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转债特别修正此起彼伏

  挖掘现有二级市场上,价格深度跌破面值,同时大股东大比例配售被套,最好配售资金还来自股权质押的品种,重新开始可转债的修正博弈。

  7月25日,两家上市公司海印股份(000861.SZ)、三力士(000224.SZ)同时公告,董事会提议向下特别修正可转债转股价的公告。受消息刺激,25日海印转债(127003.SZ)大涨5.78%报收91.998元,三力转债(128039.SZ)上涨3.91%报收95.821元。

  2018年以来,已经有9家上市公司董事会提议修正可转债转股价。在6家已经召开股东大会表决的案例中,有5家上市公司的可转债获得修正通过。始于2017年三季度以来的这波可转债大扩容,也迎来了转股价的修正潮,在可转债供需失衡的大环境中,这对持有人是难得的好消息。

  其中,已有骆驼转债(113012.SH)、江南转债(113010.SH)、江阴转债(128034.SH)、无锡转债(110043.SH)、迪龙转债(128033.SZ)成功修正。修正议案公告当天个券均录得不菲涨幅。不同于过去可转债在回售期内的修正博弈,本轮可转债的修正潮均发生在转债上市的两年内。比如三力转债6月29日才上市,仅18个交易日后提议修正转股价,很有可能创历史以来最快修正纪录。

  那么,新一轮转债修正潮的原因是什么?博弈可转债是否有了新逻辑?

  以典型案例迪龙转债为例,发行仅半年后股东大会将转股价由13.28元每股修正到9.03元每股,但回售期远在2021年12月。在6月11日首次修正公告后,转债当天价格跳空上涨3.3%至96元,目前转债价格攀升到99元附近。

  迪龙转债的修正诉求显然不是应对回售压力。查阅数据发现,发行人雪迪龙(002658.SZ)大股东均积极配售了迪龙转债,其中自然人第一大股东敖小强足额配售了3.27亿元的可转债,占比约63%。在迪龙转债发行(配售)前一日2017年12月26日,敖小强向国泰君安和民生证券分别质押3000万股和2483万股股份,当期质押市值7.11亿元。伴随雪迪龙股价持续下跌,大股东半年来连续5次向这两家券商补充质押股份,最终质押达1.24亿股。

  可以判断,大股东配售转债的资金来源于高成本的股权质押,而迪龙转债上市三天后跌破面值,大股东来不及出货(未见公告和成交量),之后最低跌至89元,配售大股东浮亏严重,由此产生非常强的修正意愿,目的是为了减持可转债,缓释股权质押流动性风险。

  三力转债也是如此,大股东吴培生配售了1.93亿元可转债,占比31%。同时也质押了约6000万股给浙商证券和中信证券获取资金。而三力转债上市的前13个交易日价格都在90元以下,配债大股东深度被套,通过修正刺激转债价格的意愿强烈。

  2018年率先打响修正第一炮的骆驼转债,第一大持有人刘国本足额配售转债1.91亿元(老股东配售日期2017年3月24日),持债比例26.69%,与其控股上市公司的比例一致。同时在2017年3月22日质押6500万股股份给中信证券,此后多次补充质押。也许是非常看好股价和转债,整个2017年,刘国本都没有减持可转债,但伴随转债市场扩容和二级市场疲弱,骆驼转债在2018年也加入跌破面值大军。之后2018年3月启动可转债修正,骆驼转债重回100元以上。

  所以,本轮可转债修正潮背后的逻辑已经很清楚了:大股东配债被深套,质押率偏高资金紧张,二级市场股价反复低迷不断补充质押品雪上加霜,唯有主动提前修正转债转股价,借机减持出货,缓释资金紧张,解除股权质押警报。

  在过去可转债的博弈路径有两条:上市公司面临回售压力和偿债压力,启动修正破坏回售条款;上市公司有补充资本(银行转债)、修正转股价促转股以降低财务费用(高负债率的民企)。那么,目前转债博弈出现了第三条路径。

  前两条路径是为了最终解决可转债转股,第三条路径则是当前去杠杆、紧信用环境造成上市公司质押率高企、现金流紧张下的选择。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修正,对长期持债人都是有利的,持债人对应期权得以提升。

  投资者可以顺着这个逻辑去挖掘价格深度跌破面值,同时大股东大比例配售被套,最好配售资金还来自股权质押的品种,重新开始可转债的修正博弈。

  本刊特约作者 肖池/文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