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生:“吕梁教父”的死刑路

  • 来源:杂文选刊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8-05-14 09:48

  “受贿十亿四千万,死刑。”3月28日,落马接近四年后,因犯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山西省吕梁市原市委常委、副市长张中生迎来一审宣判。

  这名副厅级官员,不但创下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官员受贿额的一个新高,同时也成为中共十八大后第一个未涉及命案而被判死刑的贪腐官员。

  有“吕梁头号官霸”“吕梁教父”之称的张中生,当地人称其当副县长时,县长拿他没办法;当县长时,县委书记拿他没办法;当吕梁行署副专员时,专员拿他没办法;当副市长时,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拿他没办法。

  有性格,也有靠山

  1952年11月,张中生出生在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的一个裁缝家庭。

  1969年,十七岁的张中生来到中阳县粮食局,成为一名保管员。不久,张中生出任粮油加工厂厂长。在此期间,张中生被发现挪用单位资金,给岳父家修窑洞。他还多次将土粮饲料供给一位时任副县长的家人喂猪,并因此得到了这位县领导的赏识。

  1983年,张中生担任中阳县食品公司经理,该公司曾发生过一桩营私舞弊案。当时,食品公司囤积了大量猪饲料,以待饲料涨价时转卖给粮站,赚取差价。据知情者回忆,一天上午,办案人员来到食品公司,准备向张中生问话,但张“十分嚣张”,不予配合。不久,在县委主要领导插手下,此案不了了之。

  2003年6月,张中生调任吕梁行署副专员、党组成员。一年后,张中生任吕梁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分管煤炭、工业领域。2009年7月,他成为吕梁市委常委。

  多位知情者透露,张中生受贿有一个特点,其所有的房产、企业等都不在自己名下,有的挂在干儿子名下、有的挂在司机名下。接受组织审查期间,张中生自觉受贿细节做得天衣无缝,所以拒不配合调查。其所有受贿事实都是被调查出来的。

  与中钢的“亲密关系”

  在张中生四十四年的宦海沉浮中,中阳钢铁集团(下称“中钢”)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吕梁多位政商界受访者称,中钢就是张中生的“摇钱树”和“取款机”,张中生是中阳钢厂的实际老板。

  时任中钢董事长袁玉珠与张中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便有商业合作。一位已经退休的中阳县纪检干部曾向媒体透露,在张中生担任中阳县县长期间,时任中阳县委书记曾自嘲为中阳“第四把手”:第一把手是张中生,第二把手是袁玉珠,第三把手是与张中生关系很近的县委副书记。

  多个信息源称,张中生在任分管财贸的中阳县副县长期间,便开始将扶贫款等各种专项资金拨给中钢,引起很多人不满。

  中钢近年每年欠税上亿元,由于与县委县政府关系密切,部分以教育等公益事业投资方式代替。多位知情者透露,张中生在吕梁、太原、北京、海南等地均有房产,其中多套房产由中钢埋单。

  吕梁“总矿长”

  中阳县多位企业家接受采访时称,在张中生主政中阳时,该县有大大小小数十座煤矿,煤老板要想生存,就得时不时去打点一下张中生。“否则他一句话就可能给你吞掉”。

  中阳县一位煤企负责人说,1998年,他投入两百九十多万从别人手中买来煤矿,当时县里和吕梁地区的手续都批下来了,到省地矿局报批时,因为政策调整,需要回到县里重新审批。当他回到中阳准备报批时,却被告知,该煤矿的开采权已经被张中生转给了中阳县人大常委会一位前主任。

  这位煤企负责人称,约一年以后,这家煤矿的开采权又划到了张中生司机的手中。“司机只是名义矿主,其实张中生是这个煤矿的真主人。”

  多位受访者称,张中生到吕梁任职吕梁行署副专员和副市长期间,正好赶上煤炭黄金十年和吕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这两个背景让分管煤炭、工业的张中生,权力达到了顶峰。当时,张中生如同吕梁所有煤矿的“总矿长”。

  吕梁多位受访者称,煤老板给书记、市长送礼,还不如给张中生送礼。“因为不找张中生,根本办不成事。他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个煤矿的生死存亡。”一位接近山西省检察院的消息人士称,一些吕梁的民营企业家给张中生行贿时,竟然使用大额承兑汇票。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

  ○周群峰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