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子与“飒蜜”

  • 来源: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7-04-21 15:21

  徐静蕾真人个子不矮,配戏的人怎么也得一米八上下,搭档起来才不难看。一说话,声音清脆爽利,立马减龄。

  两次采访,开始前她都会起身一下,“不好意思,我抽根烟去啊。”抽的中南海,或者万宝路。半分钟,人便回来。一点不拖沓。

  拍照时她浅笑倩兮、屡屡抿嘴,让人忍不住猜测是否以前被人说道的“四环素牙”留下的后遗症。她说,没事儿也不会老咧嘴傻乐啊--而且,我的四环素牙也不是很严重吧?

  看得出为了采访,施了粉黛,但也不会太捯饬。发型简洁,脑后高处一扎小辫儿完事。说到兴头处,会击个掌。

  简单和轴,成熟和少女感,都装在这副身板里。不喜欢的人觉得怪,欣赏的人觉得,毫不违和。但基本没有异议的,是那股“气”。

  一种“见识过,还想玩儿,各种折腾,但也不会多较劲,爱说什么随你”的气定神闲。在名利和大众盯视分分钟可以绞杀人的演艺圈,不多见。

  按说,无论她的新片《绑架者》,还是《圆桌派》言论引发的舆论风波,都没太多能往深里探究的。可是,我们依然想知道,她是如何出落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她的个人生活和事业态度里,有多少是会对他人产生一点撞击的。

  然而一周多的时间委实仓促,老徐又忙于路演,除了采访,我也只好从旁路里打探一些蛛丝马迹。

  还好性情爽直的重庆人张一白帮了忙。20年前一起玩儿的那帮电影青年,到今天也就数他和老徐走得近点儿了。

  “我记得当年为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选角,在京广大厦见到老徐。那时她就是个学生样子,披着头发,穿着裙子,就定下了。”

  后来,他一步步地见证她扩展触角,获得自信。“《杜拉拉》的本子当时是我们拿给她的嘛。以为她不喜欢这路数,还等着她说傻×,扔回来。没想到她说好。拍吧。挺痛快。”

  徐静蕾的解释是,她自己做公司那几年,各种忙,和一个高级白领的生活差不多。一天静下来之后,只想看些轻松刺激的东西,不太想伤神,所以她自己从心理上能接受一个商业片。

  不过,古装IP、青春片,都不会考虑。一个是不感兴趣,一个是自己的青春紧绷、不快乐,不想回到过去。恐怖片,也算了,你看她那么坦荡荡的样子,居然是个“自己能把自己吓死”的主儿。《绑架者》之后,她监制的一个有关科幻与未来的网剧要上,跟她爱看《西部世界》《绝命毒师》《嘻哈帝国》的喜好还挺搭。

  张一白以为,老徐拍片选择的是理性和感性的结合。“拍《梦想照进现实》是理性的考虑。后面那几部片子,她更感性。你说堕落也好,商业也好,就想这么着了。”

  在这点上,她还真有点像影片《我爱你》里她演的杜小桔。一个八卦帖上面写,杜梅(《过把瘾》女主角,杜小桔的原型)这个角色就是按照徐静蕾写的。不论真假,她身上有那么一股子“认准了就走到头”的劲儿。

  徐静蕾的奶奶、爸爸都是湖南人。父亲老对她说“湖南人有一种蛮气,是南蛮子嘛。要做什么事就是要使劲儿拼了地去做”,她承认这个从小对她有暗示。

  有人用“飒蜜”这词儿来形容她,意思是“飒爽洒脱的蜜丝”。她没接过这茬儿。不过一面执着,一面洒脱,倒的确形成她性格中的两面。

  成为全民话题的生活态度,原本就是个人选择,无法用对错、高下来衡量。但架不住是个名人,总会在无意间被人当作参考、谈资,针砭对象。

  同事的一位好友对老徐的电影无感,但依然觉得“这姑娘真是活得太有生气了。”

  她又话锋一转。“任何活得自在任性的人都挺好玩儿的,率性而为这是实力也是勇气,可是并不能说这样就特别了不起。”

  “关于平等和独立的实现,也像个金字塔。有些人‘提前平等’,有些人还没有。今天,老徐的观点还值得言说,正因为还有激烈的冲撞。等十来年后,不需要说了,这个社会就发生变化了。”评论人韩松落说。

  希望能变得更好。

  本刊记者 邓郁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