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 旅游纵览 09年2月号

玛雅文明地图

-
  博南帕克的玛雅遗迹是凋谢的古文明之花,或是被历史长河中暗流甩上沙滩的卵石,粗看毫不起眼,却会在打磨之后闪光如金器银皿。数世纪以来,这些精彩绝伦的古代生活细节被封藏在墨西哥南部尤卡坦半岛洞穴的壁画中——宗教祭神的放血、野蛮血腥的搏击格杀、彩衣华服的君王和冷酷的战士。我们关注艺术的美和远古文明的信息,古玛雅人却以不经意的方式把文明延续进了现代生活。

  传奇的壁画

  博南帕克的台地山陵曾是玛雅文明兴盛衰落的地方,郁郁葱葱的树林披覆之下隐藏了一座小寺庙,昔日金壁辉煌的拜神大殿已成为废墟,然而它却像一位滔滔雄辩者用浑厚低沉的声音诉说着玛雅人的过去。

  在南美洲明亮的阳光下拾阶而上,在木轴的咿呀声中推开门,也许光线的反差会让眼睛一时还不能看清庙宇中三个墓穴中的壁画,但是这正像破烂口袋中的珠宝,一旦倾倒而出则使人眼花缭乱。我们还从未发现过如此精美完整的关于远古文明的壁画。

  玛雅文化被视为印第安文化的先导。1946年,美国探险地理学家吉尔斯哈里首次发现了这些给他带来声誉的壁画。“博南帕克”在玛雅语中即是指壁画墙的意思。

  雨水沿石墙流下,淤积成了薄脆的碳酸钙硬壳,钙华宛如上帝赐福,很好地保护了这些作于公元8世纪的玛雅壁画。岁月沧桑中的晨风暮雨让其他地方的壁画都像花开后必然的凋谢,而博南帕克的壁画却因这套不透明的外衣成了自然精心保存的艺术精品。

  即使模糊不清、半掩半藏,这些宛如玛雅文化灵魂的影子仍然因其华美丰富的艺术形式和所包含的文化底蕴具有巨大的感人力量。壁画中垂死挣扎的战俘、手指上滴落如珠的鲜血、倒在阶梯上的尸体、折断的长矛和呜呜声响彻云霄的号角、战士魁伟的体格和冷酷的表情都是玛雅文化史诗中铿锵作响的篇章,有如洪钟大吕,也有如轻俏叶哨,更像远古天籁传音至今。

  三个墓穴壁画所描述的内容不尽相同,墓穴一的场景是为年轻的王位继承者举行一个盛大的庆典;墓穴二是一场混乱的战争后以战俘作为敬供神灵的牺牲;墓穴三是博南帕克统治者以破指滴血的仪式给继位者授权。这些壮观的交战场面和蕴意深奥的政权交接将玛雅文化中的战争、残忍、自大、享乐和一丝丝幽默以图画的形式加以阐述,200多个角色的壁画宛如戏剧栩栩如生地演示出玛雅人的优雅与性格缺陷。

  音乐和巫术的二重奏

  墓穴一中约2.5米高的壁画展示的是为一位年幼继承者授位所举行的庆典。因为在其他任何地方都不能看到如此完整的场景使其更显珍贵。但犹如红颜薄命,壁画的美丽使它自身遭到了破坏,众多旅游者在观察壁画时把煤油泼溅到墙壁上以使钙化透明,显出被遮掩的部分,同时相机的闪光也伤害了壁画。

  栩栩如生的壁画中描绘了和古玛雅人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一个凶残的南美鳄鱼头被装在了人的躯干上,被连续击打的螯虾和活蹦乱跳的鲤鱼象征着给予生命的水的重要性。玉蜀黍的绿色穗插在了头上作为装饰,对玛雅人来说,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生命源泉,玉蜀黍的抽芽、开花、结实意味着季节的轮转和尘世生命的更新。而鳄鱼头怪人所坐的圆鼓鼓的白色垫子和号手们吹气时鼓出的腮帮子则让我们理解到了玛雅人生活中的一丝俏皮。

  壁画的另一头是列队举行授位仪式的人群。这是博南帕克的贵族,迷人的礼帽使他们的面容自信而庄严,或珠或带的耳饰形态各异,胸上缀着翡翠和涂血的贝壳,在他们曳足而行时会如环叮咚。腰上围着的短裙使他们显得粗犷和强悍,再配上冷漠的眼神,让人不得不相信这些贵族的高位必是由显赫的战功所换来。

  据史学家考证,这幅壁画大概是描述公元790年和791年举行的一次授位仪式。这次授位被位于博南帕克北方亚克斯奇南城的领主所监证,他实际上是这片土地的最高统治者。

  让人迷惑不解的是继位者自己,他应是大典的中心人物,却并没有被置于画面的显赫位置,而且他的双眼是被挖出了的。这是为什么呢?是有宗教和政治的寓意,还是后人无意的毁坏,这暂时还不得而知。

  凝固的苦难

  墓穴二画的是血腥的战争。博南帕克的统治者乔安.穆安率领了这场混乱的丛林突袭,俘获了祭神的牺牲及不少的敌人。他的美洲虎皮紧身短上衣仿佛也使他拥有了兽类不屈不挠的斗志和嗜血的残忍。每一个战士颈项上都挂着被砍下的敌人头颅,足以使人毛骨悚然、魂飞魄散。头盔虽然造型各异,却都张扬着使人压抑的威慑。

  可怜的战败者被乔安.穆安推倒,由于失去平衡,双腿飞起,长矛“啪”地一声断成两截。昔日华丽的战袍被撕得粉碎,露着身体蒙受着羞辱。乔安.穆安攥着敌人的头发,提着一捆韭菜,这在玛雅文化中是典型的战胜者姿态。

  尽管现代电影已让人几乎习惯了血腥和恐怖,但是这刀刺矛戳、血肉横飞的画面仍让人惊慑。也许对胜者而言,掌握生死是快意恩仇。但无助的败者绝望地面临死亡,从此将再也看不到茅屋中的亲人,还有谁可以用胡须去扎那呀呀学语的幼儿,谁去扶回倚窗望归的老父,谁去和娇妻举案齐眉?一场战争可能使一个部族灭亡,可他们其实也应该享受阳光、空气和清清的河水。

  历史文献记录这是乔安.穆安和拿坎哈城统治者联合发动的一场战争,这次战争对博南帕克人而言一定是意义重大而且战果辉煌,可是由于颜料的脱落,一些像素永远丢失了,但战斗的呐喊和挣扎的呻吟也许还在尤卡坦半岛上空的某处飘荡。

  鲜血与荣耀

  墓空三的壁画中是几名位高爵显的玛雅妇女。她们圆润的身体似乎隐藏着耽于声色的欲望。在王室的宝座中被跪着的弄臣侍候,她们准备刺破舌头、放血祭神。

  鲜血在玛雅文化中意味着生命,流血是和先祖的沟通及表达对神的敬意,也可以作为战胜和继位等事件的盟证。皇族担负着在神及一般民众之间沟通的任务,放血是他们引以为豪的大仪式,更是一种责任。

  荣耀获得需要付出代价,玛雅人用石块、螯针、骨刺、荆棘刺破舌头或生殖器,有时还用细绳穿过伤口。在壁画中可以看到两个妇女手拿绳索的痛苦画面。座台上第三个女人估计是乔安.穆安的妻子,她正准备用骨针戳破舌头,让鲜血滴在面前灰盆中的纸上,染有血的纸会被烧掉奉赠给部落之神。台上左边缘跪着手持骨刺的一个女人,台下是另一位怀抱婴孩的妇女。那个小孩可能是个新的继位者,展开手指似乎在准备第一次放血。

  玛雅人到哪里去了?

  博南帕克的壁画仅是玛雅文化辉煌的一处见证,玛雅人在建筑、天文、历法等方面都取得过辉煌的成就。

  尤卡坦半岛东北部玛雅人修筑了一座羽蛇金字塔,金字塔北面台阶上塑有张口吐吞的羽蛇神头像,蛇身隐伏在阶梯内,当春分、秋分的黄昏时刻,会正好看到九层石阶的阴影宛如起伏游动的蛇身连在头像后,日渐西斜,影随光动,体现了玛雅人高超的建筑技巧和对天象的把握。

  玛雅人用象形文字记载自己的文化,把宗教传说和历史记在树皮上。可是在16世纪初,整整一个民族销声匿迹,突然失踪。是什么原因让玛雅人从人类发展的历史中消失了呢?

  在博南帕克墓穴中发现的浮雕描绘了一个“飞行员”骑在飞行器上凝视仪表向太空奔驰,而古美洲是不可能制造出如此先进的飞行器的,于是有人怀疑外星人劫持了整整一个玛雅民族,然而这种说法又确实过于玄奥。另有史学家认为在冰河期结束后,岛屿在上涨的海水中沦陷,部分玛雅人背井离乡到了古埃及、印度、美洲其他地方乃至中国。

  如果说玛雅人的文明是一幅画卷,那么博南帕克的壁画只是其中小小碎片,这些碎片之间隐藏了无数不可思议的秘密,诱发着人们探索的渴望。

  江南/文、图
……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
-