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开放外交的态度,是乌吉冲突的有效镇静剂吗?

  上任后,米尔济约耶夫展现了惊人的改革魄力

  中亚人口第一大国、“丝绸之路”的天然枢纽乌兹别克斯坦,即将在月末迎来独立26周年。适逢此时,总统米尔济约耶夫领导的政府班子正积极调整与邻国的外交关系,8月16日,总理阿里波夫前往邻国吉尔吉斯斯坦访问,这被视为长久冰冻关系的回暖。

  关于中亚的这两个“斯坦”国家,有一个传说:虽同讲突厥语,但发音却有区别。几百年前,只要是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狭路相逢,哪怕随口说一句“麦子”,只要发音不对,立刻拔刀相向。

  苏联解体后,乌兹别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之间有近四分之一的边境地区未明确划分,特别是在位于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交界地区的费尔干纳盆地,常常出现激烈的边境武装冲突。自2010年6月吉尔吉斯斯坦奥什州的吉尔吉斯族与乌兹别克斯族发生冲突之后,乌兹别克斯坦就关闭了所有的边检点,两国关系进入“冷冻”状态。2016年3月乌吉两国士兵的边境纠纷,则直接导致了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坦巴耶夫以此作威胁,不愿前往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峰会。

  兰州大学张子通在《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关系研究》中描述道,“水资源问题和边界问题在吉乌关系的发展变化中扮演了直接的显性角色,而发展模式差异和跨界民族问题扮演了间接的隐性角色,同时俄美大国关系的变化也起到了催化的作用。”

  而在2016年年底,米尔济约耶夫上任总统以后,乌兹别克斯坦与中亚各邻国关系出现了新的转折点。

  米尔济约耶夫从小到大都是令人羡慕的“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勤奋、成绩优异、性格乖巧、婚姻美满、发展顺遂。他1977年进入塔什干农业机械化和灌溉工程师学院就读机械工程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担任助理研究员、高级教师、副教授和副校长。1991年乌兹别克斯坦独立后,米尔济约耶夫一路仕途顺畅。2003年被选举为总理,并分别于2005年、2010年和2015年三次连任,米尔济约耶夫坚定贯彻卡里莫夫总统的内政方针,被视为卡里莫夫总统的内务管家。

  2016年9月2日,卡里莫夫因脑溢血救治无效去世后,米尔济约耶夫代为行使总统职务。在12月的总统选举中,米尔济约耶夫获得超过1500万张选票,以88.61%的得票率胜选。

  上任后,米尔济约耶夫展现了惊人的改革魄力,他积极改善民生问题,大力转变政府工作作风,提出“不是要人民为政府服务,而是政府为人民服务”的方针。而最受瞩目的当属其积极平衡与改善邻国关系的诚意。在任职代总统期间,米尔济约耶夫在首次讲话中就公开强调将发展与中亚邻国的友好关系作为国家外交首要任务。此后,他多次与中亚其他四国领导通话,主动派代表团前往边境地区开展经济交流。截至2016年12月初,乌吉两国通过互派工作团,已经基本就五十多段争议边界达成一致。2017年2月,乌塔中断25年的直航最终恢复。乌与哈、土互动也十分频繁。2017年3月6日至7日,米尔济约耶夫正式访问土库曼斯坦,将自己就职后的首访国放在了邻国,显示出其对邻国外交的重视。

  种种新变化似乎都在向世界表明,“后卡里莫夫时代”的乌兹别克斯坦正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米尔济约耶夫对待邻国开放外交的态度,能否真的迎来“融冰解冻”的圆满结局,且静待时间验证。

  文 陈祺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