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3D传统手办

  “我的目标是坚持十年,把传统的英雄都给做出来,用3D的方式击穿次元壁,把传统文化里的形象展现在现实中”

  做梦都在玩手办

  我从小就喜欢玩具,那会儿还不叫手办,就是玩具。这成了我的童年阴影。一做梦就梦到自己买玩具,从小到大做了几百次。醒了以后很失落,小时候买不起,自己挣钱了就开始买,都是外国的IP,09年买过一个《教父》的手办,马龙·白兰度,同比真人1:6,限量版,一千多块钱。到手了觉得做得挺一般的。买了那么多,梦还是没停过。

  仔细追溯了这份阴影的源头,就想到我梦里的文具店柜台,就是我小时候经常趴的那家,里面花花绿绿一整排,小的变形金刚十几块到二十块,大的擎天柱120块。当时父母工资也就200块一个月。但架不住想要啊,为啥不敢跟父母要呢?再往前推,我还没柜台高呢,特想要一个坦克,10块钱,大人说这个太贵了,我们买不起。我特懂事儿,听了就跟自己说,哦,买不起,那不买了。从此以后我都没提过买玩具的事儿,跟自己说,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长大了我自己买,我自己做。

  小学组织春游,到一个庙里,正好在办《红楼梦》主题展览,用真实布料做的仿真人偶,布好景叙述《红楼梦》的故事,刘姥姥进大观园,黛玉葬花,最后一幕是贾宝玉被一僧一道带走,旁边立一牌子,写着“伟大的悲剧美”。我都看傻了,特别美。那师傅就坐在旁边,戴着厚眼镜儿,望过去一圈一圈眼睛都被遮住了。他赶上国企下岗,经济条件不怎样,他说他就喜欢这个。我觉得这师傅太伟大了,搁现在讲就是一匠人。用现在的眼光看,这不也是手办吗?我觉得我要是真做这行了,我也得做咱中国的IP,就做这些最传统的经典人物形象。

  毕业后,我做过一段时间网页游戏,都是三国主题,后来做武侠,还是围绕中国IP来做。做来做去都是虚拟的形象,要是能够实体化,拿在手上玩那该多好?可以赚钱,可以传播传统文化,还可以实现我小时候的梦想。我找了几个做游戏的小伙伴,2014年开始设计第一款手办。

  融入3D技术

  我们是中国第一个用3D建模、3D打印来制作手办衍生品的公司。当时看见日本P1S公司用3D制作的方式出了变形金刚的威震天,当时国内并没有用同样方式制作手办的公司,我和两个玩手办的朋友决定尝试这种方式。他俩是国内顶尖的CG艺术家,也是用3D建模软件zbrush的“大神”。

  一开始我们会进行设定,塑造尽可能丰满、自洽的东西,让角色更为鲜活。比如要做孙悟空,我们都知道孙悟空长什么样,但是要截取哪个画面的孙悟空呢?花果山时期?大闹天宫时期?西天取经时期?团队会写很多日常片段与桥段,想象他每天干嘛,吃桃子的时候怎么吃,猴子猴孙怎么玩,模拟好生活场景,用电影表演的方式去呈现。最后决定做二郎神、巨灵神带着很多人来打花果山那一幕,选取最棒的一帧、一个角度,比如孙悟空迎棒还击,他的眼神可能凌厉、他的表情可能凶狠、他身体可能因激动颤抖并弯曲,这些都达到最大的戏剧化。当然,这些设定基本是文字和草稿,定了之后做成实景画,画完之后用3D制作工具雕琢出来。需要四五个月。所见非所得,电脑里的3D数据打印出来跟想象中是不一样的,大小、纹路等等细微之处有偏差,需要反复调整。五十多元一克的打印材料,我们打废了好几斤。

  3D模型雕好了不能直接打印,为保证足够精细,我们会把模型拆成上百个零件,一个一个打出来,送去打磨,等处理好了再组装。这时雕塑基本成型了,但3D打印材料并不能直接上色,我们用可以上颜色的材料照着复制,做出来的半成品再上色,完工。工作室有二十来个人,12个画师,一个产品开发周期为8个月到1年。

  打印这个过程,说文艺点儿是把电脑虚拟的数据拉进现实。和传统方式相比,基本功雕琢都是一样的,只是技术的进步。就像以前用笔写字,现在打字,但文章写得好不好靠的还是知识的储备。好处在于,3D建模允许雕琢出现失误,因为调整更为方便,不像手工雕塑,必须一次性成功,不然就得重来。

  技术的提升产生很大的便利性,也更利于产品规模化。传统雕塑方式,需要学雕塑的手艺人,培养周期长,学出来很难。3D不一样,中国那么多做游戏的做影视的,很多外国大片都是中国做的,只是外包而已,你连名字都不能署,只能打工。我们建立自己的平台,所有做3D的人都可以来参与我们的项目,手办那么大市场,做出来有人喜欢,转化成实物,这是特别棒的事儿。

  有人会怀疑3D做出来的东西不如纯手工的有质感,我可以说服你。我们是国内第一家拿到火影忍者授权的公司。之前他们不在中国授权的,他们觉得日本都做了好几十年了,你们中国公司做不好。我们把自己设计的马超给他们看,他们看了马上拍板让我们做了。我们做的东西他们做不出来:日本强项是PVC材质的1:7或1:8的手办。我们尺寸更大,定位更高,最大到1:4,都是几千块钱,都是限量版,最多不超过两千个。

  我们可以量产,但我们更倾向于把结构做好。让手办变得更容易被做出来。限量还是需要的,只是我们不能做成三五万个,因为这样就没有价值。限量,玩家会很开心。

  表达传统文化

  做手办不能自high,要商业化,吸引更多人进来,盘子活起来,关注度高了,行业才能发展,社会责任感、情怀才能履行。8月初上海有个展览,大英博物馆摆摊,人家的衍生品非常棒,小抱枕、被子都有,客人没断过。旁边的中国博物馆,里面是敦煌研究院,展品非常牛啊,都是瑰宝。里面全是画册,一个人都没有。我就问工作人员,咱们能不能授权啊?他们说不行,这是国宝。

  其实可以有很多很好的方式去推广这些国宝。做衍生品,用大众、尤其是年轻人能够接受的方式,让这些国宝与文化渗透到百姓的生活中。这行一定得挣钱,还得让更多人去挣钱。你去淘宝搜搜,三国衍生品有多少?屈指可数!我们去开发,去做商业化,不能曲高和寡只跟自己玩。我们要做出自己的品牌。

  做品牌最终目的还是我开始说的,我想传播中国传统的文化。企业做大了就会履行社会责任。王者荣耀本来游戏也是立足于传统文化的背景,现在火了,他们马上开了王者历史课。他们也找我们,想用手办的形式把传统角色通过年轻人喜欢的方式演绎出来。我们合作了一款李白的手办,素材是凤求凰的皮肤,实物出来凤凰半透明,有直接飞天的效果。

  我最满意的作品是即将发行的哪吒。我们参考了《西游记》、《封神演义》等一系列资料,做成三头六臂,一个女性化的头,笑脸;一个战斗化的男性头,硬朗;一个罗刹头,魔化。六个手臂拿着他的六个武器,上面的花式纹路都有考证。他还穿着盔甲,上面模仿西方战士在盔甲上叙事,一篇写了龙王三太子的故事,一篇写了跟太乙真人学艺的故事。

  从2014年第一个产品到2016年正式成立开天工作室至今,我们做了十多个产品,大部分是国内经典IP。我想通过手办这种时下流行的方式,与时下最流行的游戏结合,与受欢迎的经典形象结合,让更多年轻人关注到传统文化。

  我的目标是坚持十年,把传统的英雄都给做出来,用3D的方式击穿次元壁,把传统文化里的形象展现在现实中。我心中最想做的人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英雄,我想为中国人塑像。第一个做邓世昌,他指挥战舰撞向“吉野”号,特别英勇。也做默默无闻的英雄,抗战老兵,年轻时候抛头颅洒热血,最后就这么老去了。我正在和一些NGO联系,看看是否有办法为这些人物塑像,通过这些把他们的人物形象以实物的方式固化并传播出去。工作室明年才能盈利,盈利了就得做点儿有意义的事情。

  口述 于广来(开天工作室创始人)整理 本刊记者 张明萌 编辑 孙凌宇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