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岩银行的发展与覆灭

  • 来源:银行家
  • 关键字:北岩银行
  • 发布时间:2017-06-21 10:41

  眼见他起高楼

  1997年,北岩银行由北岩住房互助协会改制而成。起因是1995年英国国内排名第二的住房互助协会Lloyds兼并了名列第六的Cheltenham & Gloucester后,国内开始一阵恶意收购的风潮,拥有百年历史且排名全国第十的北岩银行一度成为被并购的热门标的,为了保持百年老店的传统和盛誉,北岩银行被迫改制上市。北岩之所以选择了改制成为银行,一方面是能在当时的监管环境下获得5年避免被收购的保护窗口;另一方面在上市改制为银行后,北岩能在资本市场上更为容易地通过多种形式募集资本金扩大规模,提高自身实力。在经过这次恶意并购事件后,北岩银行深刻意识到“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发展壮大才能在诡谲波澜的商战中保全自己,延续百年的传统。

  1997~1999年北岩初成立--在历史的隧道里蜗行摸索

  初生的北岩银行看准了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契机,随时准备大干一场,然而,对比每年新增130亿英镑的房地产市场空间来说,每年仅个位数的居民存款(不会全部用来放贷给居民买房)扩张速度简直杯水车薪。想借助房地产市场的东风扩大规模,北岩急需扩大负债端。怎么办呢?鉴于北岩前身是住房互助协会,在英国东北部拥有广阔的居民资源,同时也兼具丰富的居民零售端的发展经验。因此,在居民零售端发力,继续扩大吸储能力,将资金用于住房抵押贷款是对北岩来说是最直接、有效的发展途径。一般而言,要扩张居民零售端的负债有三种方式。

  一是提高存款利率,直接用存款收益取胜。但英国早在1981年就取消了存贷款利率限制,实现了存款利率市场化,竞争已经持续了十五年,到1997年,北岩银行上调利率的空间已经不大。作为一家不具有市场领导力的中小型抵押贷款银行,北岩在利率定价方面处于市场追随者而非领导者的地位,如果盲目提高利率,破坏市场规则,可能会引发恶性竞争,北岩将无立身之地。

  二是发展多样化的吸储渠道,扩大揽储范围。包括邮政、电话、网络等,其中最重要的是网络电子银行,它不仅打破了地理局限,而且降低运营成本。而当时的英国在信息技术革命的推动下,也在积极往电子化网络化方向转型。北岩顺应着趋势,在1997~1999年期,关闭了近四分之一(大约30家)的分支机构。但是通过网络化电子化的方式吸储弱化了北岩泰恩河畔纽卡斯尔百年老店的地理优势,加剧了竞争,反而失去部分当地的市场份额。

  三是设计更有吸引力的零售产品。北岩银行专门请Legal &General公司参与设计多样化的居民理财产品,涉足保险产品,然而对于大部分的零售端产品而言,普遍面临着同质化严重,创新点不足的问题。因为对于储户而言,零售产品的吸引力主要在于收益和风险。在当时,银行挤兑破产属稀罕物,上一个因挤兑发生破产的银行已经是19世纪的老古董了,在这个时期人们的心中,破产拿不到收益的风险几乎为零。所以零售产品的竞争焦点最终还是落在了收益率上,但是也正是由此,北岩很难做出有足够竞争力的产品。因此,北岩在零售端扩张的策略几乎是一条死路。而事实也确实如此。1997~2000年,北岩的居民存款增速仅为个位数,整体经营状况较差,整体规模的扩张并未实现。反映在市场上,是股价大幅下降了近60%。

  1999~2003年北岩的第一个高峰期--搭上了历史的快车道

  在居民存款端扩张策略失败后,北岩银行开始转变策略,将负债端的重心转向同业批发市场。之所以做出这种经营策略的转变,是因为北岩看中了当时英国金融同业的发展前景。1998年英国国内经济开始下行,英央行开始降低政策利率,同时日本等国也相继进入货币政策宽松周期,全球金融机构流动性过剩,同业借贷利率开始大幅下降。与此同时,英国金融监管机构也通过鼓励金融创新、放松监管力度等措施,给英国国内进金融机构营造了良好完善的同业市场,最具代表性的是由同业拆借、大额存单转让等组成的平行市场,同时,英央行不进行过多干预,让机构自行决定市场利率。彼时的英国已建造了链接全球的金融市场,先是在1986年通过《金融服务法》,放开外资金融机构进入的限制,随后又采取了国际自动报价系统。一系列的措施使英国金融机构能享受到全球的流动性红利,因此,在流动性过剩又兼具良好的融资平台等多重利好下,北岩银行转向同业批发市场来扩张负债端可谓神来之笔。

  2003~2006年命运叩问“生存还是毁灭”

  在转变负债端扩张策略后,北岩度过了甜蜜的5年(1999~2003年),充分享受了“房地产红利”与“流动性红利”带来的馈赠。但是,当时间转到2003年,过往所依靠的模式-利用廉价的同业资金扩张负债端来放贷,受到了挑战。这种挑战来自于房地产与金融同业市场两端的变化。

  房地产市场。2003年后,快速增长的势头逐渐稳定,房价虽仍在上涨,但增速已经开始大幅下降。一个对比是2003年房价指数增长率是22.39%,到2005年下滑至5.71%。房价指数增速放缓意味着,相同住房成交量的情况下,居民贷款总额、贷款利息收入增速也将放缓。在1997~2004年间英国房屋新开工保持平稳,住房需求没有明显变动,这意味着住房市场的成交量保持平稳。那么在首付金额不变的情况下,房价增速放缓将直接导致银行利息收入增速放缓。所以,在房地产市场火热时期逐渐逝去后,北岩银行资产端与收入增长速度受到了影响。

  金融同业市场端。在2003年后,全球经济开始恢复回暖,美英日三国的通胀水平开始企稳回升,经济出现过热倾向,三国央行结束了为期多年的货币宽松周期,纷纷加息。这使得英国同业市场的流动性开始大幅收紧,同业拆借利率上扬,给北岩银行的同业批发融资模式带来较大的冲击。

  在以上两大挑战下,北岩的表现令人担忧。此前远远领先于FTSE 100指数的股东回报开始出现“死亡交点”,总资产增长率和净资产收益率降到历史低位13.8%和13.7%,股价从2003年后也开始逆市下降。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默默忍受命运暴虐的毒剑还是挺身反抗无涯的苦难,在奋斗中扫清那一切,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尚?”

  北岩银行选择了挺身反抗,谱写了一部恢弘大气的“反抗三部曲”。

  第一部,换董事会主席。由雷德利取代里德尔成为北岩银行最新一任董事会主席,从以后的表现来看,这是位很具有创新意识和冒险精神的管理者,但或许也是北岩高风险业务模式下的“背锅侠”。

  第二部,变动财务数据统计口径。在2005年的年报中将财务数据进行了优化,比如2004年总资产由2004年年报中的427.9亿变为2005年年报中的648.8亿英镑,净利润也从1.962亿英镑变为3.095亿英镑(年报数据未详细解释,文中涉及的2004年的数据取均值)。

  第三部是继续提高盈利能力。这是比更换主席、美化年报都更有效的方法。怎么提高盈利能力呢?还是得从资产与负债两端去做文章。

  负债端来看,北岩主要资金来源于同业市场,利率不受自身控制,只是单方面的节流基本不可行。

  资产端主要是住房抵押贷款。

  房价是北岩银行不可控的外生变量,只能听天由命。

  降低贷款利率。英国住房抵押贷款市场产品丰富、业务多样,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贸然增加贷款利率会减少总成交量,可能会适得其反,空间不大。

  减少首付比例。英国的抵押贷款市场竞争激烈,已存在低首付产品甚至是零首付的产品,但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低首付会加大居民的违约风险,不宜大规模推广。

  成交量。在房价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北岩银行加快抢夺市场份额,扩大在住房抵押贷款领域的份额,获得更高的成交规模,是可行的措施。

  所以,这么看下来,要想提高盈利能力,继续扩张规模是增收提高盈利的最有效方式。要扩规模,得要继续扩负债。为此,除加快原本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融资与同业拆借外,北岩还盯上了当时同业融资的新锐--住房抵押贷款担保债券。

  在以上三部曲的作用下,虽然股价没有明显起色,但是从报表上来看,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继2003年的“死亡交点”之后,北岩再次逆市上扬,甚至在2006年大势下跌的情况下,实现29%的股东回报增速。三大目标“总资产、净利润和净资产收益率”,除净资产收益率表现略显疲软,总资产和净利润均保持了超过20%的增速。

  眼见着楼塌了

  北岩银行在1997~2006年十年时间里迅速崛起,一时风头无二。但是辉煌的背后却已是千疮百孔,风险丛生。当2007年下半年,美国次贷危机袭来,波及英国,北岩暗藏的风险隐患瞬间爆发,在短短3个月内倒塌。

  辉煌下的暗流涌动

  回顾北岩崛起的十年,可以很容易发现它主要的经营策略是:大力吸收同业资金,然后发放居民住房抵押贷款,以充分享受“房地产红利”和“流动性红利”。与此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畸形”的发展模式,无论是从负债端还是从资产端来看,北岩都已经严重“偏科”。

  负债端,北岩严重依赖同业资金。据我们测算,2006年年底北岩负债端同业资金总额大约为586亿英镑,占负债比例的60%,是居民存款226.31亿英镑的2.5倍。

  资产端,北岩严重依赖住房市场。2006年年底,住房抵押贷款占总资产的比例已经达到了77%。而流动性资产的比重则达到了13%的低点,但与高点相比仅减少了4.3%。

  在房地产市场走俏与同业流动性充足的情况下,这种“又红又专”的发展模式并没有过多的风险与问题。同业低融资成本、冲量的特征加上住房抵押贷款相对优质的高收益资产,一切看起来很美好。但是,在2003年房地产市场繁荣已经显现疲态,同业市场兼具收紧倾向时,北岩依然“不知悔改”地坚持这种模式就酿出了一堆风险隐患。最明显也最要命的一点是,持续加大的期限错配酿造的流动性风险。北岩的主营业务模式是:借同业资金,发放住房抵押贷款,然后抵押贷款证券化,借同业资金,再贷款,再证券化。从而形成“贷款-证券化-贷款”的循环。住房抵押贷款的期限一般是20~25年,每月只能收回些许资金,而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的平均期限在3.5年之内,看似长,但随着存量的不断累积,此前的证券化负债接连到期时,北岩将面临一次性偿还巨额资金的压力。

  对于北岩这样一个如此依赖现金周转的银行来说,现金净流入出现了问题,风控部门应该予以重视,但现实却没有。在流动性风险管理方面,北岩的标准是银行在不借助同业市场的情况下,在5个工作日内能够拿出足够的资金,满足零售业务取款、贷款和偿还同业批发资金的要求,同时确保符合监管层要求的流动性规则。以这个标准来看,2006年北岩银行零售业务占比22%,同业批发24%,总共占银行总负债(总资产)的46%。与此同时,银行资产端的流动资产仅占总资产(总负债)的13%。以13%的流动性资产来确保46%的负债偿还要求,可以看出,北岩银行对居民零售业务和同业批发市场的预期过于乐观。这也是导致北岩银行没有及时进行流动性风险管理的直接原因。这种风险在经济平稳时不成问题,但当金融市场出现动荡,流动性收紧使其面临大规模现金流出时,可能会进一步发酵。或许不是没有人意识到。2007年初,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已开始着手完善银行防范流动性风险的指引,英国监管层也开始将金融稳定列为重要的监管目标。然而,沉迷于高增长光环的北岩银行没有及时反应,在发现冰山时,高速行驶的泰坦尼克已然无法掉头。

  次贷危机下覆灭的北岩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袭来,一切都变了。

  在次贷危机过程中,美国与英国房地产市场全面崩盘,房价大幅下跌,原本买房的投资者在看到房价大滑坡后,做出了理性选择,直接将房子留给银行了,而不继续偿还贷款。毕竟对同一套房子,居民在看好它升值潜力的时候会有动力花100万抵押贷款购入,但当房价下降到80万的时候,居民再以100万还贷,那就不划算了。而恰好,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背后所依赖的正是每月贷款人按时偿还的现金流。所以,当住房抵押贷款违约浪潮袭来时,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背后的资产很多是一堆违约风险高的吓人的贷款,一堆垃圾贷款。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都不愿意再继续购买这类资产。就算为数不多的具有良好贷款支持的证券化产品,也需要付出高昂的利率才能发行成功。同时,由于连续的加息和接连爆出金融机构卷入次贷违约潮的消息,同业拆借市场的流动性也几乎停滞。金融机构的风险偏好迅速下滑,纷纷提高备付性需求,不愿意往外借钱,毕竟在金融危机袭来时,你借给人家的钱能否及时偿还,在各家都需要流动性的时候,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疑问号。

  而此时我们的主角,处于风口浪尖的北岩银行又是怎样的一个状态呢?作为一家依赖全球同业市场流动性的银行,北岩在这场浪潮中步履蹒跚,在同业相对稳定时不成问题的风险隐患此时接连爆发。

  一是在经过6年左右时间累积,有了庞大规模的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负债,在危机爆发时有些开始逐渐到期,由于对应住房抵押贷款期限长,北岩面临着续接的压力,需要一笔钱来抵偿,过去可以再做一个证券化,但现在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市场基本萎缩,新发要面临着高价,甚至发不出来;或者过去我可以拆借,利用同业批发资金来补上,但同样这时大家都在收紧钱袋子,要么不愿意给钱,要么趁火打劫。即使这时到期数额不大,但对这时的北岩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二是期限更短、更具弹性的同业拆借资金这时开始大幅撤退。在危机来临前所借的大规模短期限同业资金接连到期,面临着借新还旧压力,可以通过发证券化产品与继续拆借资金两种手段。如果只是数额不大的到期的证券化产品,北岩还能支撑,但如果加上同业批发资金,那整个流动性缺口数额可能是超出想象的。在以上两种手段都没法补上资金缺口的情况下,北岩如果有足够的流动性资产,那还能通过变卖流动性资产来应急,但不巧的是,北岩超过70%的资产是没有流动性可变卖价值的贷款,仅13%的资产是可流动性资产。

  所以,无奈的北岩银行只能选择最后一条路。2007年9月,北岩银行因流动性危机向英格兰银行求救,申请资金援助。

  但瞬间,在2007年9月13日,北岩出现流动性危机向央行求救的消息被BBC曝光。紧接着第二天,北岩银行宣布预计2007年税前利润将比预期低20%的消息。民众的恐慌情绪被引爆。

  在担忧与恐慌中,北岩发生了挤兑,给原本就处于风雨飘摇中的北岩银行添了致命的一刀。

  2007年10月,北岩银行宣告倒闭,寻求买家注资。辉煌的北岩在历史舞台上落幕。

  尾记

  北岩银行的发展历程完整地诠释了什么叫“成也萧何、败也萧何”。1997~2007年的十年正是英国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风起云涌的十年,准确抓住机遇、站在风口浪尖的北岩银行也正是台风登陆后第一个被席卷的银行,北岩银行的经历值得我们反思和借鉴。

  简单来说就三点:

  一是不要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负债端和资产端都需注意风险分散,即使负债端的产品多样化,也需究其根本看其来源是否集中,做好风险防控。

  二是在发展同业业务时,一定要把握好节奏,在存贷业务步入瓶颈时,我们仍然相信在金融市场业务上寻求转型是银行未来的出路。

  三是清晰地理解了监管层防风险的政策意图。在这借一个简单的模型来与大家分享。

  假设市场上存在ABC三家银行,A银行买了B银行的证券化产品,B银行拿了钱之后去买了C银行的证券化产品,然后C银行拿到钱后,再去买了A银行的证券化产品。

  如此,从A-B-C-A这样一个流动性循环,如果是正向的扩张,那流动性会越来越充裕,但一旦有环节开始收缩,一家机构出现问题,循环戛然而止,那原本流动性扩张过程就将演变为惨烈的收缩过程,给金融系统带来的是极大的系统性风险。

  李奇霖

  (作者系联讯证券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研究员)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