霁晨诗歌短评

  • 来源:江南诗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8-08-28 10:30

在一个面对各种信息爆炸式增长的年代,如何把各种信息资源变成诗歌的养料?这是一个难题,也是一种能力。在霁晨的诗歌文本中,既有对日常经验的敏锐捕捉,也有对事物内在性的通透把握。作为一个具有良好的文学经验的青年,他在生活的日常行走犹如在精神的深渊中行走,他不断地试探与摸索那隐藏在深处的神秘领域。霁晨在诗歌中所体现出的对日常秩序的反抗意识,对生命疼痛感的内在把握,都不单单只是一次自我出离的旅程,也是一段回归自我的旅程。诗歌是他的精神救赎。

“我忍受不知名的痛苦痛苦就像一根白发变成一枚针尽管月亮是从胸口升起也不能取代针在我心里的位置。”在《白发》这首诗中,作者对于生命疼痛感的认识会拉近心灵与心灵之间的距离。 “一根白发”变成“一枚针”是对于疼痛浓度的清晰与加重,它是锐利的情感宣泄,也是个体经验与生活未能构成和解的一部分。 “我拍打我的马它萎缩成一只蟋蟀我看到它的眼睛是血红色的而一只灭绝的白蝶从我睫毛下飞过。”从对“白发”的内在经验过渡到日常的生活场景,将内心场域转换为现实场域,它们之间的衔接与过渡,感受力的微妙转换,一个主题发展成另一个主题,是作者把诗歌中思想不同的独立部分组织起来,而后形成的一场难能可贵的交响乐。

在霁晨的众多诗歌中,我犹为喜欢《孤独的巡礼》。这是一首无论从节奏还是思想都非常吸引人的诗歌作品。在这首诗中,诗人充当一个孤独的巡礼者与石头进行内心的交流。 “仅有一次我敲打石头,石头没有回应石头里的人远游去了。当与石头间的对话不能达成协调时,作者的内心便转换成了一种庄子式的“物我同一”的生态伦理情怀, “我的手指也慢慢荒废成一块石头以至对公园里的石像产生深刻的同情”。这种人与物相融的情怀,使得作者更加通透地体会那些不能言说之物的存在。从石头中所悟出的情感也迅速成为生活经验, “你见过我像发明铁锥那样发明琴键,我要像雕刻石像那样雕刻声音所以黄昏的鸟鸣也闯入石头,黄昏也作为石头的狂热爱好者加入公园的摔跤队列在广场舞中间摔,在倦鸟归林摔,在镜花水月摔,但所有飘跃的火星依旧在熙攘的人群里熄灭。”这种超现实景观来源于一种独特的想象力,是语言的一次冒险,是作者感性思维与理性思考的结果,是精神与现实碰撞出的火花。在此,霁晨用一种极为朴素的生活经验又一次验证了“诗性”的存在。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