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纽村战壕外的黄眼企鹅

  • 来源:旅游纵览
  • 关键字:南非,企鹅,打扰
  • 发布时间:2019-08-22 09:00

  

  南非、澳大利亚南部、智利这些南半球最南边的地方都有企鹅可看,地理上距离南极不算太远的新西兰南岛自然也不例外,而且纵贯南岛的整条海岸线,能找到企鹅的知名地点就有五六个。尽管地方很多,但在网上查查,新西兰能够拍摄的企鹅照片又少得可怜,这是因为绝大部分企鹅观测地都禁止拍照,不过我最终发现但尼丁附近的奥塔哥半岛上的企鹅观测点是可以拍照的,但是不能使用闪光灯。

  奥塔哥半岛能看到“黄眼企鹅”和“蓝企鹅”两种企鹅,前者是世界极度濒危的企鹅,也是新西兰特有物种,总数量不超过4000只,且极难观测。黄眼企鹅性格孤僻,不喜群居,而且胆小多疑,几乎其他能看到黄眼企鹅的地方都仅有个距离企鹅几百米的高台,供人远远眺望,并且能看到的几率还不大。但在奥塔哥半岛这片几乎与世隔绝的土地上,却有机会近距离观察野生状态下的黄眼企鹅。

  奧塔哥半岛说大不大,说小也着实不小,半岛上分布有皇家信天翁以及两种企鹅,新西兰唯一一座城堡也矗立在岛上,还有那一路迷人的风景,安排下来一天时间满满当当。小蓝企鹅的观测时间是固定在傍晚时分的,基本没有什么变数,而黄眼企鹅则一天到晚都可以看,在咨询了工作人员之后,我们预定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去看黄眼企鹅,据说这个时间段看到它们的几率较大。

  观看黄眼企鹅的地方叫“Penguin Place”,游客中心看上去就像个普普通通的农庄,在向导的介绍下,我们得知此地是个新西兰人的私人农场,当这位农场主发现家里竟然是黄眼企鹅筑巢的地方,就开始做上了观察黄眼企鹅的生意,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也同时在保护这些脆弱的小动物不受到太多人类的打扰和侵害。

  年轻的向导把我们带到一辆陈旧的巴士上,他开着这辆发出“叮叮咣咣”声响的车把我们带进农场的腹地。车子颠簸在石子路上,在丘陵地带上上下下,我心说这片农场未免也太大了一点吧,在车转过丘陵的最高处时,从左右两边皆可眺望到远处的海岸线,视线可及之处都是他家的地。

  下车后,向导带我爬上海岸线前的最后一座小山,看到海平面的同时,也能看到距海滩百米之遥的几座“地堡”一样的建筑物隐藏在草丛里,向导告诉我们一会儿就要下山去那里面看企鹅。在我们足迹所及的这些山坡上,遍布着一些三四十公分高的木头小房子,这些是管理者为黄眼企鹅准备的家,据说是因为新西兰的企鹅筑巢技术令人堪忧,巢经常塌下来把自己的幼鸟埋在里面,所以新西兰人“被迫”习惯于为企鹅居民提供一些有限的技术支持。

  这漫山遍野的小屋里多半都是没有企鹅的,挂着蓝色或者黄色塑料牌的小屋是有企鹅的,原来企鹅也会挑房子选地段,尤其是黄眼企鹅不喜欢在距离同类太近的地方筑巢,也可以说是不希望自己经常能看见其他黄眼企鹅。小木屋的入口相当狭窄,总担心里面的小企鹅长大后如何能挤得出来。

  正往黑漆漆的企鹅窝里看着,突然向导话锋一转,用手指着远处那片沙滩说那里有群企鹅刚刚上岸了,让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朝他指的地方寻找。那里果然有5只黄眼企鹅挣扎着从海里爬上岸,它们避开在沙滩上睡觉的海狮,在沙滩上徘徊着,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向导说黄眼企鹅胆子特别小,一定要再三确认草丛那边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才会回巢,一旦被什么东西吓回到海里,有可能一晚上就都不回来了,小企鹅就只能挨饿了。

  我感觉事实好像也并不像向导说的那么绝对,我们是站在几百米外的山上,企鹅们即便并没在意我们,依然在溜达了一会儿后跑回了海里,然而几分钟之后,它们又在几十米开外的地方重新上岸。这个过程大概重复了四五遍,也不知道它们是在玩,还是反复观察上岸地点,总之在它们真正放心走上回家路前,我们在山头上整整转悠了一大圈。

  胡若冰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