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洛克菲勒:了不起的富三代

  • 来源:看世界
  • 关键字:大卫·洛克菲勒,大通银行
  • 发布时间:2017-04-21 11:05

  大卫·洛克菲勒,洛克菲勒家族知名的银行家和慈善家,3月20日上午因充血性心力衰竭而死于纽约州威彻斯特县的家中,享年101岁。他不是家族中最著名的洛克菲勒,但正如《纽约时报》在讣告中所写的评语:“对于这个日渐淡出人们视线的家族来说,他可能是最后一位在世界舞台上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出色人物。”

  大通曼哈顿银行(又称为“大通银行”)一直被称为洛克菲勒银行,尽管洛克菲勒家族拥有的该行股份从未超过5%。大卫·洛克菲勒不止是它的“管家”——作为20世纪70年代的该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他让这家银行成为了“大卫的银行”。然而,大卫的影响力并不局限于一家企业。在华盛顿和其他国家的首都,在纽约市政府,在艺术博物馆,在许多著名大学和公立学校,这个名字都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

  从曼哈顿到哈佛大学

  1915年6月12日,大卫出生于纽约豪门洛克菲勒家族,是小约翰·洛克菲勒五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他的爷爷是标准石油帝国创始人约翰·洛克菲勒,这个时代的巨人通过石油生意为家族积累了巨额财富。而作为巨大财产的继承者,大卫的童年在辉煌和特权中度过。纽约曼哈顿知名的第五大道曾有这样一道风景:年轻的大卫和他的哥哥玩着溜冰鞋,其后紧随着一辆加长版的豪华轿车,随时等待着将疲惫的小主人送回家。

  不过,洛克菲勒家的孩子可能对家族的财富并不知情,这源于父亲小约翰·洛克菲勒的教育方式。大卫和他的哥哥姐姐每周只能得到不到两美元的零用钱。同时,父亲还要求他们准备一个小账本,将零用钱的使用去向登记在上面;如果使用合理,还能得到奖励。到长大后离开曼哈顿西54街时,大卫已经拥有许多账本。

  1932年,大卫离家到哈佛大学学习经济学,师从著名奥地利经济学家熊彼特。在这里,他遇到了后来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并与他的妹妹凯瑟琳交往。完成研究生课程后,洛克菲勒到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继续学习一年,后来又回到芝加哥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毕业那年,他与大一时在舞会上邂逅的女孩玛格丽特·麦克格兰丝结婚。

  1940年,大卫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担任纽约市长费奥雷洛·拉哥地亚的秘书。1942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后,大卫应征入伍,到北非和法国的军事情报部门服务。直到1946年4月,他才进入家族持股的大通银行开始职业经理人生涯,此时的大通银行还只有9个国际分支机构。

  从小职员到银行总裁

  1955年,曼哈顿银行与大通银行合并成全美最大的大通曼哈顿银行。在新成立的机构中,大卫担任副总经理的职务,主管银行的发展部。到1961年,他已经成为大通曼哈顿银行的总裁,并与时任该行董事长的乔治·钱皮恩一起担任联合总裁。

  大卫提倡海外扩张的观点与钱皮恩相左,后者认为该行的美国国内市场才是更加重要的。1969年,大卫取代钱皮恩出任大通曼哈顿银行董事长,成为该行唯一的首席执行官。之后,他就将这家银行的“足迹”扩展到了几乎每块大陆。1973年5月,大通曼哈顿银行在苏联开设了一家分行,这是自1929年以来第一家在苏联开设分行的美国银行。在1973年尼克松访华、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时,大卫也在北京拜会周恩来总理。访问结束后,大通银行又取得了一次胜利,它成为中国银行在纽约的代理银行。

  大卫曾说道,他的个人“外交品牌”(与各国首脑会面)对推进大通银行的利益至关重要。“很多人都宣称这些活动是不合适的,妨碍了我管理这家银行的职责。”大卫在自传中写道,“对这种观点我是绝对无法认同的,所谓的‘外部活动’给这家银行带来了相当大的利益,无论从财务方面还是从全球声望方面来说都是如此。”

  到1976年,大通曼哈顿银行的总运营利润为1.05亿美元,而该行旗下国际部门所贡献的运营利润已在其中占据了高达80%的比重。但是,这组数据也凸显了大通曼哈顿银行在美国国内业务落后于其他银行。1974年的经济衰退给大通曼哈顿银行带来了重创,当时这家银行在低迷的不动产行业中拥有庞大的贷款组合。从1974年到1976年之间,大通曼哈顿银行的盈利下降了36%,而它的竞争对手美国银行、花旗集团和J.P.摩根公司的同期盈利都实现12%到31%的增长。1974年,大通曼哈顿银行还卷入了一桩丑闻——其债券交易账户掩盖了3300万美元债券交易损失。事件发生后,大卫提拔他的“门徒”维拉·德布彻接管银行的日常事务。到1981年,他们带领这家银行恢复到了完全健康的状态。

  这段插曲无法撼动大卫在国际金融界的地位。到1981年他退休时,大通曼哈顿银行已开遍全球70个国家和地区。《福布斯》杂志统计,在大卫担任银行执行委员会主席兼总经理期间,该行资金从20亿美元上升到资产净值达34亿美元。

  从美国政治到国际事务

  在纽约市,洛克菲勒家族的存在感绝不逊色于洛克菲勒中心。大卫参与纽约市政事务的时间最早可以回溯到20世纪60年代初期,当时他作为“市中心-下曼哈顿协会”的创始人及主席,曾建议该市修建一座世界贸易中心。1961年,大通曼哈顿银行在华尔街区域建设了64层楼高的总部大楼曼哈顿广场一号,这笔大规模投资起到了帮助这个金融区域复兴的作用,并鼓励了世界贸易中心项目的实行。

  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也就是大通曼哈顿银行的经营陷入困境时,大卫没忘记同样深陷困顿的纽约市。由于迟滞的经济增长和不受控制的市政开支,纽约市在财政上面临着违约风险。这时候,大卫帮助联邦政府、纽约州政府和纽约市政府的官员与该市的商界领袖坐到了一起,制定出了一项经济计划,最终让纽约市摆脱了那场危机。

  美国两名前总统卡特和尼克松曾分别邀请大卫担任财政部长,但均被婉拒。不过,这并不影响大卫参与到美国的国际事务中去。他的父亲小约翰·洛克菲勒为国际主义者,捐款推动国际联盟及赞助创办、营运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等。受父亲的全球视角所影响,大卫也参与了一些致力于改善国际关系的政策组织。1949年,34岁的他作为最年轻的理事,加入了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并于1970年成为协会主席;期间,他将协会的研究范围从区域冲突、军事制衡等传统议题,扩展到环境及国际贸易等领域。1965年,他又与其他商人联合成立了商业组织美洲国家理事会,以刺激和支持美洲经济一体化。

  在数十年间,大卫走访了逾100个国家,与超过200位国家领袖会面,其中包括中国总理周恩来、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南非总统曼德拉等等多位重量级人物。“这个国家很少有人遇到过和我一样多的领导人,”他曾骄傲地说,“可能只有基辛格(美国前国务卿)可以匹敌。”

  然而,国际主义者不一定是好的国际政治家,大卫对美国政治的影响一度备受诟病,比如他在冷战期间推动美国对华、对苏贸易,之后又会晤过卡斯特罗和伊拉克前领导人萨达姆。其中最受非议的,莫过于上世纪70年代末,大卫与好友基辛格劝谏时任总统卡特让国务院接纳当时已被废黜的伊朗巴列维国王赴美治疗淋巴瘤,此事激起伊朗改革派的强烈抗议,最终触发了52名美国外交官和平民被扣留为人质的“伊朗人质危机”。

  不过,在提及自己一生致力参与国际事务时,大卫依然引以为傲。“一个多世纪以来,政治领域里的两大极端思潮抓住众所周知的一些事件——比如我与卡斯特罗的会面——来攻击洛克菲勒家族,声称我们肆无忌惮地对美国的政治和经济机构施加影响。”他写道,“有些人甚至认为我们加入了破坏美国最大利益的一个秘密小集团,说我们在与世界各地的其他人合谋,要建立一个更加集中的全球政治和经济结构。如果那是对我的指控的话,那么我的确是有罪的,而且我为之感到自豪。”

  从银行家到慈善家

  老洛克菲勒曾说过:“财富是上帝的,而我们只是管家。”步入老年后,大卫开始践行祖父的哲学,投身慈善救助事业。美国媒体统计,仅在有生之年,大卫就捐赠了近20亿美元。

  2005年,90岁的大卫向家族两个最著名的机构——其祖父创办的洛克菲勒大学和母亲有份赞助成立的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分别捐赠了1亿美元,并向母校哈佛大学和家族长期支持的殖民地威廉斯堡历史保护区分别捐赠了100万美元和50万美元。2006年,大卫公开承诺,会在日后遗产中拨出2.25亿美元赠予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这是该基金会创办以来收过的最大笔捐赠。2010年8月,在比尔·盖茨和“股神”沃伦·巴菲特先前联合发起的“捐赠承诺”行动中,大卫还承诺在过世后将自己过半财产捐赠给慈善事业。2015年,为庆祝百岁生日,他向缅因州政府捐出1000亩临近阿卡迪亚国家公园的土地,包括邻接的溪流、步道和马车道等。

  能在人生短短数十年间广泛地参与到美国商界政界和慈善业,大卫只能是一个工作狂。与这些荣耀同在的,是大卫对家庭生活的忽视。尽管他的私人生活极少进入公众视野,但不难想象一个工作狂很难能成为好父亲或好丈夫。他的小女儿艾琳·洛克菲勒曾在自传中坦言,父亲的忙碌给家庭和孩子的成长带来了太大创伤。“在我们的成长中,父亲总是在董事会里开会,他成天都在工作,根本没时间陪我们。”大卫的忙碌甚至让前后生育了6个孩子的妻子陷入严重抑郁的症状。为了拉近家族成员的距离,艾琳曾在家族每年两次的聚会上教父母拥抱。“他们学得很吃力,”她写道,“你知道,那时候拥抱真的还挺难为情的。”

  晚年的大卫依旧无法享受天伦之乐,长寿注定他不得不面对亲人相继离世的事实:先是他的妻子以及5个兄弟姐妹一个个去世,接着是他的儿子、时年65岁的理查德·洛克菲勒去年6月驾驶一架小型飞机时坠机身亡。“我相信,物质很大程度上可以让人过得快乐。”他接受《福布斯》杂志访问时感叹,“但如果你没有好友和重要的亲人,生活会非常空虚和难过,那时物质也不重要了。”

  不过,私人生活缺席并不足以让大卫怀疑人生。2002年,时年87岁的大卫违背祖父“洛克菲勒家族的人不出自传”的遗训,写出了历史上第一部、也是迄今唯一一部洛克菲勒家族的自传《洛克菲勒回忆录》,出书的理由是“我只是想到我的人生相当有趣而已”。对于家庭出身对人生成就的影响,大卫认为洛克菲勒这个姓氏“从来不是一个障碍”。“我知道有时候我因为这个姓氏而受到不同对待。”他说,“毫无疑问,父母的财务资源是一个巨大的优势,但我也学会了克制而谨慎地使用它的影响力。”

  文/郑佳文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