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百日新政盘点

  • 来源:看世界
  • 关键字:特朗普,新政
  • 发布时间:2017-05-08 14:52

  特朗普很大程度上利用过去八年来美国国内“反奥巴马”情绪而最终胜选。特朗普从竞选初期就承诺要将奥巴马时期的政策进行180度的大调整:从医保到环保,从内政到外交。凡是被奥巴马视为“政治遗产”的,特朗普都要一律废止;凡是被奥巴马强烈反对的,特朗普都要大力推进。

  事实上,为了突出“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执政蜜月期效应(新总统就职后的初期,其支持率一般而言都会维持在相对高位),美国新当选总统都会有列出“百日执政纲要”的传统。在2016年10月23日的讲话中,特朗普推出的特氏“百日纲领”流露出清晰可见的“反奥巴马”轨迹:退出TPP,拥抱传统能源,减少企业监管,增加国防开支以及严格限制移民等要点被列为新政府的优先待办事项。

  到4月29日,特朗普就任总统已满一百天。这一百天内他都完成了哪些承诺?又在哪些领域遭遇了“滑铁卢”?

  退出TPP

  完成指数:★★★★★

  全称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TPP是一项最早从2002年起就开始建构的环太平洋经济圈自由贸易协定。由于TPP的最终目的是在12个环太平洋国家间取消所有产品的关税,因此被称为一个“占全球经济规模4成的巨大经济圈”。

  可以说,奥巴马政府在TPP项目上倾注了大量心血,顶住了来自国内外的多方压力,才最终在历经多轮的谈判之后于2016年2月4日完成签署,宣告TPP最终成型。

  但在西方国家这一波强烈抵制全球化的大潮中,特朗普成为当仁不让的急先锋。他打着维护美国劳动者利益的旗号,原则上反对任何形式的多边自贸协定——新生的TPP自然成为他最先“屠宰”的对象。

  宣誓入主白宫后的第三天,特朗普即签署了命令,宣布美国将退出TPP,兑现了其竞选时的承诺。

  特朗普能够如此迅速地完成这项任务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TPP本身在选举期间就引发了巨大的批评声: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和伯尼·桑德斯在内的许多民主党人都曾对奥巴马签署的这项协定表示不满,认为至少应该重新协商。

  按照奥巴马的原计划,TPP应该在他任期结束前就提交国会表决并正式生效,然而由于国会两院在2014年的中期选举后全部被共和党人控制,TPP未能“闯关成功”。在奥巴马的“指定接班人”希拉里被特朗普踢出局后,该项目已无重生的希望。

  内阁建构

  完成指数:★★★★

  作为新总统,亲手组建一届新政府是一项颇为紧急的事务。鉴于共和党在2016年大选后继续掌握国会两院大权,特朗普的组阁过程应当不会遭遇太大的阻力——无论民主党人如何反对他提名的内阁人选,最终的表决过程中还是票数多的共和党人说了算。随着3月2日新任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以及能源部长的上任,新任总统的组阁过程宣告结束。

  有美国媒体形容特朗普政府的权力交接过程是“有惊无险”,原因在于特朗普挑选的很多高层人选都是“剑走偏锋”式的争议性人物, 还有好几位和他本人一样,都是在此之前对相关职位毫无经验和背景的“圈外人”,因而遭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比如新任教育部长贝思琪·达沃斯在上任之前是著名企业安利集团的老板娘,不少报道指出她之所以被提名是因为她的家族长期以来是共和党的大金主,而这个教育部长的职位毫无疑问是被特朗普给“卖了出去”。在2月7日的听证会上,参议院就是否支持达沃斯出任教育部长出现了50票赞成、50票反对的罕见平局,最后唯有副总统兼参议院议长迈克·彭斯出面才打破平局,以一票之差送达沃斯上位。

  内阁之外,特朗普挑选的其他白宫要员也遭遇到了一系列挑战。新任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就在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主动宣布辞职,刷新了该职位最短任期的历史纪录。在弗林辞职之前,有关他和俄罗斯政府之间“关系不清不白”的丑闻不断在各大媒体上发酵,引发了特朗普上任以来首个重大公关危机。

  危机应对

  完成指数:★★★

  在流行文化中,美国总统这一职位最常展现的就是其作为三军统帅的一面。对特朗普来说,顺利完成首次紧急状态下的军事指挥尤其重要——在此之前,不信任和反对他的声音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在质疑他是否具备领导世界第一大军事力量的能力。

  4月初,特朗普指挥了他入职以来最重要的一次军事行动:6日晚间,美军向叙利亚政府军某处空军基地发动了导弹袭击,理由是叙利亚政府早前使用化学武器袭击反对派武装和平民。《纽约时报》援引军方人士的话称,这次行动虽然没有完全解除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的能力,但已经让其元气大伤。该报还说:“这次行动不仅展现了特朗普的领导力,还向伊朗和朝鲜等势力传递了强硬的信号。”就连共和党内一向看不惯特朗普的资深议员约翰·麦凯恩等人也称这次空袭是一次“重大胜利”。

  不过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主动姿态却也招来了新的麻烦:第一是这次空袭引发了俄罗斯方面的强烈抗议,可能会对特朗普致力于改善美俄关系的未来计划不利;第二则是“特朗普越来越像是在延续奥巴马时期的叙利亚政策(除了空袭外别无他法),显示出他也无法针对这一难题提供新的答案。”有美国媒体如此分析道。

  打击移民

  完成指数:★★

  作为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最令人难忘的一项承诺,“建造南方长城”反映了他和他的支持者极端反对移民/难民(无论合法还是非法)的政策观。现在一百天快要过去了,美墨边境隔离墙的进度如何呢?

  根据《芝加哥论坛报》4月初的报道,已经有400家企业向负责修建高墙的国土安全部递交了设计方案,而该部门则初步筛选了20家进入下一轮的角逐。该报还称,最快在6月份,中标企业就会在加州边境城市圣迭戈建起一段“试验墙”,而后再根据实际情况做后续打算。

  不过,在最重要的“要花多少钱”以及“钱从哪里来”这两个关键问题上,特朗普政府仍旧没有给出答案。

  除了“南方长城”以外,还有一项极为重要的新政则是针对数个穆斯林占绝对多数的国家公民的入境禁止令。签署于1月27日的这项总统令(编号13769)还规定下调2017年美国接收难民的人数以及无限期停止接收任何来自叙利亚的难民。

  这项突然来袭、没有任何预警的行政命令颁布后不仅引发巨大争议和连环抗议,还在美国多个入境口岸引发混乱。更为重要的是,其中“根据宗教信仰”决定是否有权入境的规定被质疑违反了美国宪法,因而引发美国法律界的强硬反弹。全美各地数家法庭相继颁布了限制令,让这项命令暂时被架空。吸取了前次教训的特朗普政府于3月6号又颁布了修改过的新行政命令(编号13780),但立即又遭到了司法挑战,新行政令再度被禁止。

  替换医保

  完成指数:★

  回顾整个竞选周期,能够令共和党人团结起来,达成绝对共识的一项政见当仁不让地要算“废除奥巴马医保”。包括《赫芬顿邮报》和民主党高层南茜·佩洛西在内,不少意见认为,“奥巴马医保”一词对动员共和党基本盘起到了巨大作用:尽管很多共和党选民实际上受益于该医保政策,但由于它被挂上了奥巴马的名号,所以无论如何也不受这部分美国人的待见。

  正是因为如此,不光是特朗普,对于像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等一众共和党大佬而言,提出一个新的、可以替代“奥巴马医保”的全新医保政策是绝对的当务之急。

  于是,共和党人很快就提出了“全新的特朗普医保”案,尽管在不少媒体看来,这份法案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是对奥巴马医保的一次修订”——在《纽约客》的漫画家笔下,奥巴马的鼻子被替换成了象鼻,而大象恰好是共和党的非官方象征。

  3月24日,“特朗普医保”正式被提交国会表决,但在最后关头却被特朗普政府紧急撤回,据称是因为无法得到足够票数支持。据美国媒体报道,即使在共和党内部也没能达成对“特朗普医保”的一致支持:一些极端派共和党议员嫌弃它改的地方不够多,而一些温和派则认为它改得太多。

  现在,无论共和党人喜不喜欢, “奥巴马医保”都将会继续存活一段时间,直到特朗普政府拿出一份让各方都满意的替代方案出来。

  文/特约记者 张晓东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