国民的质疑声越来越大,有专家认为此次事件可能成为安倍内阁的滑铁卢。《读卖新闻》最新民调(3月17日至19日)显示,安倍的支持率已经下滑10个百分点。根据日本媒体的分析,为了阻止支持率继续下滑的趋势,3月24日,日本防卫相稻田朋美下达命令,于2017年5月底撤回目前正在南苏丹执行联合国维和行动的陆上自卫队部队。有媒体称,此举企图转移公众注意力,挽回备受“捐款门”和“低价门”困扰的安倍内阁的声望。据日本媒体报道,安倍之前曾承诺:“如果自卫队维和部队有队员在南苏丹牺牲的话,将辞去首相一职。”鉴于目前祸不单行的困境,安倍已经知道不能随便拿自己首相一职做担保了。

  稻田也是森友学园与日本政府关系网中的一员。她一开始也声称自己跟森友学园没有任何关系,不过随着日本媒体披露稻田曾经是该学园的律师,她也备受质疑,但拒绝辞职。

  不久前在接受日本杂志《周刊POST》采访时,笼池的妻子笼池谆子(谆子被日本媒体称为“女帝”,在日本,在公司、企业或机构中有一定地位和统管能力的女性都可以被称为“女帝”)喋喋不休地宣泄了她对稻田朋美的不满:“她(稻田)这个人不行啊!就像一个传信鸽一样的人,没有防卫大臣的度量,跟我丈夫都吵过架。”说到这里,笼池有点慌,马上打断了妻子的话,“这……没有这样的事。”

  在稻田成为议员之前的2004年,稻田的丈夫经营的法律事务所成为了森友学园的法律顾问。从那之后,一旦发生民事诉讼案,森友学园就请稻田作为法律代理人在法庭做辩护。而稻田说:“大约10年前,森友学园做出了冒犯我的事,我就跟他们断绝关系了。”但真的断了吗?或许这只是稻田为了撇清与丑闻关系的借口。因为就在2016年10月,稻田朋美在出任防卫大臣大约2个月后,还向笼池赠送了“防卫大臣感谢状”。

  在日本政坛,丑闻曝光后,涉事人员通过发誓等方式撇清关系似乎是一个常用的方法。笼池与安倍的介绍人松井一郎也曾在事后公开宣称,如果他在笼池与安倍之间有起到什么“连接作用”的话,他将辞去大阪府知事的职位。

  看不见的力量

  就在安倍焦头烂耳之际,安倍内阁准备了一个“杀手锏”,准备给笼池安上一个罪名,让他背上所有责任。3月26日,《读卖新闻》报道称自民党内部已经在考虑控告笼池伪证罪,一旦被定罪,笼池将面临最长10年的监禁,“捐款门”和“地价门”事件也可以以“笼池编造的谎言”而宣告结束。不过《读卖新闻》同时表示,自民党很难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笼池做了伪证。有日本法律专家分析称,在超过六成日本国民不满意安倍对该事件回应的情况下,如果自民党执意控告笼池作伪证,只会火上加油。

  外界有猜测称,如果是在以前日本“十年九相”的年代,安倍早就引咎辞职下台了。只是,现在的安倍内阁,在参众两院的席位和安倍个人的影响力都不可同日而语。在日本政坛,拥有“看不见的力量”的安倍及其内阁,只要扛得住压力,最后森友学园事件可能以这样的方式结束:

  笼池:你有捐款

  安倍:我不承认

  笼池:你有给财务省施加压力

  安倍:我不承认

  笼池:你和夫人有给我们发封口信

  安倍:我不承认

  在野党:传唤安倍昭惠

  安倍:我不接受

  国民:给我们解释清楚

  安倍:我已说清

  随后事件热度下降,国民淡化,安倍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二战之后,日本政坛逐渐形成了一道道严密的“利益输送链”,如果不是被媒体捅破,里面利益怎么输送也很难被外界所知,这也是“圈内人”敢拿职位发誓的原因之一。最终,安倍可能有惊无险。但笼池作为一个“圈外人”,可能会成为一个替罪羊,不仅学园办不成,恐怕还难逃一场牢狱之灾。

  对于此次“捐款门”和“低价门”,笼池认为能得到捐款、能低价购入土地,都是“看不见的力量”让自己“如有神助”。而如今自己成为安倍内阁的“孤寡敌人”,也是这个“看不见的力量”让他显得“势力单薄”。

  “我认为这是一些看不见的力量在背后活动的结果。”笼池在国会上说。

  不过,在野党也没有放弃寻找能撼动安倍内阁执政地位的“撒手锏”。除了继续要求传唤安倍昭惠到国会作证之外,在野党近日还“追踪”到了“森友学园事件”的“续集”。根据日本媒体的最新爆料,安倍的一个好朋友经营的学园计划扩建大学分部。在安倍的帮助下,该学园被“特批”无偿获得了价值约37亿日元(约合2.3亿元人民币)的国有土地。大学分部开始经营之后,学园还将获得高达96亿日元(约合6亿元人民币)的补贴。日本媒体分析认为,如果最终能证实安倍利用公权介入其中,在野党将在与安倍内阁的博弈中获得有利筹码。

  文/本刊记者 刘润生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