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捕捉者

  入行门槛高,加之国内政法、公安等院校1984年才陆续开设犯罪心理学课程,使得从事这一行业的人才凤毛麟角

  “这里已经要接近五公里极限了,我的身体就要支撑不下去了,我需要切开鲜嫩的手腕,回家慢慢享用。我的家一定是最安全的地方……”电影《心理罪》中,李易峰扮演的心理学天才把自己想成凶手,通过设身处地的推测,帮警方找到了凶手的藏身之地。

  中国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教授武伯欣对电影主角换位思考的方式非常认可,但不赞同将洞察犯罪心理的才能归结于“天赋”,“电影把这个工作神化了,没有什么天才,有些人可能智力、观察力、思维能力好一些,按希波克拉底的分类,以粘液质为主、多血质为辅的混合型气质的人更适合这一行当,他们性格偏外向,具有一定的人际交往能力,但能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但更重要的是,必须有科学知识的基础,以及实践的经验。”

  首先要系统地学习心理学,包括认知心理学、实验心理学、心理生理学、犯罪心理学、变态心理学等等。其次要学习法学,尤其是《刑法》和《刑事诉讼法》。最后还需要涉猎刑事侦查学、法医和物证学等领域的知识。用同事李玫瑾的话说:“犯罪心理学这个领域,没有10年就不要想做任何分析,能把基础知识捋顺就不错了。”

  入行门槛高,加之国内政法、公安等院校1984年才陆续开设犯罪心理学课程。使得从事这一行业的人才凤毛麟角,“我们教过的能独立工作的学员不到一百人。”

  传道授业之余,武伯欣常常带着研究生协助办案。40年里,武伯欣经手分析和检测的案件将近1600起,除了出国访问和春节前后,至少每周一次到公检法一线分析办案。所有案件中,只有三四起由于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最终遵循“疑罪从无”原则释放了嫌疑人,其余都对刑侦起到了有效推动。

  2005年,河南汤阴一位老汉在家中被钝器击打头部,死时全身赤裸躺在沙发上。现场被作案人泼水破坏,没有足够的痕迹物证,调查没有进展。武伯欣当即乘火车赶往汤阴,用半天时间阅读案件相关材料,再等到晚上相同的作案时间走进案发房间,最后按照自我认知(即动机)、案件过程、心理状态的逻辑做出分析--

  老人有退休金,在村子里相对比较富裕,但如果作案人图财,老人一定会反抗。可是通过观看现场和勘察时的照片,身体强壮的老汉斜靠在沙发上,并没有逃避和反抗的迹象,只是被动挨打。这种反常的心理行为,说明他本身可能存在过错而不敢还手;老人生前经常嫖娼,他的过错可能与性有关,所以将范围限定在老人的性伙伴,以及与此相关的人;作案人事后没有急于逃跑,而是用水冲散了血迹,对现场进行掩饰。反映出他清楚老人独居,不担心家人突然回来,并且对逃跑路径有所了解,因而安全感很强,所以不会是外来人员流窜犯罪,同村熟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

  后来,警方按照武伯欣的分析结果进行侦查,很快破案。作案人的妻子有智商缺陷,案发前被老人用两包方便面骗到家中强奸,作案人得知后前去理论,情急之下拿木棒打死了老人。

  在犯罪心理学中,通过作案人在犯罪现场留下的、能够反映其特定心理的各种信息,分析他的动机、行为、心理特点和心理过程,从而对他的体貌特征和活动征象进行描绘,协助警方破案,被称为犯罪心理画像。

  除了感同身受,想要捕捉犯罪心理,武伯欣还有许多经验和办法。例如,连续有年轻女性残忍遇害,作案人可能具有性动机长期病态亢进等特征;如果作案现场呈现无规律的状态,作案人学着戴手套但忘记掩盖鞋印,很可能是初犯或者未成年犯,他们的心理行为具有模仿性,但往往顾头不顾尾;又如,作案人用刀捅扎被害人,有的几刀都未达目的,有的则一刀毙命,可以就此分析作案人的职业背景、犯罪前科等等。

  但是犯罪心理画像也存在局限性,心理学是一门实验的科学,不能靠推导,要通过实验找到依据。案发现场光线是否昏暗,凶器来自何处,伤口形状和位置,全都不能放过。当案件的侦查基础差,没有足够的物质痕迹和时空方位,犯罪心理画像也只能帮助缩小嫌疑人的范围,后续的工作则需要犯罪心理检测等手段。若分析、检测结果无误,但侦查无法得到有效证据,便只能疑罪从无。“我们是很坦然的,任何科学只能做到自己这部分的事,不可能包打天下。”

  1952年出生的武伯欣,从小在皇城根下长大,父母是科级干部。还在北京小学读书时,他就在家附近的广安门电影院和宣武电影院看了《寂静的山林》、《铁道卫士》,间谍、反特、心理攻坚,算是他认识人心的初次启蒙。

  1967年,武伯欣初中尚未毕业,就被知青下乡的洪流裹挟到了黑龙江山河农场,后来因为素质不错,被分配到农场学校当老师。那时候,学生的家长都是劳改人员:被打成右派的、国民党敌伪宪特、犯罪分子……他们的孩子多被自卑感束缚,孤僻、很少讲话。武伯欣开始留意人心的微妙,以及家庭背景对下一代的影响。

  1977年恢复高考,武伯欣考入东北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本硕连读。学校附近就是长春电影制片厂,武伯欣在那看了《尼罗河惨案》、《国际列车谋杀案》等犯罪题材电影。大二那年,他在学校刊物上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学术论文《青少年犯罪研究报告》,为此三次和同伴前往吉林省少年犯管教所调研,访谈了近三十位青少年。学校周边的长春市精神病医院、东北师大附中附小等,也都是他的“研究基地”。70年代末青少年犯罪严重,少年犯管教所经常人满为患。人格一般从12岁开始有初步表现,心理学上称之为断乳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年龄段,所以研究成人犯罪,要从这里开始。

  攻读硕士期间,武伯欣师从中国第一代心理学家杨清教授,是杨先生第一届也是唯一一届研究生。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公安部直属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心理教研室任教。工作之后没有时间去电影院,武伯欣也会抽空在家看福尔摩斯。眼前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面容和善,语气慢条斯理,看上去不太像“名侦探”,但思维之严谨敏锐却显而易见--还没看《心理罪》,光是听到片名便一顿纠正:“心理不能外界定罪,人的犯罪心理只是相对来说。犯罪行为产生之后,研究其心理,叫犯罪心理。没有产生行为只是想一想,说一说,不能定为犯罪。古人说了,人之初,性本善。人出生以后,包括在成长当中,心理没有任何政治、社会色彩,它是天然的,没有标定为犯罪和不犯罪。”

  实习记者 王双兴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