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纺织业转型加减法

  • 来源:民生周刊
  • 关键字:咸阳,纺织业,转型
  • 发布时间:2017-10-18 13:50

  企业通过增加津贴的方式有效减轻了退城入园后职工的上班成本,从另一方面也保证了职工绝对收入的提升。

  提起西部欠发达城市咸阳,相信不少人首先想到的便是它举国闻名的纺织工业。

  咸阳在国家“一五” “二五”时期就已经被确立为全国重要纺织基地之一,也是西北地区最大的棉纺织基地,曾一度为陕西乃至全国的经济发展、城市建设、劳动就业做出突出贡献,纺织产业也因此被誉为咸阳的“母亲产业”。

  在数十年的发展中,这里培养出了全国纺织业的标兵赵梦桃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吴桂贤等众多优秀人才。

  然而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深入,一时风光无限的咸阳纺织工业因为经营机制僵化、设备老旧等诸多原因开始走下坡路,众多国有纺织企业经营每况愈下,如何转型成了企业不容回避的现实。

  众所周知的是国有老企业转型升级要面临没钱淘汰落后产能、上新产能以及国有身份的职工分流安置难等问题。但是该市的几家国有纺织企业如西北国棉一厂、西北国棉二厂、陕棉八厂等企业积极调整思路,通过 “退城入园”的方法,较好地解决了这些难题,成功实现了产能的转型升级。

  退城入园之变

  在咸阳市较为繁华的人民路上,西北国棉一厂等几家大型纺织企业的厂区早已成为这座城市的知名地标,几乎没有市民不都知道它们的位置。

  尽管坐落在城市的繁华闹市区,但是近10多年来,这些国 有纺织企业的经营已经举步维艰。“再不变革,这些企业注定走向死亡。”咸阳市国资委党委委员刘宏焰向《民生周刊》记者这样形容企业转型前的困境。

  2008年,咸阳市对当地的纺织企业曾实施过一次政策性破产,16家国企缩减至4家。“但是剩下的几家企业日子依然不好过,机制体制落后,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导致包袱太重,企业职工人数太多,设备老旧无法和民营企业竞争等问题成为难以逾越的障碍。”刘宏焰说,咸阳市委市政府一方面响应国家纺织工业的调整振兴规划、响应陕西省重振纺织雄风的号召,一方面为了制止“母亲工业”的继续衰败,在2011年时,果断提出了“退城入园”的想法。

  所谓“退城入园”,就是在转型过程中因地制宜。咸阳市近年来城市中心的土地价格上涨幅度很大,政府利用几家企业地处市中心,而且占地面积很大的特点,把这几家国企搬到远离市区的郊外,通过市中心和郊区的土地置换来获得产能升级的资金。

  2012年春节期间,陕西省领导来咸阳慰问企业职工,在了解到企业的经营困境后,鼓励支持市政府提出的“退城入园”做法。

  据刘宏焰介绍,在搬迁前期,市政府和企业做了大量的调研和准备工作,“既然选择搬迁重建,就一定要达到设备更新换代、劳动生产力提高、职工收入提高、能妥善安置好分流职工这几个目的。”

  2012年9月,由咸阳市政府出资成立了国有独资企业咸阳纺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咸纺集团),咸纺集团由咸阳市原西北国棉一厂、西北国棉二厂、陕棉八厂等企业组建而成。集团位于咸阳新兴纺织工业园内,距离市区约20公里。

  职工之得

  今年43岁的吴静在西北国棉二厂工作已经20多年,她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在进入新园区工作之前,她最大的顾虑就是新厂区离家远了,通勤成了一个大问题,以前在市区,吴静和同事们出工厂大门过条马路就到家了。但是她很快发现,集团已经为员工专门向市政公交公司申请了一条公交专线,公交车可以从她家直达厂区。

  咸纺集团二分厂的宣传干事陈艳玲对新厂区最满意的一点就是职工宿舍的环境比之前改善了很多,“以前是8个人一间房,连放行李的地方都挤不出来,而且还没有空调,夏天人多房间里热得要死。”如今,新职工宿舍是标准的四人间,每人一个上下铺,上铺放行李,下铺住人,房间里也安了空调。

  29岁的韩婷婷是纺布车间的一名值车工,她认为集团标准化厂房及配套房屋的建设,比以前低矮、老旧的厂房“要开阔、明亮、整洁得多,在这样的工厂上班,有一种与时代同行的喜悦感”。

  据了解,咸纺集团充分考虑到“退城入园”后职工在上下班交通、就餐和公寓住宿等方面费用支出增加的实际情况,从各方面给予职工一定的补贴,咸阳纺织集团每年在职工各类补贴方面投入合计约565万元,其中交通补贴185万元左右、夜餐补贴近200万元、住宿补贴全年180万元左右,企业通过增加津贴的方式有效减轻了退城入园后职工的上班成本,从另一方面也保证了职工绝对收入的提升。

  咸纺集团总经理、高级工程师王志强对《民生周刊》记者说,搬迁入园后,由于生产经营水平不断提高,企业运行体制、薪酬体制的不断改善,职工收入也相应得到了一定提高,其中一线运转职工的月平均工资由搬迁前的1700元左右提高到现在的3300元左右,一些重要工序譬如织布工序部分职工月工资已达到4000元以上。常日班人均月工资增加600元左右。

  平稳分流近万人

  尽管吴静、陈艳玲和韩婷婷等咸纺集团职工对目前企业和自身的变化感到很满意,但是他们对记者直言,就在企业刚刚打算退城时,是走是留的这道选择题还是让一些人觉得复杂。

  在当年制定出西北国棉一厂、西北国棉二厂、陕棉八厂等企业“退城入园”政策后,咸阳市政府和企业在职工就业和安置方面采取完全尊重职工意愿的态度。

  对那些愿意继续在纺织行业工作的职工,咸纺集团全盘接纳他们进入园区工作。对一些工龄较长、年龄偏大、身体多病,已不再适合纺织行业工作或希望自谋职业的人员全部按照劳动法进行合理的经济补偿。

  吴静说按照她的工龄在当年如果选择离开企业,可以得到8万元左右的安置款,但是考虑到自己在纺织企业工作了20多年,工作技能比较单一,她还是决定留下来。

  32岁的陈艳玲告诉《民生周刊》记者,她有一位同事和她年龄相仿,当时考虑到园区离家太远,如果进园区工作恐怕无法照顾孩子,于是就选择申领安置款离开了企业。

  “职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做选择,这要得益于‘退城入园’政策使企业得到了资金。在此之前,职工想离开,企业是没有能力进行安置补偿的,大家都是想走却走不了,所以导致企业职工人数居高不下,但是劳动力却得不到提高。”一位员工说。

  除此之外,企业还给选择留下的员工一年适应期,他们可以在新园区工作一年后,在同样的条件下再次选择是走还是留。

  “当初企业的政策宣讲组为犹豫不决的职工仔细地算了经济账,到底是走了合适还是留下划算,要让他们自己有数,要让他们心甘情愿地留下,明明白白地离开。”咸纺集团总经理、高级工程师王志强说,目前咸阳纺织集团就业安置职工4394人,通过各种政策妥善、分流安置职工近万人,同入园前14241人相比净减少用工9847人。

  企业之惠

  在搬进产业园区前,西北国棉一厂、西北国棉二厂等老厂区生产中,还有不少上世纪50年代的老旧机器,无论是生产环境还是机器设备,都已远远落后于行业先进水平。

  搬入新兴工业园区后,入园企业设备新度系数高达0.98,织造设备全部实现无梭化,生产管理系统实现了信息集成化,整体设备处于国际先进、国内一流水平。

  据咸纺集团总经理、高级工程师王志强介绍,“这些设备大部分从德国进口,即使不是进口的,我们也是选用了国内的先进机器,将在未来10年保持国际国内一流水平。”

  园区崭新的厂房和机器使工厂的生产效率得到了极大提高,年劳动生产率提高8%以上,2016年上半年咸阳纺织集团工业总产值完成4.2亿元,棉纱总产量完成1.22万吨,棉布总产量完成5812.2万米,印染布总产量完成635.82万米。

  咸纺集团在稳步推进搬迁入园、整合升级、转型发展的同时,还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号召,坚持走出去发展战略,经多方调研和形势研判,咸纺集团拟入驻咸阳市新兴纺织工业园管委会与哈萨克斯坦南哈州合作的中哈产业园,在哈萨克斯坦建设中亚纺纱基地。这也意味着咸纺集团的产品正式走了出去。

  同时,咸纺集团还投资1000万元开发建设了生产信息化管理平台项目,该项目包括纺织生产过程信息集成和处理系统、在线监测系统等智能化生产控制系统。由于先进设备装备和智能化、信息化管理系统及平台的全面应用,咸纺集团职工劳动强度全面降低,劳动生产率也由搬迁前的12万元/人提高到目前的50万元/人。

  “由此可见,通过‘退城入园’的方式,咸阳纺织集团在搬迁入园后,科学利用土地置换资金在现代化厂房建设、全面淘汰落后产能、整合转型升级等方面已经取得了良好的效果。”王志强说。

  《民生周刊》记者 郭鹏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