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金影后惠英红

  • 来源:
  • 关键字:惠英红
  • 发布时间:2017-04-21 15:48

  关于惠英红,有两个故事非常幽渺,一是她在1993年电视剧《戏说乾隆2》中扮演了一个护送妈祖祭品的乩童,先是扮小男孩,换上女装之后讲自己的名字是邱罔市。福建女子叫这个名字的特别多,方言里,“罔市”是随随便便养的意思,当然随便养的女主角肯定有着不随便的美貌和爱情,比如她遇到了风流倜傥的乾隆。另外就是一个流传甚广、不知出处的段子,她讲自己十几岁时常去湾仔向外国水兵兜售口香糖,某一天其中一位向她学了一句广东话的“我爱你”,临别之际说给她听。“如果有天他回来,一定,要他再讲一次。”

  这两个形象都非常惠英红,江湖儿女的英姿飒爽,转瞬浮现于面上的极致沧桑与落寞。香港影坛自她之后,就再没有这么美丽而凄楚的面孔了。这位金像奖第一任影后连同女配角在内的小金人已经有了四座,而动作片女星拿影后,从她之后也不再有。2010年她凭借小成本的《心魔》回归影坛,战胜两岸三地众多实力女星获得金像影后,在4月8日第36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上,仍然是非常本土的小成本电影《幸运是我》,让惠英红拿下了第三个金像影后。

  去年8月,《幸运是我》曾在内地院线上映,口碑尚好,票房却未过百万。片中惠英红刻意扮老,染白了头发,完全无妆,佝偻着身子步履蹒跚,甚至塞一个假肚子在衣服里,饰演一位有认知障碍的老人。这对于一生爱漂亮的惠英红来说实在不容易。57岁的惠英红至今未婚,这部电影她说是为长年患认知障碍的母亲拍的,可惜的是,今年1月母亲过世,没能亲眼看到女儿得奖。走向领奖台的惠英红差点摔跤,奖杯在手她又一次哭成了泪人,“希望妈妈能跟我说一句以我为荣,我没丢惠家人的脸。”

  惠英红亲历了香港电影从全员拍打戏到文艺片风光再到电影业直线跌落而小片慢慢复苏的整个阶段,从最红的动作片女星到被人认为不会演电影,她也付出了10年抑郁症和一次自杀未遂的代价,最终,还是在家人朋友的帮助下,她重返娱乐圈,从头做起,“那时候许鞍华导演第一个来敲我的门”,她至今仍然在采访中反复提及那些帮助过她的人,还有她动作片时代的恩师张彻、李翰祥和刘家良。

  没有爱情的惠英红也不是故意要塑造自己离群索居的形象,她常和身边年轻的工作人员谈论爱情,他们叫她“小红姐”。但他们会小心翼翼避免提及她的哥哥、同样也是打星的惠天赐,几年前这位在当年TVB《射雕英雄传》中扮演过少侠陆冠英的英俊小生猝死家中,数日之后才被发现,这件事让惠英红几近崩溃。

  如今惠英红和同样单身的妹妹一起住。她从没想过要退出这一行,对于曾经在拳脚和刀光剑影中讨生活的女明星来说,现在拍的戏并不需要体力,而以她的经验和阅历,驾驭角色也容易多了,因此未来的时间,她还会继续奉献给电影工作。香港电影圈里这一类女性还有很多,这次拿了最佳女配角的金燕玲,一直保持水准拍片的许鞍华,她们专注而柔和、勤奋又洒脱,她们是真正的香江明珠,闪闪发亮。

  文 柏小莲/编辑 翁倩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